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08章 大结局(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零八章---大结局(中)


        

他看她的眼神, 妧妧看到便脸红,唇瓣嗫喏两下,没说出话来, 惦念他的伤势,问着:“可好些了?”


        

裴绍道:“看到你, 什么都好了。”


        

他面色肃然,只带着一丝丝浅浅的笑。


        

妧妧觉得他又开始闲扯了,但却忍不住脸上也露出了一抹难以遮掩的喜悦。


        

半晌,小姑娘推了推他,声音还是很小, 羞赧地道:“你快起来。”


        

说过之后,那男人依旧没什么反应,还是盯着她看。


        

人看起来有些深沉, 他不说话的时候,其实也有些难近的压迫感,妧妧一直捧着他的脸, 换做以前, 她是怕他这幅模样的,此时却是没有。


        

男人接着便攥住了她的细腕,把她的手从他的脸上拿下,俊脸靠近,亲上了她。


        

他轻轻撬开她的唇齿,小姑娘没抵抗,只随着他的吻不断加深, 脸越来越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再接着他的大手便箍住了她的腰, 手朝着她的衣中探去。


        

妧妧穿的很薄的一层。


        

她的身上白嫩的和脸蛋无异, 仿佛能掐出水儿来一般, 香香软软,他的手沾上便再放不开,愈发的重了起来


        

小姑娘呼吸渐渐急促,柔荑推向了他,制止了人,声音依旧很小。


        

“璟承,别.......”


        

她这一句话,倒是让他停下了手。


        

裴绍哑声问道:“你唤朕什么.......”


        

妧妧的脸更红,潋滟秋眸望着他,半晌方才重复了出来。


        

“璟承........”


        

继而别开了视线,微微低了头,又道:“可以这么唤么?”


        

裴绍笑出了声,“当然可以,朕喜欢的很。”


        

说着便又亲上了她,大手从她背后滑到前边。


        

br />


        

“璟承,再等等成么?你的伤.......还有,若是被发现了........”


        

裴绍打断了她,呼吸略深,“没人会发现。”


        

妧妧听他这般一说也就明白了,估摸着他安排了人看着。


        

他做事她倒是放心,只是她更在意的是他的伤。


        

想着,她的手摸到了他受伤之处,“太医不是说,至少要养一个月的么,今日方才二十天。”


        

裴绍很是无所谓的敛了敛眉,“朕说无碍。”


        

妧妧不依。


        

“你,给我看看。”


        

裴绍一听,笑了两声,而后不紧不慢地起了身。


        

小姑娘也随着他起来。


        

男人解开衣服,露出胸膛。


        

他伤处在右侧,缠着绷带,此时那绷带上雪白一片,和前三日她侍候他时全然不同了。


        

尤其第一日,绷带和其上的药每隔两三个时辰便要换一次,每次换下来的时候绷带上都是鲜血。


        

小姑娘看到就想哭。


        

此时看着干干净净,单从外表 看,瞧着确实是好了许多。


        

妧妧跪坐在床上,朝他蹭去,滑嫩的纤纤素手,一点点地解开了他包扎的绷带,羽睫弯弯翘翘,轻轻微动,很是聚精会神。


        

她一层一层的慢慢打开,越到最后越惦记,越紧张,直到掀开那最后一层,看到他的伤口。


        

那伤口此时早已不会渗血,趋向愈合,确实是好了许多许多。


        

但妧妧不甚确定,是否这样就可以........


        

稳妥起见,当然是别,应该继续好好养着才对。


        

她看完之后,红着小脸儿,转眸瞅了那男人一眼。


        

他始终似笑非笑。


        

小姑娘的手一碰到他,他便微微眯起了眼睛,身子酥麻了一半,此时人虽一言不发,只是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在她的小脸儿上流连,但心中对她的旎思早已达到了燎原之态。


        

妧妧又很细心地为他重新包扎了上。


        

这边儿前头刚一系好,她便蓦然感到了他的力度。


        

裴绍的手箍紧了她的细腰,欺身而上,直接扯去了适才半脱不脱,已然敞开了的衣衫,手也从她的腰间滑到了桃尻之下,俯身下去,哑声问着,“放心了?”


        

妧妧还是有些怕的。


        

他好似饿狼一样盯着她。


        

小姑娘喘息不已,浑身滚烫,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温度,终是声音越来越娇,“那你,轻些......”


        

裴绍笑了一声,而后便捞起了人,终是撇开了她的膝,开始之前,捏着她的腰,靠近她的耳边,语声微沉,还告诉了她一声,“朕要开始了,今晚,便提前做做新郎官儿。”


        

妧妧青丝微乱,亦有着几缕与香汗一起沾在了她滚烫的脸上,本就羞的不行,不知所措,他这般说,她更不自然,宛若受惊的小猫,别过了脸去,小嗓子中只发出了一声很软的声音。


        

但那男人好像就爱看她这幅脸红又无措的模样,低笑了声。


        

夜晚烛火微摇,窗外的雪下的愈发大了,不时便铺就了一地雪白,树上银装素裹,寒风凛冽,呼啸之声在屋中听的清清楚楚。


        

腊月的天儿,折胶堕指一般。


        

与外头恰恰相反,屋中甚热。


        

真正之时,那男人事前答应的话却是全然没作数。


        

但终还是怜她娇弱,并未过于贪恋。


        

妧妧在他的怀中,枕在他宽阔的肩上,嗅着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恍然就像做梦一样,但沾上便呼吸匀称,迷迷糊糊的入了梦。


        

裴绍没想到她睡的那么快,微微敛眉,起先很是不悦,废了好大的劲儿,方切断了所思,终是嗤笑了一声。


        

行,可以。


        

他恍然发现自己陷的甚深。


        

如若以前,他会忍着?


        

第二日天还没亮,那男人便醒了来,而后洗漱穿了衣服,亲了床上熟睡的她下,走了,在小厮的掩护下,从后门离开,回了宫。


        

继而接着第二日,第三日,乃至四日,五日六日.......


        

夜里,他没有一日不来。


        

妧妧意料之中。


        

这日初十,年已基本过去,事后,小姑娘依偎在他怀中,细臂搂着他的脖子。


        

这两日她有些心事。


        

&nb sp;那男人露着精健的上身,倚靠在床头,闭着眼睛,额上带着几滴汗珠。


        

妧妧想了好久,微微咬上了唇,还是开了口。


        

“璟承......”


        

“嗯?”


        

他语声有些慵懒,人也是如此。


        

妧妧道:“我想了想,你不娶我为妻,接我进宫做妃也行。”


        

裴绍睁开了眼,没想到她能突然说这样一句,心中还有些慌,最先想的是:他又犯了什么错?


        

思毕后但觉没有,有了底气,敛眉不悦道:“你在说什么胡话?”


        

妧妧爬了起来看向他,“没有说胡话。”


        

裴绍道:“你不是一直想做妻的,还说不是胡话?”


        

妧妧打断他道:“我其实一直在意的是你的心,你听我把话说完。”


        

裴绍这便要怒,但小姑娘小手伏在了他的胸膛上,好似是能降噪去火的良药。


        

他静下了心,但冷下了脸。


        

“你说。”


        

妧妧道:“我也有私心,希望你能五年内不娶妻。”


        

妧妧说的是发自内心的实话,也知道裴绍可能会不解。


        

但她为什么做了这决定?


        

她当然也想嫁他为妻。


        

她更不想跟别的女人分享他,但他是皇上,已经不是个普通的男人了。


        

所以她只和他要了五年。


        

只要五年内,他完全属于她,她就满足了。


        

她当然也在意正妻的名分,也很想和他结发,但.........


        

她的名声已然受损,实则已经担不起皇后之位了。


        

在这京城之中,所有的贵族世家,大臣,高官,世家小姐,公子,没有一个人不知她嫁过魏璟卿。


        

她也知道,自从祈福回来后,裴绍便开始准备和她的婚事。


        

但帝王之后,哪里是谁都能当的?


        

她知道朝中大臣对她为后有异议。


        

裴绍若执意娶她为后,会遭非议与诟病。


        

不仅是朝中,京城之中亦是有着这么一股风。


        

她已经派人查过了,官宦家的小姐,以董静姝为首.........


        

很多消息,都是她放出的.........


        

没用小姑娘多说,裴绍是何人,这般几句话之后,他就明白了。


        

男人拨了拨手上的扳指,而后笑了,态度又温和了起来,把小姑娘重新搂回了怀中,捏了一下她的小脸儿。


        

“你觉得,朕连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了?还得用那些大臣给朕选妻?朕偏要你,唯你,独你,便就要他/她们都跪在你的脚下。”


        

妧妧一听他说这话,眼圈蓦然红了,语声中带了几分明显的哽咽,缓缓地抱住了他,心情复杂。


        

“璟承......”


        

裴绍本不知京城传闻。


        

想来这事也是近两日传起来的。


        

但小姑娘说完之后,他便猜到了,想到了,意识到了城中有些不好的风言风语。


        

真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