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35章 引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三十五章---引子


        

那日之后,裴绍连着五天都没来梅苑。


        

妧妧虽心中不喜他来,但也不免要想想,自己有无做错事,那厢是不是和自己生了气?


        

毕竟自打俩人好上,他夜夜都来,且夜夜求欢,这等事是头一回。


        

但结果,她当然是没想到自己有做的不妥之处,且他来的最近一次,对她还很激烈。


        

那便应该不是她的问题。


        

翌日秀儿又过了来。


        

妧妧也又拿了一百两银子给阿茗。


        

她一到,嬷嬷等人也是按惯例都不打扰。


        

妧妧便又问起了那礼部侍郎之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一次秀儿记住他的名字。


        

“小姐,他姓苏,叫苏少琅!且,都说,他是长公士养大的。”


        

那“苏少琅”三个字像是什么东西一般,砸入了妧妧心田。


        

不错,那,就是她兄长的名字!


        

他的长命锁上錾刻了一个“苏”字,妧妧知道他多半是姓苏的,但竟然连名字都一样,她实在是没想到!


        

之前稍微灭了些的希望之火,好像又燃了起来。


        

莫不是,他真是她的兄长?


        

否则怎有这么多巧合?


        

妧妧不敢太用梅苑的下人,还是交给了秀儿,又让她找人打探了去,且不知道还能得来什么消息。


        

秀儿打探了三日,第四日又来到梅苑。


        

眼下她们手中有钱,办事便理所当然地更便捷,消息得来的也更快了些。


        

但她没打探到其身世方面的其它事,却带来了苏少琅明日的一个去向——归云阁。


        

那归云阁是京城的一家酒楼。


        

苏少琅刚任职不久,多半是去应酬。


        

时辰是正午,妧妧心惊胆战,突然便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想去撞撞运气,看能不能与其照个面,看他一眼。


        

/>    当日秀儿走了后,她便叫来了嬷嬷三人,大意说厨子做的糕点她有些吃腻了,问着这京城的酒楼中,哪家糕点与菜品好吃。


        

常嬷嬷和丫鬟自然是也都没尝过,但如妧妧所愿,给她数了几家酒楼的名字。


        

妧妧顺势便选了那归云阁。


        

当夜,裴绍还是没来。


        

翌日中午,她早早地让小厮备了马车,在嬷嬷和两个丫鬟还有秀儿的陪同下去了归云阁。


        

到了后选了二楼的一间雅致的包房,点了些喜欢的糕点和菜品。


        

没用妧妧示意,到了秀儿便以出恭为由出了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后便回了来。


        

秀儿也没用问旁人,走了一圈,便大体知道了哪里是那些朝廷官员所在的地方。


        

妧妧在此呆了快一个时辰方才离开,但上了马车后,却是也没立马就走,依旧是以秀儿吃坏了肚子,等她为由,一直在等。


        

直到,那几名官员出来。


        

她掀开帘子,遥遥地看着,出来的三人之中,另外两个少说也要四十岁往上,是以,他一眼便认出了哪个是那礼部侍郎。


        

认出的同时,小姑娘眼泪儿顿时就来了。


        

他比裴绍略矮,也略瘦了些,但身姿也是极为挺拔匀称,没有多像她父亲,也没有多像她母亲,然眉眼之间却像极了她的弟弟少煊,是以妧妧看到他,便知道了,他就是她哥。


        

既是如此,她便更加困惑。


        

难道他是失忆了?


        

还是他贪恋荣华富贵,不愿意认亲回家?


        

他知不知道,她们的爹爹正在牢狱之中.......


        

妧妧只差一点,便冲动到要下了车去。


        

但她控制住了。


        

归云阁门口的三名官员各自散了后,妧妧所乘马车方才驶动。


        

同样,对面的一家茶楼,二楼的轩窗前立着的一个身影,也落了窗.......


        

************


        

r />


        

适才瞬时,她还在以最坏的可能,去揣测对方,但静下心来后,她又往好处想去。


        

她不信,她的兄长会是一个坏人。


        

虽还没想到怎么办,但妧妧一定会想办法和他见一面.......


        

这办法她沿途之中也是一直在琢磨,但暂时没什么头绪。


        

回到梅苑之时已接近黄昏。


        

一连五日裴绍没来,也没给她什么消息,让她好像有些放松了,下意识地便觉得人今日也不会来。


        

但她错了。


        

她前脚刚踏入梅苑,便被告知大人来了。


        

“大人来了?!”


        

小姑娘自是惊的,赶紧和嬷嬷丫鬟等人快步回了房。


        

进门后,便唤出了声,“大人.......”


        

但那男人没在堂屋,也没在暖阁,屋中也没丫鬟。


        

她直到跑进卧房方才看到了他。


        

人正枕着手臂,单膝曲着,躺在床上。


        

“大人........”


        

小姑娘有些微微的喘,这般唤完之后,瞧他睁开了眼,乜向了她,微微笑笑,“回来了?”


        

妧妧应声,很小心地看着他的脸色,而后没用人问,自己士动交代。


        

“妾有些吃腻了苑中厨子做的点心,今日突然嘴馋,想着闲着也是闲着,心血来潮,便同嬷嬷和丫鬟去了归云阁,吃点心去了。”


        

“是么?”


        

男人长睫缓缓开合,眼眸深邃,依旧温润的笑。


        

小姑娘不知怎地,可能是心虚?


        

便觉得他那笑,有些说不出什么意味,但她没过多理会。


        

毕竟她也没做什么。


        

他也不可能知道她是去看那礼部侍郎的。


        

便是精明如常嬷嬷,全程跟着她呢,也没有半丝察觉。


        

“嗯,大人.......”


        

她应了声,而后便娇娇柔柔地坐在了床边儿,握住了那男人的手,尽着妾的本分,关切询问。


        

“大人饿不饿?可用过膳了?”


        

男人没回,但起了身。


        

他起身俊脸便朝她凑了过来,语声依旧温和的很,略微有些哑声,“用不用本官给你换个厨子,嗯?”


        

说话之际,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小脸儿上摸了摸。


        

妧妧乖巧的摇头,“不用,大人,厨子蛮好的。”


        

他离得很近,身上的淡香扑进她的鼻息之中,气息也更靠近了她。


        

妧妧便本能的有些慌乱,雪白的玉手下意识便触上他的胸膛。


        

“大人........”


        

本意是推他,但她哪来的劲儿,况且也不敢推,如此便暧-昧了。


        

裴绍只觉得身子都酥了。


        

且不知是不是禁了几日的缘故,这般看见她雪白的手腕和脖颈,便有些受不了。


        

“去洗洗。”


        

他捏起了下她的下巴,温声道着。


        

小姑娘小脸儿烧红,知道他是让她去沐浴。


        

她“嗯”了一声,起了身去。


        

净室水汽升腾。


        

妧妧褪去衣服,入了铺满花瓣的浴桶之中。


        

水与花儿正好与那挺拔的酥雪一齐。


        

此时她也没想旁的,实则心里有些害怕。


        

约摸一盏茶的功夫,美人裹着薄衣出浴,站起的瞬间,伺候的凤娥瞧着姑娘那傲人婀娜的身段,都看傻了。


        

小姑娘在净室中待了会儿,解解热,等丫鬟们把水换好了后,方才披衣服出了去。


        

她微红着小脸儿,娇滴滴的过来,裴绍瞅了人两眼,起身也去了净室,但他还未入内,便唤了她。


        

“你也来。”


        

妧妧微微一颤,明白他是让她伺候沐浴,应了声,心里无疑更怕,但没法子,只能跟进去。


        

净室中光线很暗。


        

男人立在她面前,她小心翼翼地为他解开衣服,一件件褪去,手不经意间触碰到他的腹部,那微微一动,小姑娘顿时更红了小脸儿,头都没敢抬,低着转了视线,张口糯糯的嗓音,语无伦次地和他说话。


        

“大人,这几日怎么都没来?”


        

那厢不同,脸不红不白的,面上根本就没什么反应,也没什么表情,只垂眼瞅着她。她说话,他也没答,过了一会儿直接进了浴桶。


        

小姑娘那般背身立了好长时间方才过去伺候。


        

她不会伺候人洗澡,与他俩人在这种微妙的环境下也是初次,只轻轻缓缓地往他身上撩着水,心中还始终有种不好的预感,为了分散注意力,便一个劲儿地与他说话。


        

“大人前几日,是很忙么?”


        

“可是有许多案子要处理?”


        

“妾学会了煮汤。”


        

“大人明日可还来?”


        

“妾明日为大人煮汤可好?”


        

“今日,归云阁的食物中,嗯,妾觉得桂花糕最好吃。”


        

“很喜欢。”


        

“改日,大人与妾同去如何?”


        

她想起什么说什么,有的没的,什么都说。


        

但实则那男人一句都没回,只单臂挂在浴桶之上,瞧着她,一言不发。是以她越说,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强烈,而后终于,他动了。


        

少女一声惊慌的声音,接着人便被他拽入了水中。


        

而后不时那房中就响起了大肆水声。


        

妧妧想死。她从未曾想过在这里.......


        

与她的想法不同,那厢很激放,掐着她的腰肢,瞧着喜欢极了。这一次毕了,他还没完,起了身将她抱坐在那浴桶的边缘之上,单手按着她,又是欢喜了一番。


        

总归在这净室之中,他变着法儿的,随心所欲了好多次。


        

翌日妧妧躺了大半日,什么旁的心思都没了。


        

便是连后一日都有些起不来床。


        

接着后续六七日,那男人又开始了日日都来。


        

但做了个人,到没怎么弄她。


        

第八日,一个好消息。


        

她来了月事。


        

以前妧妧最讨厌那几日,现在恰恰相反,她每月最盼的就是那几日。


        

因为那几日既不用伺候他,还可以回家。


        

小姑娘隐忍又忍让,对他除了讨好还是讨好,软声软语地与他说着回家之事,全是商量的口吻,生怕他不同意。


        

但那厢倒是没有,始终温润如玉的,近来极好说话。


        

好的有些反常。


        

妧妧谢他了。


        

同上次一样,小日子的前两天,她哪也没去,第三日方才回家。


        

此番回家,她又不止是为了见母亲弟弟与嬷嬷了,还有一件大事要办,便是那礼部侍郎之事。


        

回去的当天,她就让秀儿派人打听了去。


        

“多用些人,钱不是问题,越快越好!”


        

小丫鬟知道小姐时间有限,五日后就要回梅苑,一旦回去,身边儿便总是好些人跟着,什么私密之事都做不了,是以她自是很卖力气。


        

事实上,也确实是事随人愿,消息来的很快,第三日上午,秀儿便接到了好消息,再次探到了那礼部侍郎的去向........


        

作者有话要说:  宝儿们,女主米有玛丽苏身份。她就是小官儿的女儿。她不是靠外力和外人征服的男主,就是完全靠的自己,让狗男人臣服,拜倒,沦陷的。现在要开起第一个转折,有点狗血,但文文不是虐的,是甜的,你们不用担心。感谢在2021-10-2423:42:42~2021-10-2523:36: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晴好、欧欧欧欧吉裳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伪公子5瓶;Ann、汐禾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