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57章 中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五十七章----中招


        

妧妧未让秀儿直接见苏少琅, 而是写了一张字条,交代秀儿托一个幼童找时机交给苏少琅。


        

她不能让秀儿和苏少琅见面,裴绍日后若是查起来, 一定会知道。


        

她在第三日的时候把字条给了秀儿,秀儿第四日方才得来机会,做了此事。


        

那幼童将字条成功地给了苏少琅。


        

其上无他,就一句话:“三月二十六, 莫去。”


        

后头也没有署名, 但画了一把锁头。


        

那把锁头也并非他二人共有的长命锁,但妧妧觉得, 苏少琅能明白。


        

苏少琅聪明的很,当然能明白。


        

看到那字条上的字,尤其是那把锁后,他心口“砰”地一下,知道, 这是苏小姐给他传的消息。


        

而那纸上的内容,他,却是根本就不懂。


        

他不知道“三月二十六”怎么?


        

更不知道“莫去”, 又是莫去哪?


        

但苏少琅极为谨慎,看了周围,手中紧攥了那字条, 而后进府后便生火将字条焚烧殆尽。


        

接着, 男人陷入了沉思。


        

既是苏小姐给他传的消息,事情多半与裴绍有关。


        

从这消息的内容上看,怕是裴绍要对他不利?


        

但这段时日, 他与裴绍半丝接触都无。


        

苏少琅仔细地回想了一下, 近来有无什么特别之事。


        

想了许久, 除了前几日,他房中的一双新纳好的鞋子不翼而飞了外,没什么旁的了。


        

但一双鞋子而已,搞不好是掉哪去了,原本苏少琅怎么会在意,可此时一回想,不同了。


        

事情,他姑且先放到了心里。


        

直到翌日,三月二十五的朝宴之上,苏少琅恍然大悟!


        

朝宴


        

武德帝每两个月会与文官、武官各有一次朝宴,此宴大多不议政务,只是消遣。


        

能与皇上共宴的都是正三品以上官员,且这种朝宴,能参与进来的基本都是眼下当朝手握实权的高官。


        

自然,间或也会有几位受重视的后起之秀有幸参与。


        

苏少琅作为新科状元郎,便是那个例外。


        

在座的中书门下,六部九卿,加一起不到二十位官员,自是各个都比他的官职高。


        

席间气氛还是很轻松的。


        

酒过半巡,兵部尚书张显之提起了看戏的话题。


        

武德帝和颜悦色,看起来颇感兴趣,且目光不时就落到了大理寺卿裴绍的身上,与他就着戏曲之事攀谈了几句。


        

那大理寺卿平日里话不多,朝宴上就更是如此,但其人书读的特别多,涉猎很广,学识极丰,便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儿。


        

武德帝非常喜欢其人,俩人每每聊起来,让他人也不难听出,他们私底下便没少聊天。


        

这般说起戏曲,不时,苏少琅包括在座的他人也都听了出来,那裴绍本约了皇上明日出宫看戏。


        

皇上感兴趣的话题,他人自然是都纷纷跟着附和。


        

后来,那大理寺卿便提了议。


        

“不如,一起?”


        

他好像便只是随便说了一句,但又明显不是随意说的,而是在顺着皇上的话,说出了皇上的意思.......


        

他之言,自是正合武德帝心意,这事便就这般定了下来。


        

苏少琅顿时毛骨悚然。


        

事情竟真的照着苏小姐给他的字条提示发展了去........


        

且,若是他原本不知道,决计感觉不出来什么阴谋,但他事先知道了,便分明感觉得到,那大理寺卿虽轻描淡写,话亦是少之又少,但,其操控人心,操控全局,所有人都在被他牵着走!


        

后续,苏少琅断没了任何的心思,只大概知道那兵部尚书张显之提议了一处好地方,地方是户部尚书杨宗怀家的一处颇有名的水榭。


        

当夜返回府上,苏少琅几乎一夜未眠。


        

事情已经明摆着了。


        

倘使没有苏小姐的字条,他绝对会去。


        

倘使没有苏小姐的字条,他怕是永远也看不出那大理寺卿和兵部尚书是一伙的!


        

倘使没有苏小姐的字条,他也绝对看不出,这是一个局!


        

等待他的不知是什么。


        

他也不知道裴绍为何要害他。


        

亦是不知,对方意欲何为,要怎么害他?


        

唯知一点。


        

他觉得,对方的目标应该不仅是他。


        

眼睛看着这是火坑,苏少琅当然不能跳。


        

是以,他听了苏小姐的奉劝,第二日下午,称病未去。


        

他去与不去,实则于皇上而言,是件无所谓之事,只是这般伴驾的机会,按理说是不会有人放弃的........


        

*


        

当天夜里,户部尚书,杨宗怀府邸。


        

书房的门被小厮打开,引入一人。


        

外边乌云密布,瞧着似乎是要下雨。


        

夜空之中,无月无星,极黑,只靠灯笼照光,方得半点亮光。


        

小厮将人引入之后,赶紧闭了书房的门,而后走的远远的。


        

屋中,杨宗怀见人来了,立马起了身。


        

“沈首辅!”


        

那来人立如松柏,身材高大,四十出头,面色深沉肃然,相貌极为俊朗,人正是当朝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正一品高官,内阁首辅——沈韫。


        

杨宗怀面上满是愁云。


        

“怎么办?可,可要连夜运出?”


        

他十分慌张,吓也吓死了。


        

相比之下,沈韫平静从容,负手立在他面前,开口道: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杨大人,看个戏而已。”


        

沈韫一句话后,杨宗怀仿佛被喂了颗定心丸,松了口气。


        

“也是,看个戏而已。”


        

沈韫缓缓应声,接着坐下,与他说起了别的........


        

*


        

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松柳水榭........


        

前来的高官一共十七八位,戏团是京城之中极其有名的,裴绍早早就定下了。


        

晨时,天尚未亮,十几个戏子便已来到了这松柳水榭,由杨宗怀的家奴接待进来,上妆化妆,备演。


        

此处本就是一处看戏的地方,颇奢华。


        

那戏台子建在湖面之上,飞檐宛若一只展翅雄鹰,甚是气派。


        

眼下将近四月,昨夜还下了场春雨,雨后水榭之中桃花艳艳,景色甚美。


        

/>裴绍早在半月前便与武德帝夸赞了城中的一组戏班子,约了皇上有空一起看戏。


        

武德帝许久未出宫了,听完很是动心,惦记在了心里,但政务繁忙,始终未倒出空,却是前六七日方才把日子定了下来。


        

整个一上午,水榭之中忙忙碌碌,那户部尚书杨宗怀调过来二十多个奴仆收拾,确保哪里都擦的发亮。


        

皇上大驾,当真是天大的事儿!


        

到了下午,皇车滚滚而来。


        

陪同伴驾的都是文官。


        

武德帝到时,先进来的是护驾的御林军,可谓将这松柳水榭围了个水泄不通,禁军统领李晋更是将闲杂人等,包括杨宗怀家的下人,全部清了出去。


        

大太监张和忠带着御前的十多个太监将那十几个戏子,无论是身上还是带来的妆盒,亦是所用的道具服饰,统统细细地查了四五遍。


        

是以最后,这偌大的水榭之中,除了御林军外,便是那十七八位高官,御前十多个太监与十多位宫女,及那十几个戏子了。


        

进门之前,裴绍面色深沉,慢悠悠地回眸,向后看了一眼,没见苏少琅。


        

兵部尚书张显之在其后,与他眸光对了一下。


        

俩人没言语,但彼此都在找苏少琅,可谓无须言语。


        

张显之投以目光,其意在说:会来的。


        

裴绍知道他会来。


        

没人不会来,这是他莫大的荣幸和机遇。


        

只要他不是个傻的,就不会错过。


        

是以,他与张显之都未过于担心。


        

众人就位,武德帝被前簇后拥着,坐在正中,其身边儿挨着他的就是裴绍。


        

这般偏爱,别说是别人,就是首辅沈韫也远远不及。


        

裴绍与张显之离得比较远。


        

沈韫从容不迫。


        

东道主吏部尚书杨宗怀一身冷汗。


        

其他人浑然无觉.......


        

戏曲开场.......


        

戏台高高而立,大而宽广,建在水面之上,其下几步台阶之后,竹木铺就水面,绵延向后,水榭楼台,直到岸边。


        

/>


        

明处,戏台之前众高官悠闲听戏,一宫女立在众人之后眼睛快速寻觅,反反复复几遍之后,额上一层汗珠,脸色蓦然煞白,望向前边第一排,圣上身边,那一身官服,伟岸瘦削的男人,不时,恰逢他回过头来与身后的吏部尚书说了两句话。


        

宫女的眼睛立时望向了他求助。


        

裴绍自然是看到了她。


        

且看到了她急切的模样,另,也是转眼之间,他便扫遍了身后所有人,哪里有那苏少琅?!


        

男人的脸色看似无异,但口中缓缓咬上了牙槽。


        

兵部尚书张显之脸色有些没了血色,沉了下去,看出了这场计划的异常。


        

裴绍冷着脸面,不紧不慢,缓缓地起了身去,待行到了那宫女身旁,冷声且低沉地道:“结束。”


        

那宫女接着便快步下了去,待到没人的地方,立马发足狂奔了起来。


        

然待跑到那角落之处,看到岸边几个清晰的脚印之后,身子蓦地打了个觳觫。


        

再返回的时候,她眼睛猩红,与寺卿对上了视线,口型道出,“迟了”二字。


        

裴绍狠狠地攥上了手。


        

当日后续,巡逻的御林军突然发现一隐蔽角落的竹屋前,水上木板被人掀起,而从那掀起的部分可清晰看到水中垂有一巨大宝箱!


        

箱盖被翻开,里头金光闪闪,全是耀眼的金锭!


        

御林军立时报给了禁军统领李晋!


        

李晋当即赶过去,看到后,立马让禁军将箱子打捞了上来。而后随意拿出一锭,翻看其身,其上一行小字赫然是“武德二十一年”,竟是前年幽州进贡,丢失被劫的五十万两黄金!


        

事情揭发,武德帝大怒。


        

那户部尚书连连喊冤,然百口难辩,连夜被打入天牢。


        

裴绍全程一言未发,但待离开之时,首辅沈韫唤了他一声。


        

裴绍回眸,那厢也是一言未发,定睛看了他好一会儿,抬起手来,微微笑了,为他缓缓地连鼓了三下掌。


        

裴绍低笑一声,“首辅大人这是何意?”


        

沈韫笑着回道:“靖国公家向来不站队,不参与党争,且毫无野心,看来你和你爹不怎么像啊!”


        

沈韫说完便连笑了几声,裴绍亦是如此。


        

r />而后俩人,什么都未说。


        

裴绍咬上了后牙槽,紧紧地攥住了手,拳头“咯咯”直响。


        

原,他想做成一场意外,让宫女把苏少琅引去,推入水中,让他发现。


        

不管那厢是有胆子揭发,还是没胆子揭发跑了,后续御林军都必然也会发现。


        

倒时候,水边有着他鞋子的印迹,以及他落水的痕迹,沈韫那的罪,便就由苏少琅来担。


        

后续沈韫会怎么对待苏少琅,和他没关。


        

选中苏少琅,自然,除了他厌恶苏少琅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苏少琅入官场时间最短,最干净,无结党派,跟他走的也很远,断然让人看不出这是一场阴谋。


        

沈韫也断然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然,苏少琅竟然没来!


        

没苏少琅担着,皇上出宫看戏是他引的。


        

地点,是兵部尚书提议的。


        

沈韫那只老狐狸,不看出来这是他搞的阴谋诡计就怪了!


        

裴绍脸色沉的骇人。


        

回去的路上,马车之上,兵部尚书张显之还是十分困惑。


        

“是哪步出了问题?便是生了病,只要不是起不来,苏少琅也断断不会不来,早朝时那厢,明明好好的,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裴绍一言不发,但他知道了。


        

他从来未败,未输,从未被人算计成功过,如今却是万万没想到,竟是败在了一个小姑娘的手里,让她给他算计了!


        

是她,那日午后听到了他与兵部尚书的交谈。


        

是她,那夜主动勾-引他,从他口中套出了秘密。


        

是她,给苏少琅报了信!


        

苏妧妧,她,想死吧!


        

裴绍发狠地咬着牙,直接回了寺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