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02章 追妻(六)坦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零二章----追妻(六)坦白


        

心口要炸裂了一般。


        

那结尾处的“璟承”二字与通篇信的内容让妧妧浑身颤动, 眼泪“刷”地一下便流了下来,毫无防备。


        

因为真相,更因为他竟是死去的大皇子魏璟承!


        

梦魇, 画像,树叶,历历在目......


        

妧妧不是没有怀疑过,恰恰相反, 她想过这个问题,但过于匪夷, 没有深想。


        

后续, 他夺了权后, 实则她也曾想过, 裴家篡位,他父亲靖-国公不过四十出头,竟是直接让位, 做了太上皇么?


        

但终是不愿对他之事太过心, 甚至可以说是特意控制自己不去过心,方才什么都点到为止,不多想也不多问。


        

后续来到这小镇,便更是与世隔绝了一般。


        

她根本不知当今皇上竟是九岁葬身火海的大皇子涅槃归来。


        

小姑娘不住颤抖, 美目朦胧, 不受控制地抽噎,心中震惊,也有心疼, 还有委屈, 许许多多很复杂的情绪。


        

她手中拿着那信, 早便落了下, 眼睛一直盯着那男人,不知不觉,也是丝毫控制不住,抽噎出了声音。


        

不知是听到了她的哭泣,还是恰好转醒,裴绍微微动了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模模糊糊的映出了小姑娘的小脸儿,娇柔的身子,颤抖的肩膀,和她手上的信。


        

视线渐渐清晰.......


        

“娇娇。”


        

裴绍恍然心一颤,清醒了,也知道她看到了那封他写给她的情笺。


        

男人立时起了身,动作自是不比平时,有些许的迟缓。


        

但他终还是身子骨结实,生病归生病,发热头痛,不舒服是真,但力气还是有的是的。


        

他看她落泪,很紧张,心里也很不舒服,突然甚至有些不知所措,起身便就握住了她滑嫩绵柔的小手,又唤了人一声。


        

“娇娇........”


        

/>  语声自是温和的。


        

小姑娘一直在哭,眼泪止不住了一般,便就看着他哭,神色也没有什么服软的意思,还是带着几分的不屈,但此时那不屈之中又明显带着委屈。


        

裴绍意识更清醒了些,也忆起了昨日的事及她说的话。


        

她的话让他心里很难受。


        

男人又紧了紧握着她小手的手。


        

昨夜便想再与她谈谈,把话说清楚,她却不再相见。


        

这会儿得了机会,裴绍当然是紧张又珍视的。


        

他开口说了话,第一句便道:“我没有喜欢过董静姝,也没有想娶她,娇娇误会了。”


        

生怕人走,人不听,也不等她回什么,男人紧接着便继续解释道:


        

“当时情况紧迫,沈韫识破了我的身份,必然要逼我娶华熙,华熙是我的妹妹,我随便挑了个女人,假装心有所属,打个掩护,必要之时,以此为由避圆房,拖延一些时间而已,娇娇,真的仅此而已。”


        

那男人刚要接着再去解释旁的事,但听小姑娘软软的声音,抽噎着插了嘴。


        

“那你本来是打算要和董静姝圆房的?”


        

裴绍一怔,没想到她能有这一问。


        

那倒是个意外,他没想到董静姝会要来给他当妾,也根本就没想过会不会和董静姝圆房这种事。


        

彼时对他来说,那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他也根本没理会。


        

然没想到此时俨然是成了大事。


        

裴绍很紧张,更温和也更认真了几分。


        

“我怎么会和她圆房呢?我从来都没想过这事,我心中只有你,娇娇。”


        

小姑娘哽咽道:“没看出来,一点儿都没看出来,半点都没看出来。”


        

这 般委委屈屈的说着,好像更要哭了。


        

裴绍又向前探了探身,有些急,心里不知怎地,也特别害怕,尤其一想起她昨日说的话。


        

“娇娇,为了快些和你相见,事情加快了许多,我心中真的只有你,真的很爱你。或许有些事我做的不好,但不论是破坏你认亲,还是想你快点离京,都只是想保护你。后续你又回了来,还要嫁魏璟卿,先不说此局魏璟卿做不了局外人,你和他在一起很危险,沈韫很容易就能知道你我曾经的关系,也很容易就能知道你是我的软肋,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被卷进来,百害无一利。便是魏璟卿是个局外人,我如何能看着你嫁他人?我只能破坏你二人成亲。”


        

男人接着道:“囚了你,是我不好,但彼时没有更好的办法保护你。事情一旦开始,便没有什么是万无一失的,所以,只好姑且委屈你。”


        

小姑娘眼中始终含着一汪泪,也始终在抽噎,在望着他,瞧着楚楚可怜。


        

不一会儿,她软软糯糯的小声音又道了出来。


        

“那你也不好,你就是不好,我没看出来,就是没看出来。”


        

裴绍此时皆是肺腑之言。


        

他睇视着她,许久眼睛有些微微的湿润,但人笑了。


        

他缓缓地揽她入怀,知道她心娇,她委屈,也知道自己确实是不好。


        

她的小脸儿贴上了他的胸膛便破了防,像个小孩似的,抓住他的衣服,“呜”的一声就哭了起来,肆无忌惮的哭。


        

他轻轻地拍着她,口中喃喃。


        

“娇娇.......”


        

她哭了好一会儿,而后又起身,推开他,依旧委屈的质问。


        

“你就知道说好听的骗我!把自己说的那么好,你又哪里有那么好?你忘了在宫中,你还说要继续囚着我;你忘了你在云阁和我冷战,便是和丫鬟说话都不与我说;你忘了我求你把秀儿接来,你无动于衷,理也不理我;你忘了我是用什么换的你把秀儿接来陪我;你忘了你很用力很用力的.......”


        

那男人听到此,低声笑了。


        

>


        

裴绍紧了搂着她纤腰的手,小姑娘与他更紧贴在一起,仰着小脸儿,梨花带雨,是真的很委屈。


        

她越看他那张脸,他的眼睛,就越委屈。


        

那男人哑声开了口,“对,我就是想一直骗你,骗你一辈子。”


        

继而微微停顿,“苏娇娇,过去若是真的不堪,我还有没有机会和你重新开始?”


        

小姑娘软声哭着道:“没有.......”


        

裴绍心一沉,突然便就特别害怕。


        

他长睫缓缓开合,轻轻扶住了她的肩膀,哑声道:“你要我怎么样?”


        

妧妧盯着他,抽泣好一会儿方才开口,“你为什么那么对我?”


        

裴绍实话实说。


        

“因为你答应了嫁给魏璟卿。”


        

妧妧又来了气,来了火。


        

“你都不要我了,还不许我嫁别人么?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裴绍道:“但若是我,如果可以选择,娶不了你,我就不会娶别人,一辈子都不会。”


        

妧妧蓦然怔住,眼中的泪又滑落了下来,但哭着骂着他。


        

“我不信,你就会说好听的。你坏到了,让我觉得这都是你的阴谋,都是你在骗我,我当初在车上看到的就是你的喜帖,这信也是你后写的,你就是想娶董静姝,就是不要我了,你也根本就不是魏璟承。长公主说大皇子是一个仁义,善良,温润如玉的孩子,哪里像你这般坏的没边儿了!”


        

裴绍缓缓地闭了下眼睛,再度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