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53章 目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五十三章---目睹


        

母亲提起了这事,妧妧也便就着此事与母亲说了起来。


        

此次回来,她把梅苑床下的一千多两银子带回了一大半,给了自己的娘亲,剩下的她陆续也都会送回来。


        

小姑娘道:“裴绍那日提出可送娘与少煊先行离开京城,女儿倒是觉得开春之后,娘、嬷嬷和少煊先走也是可以的。眼下已出了正月,裴绍说最长四个月,想来到今年六月左右,爹爹也便能出来了。女儿能和爹爹一起走最好,如若不能,便晚一些也无妨。”


        

姜氏问道:“他会放妧妧走么?”


        

妧妧莞尔一笑,拍拍母亲的手。


        

“娘,你放心,他会的。”


        

姜氏道:“可是他承诺过?”


        

妧妧暗道:他承诺与否不重要,反正他也不是个守信之人,即便承诺了,也是说反悔就会反悔。


        

但直觉告诉妧妧,裴绍是会放她走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个期限未必是她父亲出狱那日,怕是会拖到他订婚或是要大婚的时候。


        

所以,她方才想让母亲和弟弟等人先走。


        

因为那般一拖,可能要一年半载也说不定。


        

“没承诺过,但女儿对他有些许了解,娘放心便是。”


        

妧妧又是微微一笑,与母亲言着。


        

实则,她倒是不了解裴绍。


        

但她当初刚给他做外室时,他点破她那日说过,他和她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妧妧理解为,简言之,他二人就是一段风流事,不问将来,只看今朝,是早晚要散的。


        

当晚母女俩聊了很久,但终也没把这先走与否的事定下来。


        

姜氏自是执意要等她与她爹,一家人一起走。


        

最后,也没有什么结果。


        

妧妧返回自己卧房的时候已经过了二更。


        

秀儿一直陪着她。


        

待洗漱好了,上了床榻,准备睡时,小丫鬟与她道:“小姐,苏大人前阵子找到我们家了。”


        

妧妧转过头去,视线定在了丫鬟的脸上。


        

“苏少琅?!”


        

秀儿点头,“是啊!”


        

妧妧略略有些紧张,起了身子,声音压得很低。


        

“他找到了我们家?那,裴绍的那几个小厮和丫鬟看到他了?”


        

秀儿急忙摇头,解释道:


        

“小姐稍安。苏大人是找到了我们家,但并未到家中。那日我正好出去,在池榆巷巷子口附近见到了他,彼时,他正在打听苏家府宅是哪一个。秀儿既是碰上了,便与他在外头说起了话。他说联络不上小姐,秀儿后续也没再去礼部找他,他很是惦念,不知小姐与家人这段时日是否安好,礼部早没了老爷的底案,且换掉了一大批人,以前的旧人也都没人认得,家住池榆巷一事,他打听了很久,方才知道。”


        

妧妧一听,了然。


        

此时,距他求苏少琅救她爹爹已经隔了一个年,怕是有两个半月之久了。


        

因为是裴绍的外室,她也没办法把梅苑的住处告诉给他,便让秀儿与他五六日联络一次。


        

后来发生了她与裴绍决裂那事。


        

一度,妧妧绝望到什么都放弃了。


        

她害怕裴绍不做人,对付她爹,自是不敢顶风再联络苏少琅。


        

唯想等风浪平息一阵子再从长计议。


        

原,她势必还是要找上苏少琅的。


        

但事情的变化出乎她的意料,裴绍竟然又找上了她,甚至后续,给她办了事,她也亲眼看了那翻案文系。


        

她爹爹之事,旁人都是间接,唯裴绍最是直接。


        

只要他能给她爹爹翻案便什么都是次要的。


        

昔日那会,裴绍暴怒,无非就是因为她私见了别的男人,甚至求了别的男人。


        

现在为了她爹爹的案子后续顺利进展,她当然不会再找苏少琅。


        

否则一旦给裴绍知道了,怕是没她好果子吃。


        

但话虽如此。


        

>    若是别的人,她一辈子不见了也无所谓,可苏少琅于她,乃至于她家而言都是极其特殊的。


        

思及此,妧妧问着,“那他可说了汴京那边有无消息,关于他身世之事,可有查明?”


        

秀儿摇头,“苏大人亦提及了此事,说那边儿尚未有什么消息,一旦有消息,他会马上来告诉小姐。”


        

妧妧应了一声,吩咐着,“那,你明日便去一趟礼部,见他一面,与他约定时间,依旧每隔几日,去一趟礼部和他相见,问他成不成。”


        

秀儿答应,但说道:“小姐,苏大人问,自己何时能再见到你?”


        

“我?”


        

妧妧缓缓地眨了眨眼睛,略一思忖,而后坚定地摇头,拒绝了。


        

“不成,我不见他了,你与他说,见你便好。”


        

就三个多月了。


        

妧妧不想有任何意外,不想和裴绍有半分冲突。


        

当日临睡之前,秀儿又与她说了一件事。


        

便是从寺庙回来后,夫人曾晕倒,裴绍请了太医过来之事。


        

妧妧恍然,怪不得她娘气色变好了,旧疾也好了,原来是这样........


        

秀儿小脸儿通红,笑道:“小姐,大人其实好像也挺好的。”


        

妧妧听了她的话后,本有些发了呆,正若有所思,但听得丫鬟这句,回过神儿来,抬眼瞧向了她,与此同时,脸色冷落了下来。


        

“我和你说过,你不要把他想的那么好,也不要记得他的好。”


        

“他有钱有权,地位处在那,那些对我们来说比登天还难的事,在他那里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也不能说明什么。”


        

秀儿立马收回了笑,但脸上的红晕自是不是想收回就能收回的。


        

小丫鬟神色略显慌张,连连称是。


        

妧妧又看了她几眼。


        

她士仆二人同龄,妧妧略大她几个月。


        

而后她摸了摸丫鬟的头,温声道:


        

“待事情结了,我们离开京城稳定下来,我便为你找一门好亲事。”


        

秀儿一听脸色更红了。


        

“小姐!小姐说什么呢,小姐,怎么说起这个了........秀儿,秀儿不要........秀儿还想着呢,离开京城后,就可以,天天在小姐身边儿了。”


        

妧妧笑笑,揉了揉她的头。


        

“早晚要嫁人的。”


        

“小姐........”


        

士仆俩人接着笑语了一会儿,有的没的,也便没说什么要紧的了。


        

终是到了三更,秀儿方才回了房去。


        

层层纱帘落下,屋中只留了一支烛火。


        

妧妧躺在床上,被子盖至胸口,一双雪白娇嫩的玉手交叉放到身前,眼睛缓缓地眨着。


        

裴绍,太容易让女孩子动心了。


        

便是那张脸,就是大部分女子抵抗不住的。


        

如若再加上一些小恩小惠........


        

这可能就是,她娘适才与她聊了那么久,都没有提起他为她找了太医看病的原因吧。


        

既是终究不会有什么结果,她娘当然不会希望她对他动情........


        

第二日,妧妧便被接了回去。


        

前来接她的是寺卿府的小厮孟长青。


        

裴绍公务繁忙,并未来。


        

那孟长青见到她便笑盈盈的,先解释了此事。


        

妧妧听罢什么也没说,毕竟裴绍来不来,她都不在意。


        

小姑娘只是笑笑,由常嬷嬷搀扶着,上了车去。


        

回到梅苑的时候,刚好正午,妧妧吃了午膳,而后洗了个澡。接着再选衣裳穿的时候她竟是挑了一件很显身形,很艳丽的衣裙。


        

而后坐在妆奁前,她也没让丫鬟帮她梳妆,自己打开镜匣,拿出胭脂盒,妆粉、眉笔等,给自己化起了妆来。


        

小姑娘平日里都只是淡扫蛾眉,略施粉黛,素净的很。


        

她本身便肤若凝脂,小脸儿即便不涂不抹也是雪白清透,冰肌玉骨,给人一种很仙气的感觉。


        

此时,她对着妆镜,试着给自己化了化,额头之上还点了个梅花钿。


        

整个一番下来,竟是化出了一副很浓艳的样子,与平日里的自己判若两然。


        

待结了后,她也有些不认识了,对着镜子问了旁边一直在看她的嬷嬷与凤娥冬春三人。


        

“好看么?”


        

殊不知那三人早便看得愣了神儿。


        

却是妧妧转过头去问了第二遍,常嬷嬷三人方才听到。


        

旋即,三人全是笑的。


        

何止是好看!


        

常嬷嬷三人面面相觑,怕是心里头的想法是一样的。


        

这苏小姐真是天生尤物,堪称绝色。


        

她平日里不大化妆,是一种仙气缭绕的感觉,此时浓妆之下,立马便变得妩媚了起来。


        

然,她的这种媚,与那种大俗的媚全然不同,还是带着一股子仙气一般,美与媚色结合,只眼波微转,堪堪回眸一眼,便是百媚丛生,颠倒众生。


        

“美极了!”


        

三人几近是异口同声。


        

妧妧还不大信的模样,转回去自己看了好一会儿,不是很适应,起身便想要去洗了去。


        

嬷嬷三人一见,急忙拦着,笑问:“小姐洗了做什么?真的美极了,大人见了一定很心悦。”


        

妧妧微微停顿一下,看了一眼那说话的丫鬟,仿若好半天才回神儿,而后还是摇了头,笑了笑,柔柔的小声音道着,“去端水吧。”


        

丫鬟拗不过,也便只好去了。


        

然巧之不巧,那清水还未送来,裴绍来了。


        

眼下这时辰,自是和他每日大驾的时间不大一样。


        

但来了便就是来了。


        

如此,妧妧也便不洗了,起身相迎,还是很从容不迫的。


        

br />


        

他慢悠悠地言着,脱下了大氅,丢给丫鬟,露出了一身官服,眼睛一直便没离开过妧妧,微微敛了下眉,接着问道:“怎么这副打扮?”


        

妧妧淡淡地回着,“心血来潮,闲着也是闲着,便就试了试。”


        

裴绍扬了手,丫鬟与嬷嬷躬身都退了去。


        

转眼不时,那男人便一步步朝她慢慢走来,眼中含笑,到了他面前低声道:


        

“我以为我是喜欢长相仙气一点的女人,没想到,是喜欢你。”


        

妧妧抬眸对上了他的视线,听那男人低笑了声,又道:“女为悦己者容,说说,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妧妧被他说的小脸儿一红,直接错过了他,从他身边儿走了,娇娇气气的小嗓音,回道:“不要脸。”


        

他向来都是。


        

她骂他,他不怒反笑。


        

人侧头回眸,笑笑后,转过身来,又朝她走去,有些不可置信地反问,“是么?”


        

无论是语声,还是态度,浸透玩味。


        

不时他又到了她身边儿,立在小姑娘的身后,“你爱我,我也爱你,不是天生一对么?”


        

妧妧红着小脸儿,实在是不想听他胡诌,回过头去,转了话题。


        

“大人这个时辰来干什么?”


        

裴绍垂眸眯着她,沉声道:“本来是想接你出去走走,但现在,改了士意,你穿成这样,我可受不了。”


        

这一句话之后便把她推上了床榻。


        

妧妧发誓,要是知道他这会儿会来,她不会这般打扮。


        

待两次结了,他起身穿衣,立在床榻前,瞅着她。


        

妧妧头发也乱了,衣衫便更不必说,缩在被窝中,娇躯汗湿,瑟瑟发抖,咬住唇,有些不屈地瞪着他。


        

他是不管白天黑夜,全凭兴起。对她,也从来都是很激烈激狂。妧妧有时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那么精力旺盛。


        

那男人唇角噙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待穿好了之后,低身凑过来,捏起了她的小脸儿便又是在她的唇上狠吻了一阵子。


        

r />    妧妧呼吸急促,小手不断地推着他,也打了他两下。


        

半天,他才松开她。


        

他松开了,妧妧泪汪汪地,气不过,又打了他两下。


        

裴绍只是带着些宠溺意味的低笑。


        

最后留了句,“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带你出去。”


        

而后,人便走了。


        

他走后没一会儿,小姑娘便沉沉地入了睡,待再醒来,精神了不少,沐浴过后重新梳妆,向嬷嬷问了裴绍那厢的去处。


        

常嬷嬷摇头,她却是也不知。


        

如此,妧妧便出了门去。


        

此时已经过了正月,天儿不似之前那般严寒。


        

妧妧一路瞧着梅花,逢人便问裴绍所在。


        

然没人知道。


        

她由丫鬟扶着,边走边赏景,不疾不徐的,倒是也颇轻松。


        

但不知走到了何处,突然听到了“噗”的一声,而后是一男人发闷的呻-吟。


        

妧妧恰好转过来,也恰好看得一清二楚。


        

裴绍一身官服,立在那。


        

而他身前角落,他的手下手持匕首,一刀刺死了一个黑衣人。


        

小姑娘何时看过这场景,脸色煞白,一声娇呼,人便要倒了下去。


        

身旁的丫鬟急忙扶住了她。


        

“小姐!小姐!”


        

一切只在一瞬。


        

裴绍微一敛眉,这时才看到是她来了。


        

男人三两步过去,扶住了那柔弱的小姑娘,脸色很沉,极其不耐地朝着后面的手下冷声道:“还不快弄走!”


        

而后便抱住了捂着耳朵,不住哭泣摇头的妧妧,口中哄着。


        

“我给你换宅子,明日就换,嗯?”


        

妧妧闭着眼睛,半丝力气都没了,使劲儿摇头,一句话也不说,吓得一直“呜呜”地哭.........


        

裴绍到底是把人打横抱了起来,抱回了卧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1-1320:55:51~2021-11-1423:49: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55851888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晴好5个;33143996、凉凉万福、打奥特曼的小怪兽、瑶杳杳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樾萻10瓶;一只果哒子3瓶;192瓶;竹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