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68章 太子(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六十八章---太子(下)


        

下午阳光有些刺眼, 妧妧很是聚精会神,但画着画着被阳光晃得便有些眼睛不大舒服。


        

她揉了揉,而后起身,走了走, 来到了池塘旁, 蹲下去看里头的小金鱼。


        

小姑娘面容恬静, 唇边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心中也很平静, 拿着鱼食,丢下去一点点, 看着鱼儿们集中而来.......


        

这般瞧了一会儿她抬头望向池塘来路, 等长公主回来。


        

适才俩人一起在这池塘边儿画荷花来着, 但宫中来了人,且好像是皇上身边儿的人。


        

长公主被叫走,此处便空余了妧妧。


        

侍女皆在远处候着。


        

池塘边儿铺就着五彩斑斓的小石子,各个精致小巧,妧妧脚下踩着那些小碎石,如此蹲着蹲着, 突然秀眉微微蹙起,口中轻-吟一声,有些窘迫,却是小脚被硌了一下, 好像有石子进了绣鞋之中。


        

妧妧慢慢地站了起来,美目流眄, 缓缓左右瞧着, 四处人还是颇多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总不能在外头当众脱鞋子。


        

小姑娘起身一点点走着, 还是保持着一贯的优雅, 不时眼睛便瞄到了一处好地方,朝着花丛旁边的一颗柳树而去。


        

那柳树身前一臂之内是花丛,可避身。


        

身后的树木虽不是多粗壮,但她纤细,其也可几近遮住她的身子,且背身谁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这般想着,妧妧便小心翼翼地过了去,但脚越来越疼。


        

此时已进入夏日,天儿一天天的暖了,热了。


        

她的鞋子和小袜都日渐薄了去。


        

小姑娘细皮嫩肉的,入鞋子的石子尖了一些,便刺破了她的小袜,伤了玉足。


        

她到了那柳树旁,蹲下脱掉鞋子,倒出石子,再一看自己的脚,果然是流了血。


        

妧妧心中叫惨,纤细的玉指脱去袜子,而后用帕子按住了被刺破皮流血了的地方,缓缓地舒了口气,暗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没想到这般刚想完,身后远处,遥遥的竟是传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妧妧的小心脏顿时一颤,脸色都白了去。


        

/>怎么这般倒霉?


        

如此,便赶紧欲要去穿袜穿鞋,然奈何脚上的血还没大止住。


        

一时之间,小姑娘慌张不已。


        

这边正窘着,那边儿最怕的事来了。


        

那男子与侍女发现了她。


        

男人起先脚步缓缓,慢慢渐进,而后明显是止住,再接着便是对方的声音。


        

“这位姑娘?可需要帮忙?”


        

声音很温和。


        

妧妧窘的头上都流下了汗来。


        

她知道,此时自己躲在此,从树后只能看到一个衣服一角,不知道的怕是还得以为她是哪不舒服,要晕?


        

慌乱间,她也是立马便答了话。


        

“没事,小女子不小心弄脏了鞋袜,正在收拾,多谢阁下关心,不,不要过来。”


        

那男子起先很从容不迫,但听她张口后微微一怔,竟是愣了一下。


        

这声音.......


        

但旋即,他自是感觉出了对方的慌乱,答了话。


        

“姑娘放心,在下不会过去。”


        

这时,那男子身旁的侍女认出了是她,唤道:“苏小姐?”


        

妧妧应了声。


        

“是。”


        

侍女道:“奴婢帮帮苏小姐可好?”


        

妧妧没拒绝。


        

侍女过来之时,见小姑娘的小脸儿已经红了个透。


        

这时没多久,但听那边儿有人唤了那男人。


        

“殿下......”


        

那男人沉声应了声,而后仿若又过了好一会儿,妧妧方才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


        

小姑娘都傻了,抬头目光询视着那侍女,声音很小,几近是哑语,问着,“殿下?”


        

那侍女这会子已经帮她弄好了鞋袜,抬头笑着应声,“回苏小姐,是太子殿下。”


        

妧妧更是怔住,心口狂跳。


        

天潢贵胄,她原是一个八品小官的女儿,自然听到是要吓一跳的。


        

毕竟便是那些大官家的女儿,听到也不能心中毫无波澜便是了。


        

但转念之后,她又平静了。


        

是啊,这里是长公主府。


        

r />凡是来客,哪有身份低的,在此碰上王侯将相太正常了,尤其是太子王爷公主之类。


        

长公主,是他们的姑姑啊!


        

*


        

适才那男人确是当朝太子,兰贵妃之子,华熙公主的亲哥哥——魏璟卿。


        

他此番来长公主府上,所为无他,不过是前些日子在宫中与姑姑碰面,谈到了一幅名画,今日来同姑姑一同品画罢了。


        

但来的不巧,姑姑正在见客,说是客倒也不算,可却是个不可忽视的重要之人,父皇身边的近侍,徐公公。


        

魏璟卿自然避嫌,走的很远,等待的这过程之中想起姑姑府上的这荷花塘,便叫人引路带他过来看了看,杀时间,不料却碰到了个小姑娘......


        

原碰到了个姑娘倒也没什么。


        

长公主为人善交,且平易近人,人缘极好,不论是公主皇子,亦或是京城之中的名门闺秀,很多大臣家的千金,都和长公主特别合得来,不乏时而被她邀请到府中做客。


        

但这小姑娘的声音.......


        

魏璟卿边走边想着。


        

姓苏.......


        

他一时之间没有想到当朝哪位大臣姓苏。


        

倒是知道长公主养大的义弟,去年的新科状元郎苏少琅姓苏,但那小姑娘应该怎么也得有十四五了。


        

魏璟卿这般想着的过程之中到了姑姑的会客堂,进来,便看到了姑姑一如既往的和善模样。


        

俩人还是颇亲的。


        

魏璟卿自是没问徐公公来干什么,便是连提及都未,与姑姑只是谈笑风生,聊那副名画,但聊着聊着,自是找机会问了那荷花园中的小姑娘。


        

咏阳笑道:“她呀,是少琅的妹妹,很可爱,本宫当做了自家妹妹,璟卿看到了,生的特别美,今年刚满十七岁,本宫前几日还在和少琅说着,该为她寻一门好亲事了。”


        

魏璟卿了然,笑了笑,当即也便不再与姑姑再说那画之事了。


        

“侄儿未见其人,适才,她躲在了树后,说是不小心弄脏了鞋袜。”


        

咏阳一听,“哦?是么?侍女怎地这般不小心,未照顾周全,也没来跟本宫说一声。”


        

她如此话音刚落,门外便来了人禀报,却是那小姑娘托侍女代拜,言着改日再来,人回去了。


        

咏阳了然,摇头笑了笑,“妧妧这小姑娘,怕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还是生。”


        

她话音刚落,魏璟卿心口微微一颤,神情上瞧着很是紧张。


        

“姑姑说她叫什么?”


        

长公主回着,“妧妧,她叫苏妧妧,怎么,璟卿认得她?”


        

魏璟卿闭了下眸,展颜,突然仿若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笑出了声来。


        

他怕是不仅认得她!


        

*


        

魏璟卿当日离了长公主府后,特别高兴。


        

而后他哪也没去,直接返回了太子府。


        

太子府上下,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今年二十有二,但尚未娶妻,是为了什么?


        

怕是他近身之人都在他的房中看过一副画像。


        

那画中女子十四五岁的模样,宛若仙女,萦萦绕绕地出现在他梦中两年。


        

两年来,他派了多少人去江南找她,都未能找到!


        

原来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竟然是个土生土长的京城姑娘。


        

是的,魏璟卿认得这个叫妧妧的姑娘。


        

他永远也不会忘了她的声音。


        

此时,名字加声音,魏璟卿确定,此妧妧就是彼妧妧。


        

早在两年半之前。


        

他曾奉父皇之命下过一次江南办事。


        

一次偶然,在一个小镇的水池边看到过一位姑娘。


        

那姑娘罗衣飘飘,轻裾随风,肌如白雪,笑如花魇,一双美目勾魂摄魄,秋波流动蕴情意,且娇且媚,仿若瑶池仙子,让人一眼,便终身难忘。


        

彼时她一个人带着弟弟在水边儿嬉戏,不慎踩到了水里。


        

她弟弟名唤少煊,好似也就能有五岁,自是没拽住她。


        

小姑娘差一点儿便跌到了水中。


        

虽说水池不深,但如此一个绝色美人变作落汤鸡,回去一路怕是也要成为笑话了。


        

魏璟卿拽住了她。


        

那小姑娘被他拽住了手,与他目光交涉之际,瞬时小脸儿灼若芙蕖,慌得仿佛宁可变作落汤鸡,第一反应,竟是要甩开他。


        

魏璟卿笑了一下,而后微一用力,少女不仅上了岸,也入了他怀。


        

但自然,俩人只沾上一瞬。


        

她便仿若他浑身有刺扎到了她一般地往外跑。


        

而后,瞧着倒也是个读过圣贤书,知书达理的姑娘,有礼地道了谢,再接着,领着弟弟“落荒而逃”.......


        

行走之间,魏璟卿听得清清楚楚,那小姑娘软糯的小嗓子,颤声交代弟弟,“少煊不能和任何人说,记住了么!”


        

小不点奶声奶气地答应。


        

魏璟卿更是笑了。


        

至于她的名字,魏璟卿是听到了远处的一个妇人那般唤了她。


        

那天他有急事在身,只是目送了她一段路程。


        

这附近便就那几户人家,很好寻。


        

但他万万没想到,三日后,他忙完事情,带着人再来之时,却是根本就找不到那小姑娘了。


        

街坊邻居所言,那宅子是暂租的,这户人家,一儿一女,一对夫妇,带着几个下人,好似是出来玩儿的。


        

家中条件不错,老爷似是个小官儿,但不知名字,甚至姓氏都不知道,在此不过是停留了五日而已。


        

魏璟卿不悦了,觉得甚是遗憾。


        

但起初,他也只是觉得有些遗憾而已,却未曾想到,那日阴差阳错,只区区几眼,他,竟是荒唐的,两年多都不能忘记,只能靠画她,排解相思。


        

魏璟卿回了太子府后,便把画过的那小姑娘的画像统统拿了出来,挨张的看了一遍,而后当日便吩咐了人注意起长公主的住处,如果那小姑娘再去,便立刻来禀他。


        

接着第一天,第二天无果,到了第三日,消息终于来了。


        

魏璟卿直接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