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76章 他卑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七十六章----他卑微


        

魏璟卿从苏府出来, 上了马车,直奔皇宫。


        

他的暗卫九鹰奉他之命正在车中等待。


        

太子一现身,坐到了他的对面, 九鹰恭敬地颔首。


        

魏璟卿问道:“知道是谁的人了?”


        

九鹰低声回道:“对方狡猾的很, 属下尚不能百分百地确定,但却有了几分猜测。”


        

魏璟卿的眸光晦暗不明,几近哑声,“是谁?”


        

九鹰语声更低了去。


        

“裴绍。”


        

魏璟卿闻言眸光骤变,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


        

“裴——绍?!”


        

九鹰应声。


        

魏璟卿靠回了椅背上, 眼睛慢慢转动。


        

许久,心中明了。


        

是了, 是他。


        

那便一切都对了上。


        

去年深秋, 靖-国公家世子裴绍在京城之中传出了一则花色传闻,便是他养了一个外室小妾, 且曾为那个小妾一掷千金, 此事在京城之中一度被传的沸沸扬扬, 怕是足足得有一个秋。


        

她父亲的案子是裴绍翻的。


        

裴绍亦是刚和他妹妹华熙公主订婚不久。


        

所以,他二人断了。


        

她方才要离京........


        

魏璟卿缓缓地攥上了手。


        

大体参透了, 他们之间可能是场交易。


        

魏璟卿很痛心。


        

如若他早一步找到她,便就没有这么一回事了.......


        

提及裴绍, 魏璟卿对他的心绪还蛮复杂。


        

他二人不熟,可谓一点都不熟。


        

靖-国公家不站队,和哪个皇子走的都不近。


        

是以,他并非自己人。


        

自然, 也不是敌人。


        

说是心绪复杂, 源于他的相貌。


        

因为是沐皇后胞妹的儿子, 裴绍像极了十五年前, 年长他两岁,彼时只有九岁的——他葬身火海的嫡出兄长——皇太子——魏璟承。


        

兄长谦和有礼,温润如玉,对他极好。


        

他与兄长自幼一起长大,兄长教他读书写字,骑马练武。


        

他的射技,便是他七岁那年,兄长手把手亲教他的。


        

小时候,俩人的感情不浅。


        

裴绍是他兄长的表弟。


        

此番知道那男人竟是裴绍,魏璟卿当真是没想到,但心底怒意未减反盛。


        

唯庆幸,他金屋藏娇,藏了她,未让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乃至名字,还算是护了她的名声。


        

否则,即便他是兄长的表弟,魏璟卿也断不会就这么放过了他!


        

听后,魏璟卿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吩咐暗卫派人去池榆巷。


        

大约半个时辰后,魏璟卿入了皇宫,直奔父皇寝宫,而后便是长跪不起,将钟情于礼部侍郎之妹,两年前江南一遇,对其一见倾心,再难相忘,到后续千寻万找无果,如今意外失而复得,重逢的前因后果,尽数交代于父皇,请求父皇成全赐婚.........


        

武德帝听后朗声大笑。


        

他这儿子原不是这样的。


        

恰恰相反,对于女人颇为冷淡,婚事亦是半分心思都不上。


        

太后与兰贵妃一直在为他寻觅合适太子妃的人选,但无论是哪家的高门贵女,如何才色双绝的女子,他都不愿娶,甚至不屑一顾,原来早已心有所属。


        

一见倾心,再难相忘,此番此景倒是让武德帝梦回曾经,想起昔年的自己........


        

推己及人,儿子一片诚心,他很感动。


        

武德帝缓缓地起了身。


        

“苏少琅官至四品,虽乃新科状元,但无功无勋,其妹远够不得太子妃一位,但念在我儿一片赤诚,真心难能可贵,父皇自是不忍相拒。既是你执意想娶,你二人亦是两情相悦,父皇怎会拆散,自会成全于你,起来吧,回去等待圣旨.......”


        

“父皇!!”


        

魏璟卿心潮澎湃,难以言表,此时唯哽咽着连连叩谢圣恩.........


        

*


        

自然,他这边儿刚刚求完,兰贵妃处便得了这惊天消息!


        

“荒唐!”


        

翊坤宫中,兰贵妃一身华服,拍案猝然站起。


        

她娇面含怒,立马唤人把儿子叫了来!


        

不时,魏璟卿便来了母妃寝宫。


        

进来之时神采飞扬,自是极喜。


        

但兰贵妃恰恰相反。


        

“皇儿真是疯了!”


        

她乃皇贵妃,协理六宫,位同副后,生的极艳极美,衣着华丽,风情万种,便是声音都透着一股子至极的妩媚。


        

“苏少琅仅正四品,还是去年新上任的,原父亲不过是个八品官的家世,这和寒门出身有何差别?他的妹妹,这便想做太子妃? 皇儿是怎么想的?”


        

母妃的反应,魏璟卿没半丝意外。


        

她此番就算不叫人去唤他,他自是也会来和她解释。


        

魏璟卿很有耐心,给母妃敬了茶,而后笑笑,缓缓地道:


        

“母妃勿急稍安,儿臣知道苏氏出身不高,但儿臣是真心爱她,此为其一。其二,一个出身不高的女子做太子妃没有什么不好。母妃比儿臣更了解父皇。父皇为何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他其人,疑心极重,此时正值盛年,最忌讳什么,母妃比儿臣清楚。苏少琅虽只官居正四品,但儿臣以为他之妹为太子妃恰恰正好。身份不高也不低,儿臣娶其妹为妻,不是间接地在向父皇表心态?就算不娶她,父皇能让儿臣娶一个家中大权在握的女子?何况,其三,苏氏现在看来出身是不高,但其兄没前途?儿臣娶其妹自然而然地便拉了苏少琅站在了儿臣这边,亦是顺理成章的得了长公主一方势力的支持。此便一面等同于是埋了一颗必然会长为参天大树的种子,另一面一举三得。便是待来日儿臣登基,苏氏为后,外戚势力也不至于过大,是以,儿臣娶苏氏,百利而无一害,母妃何不就成全了儿臣?”


        

“谬论!”


        

/>  兰贵妃岂是那么好骗的!


        

他就是在说服她接受苏氏!


        

“你父皇疑心重,本宫知道,娶不了大权在握的本宫也知道,但那些簪缨世贵之家里的哪个女子不比她强,苏氏出身低是事实。埋下种子,等着她家长大?!你还真是头晕的不轻!你凭什么等她家长大!她家怎么长大?还不是得依附于你,没有你,苏少琅十年后能升到从三品都算他有本事,他家用什么长成参天大树?你就是被迷昏了头了!


        

魏璟卿又笑了笑,声音压低了些,“母妃心中也知道,儿臣已为储君,有舅舅与沈首辅相护足矣,无需指望太子妃一家,娶什么家世的又有什么关系,儿臣念她多年,是真心爱她,母妃何不成全了儿臣?”


        

兰贵妃怒视于他!


        

“真是荒唐至极!”


        

魏璟卿依旧耐心极好,脸上还尽是笑意。


        

“母妃放心,苏氏绝不是空有一副美貌。其才色双绝,儿臣敢说京城的贵女之中无人能及她,她担得起太子妃之位,儿臣明日带她入宫,母妃瞧了便知,定也喜欢极了她,父皇那边,赐婚之事,母妃务必要多多促成.......最好是明日便能下旨,此便算儿臣求母妃了......”


        

兰贵妃便差一点没被他气死!


        

*


        

魏璟卿将近黄昏方才出宫。


        

离宫之后,手下前来,他问的第一件事便是池榆巷的事。


        

手下道:“百姓的口径竟是异常一致,都说苏小姐以前不常在家是因为给一户人家的小孩做了一阵子琴师。”


        

魏璟卿还挺震惊,“贿赂亦是没人说旁的?”


        

手下点头,“是,给了钱也是这般说辞,没有半分诋毁,全是夸赞的。”


        

魏璟卿虽然觉得有些奇怪,邻里之间竟然都没人知道?


        

但终归是好事,这般一听也放心了些,吩咐道:“监视一段时日,如发现有长舌乱说者,杀无赦。”


        

手下领命,退去。


        

一下午,他将该办的事都办完,心中唯惦念一事。


        

而后,他未回府,直接去了苏少琅府上见那小姑娘。


        

夕阳西下,俩人花园中漫步。


        

男人温和地道:“妧妧放心,一切都好,若没料错,明日妧妧见过母妃,最晚后日圣旨便会到来。”


        

小姑娘只听,听他说完之后缓缓转头,扬起小脸儿看了他一眼,应了声,多余的话也没说。


        

魏璟卿一看她那副柔弱的小模样,便极想保护她。


        

这时,便又想起了自己惦念之事,便是裴绍。


        

忆起裴绍,魏璟卿眸光有些许变化。


        

但他并没与她提及。


        

他心中其实是有些怕的。


        

裴绍其人在女人方面是什么风评,魏璟卿自是知道。


        

他特别讨姑娘的喜欢。


        

魏璟卿不知道妧妧是不是也喜欢裴绍。


        

但魏璟卿不会问。


        

接着,他便转了话题,与她聊起了这鸟语花香,园中美景,诗词歌赋.......


        

说起这些,小姑娘都是答的。


        

离园之前,他扶住她的肩,温和地道:“有孤在,妧妧什么都无需害怕,便是那事也全然不用担心,孤,根本就不可能让人验,明白么?”


        

妧妧一听他又提起这事,且还是........自然又不说话了。


        

男人看着她的眼睛,“孤与妧妧还是那句,能阻碍孤的,只有妧妧的心,孤怕的,也只有妧妧的心........剩下的,孤无所畏惧........”


        

良久,小姑娘点了点头。


        

*


        

魏璟卿从苏家出来时,天已经黑了。


        

他坐在马车之中,朝外瞧着。


        

苏家府宅,守卫日夜轮番更替,被他的人护的没有半丝空隙,便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魏璟卿想着裴绍派去跟随的暗卫。


        

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派暗卫护送,这是断了的意思么?


        

是最后的一点怜爱,还是本意是想换个地方继续金屋藏娇?


        

但无论裴绍是怎么想的,他今日所做之事,裴绍不会不知。


        

他没给裴绍留半丝机会。


        

已经等同于是求下了圣旨。


        

裴绍大势已去,就算有旁的心思,如今也唯有放手,没有第二条路了.......


        

夤夜,大理寺卿府。


        

屋中没有点灯。


        

他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护卫最后报的是池榆巷的事。


        

男人抬手,缓缓地动了动手指,护卫下去。


        

他在黑暗中,坐了整整一夜。


        

桌上,一张红色纸张被窗外的夜风缓缓地吹动了一下.......


        

*


        

翌日上朝之时魏璟卿自然是见到了裴绍。


        

那厢如故,和以前没得半分差别,与同僚有说有笑,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应该是不在意的。


        

魏璟卿心下稍安。


        

下朝后,魏璟卿便来了苏府接妧妧入宫见他母妃。


        

小姑娘早便准备妥当了。


        

她穿着华美,一袭淡雅秀气的襦裙,娇嫩丰盈,肌肤赛雪,三千青丝如绸缎一般垂至细腰之间,头戴步摇,打扮的简单又不简单,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可你说她艳,她又瞧着很仙气,总归笑盈盈的,温婉可人,万般美好。


        

魏璟卿来了看了一眼便别开了视线去,笑了下,没敢再看第二眼。


        

他亲自相护,带妧妧入宫,见了兰贵妃。


        

便是美貌如兰贵妃这样的佼佼者,看到这小姑娘也不禁心一动。


        

兰贵妃昨日是那般态度,今日却是略变了。


        

区区一盏茶的闲聊,这小姑娘的教养,言谈举止便让人看了出来,其完美的无可挑剔。


        

兰贵妃最后竟是看着儿子笑了。


        

魏璟卿就知道。


        

返回之时,魏璟卿原自是也要亲自相送的,但却被父皇身边儿的公公叫了住。


        

出来时间久了,魏璟卿怕妧妧累,便让手下护着她先回了去。


        

妧妧是累了,沿途马车晃悠晃悠,她靠在窗边儿就睡着了。


        

秀儿一直伴着,看着小姐。


        

这般行了大概有一半的路途,却是万万没想到,马车骤然一晃,烈马一声长嘶,车在荒郊疾驰之时,被人劫了下来。


        

妧妧一声轻吟,从睡梦中惊醒。


        

“小姐!”


        

秀儿扶住她,外头短兵相接,响起了打斗之声。


        

她还没来得及害怕,马车的门便被人拽开。


        

外头一位蒙面黑衣人,从身量,体态与眼睛上看是个女子,那女子一扬帕子,一阵青烟,妧妧与秀儿便双双都失去了意识。


        

没一会儿,妧妧便醒了来,可醒来之时发现身边儿还哪有秀儿,自己竟已换了马车!


        

她掀开帘子,所去方向未知,马车旁的护卫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些人,皆是黑衣女子。


        

“停车!放我下去!你们是谁?”


        

小姑娘顷刻便去推那车门,使劲儿地敲打,外头一名女子道:“苏小姐稍安,马上就到了。”


        

妧妧如何能安。


        

“你们要带我去哪?”


        

黑衣女子不再回答,但在那之后没一会儿,马车便越来越慢,继而缓缓停了下。


        

妧妧去掀帘子的同时,车门外头响起开锁之声。


        

阳光射入,门被打开,小姑娘奔之而去,下了后便被几名黑衣女子截住了去路。


        

其中之一,抬手请着她,眼前正是一间小屋。


        

妧妧还没待反应,那屋门便被其中一人打开,而后她看到了里头坐着一个男人。


        

“娇娇,别来无恙。”


        

那男人身姿伟岸,肩膀宽阔,一身暗色锦服,皮肤极白,玉冠束发,生的俊美无俦,本正低着头,开门的刹那抬了眼来,笑的好像有些苍凉,没了往日的神采似的,人正是裴绍。


        

妧妧心跳漏了半拍,而后没那么怕了,但心中的火起了来。


        

她早该想到是他的。


        

“裴大人,你能少干点这种不是人的事么?你找我干什么?”


        

那男人已经起了身,面带笑容地朝她过来,语声温和。


        

“娇娇,想你了,见不到你,只能这样了,你生气了?”


        

那神态好像还是一脸玩味,但又好像有着那么几分认真,到了她身前,抬手轻轻地拉了她进来。


        

“娇娇,我们谈谈吧。”


        

外头的护卫慢慢地关了门。


        

小姑娘下意识向后挣了一下,但倒是也没跑。


        

她扬起了小脸儿,态度疏离。


        

“说吧。”


        

裴绍看着她,俩人眸光对视很久。


        

男人笑着开口道:“娇娇,为什么回来了?”


        

& nbsp;妧妧道:“裴大人明知故问吧,你应该什么都知道了,知道了你还问?”


        

裴绍笑了一声,好似有些无奈。


        

“娇娇,他用一张嘴,就把你哄回来了,是么?”


        

妧妧没说话。


        

那男人又道:“在你心中,谁都比我强,对么?”


        

妧妧还是没说话,但过了一会儿开了口,望向了他,答的是上一句。


        

“他愿意给我名分,且马上就做到了。”


        

裴绍轻轻扶住了她的肩膀,笑道:“我也愿意给你名分啊!”


        

妧妧挣脱了他,笑了。


        

“你都要娶妻了,还是一妻一妾,你给我什么名分?你的小外室?你别再逗我了。裴大人,问问你的心,你是一心想让我滚吧!滚慢点都不行,不过你放心,我回来了,也不会打扰你。你娶你的公主,我嫁我的太子。你我互不相干,往后要是家宴上碰上了,也只当不认识便好。不过,呵,裴大人应该叫我什么,应该随公主殿下,礼貌地唤我一声嫂嫂吧?”


        

她态度疏离,冷嘲热讽,说完娇媚地笑笑。


        

那男人不知何时,脸上的笑意已经收了回去,而后开口。


        

“娇娇,你别这么和我说话。”


        

妧妧的笑也收了回去,仰着小脸儿问他,“那怎么说?”


        

裴绍没回答,只是眼睛一直看着她。


        

良久,方才吐出那几个字,“娇娇,你能不嫁他么?”


        

小姑娘仿若连想都没想,亦如他昔日一般,回答的斩钉截铁。


        

“不能。”


        

继而接着,她扯了一个笑出来,秀眉微蹙,朝他问着。


        

“为什么不嫁?太子妃诶!脑子有病么不嫁?”


        

那男人再度沉默,而后开口。


        

“给我一年的时间,行么?”


        

小姑娘冷冷地道:“我为什么要给你一年的时间?”


        

裴绍扶住她的肩膀,很是小心地道。


        

“你不是说爱我么?等我一年都不行么?”


        

妧妧再度挣脱他,又是一声笑。


        

“我是说过爱过你,但我也说了,你这个人,能让人很快的爱上,也能让人很快的忘记。因为你,实在是太不是人了!”


        

“妧妧........”


        

他唤了她一声,而后笑了。


        

“你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么?”


        

妧妧淡然地回着,“我不知道。”


        

他有些卑微,“你不能这么对我?”


        

小姑娘反问,“我不知道我怎么对你了?”


        

裴绍缓缓地闭了双眸,而后睁开,眼睛有些红了,慢慢地把她拥入了怀中,笑了一声,喉结滑动,轻声地哄道:“好了,娇娇乖,是我该死,我错了。娇娇别闹,我都是为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他夺走我的一切了.......”


        

妧妧推开了他,死死地盯着。


        

“裴绍,你别做梦了!”


        

她说完这话,便要推门出去。


        

但还未至门口,黑衣女子先叩了门,在外禀道:“世子,太子来了。”


        

小姑娘一听,更是推开了那黑衣女子。


        

她出了门便就看到了魏璟卿匆匆而来。


        

魏璟卿一见她出来,当即更加快了步伐。


        

“妧妧!”


        

待接近了扶住她的肩膀,从上到下地看着她打量。


        

“你没事吧?”


        

小姑娘摇头,但挣脱了他,一句话未说。


        

她侧身回头,去看向裴绍,只见那男人负手从屋中缓缓地走出,眸光极冷,视线便就定在他二人的身上。


        

魏璟卿也朝着裴绍望了过去。


        

俩人目光相对。


        

终是魏璟卿先开了口。


        

“孤什么都知道了,想来你也应该什么都知道了。妧妧是孤找寻了两年之久的人。她给你做了外室,事情既已发生,你亦不知晓,孤也责不得你,说不得你。但现在,此一时彼一时,孤找回了她。你二人也没关系了,她是孤未过门的太子妃。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皇室与臣子终有别,今日,你劫走孤未婚妻子之事,孤看在已故兄长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了,想来该说的话妧妧也都跟你说清楚了,以后,你若胆敢再以下犯上,孤,绝不饶你!”


        

魏璟卿的话说完,裴绍一字未回,便只是笑了两声..........


        

天空中闪电雷鸣,浓厚的乌云急速密布,不知何时黑了下来。


        

他亲眼看到那小姑娘被他扶上了车。


        

俩人乘了一辆马车,而后尘土飞扬,那马车疾驰而去........


        

大片雨点落下,继而不时,便变成了倾盆大雨。


        

雨水打到他的脸上,身上。


        

身后几名女护卫皆吓了一跳,披衣遮着头过来唤他。


        

“世子,雨下起来了,快进屋避避吧!”


        

但那男人一动不动地矗立在原地,没有半丝表情,亦是一句话都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