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契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十五章---契约


        

这契约的法子,妧妧倒是也不算是心血来潮。


        

但决定要写,却是因为今日那男人的一句话。


        

他说她越反抗,他越喜欢,她要是乖一点,顺从他,没准过阵子他就不喜欢了。


        

那既然她逃不掉了,便就提条件吧,若是顺从他一阵子,事情有个期限,也算是有个盼头,三个月够不够?


        

小姑娘蘸了蘸墨,只写了四条。


        

第一条自然是与他父亲有关。她要他保证会替他父亲翻案;保证她父亲能被释放出来,越快越好。


        

第二条是与她母亲有关。她母亲身体不好,不可能接受她给别人当外室,他得替她保守秘密。


        

第三条是与他之前的承诺有关。每个月他得给她一千两银子。


        

第四条便是她们的关系,只有三个月。


        

妧妧点着油灯,腰肢纤细,白嫩的手指握着狼毫,柔弱地坐在那,小心翼翼,一笔一划,极认真的写完了这四条。


        

字迹娟秀工整,如她其人一样干净。


        

而后她检查了十几遍,看了许久后,方才放下那纸张,吹了灯,回到了床上。


        

但翻来覆去的想了很久,她不知道那男人会不会答应,最后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第二日一早,她便与秀儿以去那张老夫人家教书为由,一起出了去。


        

但实则,她自然是去找那高官了。


        

她直接去了西长安街,等在了大理寺附近——那男人来去的必经之路上。


        

午时散衙,她便就侯在了那日喊冤的地方。


        

与那时不同,那时想见那高官,她连喊了三天,求了十多次都没见到,但现下却是不一样。


        

马车转过来,方子澄便看到了她,也便当即就笑着与车中的裴绍说了。


        

妧妧遥遥地见方子澄骑着马,笑吟吟地过来。


        

他过来的同时,那马车也停了,继而方子澄掀开了车帘,妧妧便见到了一身庄重公服,神情肃穆的裴绍。


        

男人望将下来,“怎么?”


        

语声温和,是他一贯的模样。


        

妧妧也很是直白,“我有几句话想与大人说,能否与大人去茶肆坐坐?”


        

她话说完,那男人没立刻回答,但过了一会儿起了身,修长瘦削的身子微躬了下,从那车上下了来。


        

他身上与眼中的那股对她占有的气息逼人的很,妧妧下意识便朝后退了一步,也别了视线,知道,见了,他那眼睛便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小姑娘一句话未说,微低着头,走在了他的前面,引他去了这附近的那家茶肆。


        

进门之时,她只腿软微微停顿了一下便就碰到了他的身子。


        

那男人也明显站了住。


        

妧妧立时便感到了身子僵硬,头都没敢回。


        

进去后,她就近选了一间屏风隔断包房,在那男人抽椅坐了之后,与他相对而坐。


        

裴绍叫了壶茶。


        

五足香炉之中缓缓地冒着青烟,屋中燃着好闻的香。


        

这茶肆坐落在西长安街附近,周围衙门多,不乏有当官儿的进来坐坐,是以外头玉楼金阁,里头画梁雕栋,环境极好,一碗茶亦是价格不菲,有着股子骄奢之感。


        

男人身子靠着椅背,视线落在她的小脸儿上,开了口。


        

“什么事?”


        

妧妧抬头,“后日之事。”


        

“嗯。”


        

裴绍应了声,知道她是来给他答复来了。


        

妧妧稳了稳心绪,从怀中拿出了昨晚连夜书写下的那份契约,娇柔地道:“大人让我考虑之事,我想好了,但我有些条件,只要大人肯答应,我便答应做大人的外室。”


        

她说着伸了手去,将那纸张递给了那男人。


        

这时茶上了来。


        

侍者缓缓地为他二人各倒了一杯后,躬身下了去。


        

裴绍垂眸眯了一眼小姑娘白净的玉手中合着的那页纸,半晌,他方才动了身子接过,而后又靠回到了那椅背上,甩开纸张,瞧了起来。


        

妧妧收回手,目光也从他的脸上移了开,但时而也会抬眸看一眼那男人的表情。


        

裴绍扫了几眼,唇角轻动了那么一下,然后便把那页纸张随意地丢在了桌上,端杯,喝起茶来,只开口说了一句话。


        

“字不错。”


        

小姑娘忍不住急道:“大人,可都答应么?若是答应,便在这纸上按下手印。”


        

她准备的甚齐,便是把那印泥都带了来。


        

但刚刚拿出来,将将推过去,却听那男人笑了。


        

他这一笑,笑的妧妧心里“咯噔”一下,


        

裴绍落了杯盏,身子微微靠前,单臂搭在那桌上,眼眸睇视着她。


        

“你在跟本官谈条件?”


        

妧妧唇瓣嗫喏,他这般样子,她便开始有些发慌了,小脸儿也惨白了去,但面对他的问话,她无言反驳。


        

她是在和他谈条件。


        

小姑娘点了头。


        

只见那男人又笑了,微微敛了下眉,“还没有人敢和本官谈条件。不过,念在本官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事,前三条可以答应你,但最后一条,不可以。”


        

妧妧颤唇问道:“那最后一条,多久期限可以?”


        

裴绍淡笑,“没有期限。”


        

妧妧心中无疑又是“咯噔”一下。


        

“您昨日不是这么说的。”


        

裴绍身子靠了回去,“哦?本官昨日说了什么?”


        

小姑娘急着道:“您昨日说,我若乖一些,答应了您,您过几日可能就不喜欢了,不喜欢了总该放我走吧?若是三个月不可,半年如何?”


        

裴绍笑的荒芜,没有任何余地的模样。


        

“本官说有这个可能,苏小姐不明白‘可能’为何意?”


        

“那一年呢?两年?总要有个期限吧!”


        

小姑娘明显愈发的激动了,眼圈红了去,那娇柔的小声音也更软了。


        

>


        

“没有期限。”


        

妧妧真的哭了出来。


        

“那大人成亲呢?待到大人成亲的时候,总该放了我吧。”


        

裴绍年龄不小了,按理说成亲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儿。


        

所以,她没想到三个月不行,两年的期限他竟然也不答应。


        

非但不答应,而且,那男人显然没了耐心,不紧不慢地起了身,还是那句话。


        

“本官说了没有期限,别再跟本官谈条件,惹怒了本官,便是那第一条本官也不答应了。而且.......”


        

他说到此顿了顿,捏起了她的小脸儿,深邃的眼眸直视着她,靠近了去,哑声笑道:“本官就算现在答应了你,你敢信么?”


        

妧妧顿时被他弄得哭了出来。


        

柔柔弱弱地一声接着一声地抽泣。


        

裴绍看着她绝美的脸儿蛋,松开了人,站直了身子。


        

“既然想通了,那就今日吧。”


        

妧妧眼中噙满了泪,别过脸去,声音虽软,但不难听出那抹倔强。


        

“还有两日。”


        

裴绍“嗤”了一声,接着没再与她说话,负过手去,却是吩咐了别人。


        

“送苏小姐回家,好生照顾着,莫要冻到了,马车走的慢一些,也莫要颠簸到苏小姐,倘使苏小姐有一丝不高兴,提头来见。”


        

“是。”


        

那过来领命的手下,立马躬下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