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77章 真相(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七十七章----真相(上)


        

他在大雨中伫立很久, 而后展颜摇头笑了。


        

他能操控全局,但终是操控不住自己的心。


        

初春,三月二十六日


        

大理寺卿府


        

.........他暴怒, 攥起她的手腕,再度将她扯了过来, 眼睛猩红, 发狠地道:


        

“苏妧妧, 你是真想让我死啊!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嗯?当真以为我舍不得杀了你!”


        

小姑娘使劲儿挣扎, “呜呜”痛哭,“既然我什么都瞒不过你, 那你不知道苏少琅是我亲哥么?我保护我亲哥有什么错?”


        

他没有半分忍让。


        

“你亲哥又如何?我要他的命了?我没让他在皇上面前立功?他没想站队?他入官场那天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这是一个染缸,谁也别想独善其身!他合适, 本官便用了他, 本官管他是不是你亲哥?莫不是, 本官救着你爹,哄着你和你娘,还得照顾你哥?苏妧妧, 你以为你是谁?!”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小姑娘泪如雨下, 死死地盯着他,柔弱的声音“呜呜”地大哭。


        

“我谁也不是, 没资格要求你为我做什么行了么?我要和你散了!我现在就要和你散了!”


        

她说着哭的更甚,更使劲儿地挣扎,想跑掉, 想离开他, 一刻都不想再和他在一起呆着!


        

但她不论怎么挣扎, 他都是纹丝不动地挡在她面前, 沉着脸面,目光直直地盯着她。


        

终是依旧挣扎了两三下而已,他突然松开了她,但取而代之的不是放了她,而是一把把她扛了起来,直奔床榻。


        

她大惊,在他的身上,更是不断地哭,挣扎,踢他,打他,骂他。


        

但他开始一言不发,到了榻边便把她甩了上去,欺身而上,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


        

一次结了,他在净房之中,兜头足足浇了三四盆冷水方才镇静下来,而后,他裸着上身,倚靠着墙壁坐在了地上。


        

旁屋是她带着恨意夹杂着伤心的“呜呜”哭声。


        

他扶额,揉着太阳穴,缓缓蹙起了眉头,内心之中无比煎熬痛苦,翻滚的异常汹涌........


        

是的,他暴露了。


        

大半个时辰后,他走出了房门,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朝着一旁恭敬等候的嬷嬷与丫鬟平和冰凉的道:“进去哄哄。”


        

当晚他呆在了书房,整宿未眠。


        

事情一旦遭到揭发,以武德帝的绝情狠辣,他全家上下老小和整个云南沐王府,所有人,无疑,死无葬身之地!


        

翌日下午,教坊。


        

意料之中,沈韫找上了他。


        

屋中云雾缭绕,乐声靡靡,沈首辅接过妓-子递过来的酒,朝着裴绍微微一敬,笑着道:“以前把裴世子当孩子,和裴世子走的过于疏远了,往后要多多相处,多多热络才是。本辅忘了,裴世子今年多大来着?”


        

裴绍回之一笑,斜靠在榻上,微微眯着眼睛,动作很缓,有些慵懒地喝了他敬过来的酒。


        

“下官武德二年出生,今年二十有二了。”


        

沈韫眉头缓缓蹙起,慢慢地道:“哎呦,和大皇子差了两岁,裴世子还记得大皇子么?那个,嫡出皇长子,含着金汤勺出生,打娘胎里就是储君,尊贵无比的大皇子。嘶,真可惜啊!竟那般早逝,死的还那般惨烈,真是可怜!你,和他长得可真像!”


        

裴绍悠悠地晃晃杯盏中的酒,叹息一声。


        

“下官幼时体弱,七岁以前基本都居在了沐王府外公膝下,印象中与表哥只见过一面,好似是他八岁的时候去云南的那次,没想到竟是唯一的一面,确实可惜,外公与我母亲痛心不已。嗯,倒是不止沈首辅一人说我与表哥相貌相像........ ”


        

他说着喝了杯中残酒,而后摇了摇头,“ 沐王府的伤心事,不提也罢。”


        

沈韫笑了下,眸光暗沉,转了话题,慢慢地说起了昨日同皇上在户部尚书杨宗怀的松柳水榭看戏之事。


        

“裴世子,你和杨宗怀有仇啊!”


        

他提起这事,裴绍睁了眼睛,懒洋洋地起了身来,朝着沈韫靠近了一丝,敛眉低声道:“下官不知他是大人的人啊!”


        

沈韫低笑了一声,“是么?”


        

裴绍直了身子。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升官,下官就回云南继承外公的王位去了,好不容易发现些有趣儿的,能立个功,自然要表现。何况,杨宗怀前阵子打量我娘,我早看他不顺眼了!”


        

沈韫又是笑了一声,“是么?本辅还以为是裴大人估算错误,担祸的人恰巧没来,暴露了自己呢,呵呵呵.......别说,如若找个人担祸,制造成一场意外,嘶,本辅还真看不出来这事和你有关。”


        

裴绍听他说完这话,微微仰了仰头,冷下了脸去,态度疏离了起来。


        

“沈首辅这是何意?下官犯了错,惹得沈首辅不悦了,沈首辅教训两句,下官毫无怨言,受着便是,如要补救,下官也会尽力和皇上说说情,把人给沈首辅救出来,但沈首辅后边之言是什么意思?是还不满意?还是另有所指?莫不是要下官,以死谢罪?”


        

沈韫还是先笑了两声,而后开口,“裴世子的命,本辅现在还要不起,本辅也不用裴世子操劳把他弄出来了,让他闭嘴就行。”


        

裴绍渐渐地又恢复了适才的模样。


        

“这个简单。”


        

他说完,起了身,拿过搭在一旁的大氅,穿上后,朝着沈韫抬手微一请让。


        

沈韫不急不徐地起了身去。


        

夜幕刚降,俩人一起到了大理寺天牢。


        

那杨宗怀一看沈韫来了,仿佛看到了救星。


        

“沈首辅!!”


        

但旋即看到了裴绍就在其身后,杨宗怀瞳孔一缩。


        

接着,杨宗怀唤的人没答应他,遥遥的见裴绍转眸,给了手下示意。


        

而后,两个手下便过了去,开了牢房的大门进入,抓着那带着手铐脚镣,惊恐不已的男人到了墙边儿,将人在墙上活活地撞死了.......


        

当晚,裴绍微醺,回到寺卿府,依旧宿在了书房,便是连问都没问那小姑娘。


        

他还是几近整宿未眠。


        

因为他知道,沈韫还会找他,且,势必会逼他娶华熙.........


        

*


        

翌日,三月二十八,湖心桥上。


        

......她竟然敢跑!


        

他不惜动用军队,足足找了她三个时辰,此时满腔怒火,咬着牙槽,胸口要炸了,匆匆地带人过来。


        

桥顶,那小姑娘看了他顿时慌了,背身倚靠着栏杆,小脸儿惨白,慌张地左右巡视,情急之下,当即喊了出来。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裴绍面色深沉,仿若能结成寒冰,本来的脚步不慢。


        

然突然听到她这话,随后看到她骤然转了身,娇娇柔柔的,却是欲要攀那栏杆!


        

他瞳孔猛地一缩,脸色瞬时煞白。


        

“你别动,别乱来!!”


        

小姑娘扬声道:“你后退,让他们都下去!”


        

他立马命了人退下,面色镇静,但实则心里翻江倒海了般,前所未有的慌,而后,他开始哄她。


        

她肩膀耸动,楚楚可怜,是那般的柔弱,一直在哭,且情绪越来越激动,也越来越冲动。


        

他哄了她很久,答应了她诸多,她终于渐渐地平复了下来,但还是在哭。


        

她的眼睛一直看着他。他看得出来,她很害怕,但此时的害怕不是怕他惩罚于她, 却是源自于愧疚。


        

她很聪明。她应该是意识到了自己闯了祸。


        

但她很倔强,这个时候,她不会服软,可眼睛骗不了人。


        

她看他的每一眼都在道歉,都在表达,她不想害他,从来都没希望过他死.........


        

他终是假装淡然,假装轻松,假装那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说了出来。


        

“没事,那都是小事,不算什么,早就解决了娇娇,我不生气了,也不会怪你,待你还像从前一样........嗯?”


        

她终于放下了心去,可怜兮兮,轻轻地张口问着,“真的么?”


        

但没等他回答,或是自尊心在作祟,她又马上盖过了那个问题,问了她爹爹。


        

他便又回答了她爹爹之事......


        

翌日,三月二十九


        

沈韫又找上了他。


        

俩人一起捶丸,气氛表面上极其轻松,但所聊话题,却正好相反。


        

那男人笑道:“裴世子二十有二了,怎么不娶妻?”


        

裴绍敛了下眉,将球飞出,“想再玩儿两年。”


        

沈韫目光瞟向了他。


        

“成亲就能挡住裴世子在外玩乐了?”


        

裴绍笑了笑,“毕竟是妻。”


        

沈韫停下了捶丸,语声缓缓,意味深长,“裴世子不喜欢华熙小公主?”


        

裴绍只笑不语。


        

沈韫:“华熙小公主容貌昳丽,活泼可人,又对裴世子一片痴心,裴世子便从来都没想过做驸马么?”


        

裴绍仿若有一搭无一搭,笑道:“还真没大想过。”


        

沈韫:“为什么?”


        

裴绍也停下了动作,看向他,先笑了一下,而后压低了声音。


        

“不好纳妾啊!”


        

沈韫朗声笑了几声。


        

“裴世子真会说笑,裴世子就像一匹野马,又这般家世,公主就能挡得了裴世子纳妾了?”


        

男人敛眉,“总要给几分面子。”


        

俩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地对视笑了。


        

当日晚上,裴绍回了大将军府,去了母亲沐二郡主的寝居,只与她说了一句话。


        

“为我定亲吧,谁都行,越快越好.......”


        

*


        

五日后,四月四日,皇宫。


        

沐二郡主刚看完姐姐,回来的路上,行到太和门,被一个厚重嗓音的男子叫住。


        

沐二郡主听到心一颤,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谁。


        

美妇停住了脚步,光艳逼人的回眸,所见之人,不是旁人,正是化成灰,她也认得的内阁首辅沈韫。


        

女子丹唇微扬,比这四月的烈日耀眼。


        

“沈首辅叫我?呵,新鲜啊,有事么?”


        

沈韫高大的身影慢慢地过来,面上始终带着一抹笑,寒暄夸赞了沐二郡主许多句,而后转入正题。


        

“得知裴世子正在议亲,华熙小公主可是日日以泪洗面。孩子不懂事也便罢了,沐二郡主怎么还纵容上了?莫不是,沐二郡主心中有鬼,怕那是一场,乱-伦之事.......”


        

沐二郡主当即便冷了脸。


        

“沈首辅可真会说笑!是自家后院儿太清闲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来管皇家的事儿!我姐姐病的不明不白,我的外甥和我的兄长死的不明不白,这事儿我和我父王可是都没忘!沈首辅莫要欺负我沐家无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还要当心着些!”


        

沈韫朗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