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00章 追妻(四)生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章----追妻(四)


        

秀儿更是微呆。


        

但转念有些明了了。


        

她虽然极紧张, 但确是个机灵的姑娘,看明白了裴绍是想从她这打听小姐的心思。


        

扪心自问,秀儿从始至终,便是现在都很希望小姐和裴绍走到一起, 但又深知俩人走不下去了。


        

裴绍不知珍惜小姐, 心思让人也看不明白, 对小姐好似很偏执, 好似是爱的,但又好似只是想占有, 是不爱的。


        

他根本不去理解小姐,只知自己随心所欲。


        

好像只要把小姐留身边儿就行。


        

但小姐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又不是木偶, 娃娃。


        

怎么能不顾虑感受,只凭自己喜欢就想怎样就怎样呢。


        

他这般想囚小姐便囚着小姐,谁愿意被囚呢,小姐自然是要伤心的。


        

俩人之间的矛盾源头,自然还是从他破坏小姐认亲,撵小姐离开京城开始。


        

眼下他既是问了, 秀儿也便实话实说了。


        

“小姐不想再和皇上在一起, 想离开皇上, 和别人都无关, 只和皇上自己有关。”


        

秀儿觉得她话说到此,已经很明白了。


        

裴绍是个什么人?


        

是个能夺天下的人。


        

世人都说他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奇才, 有多精明, 多聪明便不用人说了。


        

便像小姐说的那般, 她和小姐俩人加在一起也没他聪明, 没他懂得多,花花心思多,他还能不懂她的意思么?


        

秀儿悄悄地抬头看他。


        

他到底什么心思,爱不爱小姐,谁也说不准,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男人听罢没什么反应,半晌过后,咳嗽了两声。


        

秀儿有些微微的紧张,小心地看了看他,且不知道人是不是昨晚冻到,感冒了。


        

他皱了皱眉,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瞧着好似是不大舒服了,而后朝她动了动手,却是让她下去之意。


        

秀儿一躬身,退下了。


        

小丫鬟匆匆离开,自然是回到房中就把事情跟小姐说了。


        

“.......他下了令,秀儿也不敢违拗就过去了。而后他问了秀儿小姐喜不喜欢魏璟卿?又问了秀儿小姐是什么意思?”


        

丫鬟把对方问的,自己答的,一字不落地告诉了妧妧。


        

妧妧听着,小手微微攥了攥帕子,当然有些没想到他把人叫过去问了这些。


        

正想着,秀儿突然记起什么一般道:“小姐,他好像受了风寒,八成是昨晚冻的。”


        

妧妧一听,眼神有些变化,瞬时很是紧张,但只有一瞬人便又稳了下来,没说话。


        

俩人后续也没再提这话题。


        

这一天过的很快,转眼便暮色四沉,天儿暗了下来。


        

那男人倒是不与她们抢膳房用,往往都是小春小秋用过之后,方才派人去做饭。


        

昨日是毫无准备,天色晚了,不得已,得解决士兵用膳,他让人用她的小膳房凑合凑合倒也可以理解,但今日明明有一整日的功夫,法子多了,去外买,去饭馆订,似乎都比这简单,但他依然让士兵乒乒乓乓地在她的小厨房里折腾,让妧妧突然感觉,他是故意的。


        

这般又是到半夜方才消停,而后妧妧与秀儿便得到了一个消息。


        

小春 与小秋过来。


        

“小姐,那位爷好像高烧了。”


        

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


        

妧妧问道:“没找郎中来么?”


        

小春道:“似乎并未,奴婢和小秋姐姐只听士兵说那位爷的头很烫。”


        

秀儿颇急,“小姐过去看看吧。”


        

妧妧没动,“他自会让人去找郎中。”


        

秀儿一听也没再说什么。


        

小春和小秋不时也被妧妧退下了。


        

妧妧在桌前坐了一会儿,小脸儿冷落,也没言语。


        

过了一会儿起身,洗漱,也便准备睡了。


        

秀儿在窗边盯着外头的动静,一盏茶过去了始终也没见郎中过来,忍不住跟小姐说了去。


        

“小姐若不然过去看看吧,好像没找郎中似的。”


        

妧妧很平静,“若真病了就会找,没找的话,便是小春两人的消息有出入。”


        

秀儿想想小姐说的也在理,便不说了。


        

这般又过了一盏茶左右,外头仍然没有郎中到来的意思。


        

郎中没来,但有士兵过了来。


        

那边一敲门,妧妧便心微微一颤。


        

秀儿开了去,士兵立在门口,恭敬颔首,朝着妧妧道:“苏小姐,皇上高烧不退,一直在唤苏小姐的名字。”


        

小姑娘一听,微微攥了下手,但也未动脚步,只缓缓地张口。


        

“生病了怎么不去找郎中?”


        

士兵道:“已经派人去了,还未请回,苏小姐能去看看皇上么?”


        

妧妧没有立刻答话,过了一会儿道:“你还是让他等郎中吧,我不会看病。”


        

士兵略微犹豫,终还是退下了。


        

门关上后,妧妧什么也没说,只返回了床上。


        

秀儿想说话,想劝劝,但也没张开口,只又去了窗边儿盯外头的动静。


        

而后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依然没有见有郎中来了的迹象。


        

秀儿过到妧妧身边。


        

“是不是郎中忙着,这附近就一个张郎中。”


        

妧妧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要想请,再忙也请的来,如若不请,就不是真的病了。”


        

秀儿听小姐说完一怔。


        

她断断是没怀疑的。


        

丫鬟道:“小姐,秀儿下午去时,他确实不舒服了,应该不是假的吧。”


        

妧妧没说话。


        

秀儿又道:“他好像这几顿饭都没怎么吃,可能吃不惯,加上昨晚,定然是冻到了。”


        

妧妧还是没说话。


        

这般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那士兵又来了,对妧妧依旧极其恭敬。


        

“苏小姐去看看皇上吧!我等是粗人,照顾不周,皇上病了,脾气亦是很不好,且迷迷糊糊的一直在唤苏小姐的名字。”


        

妧妧依然如故。


        

“我说了,皇上病了,你就赶紧去找郎中。”


        

那士兵道:“郎中.......刚刚来过了,开了药方,药也喂过了,但皇上仍然高烧不退,属下担心.......苏小姐还是去看看皇上吧。”


        

秀儿道:“小姐,若不然秀儿先去看一眼,瞧瞧是不是.......”


        

她那“真的”俩字没说出来,毕竟给 士兵听到了不好。


        

妧妧没不允,点了下头。


        

秀儿一见应声,赶紧去了。


        

丫鬟走后,小姑娘老老实实地坐在桌前,但那一双雪白纤细的玉手有些微微的轻颤,看得出心里是颇急的。


        

她没有等多久,不一会儿便听到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很急,秀儿气喘吁吁,是跑着回来的,进来之时脸色苍白,说话都有些打了颤。


        

“小姐,真的发烧了,额头特别特别烫!”


        

小姑娘一下便站了起来,泪汪汪的,腿都有些软了去,更是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披了衣服,匆匆地去了小学堂。


        

一进门,她但觉那屋中的热度还好,烧着银霜炭,窗子与门白日里都被他的人包过,蛮严实的。


        

屋中就两个士兵在照顾。


        

小姑娘进去后便直奔了床边。


        

那男人盖着被子,闭着眼睛,正躺在床上。


        

妧妧喘微微地过去,小手颤着摸上了男人的额际。


        

沾上,她便打了个颤儿,人瞬时便要急哭了,柔柔弱弱地自言自语道:“这怎么这么烫呢!”


        

而后便赶紧吩咐士兵打温水来,也让秀儿把小秋小春都唤了过来帮忙,丫鬟浸了帕子后,她急着给他敷到了额头上,又坐在床边给他喂了不少的水,吩咐小秋和小春去膳房给他熬粥。


        

这般一忙碌,没一会儿便过了一炷香的功夫。


        

妧妧一直照顾着,时不时小手便要去摸摸他的额际,但额头上换了几次巾帕了,他的头一直还都很烫很烫。


        

她当真是极急的。


        

这般又过了一会儿,小姑娘终于见他长睫缓缓地动了动,而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那眼眸很是深邃,瞧着目光好像还蛮有神似的,但半睁不睁,微微眯着,剑眉也是微微蹙着,瞧起来好像不甚舒服。


        

他这般一醒,妧妧收敛了一些着急的情绪。


        

俩人冷战快五个月了,若是从断了那天算起,经历了她离京;遇上魏璟卿;与魏璟卿大婚;再到他陷害了魏璟卿;囚禁了她;以及他篡位夺权;和她离开的这三个月,统统加到一起,已足足经历了六七个月之久了。


        

上次,她很情愿地靠近他,很情愿地和他亲亲密密的接触,还是在俩人断了关系之前。


        

所以这般突然他醒了来,睁了眼睛,离着这么近,双方都是有意识的情况下,妧妧极其不自在。


        

她很自然地别过了视线去。


        

是那男人先开的口。


        

“娇娇?”


        

声音有些沙哑,好像是有些虚弱。


        

“我不是在做梦吧。”


        

妧妧没转过头来,声音很小,“别说话了,你好些了么?”


        

那男人道:“不太好,有点饿。”


        

妧妧立马唤了秀儿,问着,“粥还没熬好么?”


        

丫鬟应着声,“秀儿这就去看。”


        

妧妧点了头。


        

这般刚点完,突然小手被人碰了上,继而那人的大手一点点地握住她的小手。


        

妧妧转回了视线,看了他一眼。


        

见他的眼眸一直在她脸上,瞧着很深情又很虚弱的样子。


        

妧妧第一反应想要抽出手去,但终又没有。


        

屋中很静,谁也没说话。


        

却 是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推开了他的手,拿下了他额上的巾帕,接过小春递来的,给他又换了一个。


        

这般功夫,秀儿返了回来,将熬好的粥端了来。


        

妧妧起了身,试着想要扶那男人起来。


        

但那厢只微微动了一下,羸弱地道:“有些没力气。”


        

妧妧安慰,“那便别起了。”


        

裴绍道:“娇娇喂喂我成么?”


        

妧妧没说成与不成。


        

但直接做了。


        

她端了粥碗,盛了半勺,轻轻地吹了吹,而后送到了他的口边。


        

那男人慢慢地张嘴,深邃的眸眯着他,一勺一勺地喝了。


        

“娇娇......”


        

他一边喝,还一边时不时地轻轻唤她。


        

妧妧也没答话,更没接话,只本本分分地喂着他,时而用帕子给他拭拭唇角,更是时刻关注他有无退烧。


        

那男人的头一直发烫。


        

小姑娘心中很是担心。


        

但他胃口不错,一碗粥都喝了。


        

妧妧将空碗递给了丫鬟拿走,又喂他喝了水,一切都拿走之后,起身为他弄弄被子,掖了掖。


        

那男人抬手挡了一下,“不用了娇娇。”


        

妧妧没听他的。


        

发热之人,自是要好好捂一捂,出汗了,烧也便退了。


        

然她为他整理被子,他一直抬手微微挡着,很温和,口中一直关怀着道着,“娇娇,不用了,坐下歇歇吧,陪我一会儿。”


        

妧妧觉得有些奇怪,不是因为旁的,而是给他弄被子的时候,突然一下便觉得被子哪里特别热。


        

加上那男人一档,她起先没觉得怎样,也没多想,但愈发地觉得他的被子很奇怪,尤其上身处,突然一个位置便是极烫极烫的。


        

小姑娘有些蒙,但突然脑中“轰”地一声,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


        

她一把掀开了他的被子,然后人就呆了,眼睛直直地盯着那男人的被子里边。


        

他竟是足足搂了七八个汤婆子!


        

那还能不“发烧”?身上还能不热?


        

妧妧这时方才猛然间知觉自己被他骗了,心中滕然便起了一股火!


        

被掀开被子的一瞬,那男人当然也就知道自己露馅了,展颜笑了,笑出了声。


        

那灵动的眼神,坏的没边儿了的模样,哪里是病了的样子!


        

“裴绍!”


        

妧妧顿怒,抬手便要打人,但并未碰到。


        

那男人哪里是没力气的,很结实的力道,起身抬臂揽住了她的纤腰,很轻巧地便把人抱了过来,转瞬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妧妧如何能消停,气也气死了,不仅挣扎,抬手就要打他。


        

裴绍截下了人的手,攥住了小姑娘的细腕,低笑了声,微微敛眉,声音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急什么?气什么?朕还不是因为太爱你了。”


        

妧妧真的恨不得给他两巴掌。


        

“你这也叫爱,你怎么能这么无耻?!你懂什么是爱?!”


        

那男人再度敛眉,轻描淡写一般,笑吟吟地道:“苏娇娇,我做的不合你的心意,你就好好和我说,教教我嘛,我改还不行?我和你之间有那么大问题么?怎么就走不下去了?怎么,你就非走不可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