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24章 炫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二十四章---炫耀


        

妧妧这一夜睡的不错。


        

她睡觉之时本就老老实实, 到了小日子,便就更是一动不动了,前一夜躺下什么样, 第二天早上醒来便还是什么样。


        

昨日无感,但到了第二天,她肚子开始痛了。


        

然她并不敢说, 怕给常嬷嬷知道了告诉裴绍。


        

如若再不让她回家, 岂非得不偿失。


        

是以, 她起先没大表现出来,但后续肚子实在是太疼,她人也终归是太娇弱,忍不住了,被嬷嬷给看了出来,这第一天理所当然地没走上。


        

但当晚裴绍没来。


        

这还是自她成了他的外室后,他第一次晚上没来。


        

第二日, 妧妧还是痛得很。


        

她心下很着急,细细算来,已经离家七日了, 也不知母亲她们怎样。但力不从心,身体状况实在是不允许,是以这第二日也没走上。


        

同样,那男人当然也没来。


        

到了第三日,她终于觉得好些了, 至少肚子不再那般痛,便多想一丝一毫都无, 一大早, 天尚未亮, 便让人备了车,而后换了原本自己的衣裳。


        

常嬷嬷与凤娥,冬春瞧着她脱下了大人送她的那些华衣与价值连城的首饰,实则都很是不理解。


        

她原本的衣服虽也都是较好的,看得出家境不差,但那衣服的样子款式都是去年的了,繁华程度自然也和大人送她的没法比。


        

大人送她的一件衣裳,估计能抵她身上穿的十件贵了。


        

这是任谁都能看出来的。


        

回去的途中,嬷嬷与丫鬟自是陪着,她也还是被士兵前后护着,但离着池榆巷极远极远,尚且隔着四五条街时,妧妧便就叫着停了马车,不让人跟了。


        

常嬷嬷不放心,生怕出什么差错,派丫鬟,远远地偷偷跟着瞅着。


        

那丫鬟也是直到看到姑娘在邻近池榆巷附近的街边包子豆浆摊上见到了家人,方才放心回去复了命。


        

出来的早,妧妧正好赶上了自家小摊子收摊。


        

一别七八日,恍如隔秋了般,她看到嬷嬷与秀儿自是极其激动的,遥遥的一唤,俩人一看竟是小姐回来了,那份惊喜与欢悦当比妧妧还甚!


        

三人热络一番,好一会儿妧妧方才发现自家的小摊子新雇了个十七八岁的丫头。


        

那丫头叫素云,相貌平平,但据说很朴实,亦是很能干。


        

赵嬷嬷乐的也未回家,直接便去了菜市。


        

妧妧回到家中,又见了母亲与弟弟,这一家人团聚的感觉当真是让人欢愉的。她胡编乱造一气,跟母亲嬷嬷说着这七八天在张家是如何过的。


        

当日,嬷嬷秀儿与那素云三人在准备了好些饭菜。


        

待到了晚上,关起门来,她与秀儿说的方是实话。


        

俩人彻夜长谈聊了许久,这般说着说着,秀儿眉头一蹙,提起了那宁文彦。


        

“他来了两三次,非问我那‘张老夫人家’在哪!先别说是假的,便是真的,我怎么会告诉他!”


        

妧妧听得“宁文彦”三个字,小脸儿也冷落了下来。


        

秀儿骂道:“他还在一心求官儿做呢!瞧着样子,还挺难死心的!”


        

说完那宁文彦,秀儿又想起了那二房的那个苏瑶瑶,嫌恶的道:“小姐知道么?那宁文彦和苏瑶瑶好上了!苏瑶瑶亦是来了咱们小摊子好几次了,阴阳怪气的,谁还不知道她那点心思,来显摆她和宁文彦的好事,给小姐添堵和看小姐的落魄呗!可惜让她失望了!宁文彦是什么好东西,谁稀罕!小姐落魄?呵,小姐有的是金子!能砸死她的那种!便是小姐耳上的这副玉珠就比她全身上下穿的加起来还要贵上不知多少百倍!”


        

虽说是气话,但妧妧想着,丫鬟这话倒是不假。


        

之前为了支这小摊子,没钱,她将自己的饵饰,玉簪,步摇,镯子等都当了,今晨回来收拾的着急,耳上的这一对玉珠忘记换了,适才吃饭的时候给母亲发现了去。


        

她谎称是那张老夫人怜爱,送她的,且急着解释是赝品,不是很贵。母亲与嬷嬷没多想。


        

实则她这对玉珠可是价值连城。


        

裴绍派人接她那日,在那莳花馆她虽没什么心情,什么都没选,但姑娘家岂有不爱这些的。


        

她看了几眼,亦是被几个极美,极特殊的吸去了几分目光,记得这玉珠的价钱,好像是要上千两银子的。


        

小姑娘听得秀儿的话只是笑笑。


        

她一点都不意外,那苏瑶瑶自幼便惯爱抢她的东西,往昔她便有好几次要抢那宁文彦的意思。


        

宁文彦拒意也不甚明显。


        

但那时妧妧尚未家逢变故,宁文彦还指着她父亲拉他一把,是以才没被苏瑶瑶抢走。


        

如今妧妧落魄成这般,且在他们心中,她爹爹也没了。


        

何况二房的堂兄还入了仕,宁文彦惯是见风使舵,当然会和苏瑶瑶好上。


        

这夜后来,也便没再聊什么。


        

妧妧没空想宁文彦,更没空想那苏瑶瑶如何如何。


        

她就四日功夫,只想和家人好好团聚一番。


        

翌日,左右闲着,便就两个多时辰的事儿,赵嬷嬷与秀儿素云去支了小摊子,妧妧换了旧衣,也去帮了会儿忙。


        

眼下入了冬了,这小摊子实则生意已经不算红火。


        

她到了忙了没一会儿,那边儿来了个熟人........


        

那熟人不是旁人,正是苏瑶瑶。


        

苏瑶瑶来了好几次了,都没见到妧妧,知道人去给什么大户人家做琴师去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苏瑶瑶还有好多事儿,好多话没亲口告诉她,给她知道呢,这些天来简直是都快憋死了!


        

这日她又来撞运气,沿途一路坐着马车,听着自己的丫鬟眉飞色舞地说着那城中最近被疯传的一件羡煞众人的艳事!


        

据说靖国公家世子,大理寺卿裴大人为一个小姑娘一天就花了好几万两银子!


        

别说是她们这种平民百姓,商户出身的姑娘听着脸红心跳,心肝乱颤的,便是那些高门贵族家的小姐听着也哆嗦呀!


        

谁人不知,大理寺卿裴绍是当今皇后的亲外甥;昔年连中三元的新科状元;当朝最年轻的一位高官;又谁人不知相传其生的兰枝玉树,俊美无俦,喜欢他的贵女那便多了,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做他一房妾室.......


        

丫鬟道:“不止呢!前几日,据说那戏楼之事,也是他为那姑娘包的!独那小姑娘一人,两个时辰,好几千两,这是给全京城养了一个小祖宗么!”


        

“听得人心都要跳出来了!”


        

那苏瑶瑶红着小脸儿说着,但转念,酸道:“不过离我们可是太远了。”


        

丫鬟点头,“是啊,且不知,这小姑娘到底是哪家姑娘?什么出身,又生的到底什么样,是何方天仙啊!”


        

苏瑶瑶扶了下头上步摇,“天仙倒也未必,不过命是真好,旁人的外室都是见不得光的存在,偏生这位占了那样一位风华绝代,良才美质的男子,还被这般宠着,真不公平!怎么就给她遇见了!如若是我就好了!嘻........”


        

她说完,那丫鬟附和,“是呢,小姐花容月貌,那裴世子看到了小姐,保不齐就看不上那个小姑娘了,呵呵呵呵.......”


        

俩人掩唇“咯咯”笑着,说着笑话罢了。


        

现实与梦,她们还是分的开的。


        

不时快要到了,那丫鬟掀开车帘,遥遥的一看,眼睛一亮!


        

“小姐,苏妧妧回来了!!”


        

苏瑶瑶顿时来了精神,也把那白日梦姑且放了下,迫不及待地也朝着车外望去,果不其然,看到了苏妧妧!


        

*


        

妧妧正力所能及,简单地帮着嬷嬷几人给顾客端端豆浆,突然听到了一声娇笑。


        

她一抬头,便看到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苏瑶瑶。


        

可以说是并不意外。


        

妧妧昨日听秀儿说完后,便知道这苏瑶瑶会再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无他,事不遂人意,就是觉得恶心。


        

但妧妧心中无甚大波浪,看了一眼后,便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


        

秀儿还是沉不住气的,过来撵道:“你来干什么,不欢迎!”


        

说着泼了碗豆浆去,差点溅到了苏瑶瑶的衣裙上。


        

苏瑶瑶微惊,与丫鬟躲了开,气了够呛,但转念笑了,阴阳怪气地道:“就你们这小破摊子,还不欢迎本小姐?你这破摊子上下加起来,都没我手上的镯子贵,有什么可硬气的!我肯来是给你们脸面了!”


        

秀儿上前一步,想让她滚,但被妧妧拉住了人。


        

“别跟她废话。”


        

妧妧知道苏瑶瑶是如何都不能走,那就让她爱说什么说什么好了。


        

苏瑶瑶瞧着那苏妧妧如今落魄成这般,还是一副高贵的模样,着实好笑。


        

“便就算是废话,今天,你也得听着!实不相瞒,为了见堂姐你,我来了好几次了呢,今个呢,有两桩事说与你听,你可莫要吓到!”


        

妧妧什么表情都没有。


        

那苏瑶瑶从袖中拿出了个帕子,打开那帕子,里头是一块玉石,缓缓地抬步去了妧妧身边,得意地将那玉石在妧妧眼前晃了一下。


        

“这第一桩么,给堂姐看一样东西,堂姐看这是什么?仔细着些。”


        

妧妧没看,但她拿过来时,她扫到了,是一个里头刻着个“彦”字的玉石。


        

妧妧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她知道苏瑶瑶要干什么,无非便是奚落她穷困潦倒,和告诉她宁文彦归她苏瑶瑶了。


        

这玉石就是那意思。


        

苏瑶瑶确定她看到了,但见她什么反应都没有,不免有些失望,不过转念想着,苏妧妧惯是会装的,这面上瞧着是无动于衷,倒也不一定就不难过,心里头没准怎么翻江倒海呢。


        

苏瑶瑶微微一笑,“这是我和文彦哥哥的定情之物,一共两颗,我与文彦哥哥一人一颗,堂姐瞧着好看么?”


        

“堂姐猜猜,我的这颗玉石上的是个‘彦’字,那文彦哥哥的那颗上的是什么字?”


        

她说到此处,笑了下,自问自答,甚是得意。


        

“自然是个‘瑶’字,堂姐猜对了么?”


        

“堂姐知不知道这是哪买的?”


        

“告诉你也无妨,便是莳花馆。”


        

“堂姐知道莳花馆是什么地方么?”


        

“不过告诉堂姐也没用,毕竟,堂姐以前都去不起那种地方,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对吧!”


        

“呵,要么说,堂姐还真是可怜,真是没福呢!”


        

她自顾说着,连讥带讽,这般把憋了好几日了的话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甚是舒畅。


        

然逞过口舌之快后,本以为妧妧要崩溃的,还不哭出来,但事实上瞧着人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当真让她觉得失望又扫兴。


        

对方瞧着好像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一点都不伤心。


        

她也太能装,太能忍了吧!


        

这般想着,苏瑶瑶便接着说起了那第二件事。


        

“这第二桩事嘛,便是我与文彦哥哥,我们就要定亲了!”


        

“文彦哥哥说了,他从未喜欢过你,自始至终喜欢的都是我,以前,和你订婚,都是被你爹逼的!”


        

妧妧听到这话,真的是笑了。


        

但就只是笑了一下而已。


        

苏瑶瑶乍见她有点反应,刚要高兴,岂料就这......


        

她蹙了秀眉,接着刚要张口再说些什么,然眼睛突然被那苏妧妧耳上的一对儿玉珠吸去了目光,脸色顿时冷了下去。


        

这玉珠,她印象极深,怎么好像是莳花馆的那对?


        

想着,她便有些急躁地问了出来。


        

“你,你这玉珠是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