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72章 离京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七十二章----离京城


        

魏璟卿自从那日唐突了后, 想着隔一日或两日再去与那小姑娘碰面。


        

但没想到这一隔,便见不到了。


        

他后续五日里去了长公主府上两次,第一次没见到妧妧, 倒也没好意思问姑姑。


        

回来后自己打听,没打听出什么, 只知道前一日,她好似不舒服了。


        

魏璟卿当然想去看望, 但他不能去。


        

俩人连朋友都不算,他以什么身份去?


        

这般打听了一番,知道人无碍,倒也姑且放了心。


        

第二次, 他再去长公主府便问了姑姑,然后得知人却是没时候能再来了。


        

魏璟卿颇为失落, 最后, 终是煎熬到了第五日, 还是决定去趟池榆巷。


        

他来这日妧妧正在房中刺绣,听丫鬟一报有人来了,妧妧第一反应都未听是谁, 直接便是“不见”两个字。


        

但那丫鬟认识裴绍,急忙道:“不是大人。”


        

如此, 妧妧方才抬起头来, 丫鬟接着道:“他说他叫魏璟卿。”


        

小姑娘手中的绣花针差点没扎到手。


        

秀儿也是震惊了。


        

俩人一起看向了那来报的丫鬟。


        

丫鬟如何不是一脸的懵, 京城之中, 大户人家的丫鬟,很多都是知道太子名讳的。


        

这人的名字........


        

接着主子的反应, 也证明了其就是太子爷本人!


        

妧妧放下手中的东西, 极是好奇, 告诉了丫鬟把人请去会客堂。


        

因为就要离京了,父母今日一起出去办了些事,恰好不在家。


        

是以,妧妧是独自一人接见的魏璟卿。


        

他来她家,她当然很意外。


        

她与他脚前脚后,去了会客堂屋接见,命人煮了茶。


        

小姑娘抬步跨进来之时,那男人正负手背身立在墙边儿看画。


        

妧妧缓缓下拜,“殿下.......”


        

魏璟卿转过头来,心口微微一荡,终于看到了心心念着的小姑娘,而后便展了颜。


        

“苏小姐免礼。”


        

妧妧站直,看向他,也请他入了座。


        

不一会儿丫鬟上了茶来。


        

妧妧问着,“不知殿下找民女所为何事.......”


        

魏璟卿笑了声,理由他自是早就想好了。


        

“孤今日前来,却是有事想求苏小姐帮忙。”


        

妧妧微怔,“民女不才,不知有何事能帮得上殿下?”


        

魏璟卿很温和,且一直面带笑意。


        

“苏小姐谦虚了。那日在长公主的荷花园中,孤不巧见了苏小姐所绘的荷花.........苏小姐的画技很是精湛!”


        

妧妧莞尔一笑。


        

“殿下高赞了,民女三脚猫的功夫,只是胆子大,不怕丑........”


        

魏璟卿笑出了声。


        

“苏小姐还真是愈发的谦恭了,并非孤有意夸赞,所言确是事实,便是宫里的很多画师,也未必赶得上苏小姐。”


        

“真的么?”


        

妧妧被他说的心花怒放。


        

以前倒是有先生说过她天赋异禀,但妧妧没怎么见过世面,却是不知自己到底如何?


        

魏璟卿温和地点头。


        

他说的不假。


        

虽区区两次接触,但这小姑娘谈吐文雅,身上有一股很浓的书香气息,亦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啻为一位才女,绝不比京城之中那些颇具名气的所谓的才女差,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男人接着便说了他想好的理由。


        

“孤去年在天山之上有幸得见一次雪莲盛开,回来之后着了很多位画师帮孤画一幅画,却至今没有令孤满意的,昨日又忆起此事,想起苏小姐那日所绘莲花,孤到觉得有几分意思,不知,孤能不能求苏小姐一试?”


        

妧妧一听了然,原来他是想让她帮画画。


        

旁的忙妧妧或许还胜任不了,但若说画画,她倒是有几分信心,且十分喜欢。


        

是以小姑娘微微一笑,又是谦虚了几句之后,便答应了。


        

魏璟卿知道她会答应,接着便念了首诗,将自己所见之景告诉给了她。


        

/>


        

这日登门相见,魏璟卿大概停留了不到半个时辰,与她约定了六日后,亲来取画。


        

小姑娘笑吟吟地答应了。


        

魏璟卿也便走了。


        

*


        

妧妧七日之内只见了魏璟卿一个外人。


        

至于裴绍,她是断断不见了。


        

这日是第九日,府宅中该收拾的也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


        

家中父母,弟弟,嬷嬷,秀儿加之六七个丫鬟以及三四个小厮,一共十五六人,共雇了六两马车。


        

主子用三辆,下人三辆。


        

护送的人并非雇佣而来,是苏少琅亲派的,一共二十多个。


        

翌日一早一家人就要启程了。


        

这第九日便是妧妧在京城,在苏家呆的最后一日了。


        

早上起来,她与秀儿及弟弟漫步徜徉,将这府宅逛了一遍,毕竟住了十几年了,感情很深。


        

几人都是笑盈盈的,即便皆不自禁地叨念着过去,回想点滴,也都是颇开怀的。


        

这一日下午妧妧出了门,去了长公主府上,所为两件事。


        

两日后是她与魏璟卿约定的见面时间。


        

那副天山雪莲她已经照着他所述,早便画好了。


        

她给了长公主,劳烦她代转魏璟卿。


        

另一件事,便是和长公主道别。


        

咏阳叹息,很是舍不得妧妧。


        

相处时间虽不甚长,大概还不到一个月,但妧妧也甚喜欢咏阳,把她当大做姐姐,与之在一起很是舒服。


        

俩人话别,彼此都入了心,皆是抹了眼泪。


        

妧妧去意已决,自不是谁能劝动的。


        

咏阳虽也挽留,但也是无用。


        

当夜,便是那最后一夜。


        

妧妧又拿出了小盒中,珍存的那些时日,船上裴绍与她一起写的字,给她画的画,为她写的诗........


        

自和裴绍断了后,她从未再看过这些东西。


        

但昔日在船上,返回的路上,她几乎日日都看,着魔了一般。


        

此时,妧妧借着烛光,瞧着瞧着,唇角上泛起一抹自嘲的冷笑。


        

后续,她将那小盒从要带走之物中拿出,留了下。


        

翌日一早,全家喜洋洋的。


        

此时时至六月,树木葱茏翠绿,阳光明媚。


        

池榆巷苏家府宅门口停着马车。


        

丫鬟小厮忙忙碌碌,正在搬着东西。


        

苏少琅来的很早。


        

妧妧和秀儿也出来送了一趟东西。


        

她有些陶瓷类的小宝贝怕摔怕碰,怕丫鬟忙碌给弄坏了,是以亲自来送。


        

俩人出来后,放到了她将乘坐的马车之中,这般将将放完,秀儿突然扯了扯她的衣袖,唤了她一声。


        

“小姐.......”


        

小姑娘转过头去看她,而后便见她眼神示意了方向。


        

妧妧望将过去,看到了巷子口处,停着一辆颇华贵的马车,车旁有兵,其下一男人身姿颀长,俊美无俦,立在车旁,正朝这边望着,却是裴绍。


        

这是他来的第四次。


        

俩人遥遥的视线对了上,那厢面色冷沉,抬臂朝她勾了勾手,却是让她过去之意。


        

妧妧自是没过去,转身就走了。


        

她回来后,没一会儿便有小厮过了来。


        

“小姐,裴大人请小姐出去一下......”


        

妧妧冷着脸,让他下去了,自己还是没动。


        

而后,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小厮再度过来禀了一次。


        

“小姐,裴大人........”


        

这小厮是往昔他给她家买的,瞧着样子极其为难。


        

但妧妧还是没见。


        

接着,亦是一盏茶之后,人又来了.......


        

“小姐........”


        

秀儿一直在妧妧一旁,忍不住想要说话劝一句,但揉了揉手,没敢张嘴。


        

小姐这个人很执拗。


        

有些时候她一旦认定的事,不是谁能劝动的,要她自己想明白了后,转变才行。


        

此时如若她劝了,怕是反而适得其反。


        

秀儿还是颇了解小姐性子的。


        

而后不时,小厮第四次过来。


        

今日,那男人显然和前边几日不一样。


        

前边三日,他没让人这般。


        

小厮只报了一次。


        

她不见,他就走了。


        

终是小厮来报的第五次,小姑娘没立时撵人,许久没说话。


        

再之后好久她起了身,也没吩咐什么,出了门去。


        

她出了府宅,朝着巷子口走着。


        

那男人和适才她第一次出来时一样,一直立在了马车之下。


        

这般见她过来,渐渐的近了,他终于动了身子,上了马车去。


        

妧妧刚走到,士兵便给她开了门。


        

小姑娘也上了去,与他相对而坐,是对方开的口。


        

那男人第一句话便是,“我不是觉得你妨碍到了我成亲,也不是觉得你是我的污点,更不是想在谁心中留下什么印象,都不是,娇娇。”


        

他语声很温和。


        

但妧妧上来就别过了目光去。


        

她真的是一句话都不想听他说。


        

他起先阻碍了她和他哥相认是事实。


        

不想让她在京城有依靠是事实。


        

逼迫她快点滚也是事实。


        

他还解释什么?


        

“裴绍,别说了,我成全你了,我今天就走,我不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想,只想和你再也别见了!你也别再来招惹我,我怎样想,你也完全不用在意,从此你我便一别两宽,井水不犯河水了,可好?”


        

那男人面色冷淡,态度疏离,没回答。


        

妧妧接着垂眸看到了,他坐位旁边,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披风下露出了一张红色的,类似纸张之物,冷笑了一声,继而眸中露出几分妩媚。


        

“你该不会是给我送喜帖来的吧?”


        

裴绍好似这时方才发觉自己所藏之物露了出来。


        

他神色间好像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慌乱,但转瞬即逝,修长的手不疾不徐地将那红色的纸张推回了衣下。


        

妧妧道:“可惜我今日就走了,去不上的,不过,寺卿府,你的床下应该还有我的几百两银子吧,那天我走的急,忘拿了,便算是给你的份子吧,反正,呵,都是你的钱.......”


        

小姑娘说完这话之后便起了身,开了门。


        

下去之前,她回眸莞尔一笑。


        

“对了,谢谢你的钱。”


        

“裴大人,永别。”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秀儿一直在府门前等小姐,时而便朝着巷子口望望,待终于见小姐下车了,她赶紧迎过去,眼睛一直小心翼翼地去瞄小姐的脸色,怕极了她再难过。


        

但见人面色平平静静的,近时还指挥了搬东西的丫鬟们几句话,甚至还和其中一个和她说了什么的丫鬟笑了一下,瞧着没有任何异常。


        

秀儿放了心。


        

小姐跨步进了府上,秀儿又朝着那巷子口的马车望去,见其不时,也缓缓地动了,终是离开........


        

大概巳时,妧妧一家方才出发。


        

临行之际,亦是万万没想到,长公主咏阳竟是赶了过来相送。


        

长公主驾到,整个池榆巷都生了光辉一般。


        

百姓匍匐在地。


        

先不说街坊邻里之间,早在许久之前便被裴绍的人警告过,管好自己的嘴,不许对苏小姐说三道四,后来又听说那去年的新科状元,如今当朝的礼部侍郎是人家昔年走失的亲儿子,众人就更闭了嘴,巴结奉承讨好尚且来不及,哪里有人敢说什么不好听的。


        

妧妧一家这般离京,也算是风风光光的。


        

父母同车,妧妧与秀儿一起,赵嬷嬷照顾少煊,与他一起,其它仆人分坐另外三辆马车。


        

长公主与苏少琅足足将她们送出了城。


        

妧妧从窗口望着哥哥俩人,不住地和他们挥手告别.......


        

她的新生开始........


        

*


        

苏少琅今日心情很低落。


        

长公主也不甚开心,安慰了义弟,叫了少琅过去同她一起用了膳。


        

待晚会儿少琅走后,长公主扶着额头,揉了揉太阳穴。


        

今日哭的头疼。


        

她早早地便沐浴睡了,但净室出来之时,看到了妧妧托她交给太子魏璟卿的画,唤了侍女过来。


        

“把这个送去太子府,便说是苏小姐让本宫转交给太子的。”


        

侍女躬身应声,而后即刻便去了。


        

她到太子府之时,恰逢太子并不在府上。


        

侍女便将那副“天山雪莲”的画,交给了太子爷的太监双德。


        

双德道:“太后娘娘这两天不太舒服,殿下进宫两日了,待回来,我便转交给爷。”


        

侍女应声,“有劳公公了。”


        

魏璟卿是第二日上午回来的。


        

这日,他很心悦。


        

因为六日期限一到,他便又有理由去见那小姑娘了。


        

然人刚一到府,却万万没想到太监交给了他一幅画,说是长公主派人送来,苏小姐离京了,让长公主代交给他。


        

魏璟卿的心猛然一沉,打开了那幅画后,果见其上是俩人约定的那朵天山雪莲。


        

画中莲花傲然在雪中,仿若仙境一般,惟妙惟肖,实乃神来之笔。


        

但魏璟卿醉翁之意不在酒,本也不是为了画,眼下,便是这画再好,他也断没心情欣赏,拽过那太监,问了个究竟。


        

“什么叫苏小姐离京了?”


        

然双德哪里知道,只是重复着长公主侍女的话。


        

魏璟卿脸色煞白,心中翻滚不已,接着便推开了太监,出了府去。


        

他没去找长公主,直奔池榆巷,然到了后,只见那苏家府宅已经上了锁。


        

他的小姑娘,早已人去楼空.......


        

魏璟卿情绪从未如此失控过。


        

他拽过一个路过的邻居便问了起来,但陆续问了三四个,他人却也只知苏家一家子是昨日上午巳时离京的,至于去哪,却是没人知晓,为什么要走,就更没人知道了。


        

魏璟卿接着便跑去了姑姑府上,长公主恰恰不在,但他从侍女的口中探知了“江南”二字。


        

魏璟卿没等姑姑回来,亦是没去找苏少琅询问具体之事,而是吩咐了自己的太监双德备马,顺着江南方向,直接追出了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