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79章 她订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七十九章----她订婚


        

闪电仿若巨蟒在云层飞跃。


        

此时明明不过是下午, 却宛若黑夜一般。


        

雨水倾盆浇下,盖过外头的嘚嘚马蹄声。


        

上车许久,小姑娘若有所思, 神情有些专注, 微垂着头, 不知是冷还是被雷雨吓得, 颤了一下。


        

魏璟卿一直在看着她,见了, 脱下外衣慢慢地为她披了上。


        

男人动作虽轻,但也让妧妧回了神儿。


        

她更是哆嗦了一下,抬了头去,第一反应躲了躲,而后拒绝了他的好意。


        

“殿下, 不必。”


        

她特别爱害羞,这般便红了脸。


        

魏璟卿笑笑,很是温柔。


        

“母妃很喜欢妧妧, 有她说话, 父皇很快便会下旨, 如若料之不错, 便是明日,妧妧还要对孤这般客气么?”


        

她秋眸含水, 弯弯翘翘的睫毛缓缓动了动,明白他的意思。


        

她知道他二人马上就要定亲了,但换了个男人,她感觉很不舒服, 很不习惯。他的衣服, 她披着也觉得不舒服, 但没再拒绝,何况她确实有些冷了。


        

魏璟卿瞧了她一会儿,开口问道:“妧妧在想什么?孤可以知道么?”


        

小姑娘怔了一下,而后娇柔的嗓音答着,“妧妧在想,这怎么突然下了这么大的雨呀!”


        

魏璟卿只淡笑了下,什么都没说。


        

妧妧知道这不是他想听的。


        

她把他当三岁的孩子么?


        

她在想什么?


        

她确实是在想裴绍。


        

但已经想完了,不会再想了。


        

思及此,小姑娘复又望向魏璟卿,重提了与裴绍有关的话题。


        

“原来,殿下已经知道了。”


        

魏璟卿解释道:“孤亦是昨日方才知晓,绝无隐瞒妧妧之意。”


        

妧妧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嗓音。


        

“即便没有今天这事,其实,这几日,妧妧也想着,找机会把这事说与殿下说了,只是不知要怎么开口。”


        

魏璟卿有些紧张地道:“妧妧什么都不必说。”


        

小姑娘摇头,“要说的,不说,我心中也不舒服。”


        

魏璟卿听罢展颜,很是欣慰。


        

她眼神纯净,糯糯地道:“答应殿下那天,其实妧妧便什么都想过了,不会嫁给殿下心中还念着别人,我与裴大人之间,是类似契约,而且一切都过去了........”


        

魏璟卿这般听完,心情复杂,有心疼,也有欣喜。


        

只要她不爱裴绍便好。


        

“待圣旨下来,妧妧可愿随孤去太子府瞧瞧?”


        

小姑娘听罢仰着小脸儿,微微顿了一下,而后唇瓣颤颤,点头道:“行吧。”


        

魏璟卿心中开了花儿一般,更是笑了。


        

裴绍在雨中站了许久,一动未动。


        

他也不知怎地,脚定在了地上一般。


        

晚会儿回去,一进寺卿府,下人们吓坏了。


        

大人上次这般狼狈时,还是苏小姐掉到了河里那次。


        

当晚,男人坐在书房之中,又是几近一宿未睡。


        

第二日,他终是倒下了。


        

同样第二日,早朝后,苏府便来了太监报喜。


        

那赐婚圣旨终是下了来。


        

府上人人都十分欢喜,一片热闹。


        

小姑娘红着小脸儿,已然被围了上。


        

到了下午,长公主也亲自过来道了喜。


        

妧妧求了她一事。


        

“殿下说,明日要请我去太子府瞧瞧,长公主陪着我一起去可好?”


        

咏阳当然知道她是不好意思单独和太子待在一起,满口答应,笑道:“这第一次,本宫便陪着,下次不了,否则,怕是璟卿要厌本宫了。”


        

侍女丫鬟在 一边儿掩唇偷笑,妧妧的脸显然更红了。


        

待送走了长公主,秀儿过来拉着她去了一处安静之地,那神色一看就是有什么要说,但拉了过去,人好似是反应了反应,挠了挠头,眼神飘忽不定,支支吾吾的又不说了。


        

妧妧秀眉微蹙,“怎么了?”


        

丫鬟想了想,“秀儿不知道要不要跟小姐说。”


        

妧妧好奇了起来,纤细的玉手弹了一下小丫鬟的额头。


        

“还跟我还卖起关子来了,快说!”


        

这第二下,手便去挠她的痒痒去了。


        

秀儿“咯咯”地笑着逃跑,赶紧求饶。


        

“说说说,秀儿说。”


        

妧妧拉了她过来,凝神聆听。


        

秀儿道:“是关于那个人的,所以,秀儿才不知道要不要说。”


        

她说完这句看看小姐的脸色,果不其然,冷落了下去。


        

妧妧不想听到裴绍的事儿,但秀儿没出门,这消息怕就是刚才听来的。


        

她极聪明,大体知道应该是从哥哥或太子那来的,如此也便很是好奇。


        

“谁那听来的,说了什么?”


        

秀儿这才敢说。


        

“倒也没什么,这不小姐和太子订婚了嘛,便有同僚来给大公子道喜,适才秀儿路过,听到大公子和一个同僚边走边聊,那同僚好似欲找裴绍办什么事,说他今日未去上朝。”


        

未去上朝?


        

这事儿还真是不小。


        

若非有什么极特殊之事,臣子当然不能不去上朝,尤其是一心追逐权势名利的裴绍,便更不可能不去。


        

妧妧听罢后想了那么一想,不过也便罢了,都没接丫鬟的话,且听过之后转眼就忘了。


        

第二日,妧妧受魏璟卿几次邀请与几番提醒,终是同长公主去了他府上做客。


        

俩人乘了一辆马车,沿途有说有笑。


        

妧妧第一次去太子府,不知道位置,且不知马夫是怎么选的路,竟是经过了大理寺卿府。


        

小姑娘透过随风起伏的纱帘,情不自禁地便朝那望了一眼,恰逢看到一个面相熟悉的男人,一身官服,被孟长青请了进去。


        

妧妧反应了一下,记得,这人是宋太医,往昔给她诊过几次脉。


        

虽然她都是在纱幔之中,对方还是低着头,从未见过她的真容,但妧妧却是看过他。


        

如此,突然又想起秀儿昨日说的他未去上朝,也便明白了。


        

看来他生病了。


        

妧妧还觉得蛮新鲜。


        

他壮的像头牛似的,还能生病?想想也便罢了。


        

不时俩人到了太子府,遥遥地便见魏璟卿正在门口相候。


        

待接到了人,那厢更是笑的嘴便没合拢过。


        

长公主朝着妧妧笑道:“别说,本宫有些妒忌你了,竟然觅得这样一个如意郎君。”


        

小姑娘的小脸儿不知不觉间便又红了。


        

魏璟卿负手立在那,一直看着她,眼中都是爱意,帮未过门的妻子说着话。


        

“姑姑莫要取笑妧妧了。”


        

长公主又是一阵欢快的笑。


        

三人先在府上喝了茶。


        

那茶竟是魏璟卿亲煮的。


        

待俩人歇了歇,魏璟卿又带着姑姑与她在府中漫步,欣赏了起来。


        

太子府自是不必说什么,说句极尽奢华也不足为过了。


        

三人走走停停,说说笑笑。


        

魏璟卿全程注意力都在走在中间的妧妧身上。


        

行到他的画室,他笑了两声,请小姑娘和姑姑进去观赏。


        

他爱画,这一点与姑姑很聊得来。


        

妧妧是个自幼受书香熏陶的姑娘,琴棋书画她都爱,但最爱的是棋,很喜欢和她们说这些。


        

这般一进了魏璟卿的画室,妧妧可是知道了他有多爱画!


        

小姑娘立在门边眼睛缓缓地转着,抬头相望,那屋子特别大,里头书香气息也很浓郁,大概有三个房间的模样,却是满屋子都是画。


        

她瞧着瞧着,小脸儿便又红了,因为看到了自己。


        

他的画室之中确是有好多她的画。


        

大部分是她十四那年的模样,衣服正是她遇上他时穿的那件。


        

其中有几幅是她的背影,甚至还有她领着少煊的模样,自然也有她差点落水时的样子。


        

他好像把那短短的一会儿,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画过了。


        

小姑娘越看脸越红,自然也有几幅,一看便是新画的,是她现在的穿着打扮。


        

长公主亦是很震惊,一直在说笑。


        

那男人便就负手立在那,似笑非笑地看着妧妧。


        

这般在此停留了好一阵子,正要走,外头有人来报。


        

且不知是谁来了。


        

魏璟卿朝着妧妧与长公主微微颔首。


        

“孤去去就来。”


        

俩人应声。


        

他走后,长公主摸了摸妧妧的头,笑着,很温柔很认真地与她道:


        

“妧妧,回来是对的。”


        

她抿了抿唇,微微笑笑,没接着说什么。


        

俩人等魏璟卿,这便没走,往画房的更里边去了。


        

但刚步入那最里头的一间,妧妧前脚踏入,后边儿还没迈进来,便突然腿一软,差点摔了。


        

长公主急忙扶住她。


        

“怎么了?”


        

小姑娘摇头,视线朝着那最里一间的墙上望去,心是抖的。


        

因为那墙上的一幅画里赫然画着两个小少年。


        

俩人一高一矮,皆笑的很欢喜阳光。


        

矮的与魏璟卿有几分相似,高的竟是与裴绍神似!


        

她敷衍地答着长公主的问话,“没事,绊了一下而已。”实则心已经飞了。


        

长公主关怀着,扶了她一把。


        

妧妧柔柔地应声,而后别过了目光,假装并未看那画,心下甚奇,不禁想了去。


        

这人是谁?


        

是裴绍么?


        

怎么与魏璟卿在一幅画里?


        

她走着走着,看着看着,假意突然发现,方才大大方方的细瞧了起来。


        

长公主见她看着这画,没用她问,便说了起来。


        

“这是璟卿与大皇子璟承。”


        

“嗯?”


        

妧妧听得“大皇子”三个字一怔。


        

长公主不奇怪,知道她见过裴绍,笑道:“璟承是沐皇后之子,裴绍的表哥,和裴绍生的特别像,俩人都随了母亲的相貌了吧。”


        

妧妧了然。


        

她知道当今皇后是裴绍的亲姨母,也知道沐皇后和裴绍的母亲沐二郡主是一对儿双生姐妹。


        

长公主接着叹息一声。


        

“天妒英才吧,璟承九岁便去了。”


        

这般可怜的事,怕是任谁听了心里都不会舒服,妧妧亦是如此,缓缓地问道:“是身体不好么?”


        

长公主摇头,“死于一场大火,唉,不说这个了。”


        

她就说到了此,便打了住,而后笑道:“璟卿小的时候,就好像他的小尾巴,长在他身后了似的,哥哥走到哪,他就走到哪。本宫每次见他,他都在他哥后边儿哭鼻子呢,他哥就一直哄他,宠的不得了,他怕是跟他哥比跟他母妃都亲了,呵呵呵........”


        

妧妧也笑了,这画面听起来实在是可爱的很。


        

魏璟卿长的很好看,看起来也特别斯文。


        

她无法想象魏璟卿哭鼻子的样子。


        

“那他很难过吧。”


        

长公主知道她说的是兄长死去,璟卿是不是很难过。


        

咏阳点了点头。


        

“自然是的,他六岁那年不慎落水,差点出事,就是他哥把他送鬼门关里救回来的,便是再小,也是懂些事的........大皇子,真的是一个特别宅心仁厚的孩子........”


        

妧妧道:“真可惜......”


        

咏阳又是叹息一声。


        

妧妧竟在她眼中看到了些许泪光,赶紧止住了话题,聊起了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