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90章 躲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九十章----躲避


        

魏璟卿得以被放出乃其背后势力护佑下的必然结果。


        

只要武德帝不直接废了太子, 还肯给机会,魏璟卿翻身便是必然的。


        

沈韫不动声色,这大半个多月来自是放下了裴绍那边, 整颗心都在救太子之事上, 终是把人救了出来。


        

其与兰贵妃外里应外合,所施诡计, 将祸事转嫁祸给了三皇子之母德妃, 收买了德妃的贴身宫女然雯。


        

那然雯伺候德妃多年, 乃德妃的陪嫁丫鬟。


        

按理说是断不会和德妃生出二心的。


        

但其二人多年前,却是结下过结。


        

彼时德妃争宠,为了勾皇上多到她宫里来, 看出皇上对她身边儿相貌不错的然雯多看过几眼, 便给然雯送上过龙床。


        

但然雯那种姿色终究算不上多上乘的女人, 三五次,皇上也便腻了。


        

每次侍寝过后, 德妃看的很紧,都会看着然雯喝下避子汤, 只最后一次, 看出皇上对然雯没多大兴致了, 她也就没那么上心了,没看着她喝。


        

哪知然雯耍了心思,竟是敢没喝那避子汤, 且巧之不巧,正好怀上了!


        

德妃发现后能饶了她?硬是逼她喝下了堕-胎-药!


        

即便是身为奴婢, 然雯又岂会没怨?


        

但尊卑分明, 她到最后也只有认命的份儿。


        

终是一口咬定药喝了, 不知为何没抵用, 且哭求着德妃原谅。


        

倒是自己陪嫁过来的,且也逼她堕了胎,德妃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此事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的,但兰贵妃宠冠六宫,怎么可能是只凭借一张脸?


        

她当年就知晓这事,不过是没把德妃放在眼里,没稀罕管。


        

何况那然雯肚子里怀着龙裔,是个女孩儿也便罢了,若是个男孩儿,将来保不齐能生出什么幺蛾子,当然是死了好!


        

此番太子出事,兰贵妃第一想到的就是那然雯,把人捉了来,道出昔年之事,承诺会保她的命,且以其宫外的哥哥一家性命相威胁,收买了她。


        

人有时或是就这样。


        

没能力报复之时忍气吞声,久而久之可能也就习惯了,但一旦得到机会,埋藏祸患便如火-药一般一触即发,何况她还被威胁。


        

沈韫所谋很简单,不过是效仿裴绍罢了。


        

他找人做了和太子府搜出的那诅咒武德帝之物相同的东西,用剪刀剪碎又烧烂,让然雯每隔几日偷偷丢掉一些。


        

这般四次便丢了十多日,做的极其逼真!


        

但到那第四次时,东窗事发,被武德帝撞了个正着。


        

此当然不在然雯所知的范围内。


        

这般鬼鬼祟祟,将什么东西烧成了灰烬丢掉,自是可疑。


        

更可疑的是,废物之中有没烧干净的地方,瞧着赫然像是武德帝的生辰!


        

当日德妃寝宫便被翻了个底朝天,也毫无悬念的翻出了尚未来得及处理的巫蛊之物残余。


        

武德帝大怒!


        

事情很快便从太子对皇上使用巫蛊,诅咒帝王,妄图弑父登基变为了德妃为替三皇子夺储而嫁祸太子。


        

太子隔三日,便被放了出来。


        

轮到德妃就没那么好运了,当日就被打入了冷宫。


        

三皇子不死也落了个永不可再入朝半步的下场。


        

至于那然雯,当然是只有死的份。


        

&nbsp ;


        

太子被释放,事情发生在今日午时。


        

秀儿自是不知具体,只知人今日出来了。


        

“此为大公子所言,说太子出来后便进了宫,大公子还尚未见到其人,不知太子得知小姐失踪会如何?”


        

妧妧微微攥上了手,没说话。


        

她知道魏璟卿会无碍。


        

六日前知道的。


        

也就是说,裴绍六日前就知道魏璟卿快出狱了。


        

他心中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她完全不知。


        

这日,妧妧和秀儿接着也没再多说什么要事。


        

天一擦黑,妧妧便睡下了。


        

这一宿,她睡得还是比较踏实的。


        

但翌日上午,颇是没想到,裴绍来了。


        

这男人囚-禁她的这大半个月来还没上午来过。


        

是以她比较吃惊。


        

更吃惊的是,他冷声让她收拾收拾,竟是欲要带她出去。


        

妧妧怔了好一会儿,而后自然是从了。


        

小姑娘依旧戴着面纱,到了车前,那男人单手环住她的腰肢,将她抱了上去。


        

车中就他二人,相对而坐。


        

妧妧坐稳了后抬头,只看了他一眼。


        

那小模样无辜又无害,眼神也很纯净,瞅他的那眼,有些怯怯的,看完了就别开了视线。


        

她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更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


        

只知道马车跑起来没一会儿,她就听到了颇嘈杂的声音。


        

出于好奇,妧妧小手去微微地掀了下窗帘一角,但这般掀开后一看,她的手一颤,心口也哆嗦了下,瞬时就落了那车帘,慌张地瞅了裴绍一眼。


        

她看到了什么?


        

是魏璟卿及官兵。


        

魏璟卿带人直奔他二人适才出来的院落方向,去干什么显而易见。


        

妧妧吓得不轻,与其说是主动落了帘子不如说是手抖没拉住。


        

她终是又抬了眼,对上了裴绍的视线。


        

那男人唇角缓缓微动,而后冷声开了口。


        

“有趣么?苏小姐。”


        

妧妧没答,视线也没移开。


        

那厢动了动身子,朝她探将过来一丝,慢悠悠地接着道:


        

“本官带苏小姐玩一会儿捉迷藏,苏小姐可喜欢?苏小姐猜一猜,他能不能找到你?嗯?”


        

妧妧盯着他,等他说完又许久也没别开视线,但一言未发,只唇瓣微颤。


        

平心而论,自知道他要造反后,她是有些怕他的。


        

终是好一会儿,她才糯声道:


        

“能不带上别人么?”


        

裴绍好似没听懂她的意思,缓缓挑眉。


        

“别人是谁?”


        

妧妧没答,软软地只道:“我已经说了不嫁他了。”


        

但那男人不依不饶,又问了一遍,“别人是谁?”


        

妧妧道:“我只是想你我二人的事,应该就你我二人快些解决,不该牵扯到别人和别的事。”


        

裴绍冷呵了一声,点了下头,那张俊脸上满是讥讽的笑意。


        

“对,本官是没想牵扯别人,就连你都没想牵扯。苏妧妧,是他把你拉进来的,可他反倒是成了好人,本官是坏 人。他就好像一朵温室里的花儿,就要大难临头了都不知道,还口口声声地说要娶你护你,呵,他拿什么护你?用一张嘴么?他能明媒正娶你你就嫁他了?那你现在在哪啊太子妃?你丈夫呢?你在谁的手上呢,嗯?本官不过是动动手指而已他就下狱了。所以以后不论发生什么苏妧妧,是你和魏璟卿合起伙来逼本官的,本官品性卑劣,睚眦必报,没条件当个风光月霁的正人君子,不是个好说话的,更不是个好人,你第一天认识我?”


        

小姑娘眼圈红了,被他三言两语,几句话又弄哭了。


        

但刚抽噎了两声,那男人就冷声勒令,“憋回去。”


        

妧妧不屈地看了他一眼,但终还是委屈地擦了泪,抽噎两声不哭了。


        

她知道他终是因为她那时要嫁魏璟卿,或是还有他劫走她,求了她,她对他态度不好。


        

马车行了没一会儿停了。


        

好似是到了集市,外面有些喧嚣。


        

小姑娘眼中噙着泪,又好奇到了哪,小手伸出去便又要拨帘子,但刚抬起,就可怜巴巴地收了回来,抬头看了他一眼,终是没掀开。


        

车上死静,谁也没说话。


        

r />


        

车外,百姓窃窃私语,人群中不知是谁道了句,“据说是太子.......”


        

这一声“太子”传来之后,车中的妧妧很不自禁的身子便颤了一下,有了那么一丝丝反应。


        

裴绍居高临下,垂眼眯着她。


        

就那么一个不经意地一个反应,让裴绍心中滕然就起了一股火,冷声道:“过来。”


        

妧妧正仔细着外面的人说什么,突然听得裴绍说话一怔,抬了眼眸去看他。


        

那模样无辜的很。


        

裴绍瞧在眼里,不知不觉间就咬上了牙槽。


        

小姑娘没反应过来,转瞬他就更火了,低沉着声音狠声道:


        

“过来!”


        

妧妧自有了新的打算后,对他又大体顺从了,如此便起了身,听话地过了去。


        

她坐到了他旁边,俩人一高一矮。


        

她很纤弱,那男人在她面前便显得很魁梧。


        

俩人这般并排坐在一起,小姑娘看起来特别娇小。


        

她坐定后起先也没看他,直到感到了他的目光,下意识转头抬了头去。


        

猝不及防,那男人正好伸手箍住她的细腰,一用力,她就入了他怀,再接着他便吻了下来,封住了她的唇。


        

小姑娘小脸儿烧红,没想到,“哼唧”两声,喘息连连,自是也伸手去推了他。


        

但那男人箍得很紧,见她反抗,停了,咬着牙,冷声道:“你活腻了?”


        

继而更紧了手,妧妧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结实的身前。


        

随着她喘息,那抹莹白也是越来越起伏不定。


        

裴绍吸着她的呼吸,到底又亲上了人。


        

声音不小。


        

妧妧臊得慌,车下全是人。


        

她不知道隔不隔音,怕风把帘子吹起来,更怕那男人来了兴致,要在这做那种事.......


        

魏璟卿从天牢中出来,做的第一件事是进宫。


        

/>  第二件事便是想着回去见妧妧。


        

但他没等到回府,从皇宫中出来就被人告知了太子妃失踪一事。


        

魏璟卿怎么也没想到,人怫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