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10章 结局续(大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一十章---结局续(大婚)


        

两个月过去, 转眼到了三月。


        

妧妧与裴绍的大婚定在了三月初六。


        

自上元节后这两个月来,裴绍政务颇忙,并非夜夜都来, 两人只见过四五面。


        

原本日子过得清闲无忧, 喜事渐近, 一切自然都是极好的。但愈发邻近三月初六, 妧妧便愈发紧张, 有时候觉得一切很不真实似的。


        

大婚前三日, 母亲姜氏几乎与她寸步不离, 始终相陪。


        

喜服早在十日前便送到了苏府,多么金贵华丽, 自是不必说。


        

大婚前半个月,她同秀儿又返回了一趟池榆巷苏家老宅。


        

无他,取些东西。


        

那些东西在一个精致的小盒中,里头装的是俩人昔日下江南之时裴绍给她写的诗与画的画。


        

她取回了东西后, 把他写给她的情笺以及立后圣旨都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 此样东西她自是会带入宫中。


        

小姑娘脸上始终有着一抹淡淡浅浅的笑意,心中是欢喜的,欢喜之余, 也免不了要紧张担忧。


        

大婚前一日,她与裴绍已一个多月未见。


        

当晚家中很热闹,许多久别未见的亲戚都赶了来。


        

母亲相陪许久, 早早地让她休息了。


        

夜里岑寂,四周鸦雀无声,丫鬟们早退了下, 都怕扰了她歇息。


        

她躺下的虽早, 但终是很晚才睡着, 这一宿睡得也不大好。


        

第二日天尚未亮,小姑娘便被唤醒,坐在妆奁前上妆。


        

娘亲姜氏在一旁一直陪着女儿,看着她。


        

镜中映着妧妧绝美的小脸儿,为她上妆的宫中姑姑赞不绝口,不断夸其美貌,所言皆发自肺腑,内心之中亦是惊叹不已。


        

这位苏皇后当真是倾国倾城,娇艳绝伦。可你说她艳丽,她又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仙气,实乃人间绝无仅有。


        

妆毕了,妧妧被服侍着着上了凤冠霞帔,两位喜娘一直喜笑颜开,在一旁说着吉祥如意的话。


        

一切准备就绪,父亲与兄长,以及妧妧远嫁异地,近两日才赶来京城的亲姑姑,与两位亲姨母等亲人都过了来。


        

包括姜氏在内,众人俯身下拜,“皇后娘娘大喜。”


        

妧妧一见爹娘与兄长如此,控制不住,一下子便哽咽了,急忙扶起他们以及亲人。


        

“爹娘,哥哥,快快免礼。”


        

姜氏与苏衍眼圈都有些红,但忍着并未落泪。


        

然小姑娘是如何都忍耐不住的,到底还是哭了出来。


        

这一别不知要何时方能再见。


        

她嫁的终究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子。


        

姜氏抱住了女儿,哽咽着柔声安慰。


        

“妧妧莫要哭,妆花了便不美了,娘有机会就进宫去看妧妧.........”


        

小姑娘自幼便乖巧听话,咽下了眼泪,点了头。


        

两位喜娘很有眼色,马上便又开始说起了吉祥如意的话,气氛也很快便又被带了回来。


        

到了下午,使臣领着迎接队伍从宫中浩浩荡荡而来,到苏府之时已将近黄 昏。


        

那队伍迤逦绵延,众民回避,只能遥遥观望,其肃穆壮丽之景可想而知。


        

凤辇至,苏家众人早在府门前相迎。


        

不时,妧妧便被两位姑姑扶将出来。


        

众人,不论娘家还是接亲使臣皆跪拜了下去。


        

“皇后娘娘大喜。”


        

妧妧让众人免了礼。


        

父母哥哥与之道了最后一句,“妧妧珍重。”


        

小姑娘强忍着泪,笑着应声点头,继而接着姑姑小心翼翼地为她盖上了金凤喜盖,在使臣高声传唱下,引着她上了凤辇。


        

一句“皇后娘娘”起轿之后,苏家门前,以及邻里夹道相观的众人“呼拉拉”地跪了一地,口中绵绵不绝。


        

“恭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大喜。”


        

而后便是无尽的欢呼之声。


        

国喜,乃万民之欢。


        

如此壮观之景,京城之中更是几十年都难遇一次,排场何其恢弘可想而知。


        

凤辇从午门入宫,到达之际天已经黑透。


        

使臣将皇后娘娘以及苏家置办的嫁妆送入坤宁宫。


        

妧妧被两位姑姑,宫女极秀儿搀扶着下轿,送入寝房。


        

她人一入,坤宁宫中大大小小的宫女又是“呼拉拉”地跪了一地。


        

“皇后娘娘大喜,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妧妧在盖头下,让人都起了去。


        

待被扶到床边坐定,嬷嬷便笑着与她说话,嘘寒问暖,关切的很,亦是为她拿来糕点与汤水,让她吃一些,免得饿了。


        

妧妧掀开盖头,净了手后,接过食物,少吃了一点。


        

她这般一面吃着,一面眼睛瞧着喜房。


        

房中皆是大红色。


        

红色床幔,红色纱帐,红色窗帘,红烛摇摇,火光映辉,亦是随处可见红色喜字。


        

凤榻上铺就着大红缎绣龙凤双喜被褥,被褥上又铺就着枣、花生、桂圆、莲子四物,寓意早生贵子。


        

妧妧瞧了一圈后,糕点也吃完了,喝了些水,便就盖上了盖头等待。


        

她等待的时辰并不长,似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外头殿上便传来了脚步声与问候声。


        

那脚步不慢,是裴绍来了。


        

男人肩膀宽阔,一身大红衮服,脸上有笑意,脚步确实不慢。


        

小姑娘有些紧张,玉手微微攥了起来。


        

裴绍拿起桌上喜秤,挑开了她头上的盖头,瞧见那娇滴滴的美人后,人便笑了,笑出了声,俊脸微微凑将过去,沉声之下带着几分温和,“累不累?”


        

他的眼睛注视上了她。


        

俩人眸光也是在这会儿对了上。


        

那男人平日里惯是爱穿一些深色衣服,妧妧还是第一次见他穿着大红色。


        

摇红的烛影之下,映着他含着笑意,格外迷人的双眸与硬朗分明的下颚线,看得人一时之间脸红心跳,还有些挪不开眼。


        

妧妧承认,便是他往昔再不是人的时候,妧妧也承认,他生的真的是很好看很好看,半分瑕疵也无。


        

小姑娘摇头,娇声道:“没有。”


        

&nbs p;那男人眸光絪缊,瞧着她又笑了一声,站直了身子,动了脚步,接着去桌前取了合卺酒过来,也拿了两块糕点,到了她身边,“先吃了它再喝。”


        

小姑娘知道他是怕她空腹喝了酒不舒服,乖乖地接过,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


        

他立在她身前瞧着,一言没发,但便就那般瞧着,不时,薄唇微启,唇角微扬一丝丝,笑了一笑。


        

待她吃完,他方才把合卺酒递给了她一杯。


        

妧妧起了身,俩人手臂交织,一高一矮,他微微低身随上了她,与她一起喝了这酒。


        

烈酒如喉,醇香清冽,却也辣的很。


        

妧妧第一次喝,瞬时小脸儿就红了,不是很适应,但不及她说什么,裴绍便将糕点送到了她的口边,仿佛料到了一般,体贴入微。


        

妧妧赶紧咬了一口,吃下之后,好了不少,方才抬眸望向他,糯糯地道谢。


        

“谢谢皇上。”


        

裴绍没答应,将杯盏就近放到了一旁,拖着语调。


        

“嗯?”


        

妧妧重新道谢,“.......谢谢璟承。”


        

岂料他还是未依,大手箍住了她的纤腰,将人靠近了过来,低头俊脸凑将过来一些。


        

“叫夫君。”


        

妧妧的脸更红了,但秋眸含水,抬头望着人,乖乖的却是叫了。


        

“谢谢夫君。”


        

只是这一声“夫君”唤的显然声音比另外两个称呼要小一些。


        

男人哑声,“再叫一遍。”说着更紧了她的腰。


        

妧妧和他身子紧贴到了一起,手无处安放,伏在他的胸膛上。


        

她红着脸,微微低了头,又唤了一声。


        

“夫君。”


        

嗓音又柔又嗲。


        

裴绍听着面上没表现的太明显,但内心当中,心花怒放了一般不说,身子也有些酥麻了。


        

男人低笑了一声,而后没再相难,松开了她,不知从哪变出了一把银色小刀,削了一缕墨发下来。


        

小姑娘明白他之意思,散落了一头如瀑布般的青丝,接过那小刀,同他一样,也削了一缕秀发。


        

那男人亲手将两缕头发结在了一起,看了看心口起伏不定的小姑娘,将那结发放到了一个金盒之中,交给了她,哑声道:


        

“从今往后,你我就是夫妻了,娇娇。人云鹣鲽并翼,鸾凤和鸣,夫妇之间,不可相匿。”


        

妧妧点头,又低下了头去。


        

“那你要,好好对我.......”


        

裴绍再度笑了,附耳过来。


        

“我自然谨遵夫人之命。”


        

他在她耳边呵着热气,小姑娘痒的很,但心里热乎乎的,又娇娇的应了一声,而后便见他微微敛眉,向她问道:“这枣、生、圆,莲是什么意思?”


        

他特意将那桂圆说做“圆”,莲子说做“莲”,取了那错误的字眼。


        

妧妧并未反映过来,柔声答着,“是,‘早生贵子’之意。”


        

但这般答完之后,她便反映了过来,脸如同煮熟的蟹子一般。


        

果不其然,那男人再度靠近过来,声音很低,问道:“那怎样才能早生贵子,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