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17章 番外一(崽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一十七章---番外一(崽崽)


        

{双生子篇}


        

安安与康康长到三个多月的时候才赢得了父皇的喜爱。


        

两个小家伙前三个月便就是吃与睡。


        

彼时趣事也是多多。


        

或是真是双生子心有灵犀, 小哥俩起先几乎所有事都同步。


        

譬如这个醒了,那个没一会儿准保也会醒来。


        

再譬如这个哭了,那个小嘴儿撇一撇, 随后肯定也会跟着哭。


        

自然若是笑,也基本是同步的。


        

最有意思的还是无知无觉, 毫无另一个带动之时,比如睡觉的时候。


        

两个胖乎乎, 白净净的婴孩儿并排躺在各自的摇篮中, 睡姿一致, 呼吸一致,小短腿踹被子一致,有时小手揉脸脸也是一致。


        

那副模样,便是谁见了心都化了, 忍不住想笑。


        

前三个月时, 他们的父皇不知是过于想闺女, 还是不大懂得稀罕小孩,总归并无很喜欢他们的样子。


        

虽然也会每日都来看他们, 但便是抱都没抱过。


        

还是安安与康康百天之后, 他方才第一次抱了小哥俩。


        

两个宝宝极给父皇面子,父皇左手一个,右手一个, 刚抱上手没一会儿, 他们便相继都尿了, 尿了他一身。


        

尿完之后, 小哥俩皆是一脸无辜, 没事儿人, 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憨憨地吃着自己肉乎乎的手手,抬着小脸儿看爹爹。


        

这是“挑衅”,明晃晃的“挑衅”,也是“报复”,明晃晃的“报复”。


        

谁叫都三个月了,他才想要抱抱他们。


        

裴绍从外到里皆被小哥俩尿湿了。


        

男人起先敛了眉头,挺不爽,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


        

然小哥俩就是吃手手,也不管他什么脸色,更不惧他是父皇。


        

那一幕,尤其三个人长得还极像。


        

妧妧捂住了嘴,实在是没忍住,偷笑了好一会儿。


        

三个多月后,两个小东西已不再一天天只知吃睡,每日会玩一阵子,欢实的很,尤其是学会翻身后。


        

俩人皆很灵巧。


        

父皇这个时候好似就有些开始喜欢他们了,有时会让两个人比试,看谁翻得快。


        

小哥俩并排躺在一起,踢踢小短腿,手舞足蹈,再便继续吃手手,跃跃欲试,积极踊跃。


        

父皇一号令,他们能听懂一般,使出吃奶的力,使劲儿翻过,逗得母后“咯咯”地笑,自然父皇也笑出了声。


        

从那时起,父皇好似开始有些喜欢他们了。


        

要么说,他们也是靠魅力征服的爹爹。


        

待到六个月后学会了爬行,父皇好像更来了劲儿,时常找他们玩。


        

偏房地上被铺就了绒毯,小哥俩下了地便仿佛落地的珠子,四散而去,缝机会就爬,抓都抓不住。


        

有时爬累了便相对而坐,你拍拍我的头,我摸摸你的脸,你一句我一句,说着一些只有宝宝之间方才能听懂的秘语。


        

到了夏日,俩人七八个月的时候,父皇会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抱着他们,和母后一起领着他们出去晒太阳,看鸟鸟。


        

一周岁时,小哥俩长了新本事,开始会走了。


        

起先歪歪扭扭的一步三晃,甚至连连摔跟头,但这个新本事,让他们很兴奋,常常立在那手舞足蹈的相互交流,自然用的也多数是宝宝密语。


        

父皇把他二人养的很皮实。


        

摔倒了不会扶,往往也不让旁人扶,只在一旁提醒一句站起来而已。


        

但母后大抵是忍不住的,生怕他们哪摔疼了。


        

父皇很是无所谓,还常说什么“ 没事,跌跌拌拌算什么,随便一些,男孩子不要那么娇气。”


        

便是这“随便一些,不要娇气”,其实还有一件趣事。


        

彼时小哥俩已经;两岁半,早便完全走稳了,亦可零零星星地能说一些话了。


        

恰逢春暖花开之际,天儿一天比一天暖和。


        

一次十五,皇太祖母拜佛,皇祖母与母后皆去她宫中陪伴。


        

小哥俩从晨时便开始嚷着找“皇皇”。


        

这“皇皇”是他二人给父皇取的爱称了,“父”字或是略微有些难发音,被俩人省略了去,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皇皇”一直叫到许久。


        

这日正好大臣沐休,他们的父皇无朝,倒是也可以偷一天懒,不理政务。


        

既然他们嚷了一早上了,母后便把他们送去了乾清宫。


        

他们穿戴整齐,漂漂亮亮地过去,极是欢喜。


        

到时,父皇早起了,且已经穿戴好,原是约了大臣,正准备去捶丸,但见母后把他们送了来,父皇便没去,与大臣换了时间。


        

然正午后,母后从太祖母寝宫回来,到了乾清宫接他二人,宫中确是没人。


        

最后竟是在马球场找到的父子三人与太监。


        

春意盎然,父皇坐在软椅上,悠闲地喝着茶水,时而抬手教着,而他二人.......


        

他二人小手里各拿着个小撺棒,竟是正在用撺棒打球。


        

小家伙们终是还不到三岁,球坑就在眼前也是很难打准,有时球没打着,自己转了个圈,一圈之后,没站稳,小短腿一曲,坐了个屁蹲,那滑稽又可爱的画面,可想而知。


        

妧妧哭笑不得,更是不知裴绍是什么时候给孩子们做的这般小的小撺棒,要有“预谋”?


        

裴绍是早便准备了。


        

两个孩子后续骑马射箭,等等,等等,都是他亲教的。


        

{小公主篇}


        

{生产}


        

双生子三岁的时候,妧妧又为裴绍添了一喜。


        

小公主打娘胎里就被众星捧月。


        

裴绍没盼过星星,没盼过月亮,但盼过闺女倒是真的。


        

这一胎像极了女儿。


        

先不说妧妧整个孕期的状态和带双生子时完全不同,吃喝正常,一点反应没有,便是六个多月后听着胎动也很是不同。


        

小家伙像是个安静的性子。


        

裴绍手掌伏在妧妧的小腹之上,感受着胎儿的动静,这小东西断没它的哥哥们那般好动,确是有时许久都不动一下。


        

人说胎儿六个月,胎动应该很明显的,搞的妧妧常常瞎想,泪汪汪的,担惊受怕。


        

裴绍低声安慰,“一个和两个自是不同,别乱想。”


        

妧妧应声,被他抱着躺下,钻进了被窝,继而他也过来之后,便懒洋洋地小猫一般,入了他怀,很快地睡着了。


        

她的害怕来快,去的也快,没一会儿便呼吸平和,睡着了。


        

然这夜裴绍却有些睡不着了。


        

他不担心胎儿,但想起了双生子出生那年,产房外等候时,听到小姑娘受苦的声音,也想起了自己那时惧怕的心境。


        

男人低头轻轻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暗想着:这胎不管是男是女,以后不会再让她再遭那产子之罪了。


        

第二日醒来,妧妧什么都忘了,自然也不知道裴绍前一夜半宿没睡着。


        

她一如既往地每日欢欢喜喜,待人和善,时而还给未出生的宝宝绣绣肚兜,亲手准备鞋子什么的。


        

瞧着那一件件小小的物品,妧妧母爱泛滥,时常摆弄,看着就想笑。


        

双生子特别会疼人,虽然只有三岁大,但很会哄人,常常在她身前身后,奶声奶气,又很讨好地唤她,更是时不时地便一个给她捶背,一个捶 腿,小脑袋也会凑过来听妹妹的动静。


        

许多话,许多行为,妧妧知道,有的是耳濡目染和他们爹爹学的,有的干脆就是他爹爹教的。


        

小家伙生在六月,不冷还不甚热的时候。


        

同双生子一样,半点多余的罪都没让娘亲遭,生产十分顺利,也如众望所盼,确确实实是个女儿。


        

妧妧生出了孩子后,第一句话便是问此,得知后,舒了口气。


        

虽然再没说过,但她当然知道裴绍一直期盼生个女儿。


        

头胎双生子,这第二胎她也盼女儿。


        

如此儿女双全,便觉得这一世都圆满了似的。


        

小家伙被放到她身旁,妧妧虽累,但兴奋的一时睡不着,一直笑着看闺女的小脸儿,最后还是被裴绍温声哄着,拍了拍方才姑且睡了。


        

第二日醒来,三个孩子与裴绍都在身边。


        

妧妧瞧着时辰不早了,但裴绍还没走,有些着急地问着。


        

“皇上怎么还没去上朝?”


        

那男人在等她醒来,想看她一眼,但没多说什么,只是笑笑。


        

“朕这就去。”


        

朝后他又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妧妧也有些意外,“皇上不用处理政务么?”


        

裴绍自然用,但没忍住,宁可多折腾一趟,便就想先看她一眼再去做别的。


        

{成长}


        

若是说对待儿子,裴绍挂在嘴边儿的便是那句,“随便一些,别那么娇气。”


        

那对待女儿就是恰恰相反了。


        

磕了碰了绝对不行。


        

小公主乳名乐乐,出生之日便被封为长乐公主。


        

便如妧妧带她时的感受一样,是个安静的小懒猫,至于相貌,如裴绍所愿,更像她娘亲妧妧。


        

小乐乐什么都要比两个哥哥慢一些,特别爱睡觉。


        

哥哥们三个月便能翻身,且是极灵巧的。


        

小乐乐就是不动。


        

两个哥哥轮流给她表演,教她如何翻身。


        

小乐乐眼睛亮亮的,噙着深深的水意,生的雪白粉嫩,比两个哥哥小时都要胖一些,三个半月了仍然翻不动。


        

一次,翻了一半翻不过来了,小婴孩小,还不知道回去,急的直哭。


        

这小东西一落泪,把裴绍心疼的不行。


        

教育双生子的话全忘了。


        

“不学了,明天再学。”


        

而后就把女儿抱了起来哄,走到哪抱到哪,甚至抱去了御书房,他看折子,小乐乐就在他身旁睡觉。


        

终是在四个月多的时候,一天,也没人引导,没人教,小乐乐终于会翻身了。


        

br />  再说这爬行,小乐乐学的便更慢。


        

她是个当之无愧的小懒猫,并非不会,但就憨憨地坐在那,爬两步就不爬了,再让她爬便小手一伸,直接让父皇抱。


        

裴绍最受不了她们母女,立刻就抱了起来。


        

学走路时,小乐乐也不快。


        

不过妧妧,一直倒是都不急,因为,她小时候似乎就这样。


        

小乐乐相貌极为出众,与裴绍和妧妧都像,但主要还是更像妧妧。


        

转眼长到了两岁半,夏日里哥哥们已经出去跑跑跳跳了,她懒懒地抱着一只小猫,倚在凉椅上,看着他们跑跳,时而还吐字含混不清地同猫猫道:“咱们不去。”


        

虽被如此捧在掌心中溺爱,但小乐乐性子很憨,即便大了起来,也断没有丝毫娇纵的迹象。


        

母后被父亲与两个哥哥三个男人宠了一世。


        

她被父亲,哥哥们,和未来的丈夫,四个男人宠爱了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