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47章 怀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四十七章---怀疑


        

小姑娘瞬时有些慌,眼中湿漉漉的,小手也有点抖。


        

事情处理了,那周氏和苏瑶瑶被撵走后,妧妧立马把秀儿和宝珠叫了过来。


        

宝珠适才一直在她娘那与她娘说话。


        

至于秀儿,自是被妧妧安排去看着赵嬷嬷了。


        

回了房中,妧妧让秀儿关了门,朝着她与宝珠问道:“夫人与赵嬷嬷,一直都没动地方是吧。”


        

俩人连连点头。


        

宝珠先道:“是,小姐放心,夫人不会知道,适才问了奴婢外头惊马之事,奴婢圆了谎,后边儿奴婢便陪夫人说话了,夫人没什么怀疑。”


        

宝珠说完,秀儿也道着:“赵嬷嬷一直在厨房忙着了,秀儿全程都在帮她,保证赵嬷嬷不知。”


        

妧妧应了一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胆子非常小,亦是从未干过这事。


        

事情过后,虽未后悔,但实则是很胆怯的。


        

听丫鬟们说完,如此她也就放心了。


        

想来那脚印是府上那三个小厮之一的。


        

毕竟大门关着,府上不可能进来别人。


        

那三个小厮知道,也都是无所谓的事儿。


        

妧妧根本不在意,只心中想了那么一下:倒是蛮贴心。


        

是她没经验,疏忽了。


        

但这种事情,她自是也不想再做第二次了。


        

****************


        

裴绍的马车停在远处,掀着窗帘,直到看到那苏瑶瑶母女俩垂着头,悻悻地上了车,且走了,他方才扬声,让自己的马夫也走了。


        

身旁的护卫看大人今天好像心情不错,便多了嘴,笑吟吟地问道:“大人今日怎么进去就出来了?”


        

裴绍乜了他一眼,脸色落了下来。


        

护卫顿时转过头去,垂了首,脸上的那抹笑也随之烟消云散,恨不得打自己个耳光。


        

他只是想套近乎,但自己这榆木脑袋不大好使,竟然想什么说什么。


        

*********


        

当天夜晚。


        

姜氏睡前叫了赵嬷嬷过来,与她聊了一会儿。


        

“为什么我,就是很心慌呢?”


        

赵嬷嬷知道夫人所指。


        

自两日前,她晨时听到外头那谣言,回来说于夫人后,实则夫人一直都很牵心。


        

赵嬷嬷安慰道:“小姐不会说谎,既然她说没有什么贵公子,那便是没有,夫人为人之母,与子女有关之事都会放大,惦记子女再正常不过,再说即便是有,即便那烟花真是谁人为小姐所放,我觉得小姐也不会为之所动,不会做错事。”


        

姜氏缓缓地叹息一声。


        

若非她力不从心,那阵子病的如死人一般,床都下不去了,又怎会忍心让女儿抛头露面。


        

每每想起,姜氏都很自责,很难受,更心疼孩子。


        

她点了下头。


        

女儿很乖巧,确是从不撒谎的。


        

赵嬷嬷为姜氏端来水,让她多饮了一些。


        

妇人手持着杯子,缓缓地喝着,又与嬷嬷道了一遍自己的决定。


        

“年后,张老夫人那,便不让她去了。”


        

赵嬷嬷点头,“应该的,小姐一个小姑娘,一人在外,实在是很难不让人惦记。”


        

姜氏也缓缓地应了声。


        

***********


        

另一头,缩在被窝里的妧妧也尚未入睡,实则也在想着此事。


        

虽然这两日母亲再未提及那烟花之事,但她知道她心中已有所怀疑。


        

尤其,妧妧很在意她的那句“不让她去张老夫人家了”。


        

眼下这事儿已经开始棘手。


        

毕竟明日便是初九,距离正月十六还有七日。


        

这七日,她势必得说服母亲,让她继续去。


        

否则裴绍那厢不会再等。


        

小姑娘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了许久,终是过了好半天,突然忆起了那买她家房子的李老夫人。


        

她不就是裴绍花钱找来的一个赝品么!


        

或许她也可以......


        

想到这儿,妧妧突然有了柳暗花明之感,似乎有了法子。


        

这一宿,她姑且便睡了。


        

待翌日,整个一天,妧妧都在琢磨着这事儿。


        

大概想好了后,又一日,她便安排秀儿出了去。


        

这人要尽量离着她家远,且要机灵。


        

剩下的只要银子花够了,不愁没人来当这个赝品。


        

眼下有一点好,便是她并非独秀儿一人可用,还有那宝珠和其它六个丫鬟,她都能差遣。


        

是以,这找个赝品之事并不十分困难,初十那日没找到,但转天又一日,合适的人便有了。


        

正月十二,妧妧短暂地出去了一会儿,在一家茶肆的包房里见了那“张老夫人”,简单地与她说了自己的要求,以及要求对方说的话与做的事。


        

那“张老夫人”本是个媒婆,自是能说会道,满口答应,自信满满。


        

过多的话,妧妧自是没与对方讲,她带着面纱,就是她的样子,对方都不完全知道。


        

酬劳二十两,妧妧又花了十两银子,给她买了衣服与首饰。


        

而后,妧妧便开始找了时机。


        

在正月十四那日,拉着母亲去了集上,特意与那“张老夫人”来了个偶遇。


        

事情起初见到了,母亲和赵嬷嬷自是都很惊诧。


        

但既是遇上了,姜氏在认识过人后,也便正好,把女儿年后便不去了的事与那老夫人言了。


        

那“张老夫人”一听,很是失落的模样,接着便是妧妧事先交代过的话语。


        

大体是很喜欢妧妧,全家都极喜欢她,也待她很好,让姜氏莫要担心;然后便是她那三个孙儿,哪个先生的话都不听,谁教也不学,唯独妧妧能教;再然后是期限,言着到明年六月可不可;最后是将一个月三十两的酬劳,涨成了四十两。


        

她话说的很亲近更谦卑,甚至有点相求的意思。


        

姜氏自然是能感受到对方的友善。


        

这一番偶遇相见,很自然让姜氏原本有些怀疑了的心,放下了不少。


        

酬劳不是她最关心的。


        

她唯在意女儿的安全。


        

几人在茶肆之中,一边喝茶,一边聊着这事,在那茶肆之中足足停留了一个多时辰。


        

结果,是妧妧想要的。


        

母亲松了口。


        

妧妧暗地里也终于松了口气。


        

而后是正月十五。


        

一家人一起吃了团圆饭,亦是出去看了花灯与烟花。


        

回来之后,母亲在她房中停留了许久。


        

小姑娘一面笑吟吟地和娘亲说话,一面其实一直提心吊胆。


        

这毕竟是夜晚。


        

她很怕裴绍那厢大驾,虽然那日分开之时,她叮嘱了,十六也就是明日,她一定会回去,但那狗官不一定听话。


        

所幸终于把母亲送走,更庆幸那人没来。


        

这七日终是平安度过。


        

到了正月十六。


        

妧妧一早便收拾好了东西,去母亲房中跟母亲告了别。


        

母亲与嬷嬷都起了身,像每次一样,和少煊,秀儿一起,把她送到了府门口。


        

“娘,嬷嬷,回去吧,不用惦记我。”


        

待到了门口,小姑娘回头与家人挥手告别。


        

小少煊抹了眼泪。


        

妧妧摸摸他的头。


        

“干什么,过几日姐就又回来了。”


        

姜氏又叮嘱了女儿两句。


        

妧妧一一答应,而后便和每次一样,由秀儿送一程,让母亲等人回了。


        

姜氏点了头,站在家门口望了她好一会儿,直到女儿出了巷子,转了弯。


        

赵嬷嬷望向夫人,“回吧,夫人,风大。”


        

然,岂料姜氏非但没回,却在这时出了大门,下了台阶。


        

“嬷嬷,带少煊回去。”


        

这一句话之后,也没再管赵嬷嬷的呼唤,人却是快步朝着巷子口而去。


        

“夫人!”


        

姜氏几近是小跑着,心口“噗通,噗通”的狂跳。


        

苏家在池榆巷的中间偏里一些。


        

她没生病之前,还能走的更快一些,此时显然是慢的。


        

但料定了也能在女儿转下个巷子前赶到。


        

果不其然,她到了那巷子口时,恰见了女儿纤弱的身影。


        

除了那身影以外,还见了一辆极华贵的马车。


        

你若问她为何跑了来,她也不知道。


        

但她就是心中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姜氏柔荑轻颤,扶着墙,望着那马车和即将走近的女儿,便是连嘴唇和牙齿都是打颤的。


        

这车,她见过。


        

便是上一次送女儿到巷子口时。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


        

直到,看到女儿仿若目不斜视地走过了那马车,一颗要跳出来了一般的心,方才平稳下去。


        

姜氏重重地舒了口气,闭上了眼睛,靠在墙上许久........


        

不一会儿,赵嬷嬷带着少煊终是跑了过来。


        

“夫人。”


        

“娘!”


        

赵嬷嬷和少煊一起扶住了她。


        

嬷嬷问着,“您到底怎么了?”


        

姜氏摇了摇头,没说旁的,只道:“明日陪我去趟寺庙吧。”


        

嬷嬷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1-0621:21:24~2021-11-0722:50: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打奥特曼的小怪兽、风回雪舞、晴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泗上2瓶;高兴的小9、原来是薇薇呀、ayaka、沐·Q、55307132、窝窝睡着了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