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13章 结局续(有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一十三章---结局续(有孕)


        

那模样憨态可掬, 天真幼稚,心思单纯,也不大知道害怕, 自然好似也忘了回家之事。


        

裴绍带她进来便没按什么好心, 根本就没想送她回家, 捉弄她一般, 卑劣的好像便特意就想她找不到家。


        

那日一下午, 他读书写字, 那小孩不哭不闹, 只一直在一旁玩。


        

她写写画画,时而也会撕撕纸,叠一些不成样子的东西,小脸儿上一会蹭上糕点残渣, 一会儿蹭上墨水, 弄得花里胡哨的,便就这般过了一下午。


        

小童仿佛是直到天黑才反应过来一般, 到了他身前, 泪汪汪地道:“哥哥还没送圆圆回家。”


        

裴绍很是无所谓地“啊”了一声。


        

小童一怔,“哥哥可不可以现在送圆圆回家?”


        

裴绍答得轻轻松松。


        

“不可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小童又是一怔,“那哥哥什么时候才能送圆圆回家?”


        

裴绍嗤笑,但冷峻的脸上毫无笑意可言。


        

他略微低身, 瞧着她, 心中突然之间, 便就是想把她弄哭。


        

“我便就不送你, 就把你囚在这, 你又能怎样?”


        

有些话, 小童大抵是听不大懂的, 但“不送她”这几个字,她还是明白的,如此弯弯翘翘的长睫眨了眨,可怜巴巴,受了好大委屈的模样,抽泣了两下后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哥哥是坏人,哥哥是坏人!”


        

裴绍没否认,也没接话,站直身子,便就看着她哭,再接着给她安排了住处,而后便不管她了。


        

但不想,夜晚,他刚躺下,将将要睡着,房门竟是被那小童推了开。


        

裴绍敛眉,极其不耐,更出乎意料的是,那香软的小女孩过来后很自然地爬到了他的床上,钻进了他的被窝。


        

裴绍蒙了一下,待反映过来,脸冷的吓人,“你干什么?!”


        

小女孩已经缩了进去,怯生生地瞧他。


        

“圆圆害怕,哥哥搂睡。”


        

彼时裴绍也便只有十二岁,往昔又是皇太子,何时搂过小孩睡觉?还是个女孩!


        

他厉声,“下去!”


        

小童还是那般有些害怕的模样,但摇着头,肉乎乎的小手扯着被子,眼睛水灵灵的,便就只露出个小脑袋,并不动,声音很小。


        

“天黑,圆圆怕耗耗。”


        

裴绍眉头更锁了几分,什么是耗耗?


        

便是以前他也断没这哄孩子的耐心。


        

接着小童便又补充了一句,“耗耗,咬。”


        

而后他恍惚明白了。


        

她说的是老鼠。


        

这里哪有老鼠?


        

裴绍便再度厉声撵她。


        

“我让你下去!”


        

小女孩不回话了,或是他模样有些骇人,她拎起被子怯怯地挡住了小脸儿,躲猫猫一样,半天又钻出来偷瞄他的脸色。


        

那副眼神灵动,幼稚孱弱,又有些耍赖的模样,一时间竟是让人没法子。


        

接着,她便卷走了被子,翻身面向了床里,闭了眼睛,准备睡了。


        

裴绍咬着牙槽,很想给她拎下去,但终竟是没做出来。


        

半晌,他烦躁地下了床去,想去旁屋,哪知那小童比他动作更快,连滚带爬地跟了下来。


        

他一回头便看到了她着急忙慌的模样,瞧着样子,却是他去哪她便要跟去哪的样子。


        

裴绍盯着她良久,缓缓挑眉,而后变了态度,沉着脸,语声甚慢,薄唇只是微微张启。


        

“男女有别,不能同床,一旦同床,长大以后,你就得嫁给我。”


        

本意是吓唬,但那小童大抵上是不懂的,呆呆憨憨的立马点了头,踮着小脚,举起胖乎乎的小手,连连嚷着。


        

“圆圆都答应哥哥,哥哥抱圆圆。”


        

那纯净无辜的眼神.......


        

裴绍竟是又一次抱了她。


        

男人的视线渐渐从虚化中清晰起来,回了思绪,嗤笑了一声。


        

那日在寺卿府初见,他看她的第一眼便被她那双眸子吸了去,倒是有过那么一瞬觉得好像见过。


        

但没想过多,也没深想,唯独一个心思最为清晰强烈,便是很想睡,越瞧越想。


        

不想这世间还有这般巧合之事。


        

那小童当日是被她堂兄堂姐特意丢下的。


        

< br />  后续裴绍留了人两天后,还是把人送了回去,且临时起意,特意找人揍了那俩人一顿。


        

这日黄昏回宫,俩人同车相对而坐,他只字未提小时之事,想来她也不大可能记得,便只是居高临下,垂眸,似笑非笑地眯着她,也没什么言语。


        

看的妧妧本能的又拘谨了。


        

她小脸儿微红,只时而抬头去看他,间或也唤了他几声,那男人也没答。


        

回了宫,裴绍命人备了汤池。


        

妧妧也直接被领去了他宫中。


        

俩人用过膳后,没一会儿,他便领着她去了浴房。


        

汤池足足有两米长宽,其上漂浮着花瓣,屋中水气弥漫,红色纱幔轻轻飘动,进去便让人不觉间脸红心跳了起来。


        

他领着她到了池边旁,颇慵懒地坐在那高出一节的池沿上,朝着小姑娘微微一笑,拉过人的手,语调也极慵懒。


        

“来,圆圆乖,过来,哥哥抱。”


        

妧妧早就小脸儿烧红,不知所措了,突然听得他这称呼,人缓缓一颤,语声更娇了几分。


        

“皇上在说什么........”


        

裴绍没解释,低笑了两声,扯开了自己的衣领,把人也拉了过来,摁在了腿上。


        

他从后抱着她,那体量足足可以把她装下,一边在前头解着她的衣服,一边唇凑近她的耳边,哑声问着,“圆圆不记得哥哥了?”说着含住了她滑嫩的耳垂。


        

妧妧顿时也没心思细想他在说什么了,微微一缩。


        

“璟承,别......”


        

一句之后便发出了轻轻的哼声,她心口愈发的起伏,但没再说第二句,只有些推他,毕竟这么多次早领教过了。


        

她越是不让他做什么,他越是做的欢。


        

裴绍又是缓缓地笑了声,继而大手拔下了卷着头发的珠钗,小姑娘那一袭瀑布一般,及腰青丝便落了下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她发上的香气,“好香啊。”说着唇顺着她雪白的脖颈细细的啄了下去。


        

妧妧已然不会动了,又紧张又害怕,一双纤纤柔荑无处安放,穿着很快不整,自上褪下,慢慢被他啄到了小衣之处。他的大手在她背后很娴熟的扯开丝带,粉嫩的小衣便脱落了下去,人一览无余。


        

小姑娘呼吸更紧迫,脸也更灼,被他托着秀肩,身子躺了下去,头微微后仰悬空,青丝泻下,好似便就要落入水中。


        

他每吸一下,她都浑身一颤。


        

良久良久,妧妧十指紧攥,再也受不住了,终是求了许久,他方才作罢。但接着人便彻底扯开衣服,把她抱入了水中,挤在池壁之上,呼吸略沉,哑声道:“朕喜欢女儿。”


        

而后没一会儿便响起了大肆的水声。


        

妧妧被抱回龙榻上之时已经过了二更。她缩在他怀中,沾枕便睡着了。


        

喜事是在一个多月后的下午太医为她诊平安脉时传来的。


        

宋太医激动地跪下报喜之时,坤宁宫屋中宫女欢声一片。


        

便就唯独妧妧呆愣了半晌方才反映过来,而后她颤颤地伸出细臂去,第一句话是,“宋太医再为本宫重新诊一遍。”


        

大臣连笑了好几声,懂得娘娘是太激动,是怕空欢喜。


        

但他自然是已经反复诊了好几遍,确定无疑方才敢报敢禀。


        

不过此时娘娘要求,他自然恭敬从命,连连称是,搭上丝帕,又细心地诊了三遍,方才跪拜。


        

“娘娘放心,千真万确。”


        

妧妧顿时笑了出来。


        

没用她吩咐,有的是眼尖心灵的宫女太监,听得消息后,马上便跑去了皇上那禀报。


        

裴绍从不让坤宁宫过来的太监宫女等。


        

只要有人过来,他总是第一个见,便是实在没空,也定会让太监去见,去听事宜,之后立刻回禀给他,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也要第一时间听。


        

今日,他不过是在看折子而已。


        

听得那小姑娘宫中的太监欢悦着气喘吁吁地连连报喜,裴绍手中端着茶便差一点没弄翻了。


        

不论何时,他还从未如此不镇静,如此失态过!


        

男人立马站了起来,激动溢于言表,没问话,直接便出了书房,直奔坤宁宫。


        

他到了之时,宫中尚在欢悦之中,宋太医正在叮嘱那小姑娘需要注意之事,也交代着贴身宫女怎样照顾。


        

裴绍来的太快,妧妧没大料到。


        

那男人进来,屋子中便跪了一地,待太医又禀一次,众人皆欢天喜地的跪拜道喜。


        

裴绍便就一句话:“赏,统统有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