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21章 番外五---第二世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二十一章---番外五---第二世①


        

赤金五足熏笼中燃着好闻的香, 青烟袅袅升起,盈盈绕绕,盘旋在熏笼之上。


        

屋中清凉, 八月小窗微开, 徐徐清风吹动墙上的几幅画卷。


        

那画卷上所绘乃一妙龄少女,细细看来, 不难看出是同一人。


        

画中人婀娜小蛮,手若柔荑, 云髻峨峨, 明眸善睐, 生的香娇玉嫩, 国色天香, 便是画瞧着都极为勾人心怀。


        

裴绍负手立在其前, 眼中晦暗不明。


        

这时太监匆匆而来。


        

“陛下,找到了!”


        

裴绍闻言回身,眸光微变。


        

“何处?”


        

太监恭敬作答, “顺德府青洛县。”


        

裴绍听闻,微微抬头, 沉声笑了, 当即便吩咐了事宜,带人“杀”了去。


        

前世, 俩人相伴六十载。


        

辗转轮回第二世,他万万没想到,投胎成了自己祖孙的儿子, 且, 是带着记忆来的。


        

在得知自己六十来年辛苦打下的根基, 险些没让这些后辈给祸祸亡国了, 裴绍差点没吐血。


        

然婴儿时期便是再气再急,也什么办法皆没有。


        

他不会走,体力亦是不支,天天想睡觉。


        

这些倒是都能忍,然常常被碰到虚虚,甚至被特意逗虚虚,这是他最不能忍,最受不了的!


        

每每遭到如此,裴绍便小脸儿一沉,抬小脚踹他们,不管是谁,就算是那个狗皇帝重重重孙子他也踹。


        

他强忍了一年,终于会走了。


        

一岁半便不再用别人为他穿衣,三岁就彻底不让人碰了。


        

他这一世并非嫡出,母妃是个心无城府,毫无抱负,每日就知道嘻嘻哈哈吃喝玩乐混日子,被人卖了都得给人数钱的那种人。


        

若不是他,她母子不知被人害死多少次了。


        

此事姑且不提也罢。


        

他那重了不知多少代了的皇帝孙儿荒淫过度,死的早,后续他十四就登了基。


        

而后用了六年时间,摆平收拾了那些敢跟他叫板的大臣,也收拾了部分虎视眈眈的外敌,终于扭转了那么些乾坤,没让他的心血就这么亡了。


        

十四那年,他开始画那小姑娘的画像,四散亲信,出去给他寻人。


        

然五六年过去了,什么结果都没有。


        

直到今年四月,方有了点眉目,终于有人认出了那画像中人,说是见过。


        

如此,他的亲信便拎着那人,又是从四月找到了九月,此时,才把位置和人家给他定出来。


        

二十年未见,裴绍当然是极急的!


        

顺德府青洛县,程家。


        

妧妧一个激灵突然从梦中醒来,因为人正在浴桶中坐着,动作微大,溅起一层水花。


        

水花飞起溅落到了她雪白的小脸儿上,惹得她微微一躲,人也回了神儿,清醒了,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坐在浴桶中睡着了。


        

她急忙唤了贴身丫鬟来。


        

小丫鬟听到声音过来,为她取了衣服,巾帕等物。


        

她收拾妥当后,出来就上床抱住了被子,睁不开眼睛,还想要睡觉。


        

为何这般困,便是因为昨夜晚上,她稀里糊涂地做了好多好多奇奇怪怪的梦,醒来后又都忘了,但折腾了一宿,白日里做什么都没精神,甚困。


        

她叫素素,再有两个月便及笄了,是程府的表姑娘,父母早亡,寄住在舅父家。


        

虽舅父与舅母都待她还算不错,但终不是自己亲生的,又能多好?


        

外祖母也是一样,肯定要更喜欢表姐妹,分什么东西,她都是拿剩的那个。


        

>  程家在青洛县还算是有头有脸,不是当官儿的,却是一户颇大盐商。


        

这几年来,伯父与县丞熟络了起来,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家境越来越富裕。


        

但无论如何和她关系都不甚大。


        

她守着父母留给她的一点嫁妆,能借着一点庇护,不惹人嫌便已经很好,旁的不指望。


        

眼下唯一想不再寄人篱下却也并非没法子。


        

便是出嫁。


        

提起出嫁,她虽还未及笄,但倒是有了心上人,舅母早为她选好了人家。


        

人是她的一位远房表哥,家也在青洛县,家境不错,是个嫡子,关键是喜欢她,对她很好,很照顾。


        

于她而言,是高嫁,是门极好的亲事了。


        

待她及笄后,她也便就快和表哥成亲了。


        

坦白的讲,为了快些离开程家,她对成亲是有些期待的。


        

这般正迷迷糊糊的想着,眼见着又要睡着了,小丫鬟收拾完浴房中的水,从外头回了来。


        

她动静不小,直奔她的床边而来,唤了她。


        

如此,妧妧刚进入梦乡便被她唤了起来。


        

小姑娘坐起,声音细细软软的,人有些娇憨,更很好奇。


        

“怎么了?”


        

丫鬟道:“小姐,不得了,府上来了位了不得的人物,不知是谁,把县丞都给惊动来了,说是有逃犯进入了我府上,现在要让所有人都出去,要,要搜府!”


        

小姑娘胆子特别小,何况这种事也确实骇人。


        

她一听都哆嗦了,而后也不及细想,外头便有小厮过来催促。


        

“表姑娘,快,快去前院吧。”


        

她应了一声,也知紧急,赶紧穿好鞋子,由丫鬟扶着去了。


        

县城的一个商户而已,家族不算大,人丁也没多兴旺,一共三房,加上老夫人,丫鬟小厮,总共上下三十多人。


        

众人很快聚到了前院。


        

妧妧小脸儿冷白,除了天儿有些冷以外,也是被吓得。


        

她微低着头,始终没抬,跟着丫鬟与众人立在了那,一动不动。


        

*


        

那青洛县距离京城还不甚太远。


        

裴绍是带着兵来的,越接近地方,越心潮澎湃。


        

以他的性格,本是想直接接人,但转念又作罢了此想法。


        

一来,还不确定找的准不准,二来,他不知道她是否也带着前世的记忆。


        

如若有,那什么都好办;但要是没有,岂非把人吓到了。


        

若是再对他印象变坏,是会重蹈前世覆辙的。


        

是以,裴绍叫来了青洛县县丞,想了这法子。


        

这一大家子人没一会儿就聚齐了过来。


        

男人立在那,那股压迫感与生俱来,是融入骨子里的。


        

程家所有人基本都是瑟瑟发抖的状态。


        

裴绍面无表情,直到来人中突然出现了那个纤细而熟悉身影。


        

少女半低着头,小脸儿仿佛能掐出水儿来一般,还带着几分稚气,亦如前世初见时一样,瞧着或许也就十四五岁。


        

裴绍看到人就不动声色的笑了。


        

是她,千真万确,当然是她。


        

他一眼就能认出,且认不错。


        

二十年未见,他找了她六年了,原来是在这。


        

自然这高兴之余,裴绍也很快就意识到了另一件事情。


        

她始终都未抬头,瞧上去胆子好像很小很小。


        

做过皇后的人,有些东西是磨灭不掉的........


        

所以,她,似乎是没有前世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