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14章 结局续(产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一十四章---结局续(产子)


        

裴绍赏了人之后, 微一抬手,众人皆退了。


        

而后他的眼睛便落在了妧妧的身上,再接着人就笑了, 笑出了声。


        

妧妧又红了脸。


        

她特别爱害羞,尤其是见他看她的那眼神。


        

小姑娘娇面含笑, 心中的欢喜自是不亚于他便是。


        

她唤了他一声, 起了身,本意是想去方便, 娇滴滴地道:


        

“皇上先坐会儿。”


        

但她这边一动,那男人便过了去, 也没等她再说什么, 直接就把人打横抱了起来。


        

妧妧没料到, 也不明所以, 一声轻咛, 有些发蒙。


        

转瞬裴绍就将她送到了床榻上,护的很紧,靠的更近,呼吸也略沉。


        

“地上凉, 你要什么?朕帮你。”


        

妧妧的脸也更红了几分。


        

她,不要什么, 想去方便而已。


        

男人如此一说, 小姑娘更有些羞赧, 微微摇了摇头。


        

“不必劳烦皇上,皇上先歇会儿。”说着徐徐起身。


        

哪知裴绍按住了她的手, 更靠近了她一丝, 几近就要贴上了她, 低声道:“朕帮你。”


        

那副酷厉的模样和终究还是压迫感十足的声音, 配上这罕见的殷勤的举动,实则很是违和。


        

妧妧知道他是过于激动了,心中欢喜,却也有些哭笑不得,羞答答地声音小之又小。


        

“臣妾不要什么......是想去方便......”


        

岂料那男人听罢竟是还没松开手,脑子锈了一般,鬼使神差地竟是道:“朕抱你去。”


        

妧妧一怔,旋即莞尔笑了出来。


        

她当然没允,小手轻轻推了推他,脸很烫,唤了一声提醒他。


        

“皇上.......”


        

裴绍好似这才回神儿,眼睛微转,缓缓抬头,也是这才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


        

男人恍然笑了两声,站直身子,负过手去,恢复了常态。


        

“朕太高兴了。”


        

妧妧知道。


        

小姑娘也一直笑着,应了声。


        

裴绍想起她要去方便,扬声唤了人过来扶她。


        

妧妧被扶着去了。


        

她心中的喜悦怕是比裴绍更胜一筹,自己当然也很是小心,时而便下意识摸了一下小腹,有些不可思议。


        

这种要初为人母了的感觉很微妙。


        

且这是她和裴绍的第一个孩子,怎能不欢喜。


        

消息没一会儿便传到了沐太后与太皇太后耳中。


        

俩人亲来相看。


        

皇家本来对她就极好,一怀孕,妧妧觉得自己俨然是快要被供起来了一般。


        

消息也很快便传回了苏家,虽然尚未见到父母兄长,但家人会何其欢喜可想而知。


        

裴绍对她是捧在手中怕碰了,含在口中怕化了。


        

宫女们伺候她,都谨慎的不得了。


        

细细想想,其实不止是眼下,以前她给他当外室的时候,他在衣食住行等方面,对她便极其无微不至,且也一直让下人哄着她,只是那时他对她的哄,玩味很浓,很是漫不经心,当然也假兮兮的。


        

夜晚,沐浴过后小姑娘躺在床上,那男人倚在床边儿,便就一直似笑非笑的瞅她,瞧着有些不怀好意。


        

他惯是如此样子,且不知是不是她对他的印象太坏了,有时便怎么看他都不像个好人。


        

且还怀疑他的真心。


        

妧妧只露个小脑袋,微微抿着唇,水灵灵的眸子偶尔眨一下,也一直看他,那模样分外可人。


        

裴绍先笑了起来,弯身,俊脸靠过,敛眉问道:


        

“怀了朕的孩子了,还勾-引朕,不怕,嗯?”


        

妧妧一听这话,小脸儿又发烧了,挪开视线。


        

“臣妾什么时候勾皇上了.......”


        

裴绍指腹拂过她的脸蛋儿。


        

“你那般眼神看朕,还说没勾-引朕?”


        

妧妧不知道自己哪般眼神了。


        

他又开始强词夺理了。


        

“皇上又要欺负臣妾么?”


        

听小姑娘这言,裴绍笑了两声,再接着不提这话了,说起了旁的,靠近她哑声道:


        

“给朕生个女儿,像你小时候一样可爱。”


        

妧妧小脸儿红扑扑的,糯糯地道:“说的好似皇上见过臣妾小时一样。”


        

男人长睫缓缓开合,再度低笑了声。


        

何止见过,她软乎乎,香喷喷的,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的还一直往他怀里钻。


        

彼时,把他烦的不行,耐着性子过了一宿,便差一点没给她扔出去。但现恰恰相反,他倒是巴不得她往他怀里钻。


        

小姑娘接着又道:“臣妾倒是想生一个男孩儿,皇上欺负臣妾的话,儿子肯定帮着臣妾。”


        

裴绍听罢再度笑了。


        

关于欺不欺负的旧事,他不敢接茬。


        

接着那男人便向下了去,掀开被子,附耳到了她的小腹上听了起来。


        

妧妧显然一惊,一双纤纤素手无处安放,更有些哭笑不得。


        

“皇上听什么,还没成形呢.......”


        

“啊。”


        

裴绍声音不大,有一搭无一搭地答着。


        

但口中答应着,人却不起来。


        

他知道还没成形,想提前感受一下他闺女。


        

这晚,俩人很晚才睡。


        

翌日,妧妧父母以及兄长被裴绍派人接进了宫,且允了姜氏随时进宫看望。


        

关起门来,姜氏一直在夸裴绍。


        

她真的有些没想到。


        

姜氏面上含笑,对着姑爷满意至极。


        

回想以前,他那般模样,那般态度,确实是没想到他能最后待她女儿这般好。


        

妧妧只是笑吟吟的,母亲说,她便听。


        

直到黄昏邻近宵禁,父母方才离宫。


        

接着下一日,长公主与沐二郡主也来看了她。


        

太医每日三次请平安脉。


        

御膳房各种补品膳食更是换着花样地给娘娘准备。


        

但妧妧吃的不多,因为前三个月害喜颇为严重。


        

人瘦了一小圈。


        

本来就纤弱,如此一折腾,更瘦了似的,小脸儿巴掌大。


        

裴绍瞧着敛眉,没少给她换厨子,但结果都一样。


        

夜里她睡了,他琢磨着,也不知是不是心血来潮,便看起了菜谱。


        

翌日得了空,亲自下了御膳房,给她做了一顿试试。


        

妧妧是怎么也没想到。


        

他人就更没想到。


        

裴绍是何等出身,自生下来就是储君,仿若浑身上下带着金光一般。虽然遭逢巨变,但在老滇宁王膝下,物质没断过,一直养尊处优,谁能想到有一日他会亲自下厨。


        

东西端来,妧妧感动的就要落泪了。


        

说来也奇怪,他做的东西,她吃了便不吐,也十分佩服这男人当真是干什么像什么,什么都做的极好。


        

妧妧很爱吃。


        

她爱吃就成。


        

裴绍倚靠在其对面的椅上,坐着瞧着,虽话不多,但一直似笑非笑,看着她吃的很好,缓缓地摸了摸手上的扳指。


        

小姑娘双瞳剪水,时不时地抬头笑盈盈看他,模样可可爱爱。


        

裴绍沉笑了两声。


        

从那之后,这男人便有了新差使,每日抽时间研究菜谱,隔三差五就会给她做一顿。


        

*


        

三个月后,入了夏,妧妧一天天好起来,终于不那么害喜了。


        

这般日子过的顺心,欢喜,离宝宝出生也越来越近,满是希冀。


        

r />  < br />  “皇后娘娘这胎,疑似孪生!”


        

这消息一传出,裴绍先是动用了整个太医院确定此事。


        

待确定之后,母亲姜氏,沐太后,太皇太后,乃至沐二郡主,长公主,甚至靖国公家的祖母老夫人齐刷刷的都到了。


        

众人皆是欢天喜地。


        

这日当晚,裴绍附耳贴在小姑娘微微隆起的小腹上,足足听了半个多时辰。


        

妧妧每每唤他行了。


        

他都只是抬手“嘘”了一声不叫她说话。


        

他说他要提前感受一下他闺女的力度。


        

小姑娘偷笑,不知他能听出个什么,更不知道他怎么就确定是闺女。


        

转眼到了到了八个月,临盆待产,姜氏早便被接入了宫中照顾。


        

进了冬月,天越来越冷,妧妧也便不怎么出屋了。


        

她四肢纤细,唯小腹鼓鼓,本来就怕冷,怀孕更是穿的很多,整个人像个小包子似的,看起来特别可爱。


        

动产那日并非预计生产之日,而是提前了足足二十多天。


        

太医所言孪生大多会提前,倒也并非不正常之事。


        

妧妧见了红,吓坏了。


        

她到底还是年龄小,何况是这种大事,很是害怕。


        

好在母亲姜氏和沐太后与沐二郡主都是过来人,在身边,一直安慰她。


        

下午见红,足足到了半夜小孩儿方才要临盆出生。


        

裴绍在产房外坐立难安,心中担忧。


        

此时他还想什么男女,只要一切顺利,便是天大的喜事。


        

没一会儿产房中小姑娘的声音便时而传了出来。


        

听得出她有隐忍,但没忍住,还是哭了。


        

裴绍受过刀伤,知道这拔刀的疼痛已经很难忍。


        

她那么柔弱,可想可知。


        

男人一言不发,立在那。


        

太后沐二郡主等人皆等在此。


        

太医院足足来了十名太医,屋里外头相候。


        

产房之中忙忙碌碌,脚步声,说话声与生产声.......


        

一切井然有序,


        

裴绍虽面上酷厉沉着,瞧着很稳,但心中已然汹涌澎湃了起来。


        

直到良久良久,卧房之中传来了小孩呱呱坠地之声。


        

暖阁中的人都松了口气。


        

产婆之一抱着孩子出来,跪下连连道喜,“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是位小皇子!!”


        

裴绍早没了心思听男女,沉声问着,“皇后如何?”


        

产婆道:“皇后一切都好,很顺利,皇上莫担心,这第一个出来了,第二个就快了。”


        

男人抬手,她立刻起身进了去。


        

如产婆所说,她再度进去没一会儿,第二个声婴孩儿的哭声便也响了起来,一切确是顺的很。


        

暖阁中,太皇太后,沐太后,沐二郡主等人皆是再度站起,一片欢喜!


        

旋即产婆,医女出来,齐齐跪拜下去。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为皇上诞下了一对双生子!”


        

“双生子!”


        

众人皆喜。


        

别说是皇族,便是普通人家,又哪里有不期待儿子的,更是有多少女子母凭子贵,这一下子俩,不论是于皇家而言亦或是皇后而言,实乃天大的福份。


        

太皇太后,沐太后以及沐二郡主喜不自胜。


        

消息一经传出,便是宫女太监也都私下里暗暗感叹,苏皇后当真好命。


        

裴绍起先心中最最惦记的是皇后的安危,也没大听孩子性别,只听母子平安便甚喜,赏了所有人。


        

待能进去看皇后,人便进了去。


        

却是脑回路好似断了那么一阵子,半个多时辰后,他方才突然反应了过来。


        

两儿子?


        

他闺女呢?


        

竟然是俩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