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78章 真相(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七十八章----真相(下)


        

同天夜里


        

那小姑娘一连昏迷四天, 没有半丝醒来的迹象。


        

太医每日都过来,都说无碍,但人就是不醒。


        

他越来越烦躁,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她昏迷时, 他冷颜坐在她床边, 倚靠在椅背上垂眸眯着她颇苍白的小脸儿, 脑中想了许久,突然“嗤”了一声。


        

他竟然还真爱上她了。


        

初见她时, 她跪在他面前求他, 她的每一眼,每一声都挠的他浑身酥-麻,心痒难耐。


        

他确是半分好心都没安,不过是一时兴起,突然就很想尝尝女人的滋味。


        

事后,他怜她被他破了身, 提出让她做他的外室,她不愿。


        

不愿也便罢了, 滑稽的是他竟对她念念不忘,甚至魂牵梦绕了起来。


        

所以,他又去找了她, 逼迫了她。


        

原他也没打算成亲, 就想和她这么耗着。


        

待大事成了, 他就她这一个女人, 自是会给她后位,善待她的父母家人, 包括她的兄长。


        

本他隐藏的很好, 一切尽在掌握中, 也都部署的很好,只再需一两年的功夫,手刃仇人,颠个皇权,又有多难?


        

然,他万万没想到,他在她这卸了防备,被她算计了,阴差阳错地毁了局!


        

更没想到,她坏了他的事,若是原来,以他的性子,他一定会弄死她泄愤.......


        

但事实上冷静下来之后,想的却也只是算了,甚至还有些怕她知道了害怕。


        

深夜,他在暖阁中听到了丫鬟唤她。


        

她醒了。


        

他过了去。


        

那小姑娘纯净的眼神中蕴含着很复杂的情绪,有瞬时的迷茫,突然的害怕,还有,或许她忆起了他随她从桥上跳了下去,有些许的感动,但又捉摸不透他的心思,想起了他后续的威胁,又断作了他是在骗她。


        

他退去了丫鬟,到了她的床前,靠近了她那张绝美的小脸儿,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一个笑出来。


        

“苏妧妧,我竟然爱上你了。”


        

她显然一怔,旋即反应过来,软糯的小嗓子发出了嗲柔嗲柔的声音,“我对你的话......已经......再也不会信了!”


        

他面无表情地“呵”了一声。


        

“是么?”


        

继而过了好一会儿,又凑向了她,捏起她的雪腮。


        

“那你要快点好。”


        

“好了就可以给我睡了。”


        

“这句,你信了么?”


        

*


        

成王败寇,往往只是棋差一招,时也命也。


        

怨不得他人。


        

以前他十拿九稳,能保她安泰一生,如今却是早已身不由己,危险重重,能不能活过明天都不知道,还哪来的资格说爱?


        

事情有变,他之处已不再安全。


        

他不得不改变计划,尽量不牵连不必要的人,尤其是她。


        

那天之后,他开始为她铺路,着手提前把她送走。


        

他释放了她爹,给她准备了上千万家产,意欲择时送她离京。


        

他知道以她的性子,不会留下来入府做妾,是以随便出口,象征似的留一留也便罢了。


        

他也知道她一心想要离开他。


        

那便成全她。


        

但或,他就是这么一个品性卑劣的人,这辈子改不了!


        

他又不甘,内心矛盾,只想无时无刻不占有她。


        

他问了她离开他意欲去哪,然后在那附近为她买了庄园,与她度过了没有争吵,没有猜忌,没有任何矛盾,平静有爱的三十多天........


        

而后,俩人散伙。


        

*


        

她走后的第一天


        

......那杜成坤真是不知死活,竟敢绑他的女人!


        

他抓了他的儿子,匆匆到了指定之地,看到那小姑娘眼中含着泪,一瞬间心轻轻一颤,很是心疼。


        

但她对他的态度明显地变了,即便他救下了她,她也是对他理都不理。


        

>  他跟在她身边,温和地问着。


        

“娇娇什么时候走?”


        

“我又不会耽误你娶妻,你干嘛那般盼着我走?”


        

他听言微怔,喉结滑动了下,语声更温,“娇娇,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直接怼道:“不是么?苏少琅的事不是你做的?”


        

他知道她发现了他在苏少琅身世上做了手脚之事,想让她快点走。


        

所以,她原本还算豁达,但又开始对他有恨了。


        

当夜,他在书房中,思忖了许久,终是秉烛持笔,为她写下了一封情筏........


        

夜晚烛火微摇,他扶额,双眸轻闭,揉着太阳穴。


        

桌上的那页红筏在火光下氤氲不明.......


        

翌日,皇宫,华熙自尽后的第二天


        

朝后,皇上不出所料地独留下了他,与他漫步行着,沿途朝着御书房而去。


        

武德帝叹息一声,“华熙这孩子过于执拗,但也是真性情,对你一片痴情,自小便对你情有独钟,朕记得她十四那年,便与朕言,要今生非你不嫁,昨日如若再晚撬开门一步,她可能就真的.......朕此时想来,还十分后怕,子初若不然试着了解她一下,很可爱的姑娘,子初会喜欢的.......至于那董静姝,子初若是真喜欢,朕也一并赐给你,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娶妻也不影响你宠爱她。”


        

武德帝说着又是叹息一声,抬头瞧了瞧碧空如洗的天,脸上露出了一抹怀念的笑来,悠悠地道:


        

“.......朕昔年对你姨母便是极为的刻骨铭心,理解这情之为物,最是难割舍,这么多年来,每每想起都极为痛心。还有.......你的表哥,十五年了,朕永远也不会忘了他........”


        

他说完之后,转眸看向了裴绍,“子初想要什么,尽管与朕说,朕能给的,都给你,不要让朕失望。”


        

裴绍展颜笑道:“皇上已经把皇上最宝贝的掌上明珠给了臣,臣已极为知足,还奢求什么呢?”


        

武德帝听后朗声大笑,甚是高兴,拍拍裴绍的背脊。


        

“来日方长,以后再说也不迟,子初放心,朕待子初视如己出。”


        

裴绍唇角轻动,笑了笑。


        

*


        

赐婚当晚,雷雨交加


        

兰贵妃一身黑衣黑帽,离宫,匆匆地进了一处别院府宅。


        

房门被她打开,侍女关了那门,立在门口相候。


        

外头闪电雷鸣,天空霍地被照得一亮,屋中站立一男人。


        

那男人丰神俊朗,一身官服,身材高大伟岸。


        

兰贵妃进来之后,直奔他而去,一把揪起了那能足足把她装下的男人的衣衫,泪如雨下,仰着头,嘶声力竭一般地连连质问,“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这么多年,我为你做了什么,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天空又是一亮,外头闪电雷鸣,将那男人的容貌映的一清二楚,人正是当朝大权在握的内阁首辅沈韫。


        

沈韫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呼吸略深,低声在她唇边呢喃,“绮儿乖,我都是为了你。”


        

兰贵妃使劲儿地摇头,咬着红唇,瞪着他,抓着他衣襟的手未有半丝松动,“你,你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你自己!你怎么能这么对我的女儿,你怎么能诱导她自尽!他若真是他,他若真是他,她怎么能嫁给她的亲哥哥!怎么能这么对我的女儿!!!”


        

沈韫咬着牙槽,低声诱哄,“他若真是他,我们就完了!那人做事滴水不漏,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早在五军都督,礼部侍郎,工部尚书,接二连三的出事之时,我便早感不对,深知有敌在暗,然根本抓不到人,此时,即便敌人浮出水面,把他揪了出来,那几起案件,都找不出半丝破绽,和他丝毫联系不到一起,再耽搁,他便万事俱备了,我们怎么先发制人?唯有逼他暴露,露出破绽!他料事如神,已经聪明到如何地步了?你以为他不知道我会逼他娶华熙?他早就知道此局他必娶华熙,为何还匆匆忙忙地与董静姝议亲,京城之中疯狂地传着他看上了董静姝。你以为他真的看上了董静姝?那是为来日以真爱为由,不与华熙圆房,拖延时间罢了!别人的心思皆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不可怕么?”


        

兰贵妃浑身战栗.........


        

“可是,可是........”


        

“绮儿乖,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按我说的做,我都是为了你.......”


        

*


        

大雨未停,愈发滂沱。


        

他立在那,良久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