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65章 绑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五章---绑架


        

常嬷嬷, 凤娥,冬春三人一起送了妧妧。


        

妧妧起先相拒,但她们很真诚, 丫鬟还哭了鼻子。


        

妧妧也便没再推辞。


        

车上只有她和常嬷嬷, 两个丫鬟坐在了外边。


        

一路上, 常嬷嬷对她如故,还是很照顾,但叹息了好几声,为她可惜, 亦是不乏劝她。


        

“姑娘为何这般想不开?就算大人它日迎娶主母进府,姑娘也是第一贵妾。就凭姑娘现在这得宠的架势,主母也得忌惮三分不是。再说大人待姑娘多好啊!还能亏待了姑娘?大人前途无量,来日位居正一品还是什么难事?有大人的庇护,姑娘母家也是一步登天。老奴并非是说姑娘出身不高, 但那些可谓出身高贵的名门小姐,想给大人做妾的亦是大有人在啊!留下,于姑娘而言是个多好的归宿!姑娘就跟着大人不好么?姑娘如果现在改变主意了,大人一定也很欢喜,姑娘便在好好考虑考虑,如何?”


        

妧妧知道常嬷嬷是为她好。


        

但她不用考虑。


        

她早便考虑好了。


        

她不会留下, 即便重选一次, 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若说很久以前,她只是觉得这是一场交易,事情结了,她就是该走, 且巴不得快些走。


        

此时却是因为旁的。


        

妧妧笑了笑, 瞧着很是豁达。


        

“嬷嬷不用为我担心, 人各有志。我喜欢现在这样,自由自在,想去哪去哪,想做什么做什么。”


        

常嬷嬷又是叹息了一声,而后也又劝了她几句。


        

然妧妧去意已决,岂是谁能劝动的?


        

常嬷嬷摇头。


        

她很难过。


        

俩人聊了一路,临别之际,嬷嬷也抹了眼泪。


        

“原本以为能一辈子伺候姑娘,不想,就这么分别了,姑娘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万分保重。”


        

妧妧终也是鼻子酸酸涩涩的,红了眼尾。


        

她笑着点了头。


        

>    马车停到了池榆巷。


        

门刚一打开,她便看到了爹娘。


        

“妧妧.......”


        

“爹爹!”


        

小姑娘本就鼻息酸酸的,此时看到父亲,乳燕投林一般奔将过去,扑进他的怀中,“呜”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喜悦,思念,后怕,委屈,诸多情绪,一股脑的全释放了出去,像个小孩儿似的,肆无忌惮地在父亲的怀里“呜呜”地哭。


        

苏衍拍着女儿的背脊,心中如何能舒服,除了心疼便还是心疼,眼中泪花泛滥,哽咽道:“回来就好,爹的掌上明珠回来就好。”


        

彻底别了常嬷嬷等人,妧妧挽着父亲的手臂,一面还有些抽噎,一面和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回了去。


        

家中,下人自是都极其喜悦,小姐回来了,人人都各种忙碌。


        

她与父母家人足足亲近了一小天儿,旁的什么都不再想,直到晚上回了房中,关起了房门,与秀儿单独在一起时,丫鬟询问,她提及了那男人几句,但也没过多的说什么,很平淡。


        

秀儿道:“小姐回来前,他派人过来告诉家里了。”


        

妧妧应了一声。


        

她猜到了。


        

否则,她原定是四天后回来,父母如何会去提前接她。


        

如若没猜错,他不仅派人告诉了家里,她提前回来了的消息,还派人威逼吓唬了邻居,怕是告诫过她们管住自己的嘴,不许嚼她舌根之类的话。


        

返回之时,她看到了邻居见她都跟老鼠看到猫似的,除了恭敬之外就是惧怕之感,和以前大不相同。


        

思及此,妧妧轻笑了一声。


        

当晚,小姑娘几近一宿没睡。


        

后反劲儿一般,躲在被子里,呜呜地哭。


        

终是惊动了秀儿。


        

秀儿见小姐哭,便也跟着哭。


        

一边哭,一边安抚着她.......


        

“小姐说过了,不要想他的好。那狗官坏的很!小姐忘了,他以前是怎么砸咱们的小摊子,怎么让老爷生病,怎么逼迫小姐的?”


        

秀儿一直在说,一直在骂他。


        

但妧妧始终,一句话都没说。


        

翌日,她睡到了日上三竿方才懒洋洋的起来,而后同秀儿去了集市。


        

本来这日没想出去,还想和爹娘在家中腻腻,但洗过脸后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微微的肿,恰好绣花用的彩线没有了,便临时改了主意。


        

小姑娘戴着面纱,只秀儿一人陪着。


        

俩人也未乘马车,走着去的。


        

在池榆巷附近的针线铺子进出。


        

这般刚刚买完出来,回身还没待走,适才刚刚飞过去的一辆马车停了下来,继而下一瞬,她便看到了里头的人掀开了窗帘唤她。


        

“苏小姐........”


        

人却是苏少琅。


        

苏少琅这般喊停了她之后,快步从车上下了来,来到了她身边。


        

俩人对上了视线。


        

小姑娘昂着头。


        

“苏大人怎么在这儿?”


        

“我正是要去找苏小姐。”


        

这次,她自然没躲苏少琅。


        

俩人就近找了一家茶肆。


        

坐下之后,苏少琅瞧了她几眼,先没说找她做什么,而是急切地问着:“苏小姐和他........”


        

苏少琅很关心她,知道她昨日回了池榆巷,觉察到了一些事情,所以今日急匆匆地便奔了来。


        

妧妧淡笑,“是交易,我爹爹出来了,他也要定亲了,事情便结束了。”


        

“交易........”


        

苏少琅重复着,剑眉微微蹙起,这般一听,心里又很不是滋味了。


        

“原来如此。”


        

但他没继续提下去,只是看了小姑娘好一会儿,而后切断这话题,向她道了谢。


        

“上次之事,多谢苏小姐.......”


        

>


        

“你是我亲哥哥,应该的。”


        

苏少琅听得这“亲哥哥”三个字,鼻息酸了一下,语声更温和了几分,问着,“可给你带来了什么麻烦?”


        

妧妧摇头,还是那般笑着。


        

“没有。”


        

事情过去了,她不想再提了。


        

实则,与裴绍有关的任何事,她都不想再提了。


        

苏少琅应声,“那便好。以后有什么打算?”


        

妧妧没瞒他,“过段日子,会和爹爹娘亲,全家一起离开京城,去江南。”


        

苏少琅一怔,“要走么?”


        

妧妧点头,“嗯,自是要走的。”


        

苏少琅心中又难过了几分。


        

这时,妧妧问道:“苏大人说正要找我?可有事?”


        

苏少琅点头,这才记起自己此来,除了看她以外的第二目的。


        

“是,有事,汴京那边有了些消息。”


        

妧妧一听,很是激动,“有消息了,那.......”


        

苏少琅蹙了眉头,答着,“是,但,那边的邻居却偏生说是看着我出生的,说我是土生土长的汴京人。”


        

妧妧听罢大惊,“这?!怎么可能?”


        

如若他是土生土长的汴京人,便不可能是她亲哥哥了。


        

但就算是长命锁有误,是巧合;名字有误,也是巧合,但他的相貌同她家弟少煊的那几分相似如何解释?


        

所以苏少琅才有着那么一丝的沮丧。


        

他也没想到查完会是这样的结果。


        

昔日,他不过是为了谨慎起见,方才派人去细细查来,实则内心之中,和妧妧一样,已经认定了俩人的亲兄妹关系。


        

哪知.......


        

苏少琅接着道:“我已再度派人过去,想来不久后,便会再有结果。”


        

妧妧小脸儿微微地苍白了几分,缓缓地点头。


        

苏少琅再度注视上了她,语声温和,对她换了称呼。


        

“妧妧不必担心,哥会保护你,不管是什么结果,你这个妹妹,哥都是认的。”


        

妧妧欣慰的一笑,点头,应了声。


        

俩人接着也便没说什么,简单地几句后,便结束了交谈。


        

分开后,妧妧与丫鬟在路上走着。


        

秀儿蹙眉问道:“怎么会这么奇怪?苏大人明显着就是咱们家大少爷,怎么可能是土生土长的汴京人,太奇怪了!难道便连相貌像也是巧合,我是不信。”


        

妧妧没答,没与她说,只是自顾地向前走。


        

小丫鬟还在自顾地说。


        

俩人渐渐地便开始一前一后。


        

这般不一会儿,妧妧就溜了神儿,更不听那丫鬟说话了。


        

然,便是在这时,秀儿突然一声惊呼。


        

妧妧心口猛地一沉,蓦然转过身去,可回头刚看到秀儿被人推倒在地上,自己便被人一把捂住了口。


        

她尚未来得及害怕,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再有意识之时,妧妧发现自己被人关在了一间房屋之中,被堵住了嘴,绑在了凳子上。


        

她大惊,花容失色,挣扎了两下,屋中是亮的,尚是白天,只有她一人。


        

她不知道这是何处,只是瞧着看,此处疑似一个废弃的寺庙。


        

正慌张间,突然听得外头一个男人的声音。


        

“传信儿给裴绍了?”


        

另一个连连道着,“已经传过去了!”


        

“小妾人呢?”


        

“在里头。”


        

这区区几句话,也便足矣说明她是为何被人绑了来。


        

接着,小姑娘也没待多想什么,所在房间的门便被人一脚踢开。


        

而后,她看到了一个男人。


        

妧妧不认得。


        

那男人五十多的样子,大肚便便,很富态的感觉,穿的很好,想来不是个官儿也定是个有钱的主。


        

他起先负手立在那,面色肃然,而后待看到了她,突然微微变了脸色,眼睛又紧紧地盯了盯她,态度略变,人笑了,且让人拿下了她口中的东西,生怕伤了她。


        

“怪不得裴绍会为你砸那么多银子,你这小玩意是天上来的吧!可真是个尤物。”


        

“你要干什么?”


        

妧妧抬了眸,怒视了他。


        

那男人笑了两声,“你这一张口,本侯半边身子都酥麻了。裴绍把你藏得挺深呐,本侯找了半个多月也不知道你是谁?你这么美,既是问了,本侯也不忍心瞒你,便实话告诉你!裴绍害惨了本侯,本侯今天就拿你下手,你等着他来,本侯让他看着,本侯是怎么折磨你的!”


        

妧妧紧紧攥着玉手,心中怕的很,但面上镇静从容。


        

“你高抬我了,我引不来裴绍。我和裴绍已经断了!”


        

“断了?呵,这么美的美人儿断了?你骗鬼呢?”


        

妧妧豪没示弱,“否则你觉得你能找到我,能抓到我?”


        

那老男人笑了两声。


        

妧妧接着便道:“我奉劝你一句,他害了你,你没死,就认栽吧,你得罪他,没什么好果子吃?”


        

“呵!”


        

那男人冷哼一声,“本侯偏要出这口恶气!”


        

妧妧不再说话,红着眼尾,背脊发凉,早已浑身打颤了。


        

大约不到一个时辰,外头传来了动静。


        

从她所被绑的位置透过门,朝外望去正好能看到那寺庙的大门。


        

那门被人推开,屋中那老男人的手下顿时警戒起来,各个手持□□,对准了门口,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裴绍。


        

那厢甚是从容,负手在后,唇边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瞧见被绑的小姑娘和那老男人后,低笑了声,而后敛眉,就一句话。


        

“放了她。”


        

那老男人是承恩侯杜成坤,原是都转运盐使司,从四品同知,前段日子因为官场上的一些事,被裴绍所害,失职被罢,如今没了实权,只空剩个爵位,如此窝囊气,他心中如何能不记恨,所以意欲报复。


        

承恩侯看见人来了还是极为满意的,咬牙切齿地“呵”了一声。


        

“你这小人儿伶牙俐齿的很,还说自己引不来你,这不是来了?!裴绍,这美人儿娇滴滴的,我还真不大忍心糟-蹋,你.......”


        

他那一句“你什么”还没说完,便被裴绍打断了去。


        

那厢温温和和地开了口,“杜成坤,我的女人要是少一根头发,我让你断子绝孙。”


        

他这般说着便拍了几下手。


        

而后门外就进来三个士兵。


        

三个士兵分别扯着三个人来。


        

那三个人中最大的得有二十多岁,最小的不过是个三四岁的小娃娃,中间那个十一二岁,正是杜成坤的三个儿子。


        

裴绍接到威胁的字条,便猜到了是他。


        

他这个人极其擅长洞察人心。


        

每个人什么性子,能干出什么事儿,弱点是什么,怕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不到半个时辰,他的人就分别把承恩侯那正在青楼玩乐的大儿子,私塾读书的二儿子,以及府上的睡觉的小儿子全掳来了!


        

几人一进来便开始聒噪,大的吓得直尿裤子,连连求饶,喊着“爹爹救命”,那两个小的更是“哇哇”地哭。


        

杜成坤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脸色瞬时铁青!


        

他怎能料到裴绍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知道是他绑走了他的小妾,且这么短的时间内能绑来他三个儿子,还竟然连他那只有四岁大的幼童都没放过。


        

简直,简直禽兽不如!


        

“你你!”


        

比狠,承恩侯照裴绍弱的不是一点点。


        

他这“你”的过程之中,裴绍已经拽过了那个最大的,转眼便不知从哪变出了一把银色小刀,在手上把玩了一下,而后突然倏地就划开了他那大儿子的头发,随便削下来一缕,边玩边定睛看着那承恩侯,笑吟吟地敛眉问着。


        

“还能不能生了?我倒时候得找人帮帮你啊!”


        

“你,你!”


        

那杜成坤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你”了两下子后,倒也是个识相的,认了,三个儿子换他一个女人,不值得,二话没说,回身立马划开了绑在妧妧身上的绳子,放了人。


        

小姑娘顷刻间被解了束缚,而后便起了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了那房间,走了出来,继而朝着寺庙的门口走去。


        

她一被放,裴绍的视线便就落到了她的身上。


        

落到她身上的那一刻,立马便变得柔和了,便是语声也变了。


        

她走到他的面前。


        

他温声问着,“娇娇,没事吧。”


        

但小姑娘没答,甚至看都未看他一眼,很平静的直接错过了他,出了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