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探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十三章---探狱


        

这高官手下的人办事便就是利索。


        

那车很快便备好了,没耽误一分一时,妧妧未等多久。


        

她和那男人一起出了门。


        

裴绍会随她同去大理寺在她的意料之中。


        

俩人在同一辆车里相对而坐。


        

妧妧一直微低着头,外头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去。


        

她尽量控制了,但还是很拘谨,尤其是知道那男人的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


        

他之心思昭然若揭,且毫无掩饰之意。


        

他就是馋她的身子,对她砸钱也好,眼下答应她探狱,且夜晚相陪也罢,都是为色而已。


        

天晚了,路上行人较少,没多久便到了那西长安街。


        

马车从后门驶入大理寺,直奔天牢。


        

停了后,那高官先下了去,立在车门旁,揽着她的腰将她抱了下来。


        

妧妧下意识要躲,却是也没躲过去。


        

而后她微低着头,也没看那高官。


        

裴绍负过手去,叫来了人。


        

那来人是大理寺正八品司狱,负责看管天牢,掌管牢狱之中事宜的头目之一。


        

今日当值的是邓司狱。


        

司狱官职低微,没怎么见过寺卿,何况寺卿也从未来过天牢。


        

此时,这般大晚上的人来了,邓司狱生怕怠慢,也怕做错事,躬着腰身,匆匆的过来行礼,听候。


        

裴绍问道:“原礼部司务苏衍关在何处?”


        

那邓司狱在脑中快速的寻思了一番后,赶紧答话。


        

妧妧一听到自己爹爹的名字,再怎么控制情绪,鼻息也酸了,眼泪顷刻便要下来。


        

接着那司狱便说了地方。


        

裴绍淡淡地张口,“带路。”


        

而后,他动了脚步,妧妧便一颗心被什么紧攥着一样,急切地快步跟上了他。


        

/>


        

几人进了天牢后,终是也不知走了多久,妧妧方才见那司狱停了下,朝着一间牢房指去。


        

“姑娘,便是这里。”


        

妧妧急切地张望过去,下一瞬便认出了其内躺在草垫上的自己的父亲。


        

“爹!”


        

见到了人,便再也忍耐不住,小姑娘一下子便哭了出来,纤细白嫩的玉手抓住了铁栏晃动不已,心要碎了的感觉。


        

他爹爹一身牢服,脸色苍白,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能看的出有呼吸,但不知是昏了还是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唤了好几声,他都没什么反应似的。


        

她力气小,却也使劲儿地晃动那铁栏,眼泪“哗哗”下落。


        

司狱躬着看到了寺卿眼神示意,马上命人把那牢房的门打了开。


        

小姑娘当即便奔了进去,扶起父亲,连声唤着,去摸父亲的脸,父亲的手,发现他烧的厉害。


        

她哭的更甚,泪水止不住,这般一面抱着父亲呼唤,一面回头仰着小脸儿,满目噙泪地去看那高官,求道:


        

“大人,我爹爹生病了,烧的很厉害,您能帮我请个大夫么?”


        

那男人垂眸瞧着,全然没什么同情心的模样,但悠悠地唤了人,“去请大夫。”


        

士兵立时领命去了。


        

妧妧软声道谢,朝他又道:“大人,可否先让人给我打些水来,再给我一条毛巾与一些能喝的水?”


        

裴绍答的虽不快,但倒是都答应了。


        

“按她说的办。”


        

又一个士兵急忙去了。


        

不时东西送来。


        

妧妧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着爹爹喝水,浸了冷毛巾,放到了他的头上,为他降温。


        

终是快半个时辰后,大夫才被带来。


        

瞧过之后,妧妧也终于算是松了口气。


        

那大夫说她父亲只是受了风寒,开了药方给她。


        

妧妧自是接着便又求那男人给她买些药,替她煎些药。


        

裴绍倒是都答应了。


        

小姑娘在那牢房中呆了一个多时辰,终是喂父亲喝了不少的水,吃了药,喝了些粥,也看到他迷迷糊糊地动了,苏醒了过来,方才安了心。


        

牢房中灯火微弱,她所处的这间被额外加了烛火。


        

她坐在父亲身旁,眼波缓缓流转,此时方才瞅了瞅这间牢房,视线顺着冷风吹来的方向抬头看去,定在了狱房上头的窗子上。


        

那窗子破了一个洞。


        

乍来的时候没有太大感觉,她也急着为父亲降温,没有注意,但呆过一会儿便能很明显地感觉得到有冷风袭入。


        

妧妧又转了视线,侧头朝着父亲对面的牢房看去,又看了看斜对面别的牢房。


        

旁的都是好好的,且空着,便就她父亲的这间........


        

眼下已经入了冬,尤其是夜间,天气是很凉的,便是窗子上没这个洞,人都容易着凉,何况........


        

这便显而易见了.........


        

若是说这只是巧合,妧妧绝对不信.......


        

她便就怕是这样,事情果真照着她怕的方向来了。


        

小姑娘不知不觉间攥住了手。


        

这时,有狱卒过了来。


        

“苏小姐,大人问你,可以走了么?”


        

妧妧又擦了下泪,摸了摸父亲的额头,温度已渐渐地降了下去。


        

眼下她已经在此呆了将近两个时辰了。


        

此时怕是已过戌时,她点了头,为父亲盖了盖被子,起身,随着狱卒出了去。。


        

先前还只是怀疑,但眼下她清清楚楚地明白,这是人为.......


        

包括砸她的小摊子,他都是冠冕堂皇,光明正大地在做,无意隐瞒,且再直白点说,便就是要让她知道,让她看,让她屈服于他。


        

此事无疑是他给她的第二次警示。


        

这两次相比,显然是一次比一次狠。


        

妧妧不了解他,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坏,有多狠,底线又是什么,会不会还有第三次,第三次又会干什么?


        

她都不知道。


        

那男人对她来说像个无底深渊,望下去一片漆黑,他不知道他到底有多深。


        

她斗不过他。


        

他们地位相差悬殊,财力相差的就更悬殊。


        

他轻轻动动手指,就能断了她的财路,要了她爹的命,甚至要了她全家的命。


        

她真的很怕他,真的不想做他的外室。


        

小姑娘缓缓地从天牢中走出,想了一路。


        

出了大门,她遥遥地看到了那高官。


        

他正立在车边,与那司狱笑聊。


        

那司狱微躬着身,神情恭敬又谄媚。


        

瞧见她出来,那男人睨了她一眼,唇角微动。


        

妧妧知道,他知道她明白她爹是怎么病的了,也知道他内心深处想的是吃定了她。


        

他对她步步紧逼,她连还击的余地都没有。


        

小姑娘不知不觉间已经走了过来。


        

司狱很机灵,在她过来之后适时躬身给她让了路。


        

她的眼睛望向了那高官,但没待说话,那男人居高临下,沉声,缓缓地先开了口。


        

“给苏衍换一间牢房,抬一张床,再多添两床被子,还有,记得这两日给他送药,安排人好生照顾。”


        

他的眼眸晦暗不明,这话不是与她说,但说着说着,却是看着她说的。


        

那司狱立马躬下身去,连连称是。


        

裴绍微一抬手,人接着便退下了。


        

车前空余妧妧与他俩人。


        

俩人一高一矮,眸光相对,俯视的稳操胜算,仰视的柔柔弱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