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44章 母亲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四十四章---母亲来


        

初三、初四、初五连续三天,裴绍皆是没来。


        

妧妧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心中憋着股火,始终发泄不出去,近来的脾气很不好,对宝珠等丫鬟的态度也是极差的。


        

这三日接连下雪,外头滴水成冰,寒风刺骨,特别冷。


        

妧妧两点一线,除了去母亲房中,便是待在自己屋中,剩下哪也没去。


        

到了初六,那厢又大驾了。


        

他到来之时,宝珠和两个丫鬟正在妧妧房中,劝她喝补汤。


        

妧妧不爱喝这些东西,在梅苑的时候就喝腻了,此时有情绪,当然更不喝了。


        

裴绍来的时候,她正丢了个玉枕出去,撵丫鬟走,没想打人,只是虚张声势一下,扔的方向自然也不是丫鬟们所在的方向,而是门口。


        

哪知那男人正好进来,玉枕直直地朝他飞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裴绍微一闪躲,枕头正好从他白净的俊脸边儿过去,便只差了一点就打到了他的脸!


        

屋中的丫鬟顿时都吓得不轻,一下子全跪了下去。


        

“大人........”


        

妧妧也没想到,瞬时也是一惊,微攥了下柔荑,小脸儿冷白了。


        

她胆子便就那么大,闹情绪归闹情绪,恨那男人,气的咬牙切齿都是真的,但自是不敢,也不可能打他的脸。


        

然此时无心之举,差点打上了便差点打上了,便是真打上了她也不可能软下来,跟他道歉,此时,唯捏着白嫩的手,转了视线。


        

裴绍只消反应的慢点也就真打上了。。


        

这般一进来就遭这对待,丫鬟们是都害怕的。


        

大人是何等身份,金贵的很,平日里不苟言笑,一副酷厉肃穆的模样,让人很是生畏。


        

在丫鬟们心中,女人多受宠也不能失了分寸,更不能对大人太过分。


        

但苏小姐这般,大人倒是好似也没生气,让人放心了不少,同时亦是不免感叹,大人对这苏小姐还真的是很不一样。


        

裴绍是没生气,但也颇疏离的感觉。


        

他呵笑一声,负手踱步过来,慢悠悠地开口道:“人说美人多娇纵,原本官还没怎么体会到,看来是真的。既是本官自己惯出来的,那便也只能自食其果了,是么?”


        

妧妧并不说话,也没瞅他。。。


        

裴绍到了她身边儿,垂眸眯了人两眼,无声地扯了下唇角,俊脸凑过来。


        

“今日想通了么?”


        

小姑娘带着一点点的哭腔,抬眼瞪着他,软软地道:“你死了这条心吧!”


        

“哦?”


        

他凑近她的耳边,缓缓地问道:“你确定?”


        

继而低笑了声,“你觉得,你是本官的对手么?”


        

“不是又如何?我也不会让你随了心便是,你杀了我吧!”


        

裴绍笑的荒芜,站直了身子,掸了下落到袖上的尘埃,温和地道:“说什么呢?说的本官的心都痛了,本官怎么会做那么让人难过的事,换种惩罚如何..........”


        

说着再度凑到她的小脸儿旁,暧昧地道:“你说本官今晚,能不能让你叫出声来?”


        

“好像,好久没听到了........”


        

妧妧一听他这话,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不说,气的贝齿紧紧地咬着唇,眼尾红了,如何能不哭?


        

“你的心是黑的么?!”


        

他一清二楚地知道她怕什么!


        

那男人笑的坏透了,却偏偏语声温和,瞧着斯斯文文的,这会子又站直了身子,摘下手中的玉扳指,用帕子擦了擦。。


        

“本官的心当然是红的,火红火红的,且里面全是苏小姐,苏小姐要进去看看么?”


        

妧妧根本不听他胡扯,哭道:“你要给我娘知道了,我就死给你看!”


        

裴绍没再说话,脸上一直是一副玩世不恭,似笑非笑的模样。


        

接着,擦好了扳指重新戴上,从从容容,不疾不徐地从怀中拿出了一页纸,打开摁到她面前的床榻之上。


        

“本官年都没过,紧锣密鼓的给你办事,你满意了?”


        

妧妧本正在抽噎,恨死他了,没看他,也不想和他说话,但待那厢铺了张纸在她面前,她的注意力当然还是被吸引了去,红着眼尾转过头打眼一瞄,首先看到的是她父亲的名字“苏衍”两个字,而后看到的是最下边含着裴绍名字的章印,小心口猛然间“扑通扑通”的起伏了起来,长睫不住地眨着,自是也不哭了,盯着那纸张,一目十行地瞅,潋滟秋眸中渐渐地现了惊诧与惊喜。


        

那是一张翻案文系。


        

讲实话,那案子是裴绍的手笔,俩人都变成这般模样了,父亲之事,她已经对裴绍不报任何希望了。


        

眼下看到这重启文系,很震惊,瞬时说话舌头都打了结。


        

她抬了眸,嗓音甜糯,眼中还噙着泪,态度自然是也变了。


        

“要........要多久?”


        

那男人淡淡地回着,“最长四个月。”


        

“最长四个月.......”


        

小姑娘急着,语声娇软的重复着,眼眸宛若麋鹿一般,很虔诚地望着他,鼓胀的胸脯不住起伏,有些喘,心里头自是极其激动的,唇瓣颤了颤,都不知该说什么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是应该道谢,但没说出来。


        

她一个眼神,什么心思,裴绍全知道。男人眯了她两眼,没说什么,而是将那纸张叠起放回了怀中,眼睛示意了丫鬟们手中的汤碗。


        

妧妧明白他的意思,这会子明显变得乖了,一双纤细白嫩的玉足转向了裴绍一侧,微起了身子,朝床边儿探去。


        

男人的眸光便落垂到了那双玉足上。


        

她足踝上各带着一串淡粉色的足链,便是连脚都生的特别秀气娇美。


        

丫鬟看着小姐如此,立马也都欢喜了,赶紧把温热的补汤给她递了来。


        

妧妧一口一口地用勺子喝着。人娇柔,好像做什么事情都有点慢,喝的很缓,但都喝了,喝过后,接过秀儿的帕子,试了试唇角,再接着便转了身,弯弯翘翘的长睫张开,抬眼去看裴绍,但还是姑且什么都没说。


        

屋中竟是静了。


        

那男人打量了她几眼,好半天后,抬了手,丫鬟们便都退了。


        

而后,他的大手便过来捏住了小姑娘的小脸儿,薄唇轻启。


        

“你挺难哄啊!”


        

妧妧一声轻咛,有些要躲,但此时自是不像之前那般反抗了。


        

被他这般,她小脸儿微红着,唇瓣颤颤,好像要说话,但终还是没说出来什么,听那男人又道:“能把本官指使成这般的,苏妧妧,你是第一个。”


        

妧妧还是没说什么,不过口上没说,心里头倒是并非什么都没想。


        

因为他好色。


        

若是在看到那文系之前,她定会说出来,此时转了心态,藏了心思,当然不会怼他,只柔柔嗲嗲地唤了他一声。


        

“大人.........”


        

她声线便是如此,倒绝无什么勾-引之心,奈何那男人听不了她这般唤他,本来明明好像还要再说什么似的,接着竟是也没说,眼睛朝着她的脸之下看去,落到了那抹不断起伏的莹白之上,而后可想而知。


        

小姑娘又是一声轻咛,视线已暗,那男人欺身过了来。


        

他手上动作很娴熟,人亦是很霸道,不容你反抗。


        

俩人相对而坐,妧妧面红耳赤,喘息的更厉害,眼下离她母亲这般近,她心里当然是害怕抵触,是无比不愿的,但这会儿和前两日不一样,自是没哭也没明显的拒绝,相反好像还小心翼翼地逢迎了他那么一些。


        

她一迎合,那男人亲着她,呼吸便明显地粗重了。


        

小姑娘柔弱,也没旁的法子,只能由着他想怎么亲就怎么亲,想亲哪就亲哪,什么都不说,只间或嗓子中不自禁地发出一丝丝娇嗲的哼声。


        

她突然便有了一个感受。


        

这狗官,好像还真是受不了她似的,半丝都抵抗不住的模样。


        

虽然他现在终于肯给她爹爹翻案了,但此事终究是由他而起。


        

是他在官场上胡作非为,与人勾心斗角,野心黑心,做了那些事牵连了她爹爹。


        

她肯定还是恨他的。


        

/>


        

瞧着他也是说什么都放不过她了。


        

妧妧当然不傻,相反她特别拎得清,很想得开。


        

若非对方之前做的太绝,触碰了她的底线,她也不会和他硬刚。


        

眼下既然他肯给她爹翻案,她也怎么她都得伺候他,她倒是也就不想那些了.......


        

妧妧被他亲的受不了了,喘息越来越厉害,但脑中却越来越清醒。


        

这男人和她没以后,没未来,但有钱有权,长得还好,倒是也不是除了黑心以外,一无是处。


        

他既然这么迷恋她的身子,她跑是跑不了了,到也不能就这么白跟他了。


        

这般一想,妧妧便想起了她梅苑床底下的银子。


        

但想了没多久,那男人折腾的太狠。她软下来不抵触了,他明显的变本加厉,弄妧妧实在是忍不住了。


        

小姑娘终是搂住他的脖子,声音糯的不成样子,凑近他的耳边,“大人,妾实在是.......受不住了........大人肯为妾的爹爹翻案,妾便........跟大人回去,今日........就这一次,回去再......成么?求求你了........”


        

小姑娘说完这话便咬住了手,半丝声音都不敢发出。


        

那厢看起来没完,也没回答她的话,只手臂上青筋暴起,动作更激浪,妧妧死死地咬着帕子,秀足使劲儿地攥了起来。对方到底是一次毕了,姑且得了餍足方才松了口,沉声“嗯”了一声。


        

平静过后,小姑娘裹着被子,脑中还在盘算着什么,待不那么抖了,凑了过去,服了软。


        

“大人,过了十五,妾便和大人回去,成么?不过就剩几日了,求求你了大人。”


        

她是从死活和他硬刚,转瞬就变成了小奶猫。


        

一次过后,裴绍闭眸,人有些颓废之感,这时睁开眼睛,笑了那么一下,“你挺得寸进尺啊!”


        

妧妧立刻哄道:“大人,妾回去肯定好好伺候大人,求求你了,大人。”


        

这般大年未过,她便回去做琴师?


        

她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她母亲相信。


        

裴绍瞅了她两眼。


        

她又更软的求了求。


        

那男人接着就松了口。


        

而后,他闭眸要睡了。


        

妧妧道了谢。


        

那男人不时呼吸匀称,听着是睡着了,但她却并未。


        

她眼睛缓缓地眨着,望着床顶,时而也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去,看裴绍一眼,内心特别激动。


        

原因无他。


        

她爹爹的案子终于要重启了.......


        

四个月,最多只需四个月,爹爹就能重见天日了。


        

娘一定很高兴。


        

这一宿,且不知她是过于兴奋还是什么,许久没没睡着,终是到了三更才入了睡,而后一觉到了天亮。


        

第二日,妧妧还没醒来,外头突然传来了丫鬟的脚步声,秀儿在卧房门外急切地唤道:“小姐,小姐,不好了,夫人过来了!”


        

妧妧一下子便从梦中惊醒过来,而后第一反应便是看床边。


        

这般望将过去,自然就看到了裴绍,瞬时一股绝望之感,而后小脚便开始踹她。


        

“大人,大人!”


        

裴绍竟是没走!


        

前两次,他都是半夜便走了的。


        

今天竟然没走!


        

“大人,大人!”


        

小姑娘不住地在摇晃他。


        

裴绍迷迷糊糊地先是被人踹,后又被人摇,硬生生地给叫醒了怎能高兴。


        

男人剑眉蹙起,语声很是不悦。


        

“你干什么?”


        

妧妧此时此刻也顾不得他悦不悦了,要哭了。


        

“我娘来了,大人,你快点起来,快点起来呀!”


        

她说着人已经下了地去,拉那男人起床。


        

裴绍机械地被她拉了起来。


        

妧妧慌张地四处瞅,再回头瞅他,他这么大,把他放哪啊?


        

若是她自己,钻到柜子里就成了,可是他?


        

小姑娘急坏了,小脚都颠儿了起来,真的要哭了!


        

最后,实在是没法子,只能藏柜子里。


        

她麻利地把一面柜子里的衣服全拿出来堆到了另一面儿,而后领着那厢,把他推进了衣柜之中。


        

裴绍迷迷糊糊地就被她安置了,继而柜门被关上,视线一下子就黑了。


        

不一会儿,那小姑娘又着急忙慌的打开柜门,把他的衣服全丢了进来。


        

又不一会儿,柜门第二次被打开,他的鞋袜也被丢了进来。


        

衣物都堆在了他的身上。


        

裴绍蹙眉,这时人终于清醒了,一看这场景.......


        

他堂堂大理寺卿.........


        

作者有话要说:  狗男人蹙眉,清醒了,一看这场景,他堂堂大理寺卿......


        

裴绍:擦


        

抽三十感谢在2021-11-0316:57:08~2021-11-0419:33: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瑶杳杳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瑶杳杳2个;打奥特曼的小怪兽、小妮妮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瑶杳杳4瓶;Caca3瓶;黛黛公子、宝宝爱自己、小盒子、素雪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