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杖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十九章---杖刑


        

妧妧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醒来的时候屋中静悄悄的,她隔着纱幔隐约看到一个身影,像极了秀儿,若不是发现床榻不对劲,她有些蒙了,一时间还以为自己是在苏家的闺房里呢!


        

“秀儿.......”


        

她唤了一声,那身影回头,当然不是秀儿,是冬春。


        

“姑娘醒了!”


        

妧妧回过了神儿,颇为失望。


        

她应了一声。


        

接着冬春便将纱幔打开,一面系着,一面笑着与她说着一些今日的一些食物,补品,瓜果等事。


        

妧妧左耳听右耳冒,也没大过心。


        

梳洗穿戴整齐了后,丫鬟与嬷嬷伺候她用膳,她也没吃几口。


        

在房中写了会字,看了会书,实在是无聊,她终是唤了冬春。


        

“陪我去梅园看看梅花。”


        

丫鬟应了声,为她披上了件淡粉色镶裘披风,戴好了衣帽,扶着她出了去。


        

这宅子便是以“梅”字命的名,此时正值初冬,梅花刚开,园中一片绚丽。


        

遥遥地一靠近,妧妧便嗅到了一阵若有似无的清香。


        

主仆俩一路赏景,慢慢徜徉,那冬春时而提醒她当心,妧妧有些慵懒,没什么精神似的。


        

丫鬟仔细着扶着,半点不敢含糊。


        

姑娘身子骨弱,这两日伺候,加之天气变寒,这般在外头一走,人瞧着好像更柔弱了。


        

妧妧是极怕冷的。


        

自己冷了,便想起牢狱中的爹爹,也不知他现在怎样,更不知裴绍现在有没有开始为她爹爹翻案?又是什么进展?


        

这般漫无目的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妧妧听得林中深处传来了两个丫鬟的说话声。


        

“便是华熙公主啊!”


        

“什么意思?”


        

“昨晚华熙公主去了寺卿府,没找到大人,就去夫人那告了状。”


        

“我说大人怎么没留下过夜,那么晚走了,原来是被夫人叫回了将军府?你说华熙公主能不能是听说了什么才........”


        

妧妧本迷迷糊糊的似的,但听到这林中对话,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昨晚,她当然知道那男人被他母亲叫走了,但她不关心他为何走,因何走。


        

此时一听到什么公主,心里蓦地便有种不大好的感觉,人也是立马就停了脚步。


        

身边的冬春显然是要开口制止那林中议论大人之事的人,但被妧妧拦住。


        

冬春到了嘴边儿的话也便没说出来。


        

妧妧凝了神,继续听着,那边的话语再度入了她的耳。


        

俩人接着道:


        

“肯定是啊!那还用说么!大人前日接苏小姐的时候也没避着人啊!金凤楼、莳花馆、贵香楼哪家不是一掷千金,花多少钱呢?怕是很多人都知道了,华熙公主岂有不知之理?”


        

“是啊,华熙公主和咱们大人定亲了么?”


        

“应该定了吧!便是现在没定,要不了多久也一定会定亲啊!能和咱们大人门当户对的,也就是公主了!”


        

“这么说咱们姑娘以后的日子未必好过啊!和大人这要如何收场呢?”


        

“是啊!自然不好过的,华熙公主可是太子胞妹,兰贵妃的女儿,皇上宠爱的很,据说还是个不饶人的性子,倒时候够咱们姑娘受的了........”


        

妧妧根本便没听完,便就听到此,就听不下去了。


        

她眼中泪盈盈的,转身就走了。


        

冬春赶紧跟上。


        

“姑娘,别听她们瞎说.......”


        

那冬春明显是要安慰她两句,但嘴很笨,半天什么也没说出什么来。


        

自然,她说了妧妧也听不进去。


        

怕什么来什么。


        

妧妧便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小百姓,离着那些世族大家很远。


        

她知道裴绍出身甚高,门当户对的肯定要是高门女子,但是也没想过会是什么公主,且这事儿来的这般快?


        

整个一下午,她都极焦虑。


        

她不想跟人抢男人。


        

谁她也不想跟抢。


        

尤其对方还是公主,她能不怕么?


        

她未及笄前就常听人说,哪家的夫人逮到了丈夫在外偷养的外室小妾,去把那小妾如何如何.......


        

当时,她还当做笑话听,哪能想到现在自己就是男人在外养的小妾。


        

如若她被那公主抓到,事情肯定要闹的沸沸扬扬,也肯定会被她家里知道!


        

她说她不要,那男人非得逼她做这种事!


        

妧妧到底是哭了出来。


        

一下午,头顶都是乌云密布的。


        

待到了晚上,她饭也没大吃下去。


        

眼见着夜幕降临,那男人来了。


        

他一来,一如既往,整个府上立时变得肃穆了,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半丝不敢怠慢,不敢偷懒。


        

妧妧坐在桌旁。


        

裴绍前脚进来,她后脚也便就站了起来。


        

丫鬟为其拨开珠帘,裴绍抬步而入。


        

亦如每次,他进来眼睛就先扫到了妧妧,视线也便就落了下去。


        

这次是妧妧先开的口。


        

“我有话与大人说。”


        

她嗓音软糯,柔弱地站在那,微仰着头,眼中湿漉漉的,不难看出,确是有事。


        

裴绍顿了一下,或是没想到,旋即微抬了手。


        

屋中的丫鬟与嬷嬷便退了下。


        

妧妧开门见山,问谁也不如直接问他。


        

“大人是已经和公主定了亲了么?”


        

控制了,但这话说着,她小嗓子也是有些微哽的。


        

她话毕,那男人显然又是微微一顿,进而敛眉,就近坐了下去,语声中有着一丝不悦之感。


        

“谁说的?”


        

妧妧不认得那两个丫鬟,方才第三日,她也听不出那是谁的声音,是以直接摇头,泪盈盈的实话实说,“在梅园听到的,我不认得,大人告诉我是与不是便可。”


        

裴绍没答,而是抬了声唤了下人。


        

“来人。”


        

先进来的是常嬷嬷,待听的吩咐,不一会儿,常嬷嬷便把这梅苑之中的下人都叫了过来。


        

二十几人,皆是跪在了屋里。


        

空气很冷,没人敢说话。


        

那跪在地上的人,几乎都在瑟瑟发抖。


        

妧妧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很害怕,直到裴绍开了口。


        

“谁在梅园嚼了舌根?”


        

二十几个下人头皆是没敢抬起,且没人敢承认。


        

裴绍朝下眯了一眼,没给人第二次机会,轻描淡写地下了令。


        

“来人,全杀了。”


        

他话音一落,满堂惊!


        

包括妧妧,小姑娘吓傻了。


        

“大人.......”


        

常嬷嬷赶紧朝着下头道:“今日梅园谁当值,又有谁去过,大人问话,还不快自己站出来!”


        

这时,下人中有人颤巍巍的出来指认。


        

“是是小玉与芳香当值。”


        

那小玉与芳香在人群中早就傻了,此时连连跪着爬了出来。


        

“大人,饶了奴婢吧!”


        

裴绍瞟了人一眼,慢条斯理地端了桌上的茶,附在唇边,慢慢品着,不再说话,只唤了常嬷嬷。


        

“是。”


        

常嬷嬷立时转了身过来,朝向的不是裴绍,却是那眼中含着泪的娇弱美人,笑着柔声替大人解释着。


        

“小姐莫要害怕,没有的事。大人未与公主定亲,和公主没得任何关系,也断断不会有人来找小姐的麻烦。”


        

嬷嬷话说完,裴绍微微侧过头去,垂眸睨了眼小姑娘,语声颇冷。


        

“听到了么?”


        

妧妧眼尾泛红,那副小模样极是招人怜惜。


        

既是他这般说,妧妧姑且放心了那么一点。


        

本就是被他逼迫的,他再不让她消停,给她搞出那些事情,她自然委屈又害怕。


        

妧妧点了头。


        

裴绍又看了她两眼,朝着下边儿很平常地道:“把她们俩个拉出去,舌头拔了。”


        

有人立时领命过来。


        

那下头的小玉与芳香一听,顿时抖如筛糠,脸色惨白。


        

“大人,大人饶命,奴婢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这头的妧妧亦是心头一颤,打了个觳觫,满眼惊惧,不可置信地抬头望着裴绍。


        

“大人........这是........做什么?”


        

裴绍一脸平淡,转眸看她,轻飘飘地道:


        

“她们不是惹了你不高兴了么........”


        

小姑娘怕极了,望着他,颤颤地道:“没,没那么严重。”


        

裴绍微微挑眉,“是么?”


        

妧妧点头应声。


        

裴绍视线又回去了下边儿,“那便打三十板子,拖出去。”


        

如此处罚,确是已不再容任何反驳。


        

那俩丫鬟亦是也一声不敢出了,这三十板子她们宁愿挨了,生怕真的被拔了舌头。


        

妧妧视线跟着被拖出去的人望将去,心底悸动害怕,柔荑微颤,回过视线,仰头看向那男人,好像想说什么,但半晌没张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