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49章 娶吗?(微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四十九章---娶吗?


        

冬阳有些发闷,但依旧刺眼,邻近午时的阳光正好,透过满树银粟照将下来,将屋中的男人与少女镀上了一层金色似的。


        

那男人薄唇轻抿,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与姜氏对上了视线,因为阳光刺眼,微微敛眉。


        

而他身前,那勉强到他肩头,穿着打扮贵气的小姑娘,又不是妧妧是谁?


        

少女软玉娇柔,尚贴在那男人的身上,一双发颤的手抓着他的衣服,泪汪汪的,小脸儿上满是惊慌,几近与那男人同时望向门外....


        

俩人皆是衣着不凡,郎才女貌,竟是万分般配。


        

然,他们却哪里是什么正当关系?


        

一切只在须臾,姜氏脑中“嗡”地一声,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线崩塌。


        

赵嬷嬷亦是大惊失色。


        

瞬时俩人全明白了。


        

给人当琴师是假,张老夫人是假,不知烟花之事也是假。


        

她那本分守礼,从未和她撒过谎,乖巧的不能再乖巧了的女儿,竟真的做了她最怕的事情,给人当了外室!


        

而那包她的人,就是昔日常去她家路边摊上喝豆浆的官儿。


        

妇人心头一紧,下一瞬便没支持住,身子一晃,而后人便要倒。


        

“娘!!”


        

“夫人!”


        

赵嬷嬷一把扶住了她。


        

小姑娘顿时红了眼尾,也是顷刻便跑了出来,甜糯的小声音中带着哽咽,金豆子呼之欲出,急的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娘,娘!你可还好!娘!”


        

妧妧与赵嬷嬷自是都吓坏了。


        

俩人围着姜氏呼唤。


        

姜氏将将勉强站稳,接着,眸子便盯在了女儿的身上,红了眼睛,极为痛心,更极为生气。


        

“你怎么能这么糊涂!!你,为了什么?你告诉娘为了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娘是怎么教你的?你忘了么?你知不知你这样是在毁你自己!你!”


        

“娘,娘你别生气成么?娘........”


        

她不知道怎么和她说。


        

妧妧此时此刻害怕极了,人已经彻底慌了,或者是说从见到她母亲出现在这寺庙的那一瞬,她便已经慌了,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也根本镇静不下来。


        

因为这是她最在意,也是最怕的事情。


        

她太清楚,她娘很爱她,且她娘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事。


        

若是说,原她在选择失身救父、和裴绍决裂、以及教训苏瑶瑶等事上,也都算是个处事果断之人,但面对着自己的母亲,她真的是慌到了急的直跳脚,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身后那男人张了口。


        

“你不用责她,她没错,是我逼她的,她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没第二条路。”


        

妧妧没想到裴绍会说话。


        

姜氏与赵嬷嬷自是也没想到。


        

三人的目光几乎是同时投向了他。


        

那男人生的特别好,亦很是年轻,且周身上下都有着一股让人十分敬畏的上位者气息。


        

他不紧不慢地从屋中走了出来,且边走边接着道:


        

“相反,你应该谢她,否则,你丈夫死了.......”


        

“大人.......”


        

妧妧更紧张了,急着唤了他一声,很不想让他说话。


        

裴绍听得她那娇滴滴的小声音,倒是停了不说了,但看向了她,问了句,“你自己能解决?”


        

小姑娘红着眼尾,有些要哭了出来。


        

裴绍接着便别开了视线,又看向了姜氏。


        

他知道,那小姑娘跟她娘,诸多顾虑,可没跟他那厉害劲儿。


        

接着,姜氏便颤声,与他说起了话。


        

“什么意思?”


        

裴绍拨了拨手上的扳指,从容淡定,剑眉微蹙了下。


        

“什么意思?你丈夫的案子已证据确凿,结了,本官没有义务自找麻烦,为你们家翻案,看的是你女儿的面子,换这天下间的其它任何一个人,都不行。”


        

他这话说着,那双深邃的桃花眸便又落到了妧妧的小脸儿上。


        

那小姑娘还在哆哆嗦嗦,泪汪汪的要抽噎。


        

继而,他又慢悠悠地转回了头来。


        

姜氏与赵嬷嬷这时也皆反应了过来。


        

赵嬷嬷颤声问道:“你是,大理寺卿?”


        

裴绍没承认也没否认。


        

姜氏与赵嬷嬷便将视线转向了女儿询问。


        

妧妧看着母亲和嬷嬷,眼中噙着泪,战兢兢地缓缓地点了头。


        

而后,姜氏便闭了眼,也落下了滴泪来,心狠狠地痛了下,明白了。


        

那妇人接着便开始抹泪。


        

小姑娘更慌了,娇柔地跑过去。


        

她娘哭,她就也跟着哭。


        

裴绍冷眼瞧着,便就站在那瞅着,瞧着是全无同理心,更无同情心。


        

终是等了好一会儿.......


        

那妇人方才不哭了,又抬起了头,望向他。


        

裴绍没说话,走进了屋中,回眸眼睛瞟了一眼小姑娘。


        

妧妧眼下完全是蒙的,但也会意,明白他是让她把她娘带进来。


        

此时毕竟严冬,天儿还是很冷的。


        

裴绍侧身坐在屋中的桌前等。


        

不一会儿,瞧见小姑娘将那妇人带进来,他面无表情地起了身。


        

倒是等她扶她娘坐了下,他方才坐了。


        

接着,不及那妇人张口,他先说了话,开出了条件。


        

“池榆巷的房契还给你,那六个丫鬟,三个小厮都给你们家。”


        

“本官保证四个月内把你丈夫弄出来,还你家清白。”


        

“另外,你儿子不小了吧,本官可以让他拜到这京城最好的先生门下求学,自然........”


        

“你若还是想不开,看不惯,那就眼不见心不烦,离开京城,本官可以给你们家买庄园,地方随你选。”


        

“还有,本官还可以另外给你们家一笔钱财。数目你开,多少都行。唯独........”


        

“你女儿的清白,本官还不了了,人,也还不了了。”


        

他那第一句话便让姜氏和赵嬷嬷怔住了。


        

姜氏闭了眸子,苦笑了。


        

原来她家的宅子也是他买去的。


        

府上的丫鬟小厮竟都是他的人。


        

她说那买房子的李老夫人,怎么会那般好。


        

又修火墙,又......


        

原来........


        

姜氏虽身体孱弱,但毕竟活了四十多年。


        

几句话也便看明白了。


        

他财大气粗,有权有势。


        

别说是自己的女儿被他拿捏着,就是她不是也一样么。


        

妇人缓了好一会儿,看向了他,目光可谓很是真诚了。


        

他开出的可谓是让她们这种普通百姓一步登天了般的条件,但那又岂是她最在意的。


        

姜氏慢慢地张了口。


        

“大人,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你能给她名分,能娶她么?”


        

她那一句话说完,没待裴绍回什么,妧妧这边儿心一颤,急着拉了母亲一下,张了口。


        

“娘!”


        

那是不让她说之意。


        

姜氏不知道女儿为何会如此,但没回话,只按下了她的柔荑,望着那官儿,又问了一遍,“能么?”


        

或便是妧妧不打断,裴绍也不会回答。


        

男人眼神幽深,晦暗不明,听她说完那话好,好像是微微一怔,有些没想到,旋即,那唇边似乎是浮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但这一切都不甚明显。


        

姜氏明白,俩家的家世,地位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根本就比不了。


        

他是不可能娶她女儿的。


        

或是说,他可能从来都没想过娶她女儿。


        

br />    但她为人之母,很爱自己的孩子,在意的无非而已。


        

她怎能不在意女儿的将来。


        

难道让她拿着钱去享乐,这是在卖女儿么?


        

这钱她能花的心安理得么?


        

“大人不答,可是不娶之意。那大人可否告诉我,大人是想让我女儿以后如何?一辈子给大人当外室?还是待大人成亲之后,把她接入府中,给她个妾的名分?”


        

那男人低笑了声,这回的笑却是明显了一些,很斯文,更很礼貌,但依旧未语,什么都没说。


        

妧妧又推了下母亲。


        

“娘.......”


        

她娘问这个做什么!


        

裴绍当然不会娶她,再说,便是他娶,她也不嫁。


        

许久,姜氏闭了眼,转过了头去。


        

这场对话的后续,也便没什么了。


        

妇人此番前来,佛祖没拜,佛经也没念。


        

她本要求佛祖保佑的,自己期盼的,担忧的,全在这场对话之中了........


        

俩人是被那男人派人送回去的。


        

回去后不过一个时辰,便有人登门送了东西来。


        

宝珠亲手交给的她,是她家的房契........


        

*********************


        

返回的路上,妧妧坐在裴绍的对面,微攥着小手,久久还没从这事儿中缓过来。


        

她不知道这事儿后续会怎样?


        

那男人似笑非笑地眯着她,修长的手指在腿上有一搭无一搭的轻点。


        

车中很静,一直都没人说话。


        

小姑娘的思绪有些飘,一直在想着这事儿,想着母亲。


        

终是很久,裴绍笑了一声。


        

那声动静将她的思绪拽了回来。


        

她抬起了小脸儿,看向了他。


        

对方这时也开了口。


        

裴绍停了手上的动作,带着一阵他身上的淡淡香气,微微靠近了她,深邃的眸子注视了她片刻后,深沉的嗓音,开口问道:“你想我娶你?”


        

小姑娘一怔,有些没想到他会问这话。


        

她压根就没想他,也压根就从来没想过他娶她这事。


        

旋即,妧妧眼中便湿漉漉的,仰着小脸儿,也没示弱,开口便道:“不想。”


        

“哦?”


        

裴绍微微敛眉。


        

妧妧继而接着便斩钉截铁地又道:“非但不想,还想快点跟你散了,你最好是多给我和我们家点钱!”


        

裴绍退了回去,扯唇又是一笑,接着什么都没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1-0823:43:32~2021-11-0923:45: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瑶杳杳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夭夭洛、欧欧欧欧吉裳、37223338、打奥特曼的小怪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ettyysb5瓶;虚室生白3瓶;爸比宝贝baby、沐·Q、窝窝睡着了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