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26章 发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二十六章---发现


        

妧妧不知道是怎么把那厢哄走的, 但知道,他一直绷着脸, 也没什么话,走时冷冷淡淡的,显然是不大乐的。


        

不乐她也姑且没法子。


        

第一她的小日子确实还没过,第二否则他想怎样?


        

在外面?去他车上?去她家?还是这就要把她接回去?


        

任意一个都让妧妧毛骨悚然。


        

秀儿在门口等了她将近一炷香的功夫。


        

第二日,赵嬷嬷三人一早去支了小摊,妧妧没去,在家中陪母亲说会话, 教弟弟写写字,读读书, 将将过了半个多时辰,外头的大门又被人扣响了。


        

昨夜后遗症,妧妧心一激灵, 脑子瞬时是木的,怕极了是那高官,但转念又想,他应该很忙, 时辰也不对。


        

仿若只要不是他,是谁,她都无所谓,都不怕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来到大门前, 弟弟蹦蹦跳跳地跟在她身后。


        

邻近了,谨慎起见, 她半蹲下去, 朝着少煊道:“姐好冷, 少煊去姐房中, 给姐取件衣服来可好?”


        

小童听话地应声点头,然后便掉头跑了。


        

待弟弟走后,妧妧方才询问了外头,欲要给人开门,但这般还没等开,听得了那来人的声音,竟是宁文彦!


        

妧妧瞬时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落了手,不开了,不卑不亢,不喜不怒地道:“你来做什么?回吧,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这般相拒了之后,小姑娘便走了,但听外头那男人的声音很急,一面继续敲着门,一面声音中带着点相求的意思。


        

“妧妧妹妹,别这样,你把门打开,我和你谈谈,咱们之间,有些误会。”


        

那语气,那话语,和上次见面让她做他外室时的高高在上又不一样了。


        

妧妧冷笑了。


        

她对那高官是惧,对这宁文彦却是恶心。


        

没什么余地,她是不会见他的。


        

朱红大门外的宁文彦又急着敲了好多下,唤着,“妧妧妹妹,妧妧妹妹......你再给我次机会......别这样......”


        

但无论怎么唤,那边儿都没了声,宁文彦冷着脸,眉头蹙起,接着小心地四处寻看了一番后,自是也就不敲了。


        

他找了她七八天。


        

那日他让小厮找人砸了她的摊子,后续小厮回来说一个地痞流氓看上了她,似是要强抢,被一个路过的当官儿的救下了,这事儿还闹到官府去了。


        

然后宁文彦自是就不敢动了,加之他大部分心思都在苏瑶瑶身上,这边也就姑且先放了放。


        

可等到那边儿松下来后,这边儿人没了。


        

他好顿打听,方才知道那美人是去给什么大户人家做琴师去了。


        

与妧妧的母亲和嬷嬷担心的一样。


        

她生成那般,去大户人家可安全?


        

她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那会儿事情到这儿,宁文彦想的还都是他自己,想自己那生的天仙似的未婚妻子如若跟了别人,那凭什么?他不憋屈死!窝囊死?


        

但找了几日都没找到,亦是一个酒肉朋友酒后口无遮拦的一句话,点醒了他。


        

“他娘的,那苏家小姐,谁看了不迷糊!”


        

宁文彦早知道他那未婚妻谁看了怕是都迷糊,否则也不能她家都落魄成这样了,他还想着她。


        

但往昔他还真没往别处想,就想着自己了。


        

但那日,脑子突然就开了窍。


        

他这般求官无门,是因为一没人脉,二银子也缺点,与人没什么能搭上话的桥梁,没法儿和人当官儿的亲近。


        

但他怎么那么傻,以前怎么就没想到,他手上这是有着一个绝色美人啊!


        

若是他把她送给哪个当官儿的,谋个提拔.......


        

色-欲这个东西.......


        

怕是比万辆白银都好使!


        

他认识个正五品官儿,五十多岁,谣传阅女无数,极其贪色,一年玩死的姑娘就没数了........


        

只要把那苏妧妧送于他,他保证能混得个小官儿当!


        

是以,宁文彦从那天开始,这心思就变了........


        

今日好不容易听说人回来了,他立马就过了来。


        

本想甜言蜜语,把她骗走,但那小姑娘对他却是半丝不理。


        

逼得急了,他也就只好对她,用药了.......


        

宁文彦缓缓抬了下眼眸,负过手去,姑且先走了。


        

妧妧这日一整天都没出去。


        

便就在家陪母亲和弟弟了。


        

她不知道她已经被歹人盯了上。


        

宁文彦与苏瑶瑶,那两人各怀鬼胎的,一个想把她送人;一个想给她验身!


        

眼下是都想将她掳走。


        

继而第二日,她小日子的第五天,她也只是在家陪家人,并未出去。


        

裴绍也没再来。


        

继而第六日晚上,她的月事实则已经干净了。


        

妧妧沐过浴后,一身轻松。


        

但眼下却是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那好消息无疑便是月事走了,自己舒服了,坏消息当然是她就要回梅苑了。


        

明日最后一天,后日怕是那高官便会派人来接她了。


        

这最后一日,妧妧原本自是也没打算出去,但晨时,嬷嬷与秀儿走后半个时辰,家门便被人敲响。


        

妧妧过去看过,来人是个老奶奶,很是慈祥。


        

“苏小姐,你家的小摊子水不够了,赵嬷嬷麻烦我顺道过来,跟你说一声,去给她们送些清水去。”


        

“多谢奶奶。”


        

妧妧莞尔一笑,温婉有礼,而后关了大门,去厨房舀了一盆干净的清水。


        

盆子不甚大,太大,她是端不动的。


        

这般备好了,她便端着出了去,但出门时,心中还在寻思。


        

嬷嬷三人早上走时,带走大半桶水,这么一会儿就不够了?


        

近来生意并不很好,应该不会很忙,怎么素云或秀儿没回来取,却托人来让她送?


        

无他,丫鬟们都很勤快,亦是都很疼她,非不得已之时一般是不会让她干什么的。


        

何况她力气小,一次也端不过去多少。


        

那新雇来的丫头,素云是个力气大的。


        

按理来说,缺水了,她回来取,是最合理的。


        

她心中多少有些疑惑,但也没太多想,没太在意,直到行在巷子中,感觉身后有人,且脚步不慢。


        

小姑娘心下蓦地一沉,警觉地转身回头,只见其后果然有人。


        

两个丫鬟快步过来,竟是欲要上前抓她!


        

眸光骤变,但虽慌未乱,妧妧一眼便认出了人是二房,她堂妹苏瑶瑶的两个侍婢,当下反应的也算够灵敏,一下便把手中端着水泼了出去。


        

那两个丫鬟相继“呀”的一声,无疑身上都被浇湿了。


        

这般大冬天的,一会儿就会结冰,当然是冷的!


        

但须臾而已,妧妧接着便感到身后也来了人,这般被前后夹击,尚且没来得及回头,便被后身不知哪个角落里藏着的,突然冲过来的人从身后给束缚了住。


        

“放.......”


        

那人是个力气大的婆子,感觉也是个老油条,束缚住她之后,直接便用东西堵住了她的口。


        

小姑娘大惊失色,而后就看到了苏瑶瑶。


        

那苏瑶瑶朝四周快速瞄着,而后也没出声,一挥手,小声催促,“快着点!”


        

妧妧怎能料到她会这般,更是不知她要干什么?!


        

不一会儿马车便来了,妧妧被带了上去,苏瑶瑶自是也上了去!


        

到了车上,苏瑶瑶最先看向了她的饵饰,此时那玉珠已经被她摘了下去!


        

接着,苏瑶瑶便开了口,神色颇厉害的模样。


        

“不想把你怎样,就是好奇,问你两个事儿!你真是去给人做什么琴师去了?我瞧着怎么不像?你该不会是去做妓,出去卖了吧!”


        

苏瑶瑶回去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多心了。


        

那裴世子,是靖国公的儿子,靖国公是当朝从一品大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什么家世啊!


        

她们这种小商户家的姑娘,这辈子也不可能见到,够到那般家世的男人!那传言中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她苏妧妧!


        

美死她了!


        

但即便如此,苏瑶瑶也觉得不对劲儿。


        

她后又想了想,苏妧妧耳上的那玉珠好像和莳花馆的那对也不一样,但像肯定是像的,多半是个赝品!


        

然就算是赝品,应该也是不便宜的。


        

那光色,就算是赝品少说也得一百两银子!


        

她给做琴师的那家老夫人给她的?


        

想得美,那老夫人怎么那么喜欢她?


        

她以为她是谁呀?


        

八成是哪个睡了她的老男人给她的!


        

苏瑶瑶问完,一把拽下了堵着她口的帕子,厉声道:“说呀!乖乖交代,你是不是出去卖了?还是给哪个老爷子当了外室?我实话告诉你,你今天要是跟我和盘托出,也便就算了,你要缄口不说,我非得给你验验!”


        

妧妧眸光灼灼地盯着她。


        

“你敢?我怎样和你有何干系?”


        

“呵,敢不敢?你有什么可怕的?你都好意思出去接客了,男人都给看了,咱们堂姐堂妹的看看有什么?”


        

“放肆!你敢动我,我不会让你好过!”


        

苏瑶瑶一声笑,“哟,好生厉害,可是吓死我了,怎么,让你哪个姘头报复我?怪不得我与文彦哥哥的事,你都不气了,原来是自己脏了,根本就配不上文彦哥哥了!不让人看?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苏妧妧,你可真行!卖身这种事儿都能干出来,苏家的脸被你丢光了!!”


        

那苏瑶瑶的话刚说完,还待再说什么,没等开口,突然听到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


        

“瑶瑶?”


        

声音不大,是试探着发出的。


        

苏瑶瑶心一惊,竟是宁文彦?!


        

她使了个眼色,丫鬟重新把妧妧的口堵了上。


        

苏瑶瑶接着便下了车,下去一见,果然看到了一个文质彬彬,一身白衣的男子负手立在车下,正是宁文彦。


        

“文彦哥哥,你怎么在这儿?”


        

苏瑶瑶过去便成了一副娇甜可人的模样。


        

宁文彦眼睛朝那车箱瞟了一眼。


        

他怎么在这儿?


        

当然是因为一直盯着那苏家府宅,亲眼看到了苏瑶瑶把那苏妧妧绑过来了。


        

宁文彦眼神微动,说话很是小心。


        

“恰巧经过,看到了你家马车,还看到........瑶瑶,你要干什么?”


        

他没避讳看到了苏瑶瑶把那苏妧妧抓了来。


        

且刚才他还隐约间听到了什么“”........


        

宁文彦不知道苏瑶瑶要干什么?


        

苏妧妧其人,现在他有很大用途,不能让苏瑶瑶胡作非为,且适才那“”是何意?


        

苏瑶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