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23章 番外七---第二世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二十三章---番外七---第二世③


        

她这般反应, 裴绍虽料到了,但亲眼看到之时还是慌张又害怕,然面上自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实则,他正经的时候不大会哄女人。


        

“别怕, 我不过去便是。”


        

说着人就停在了屋中间, 没接近那床榻。


        

小姑娘浑身发抖, 肩膀一颤一颤的, 已然哭了出来, 小脸儿吓得惨白惨白的。


        

从这小胆子上看, 还不如上辈子呢。


        

倒也正常。


        

上辈子她再怎么也是个八品官儿家的小家碧玉, 读过很多书, 也不那么好骗。


        

这辈子不然。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裴绍昨晚已经把她之事细细地打听了一遍, 知道人父母双亡,住在舅父家中, 还有两个多月及笄, 这十来年可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人都没见过几个,胆怯再正常不过。


        

小姑娘抽噎着又问了一遍,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为什么在这?”


        

裴绍微微挑了一下眉头, 语声甚是温和。


        

“莫慌,我没有恶意。”


        

继而接着道:“你舅父家偷漏了课银, 此乃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我怕你受牵连,便先救下了你, 明白了么?”


        

“啊?”


        

小姑娘瞬时惊呆, 俨然更怕, “怎会这样?”


        

裴绍站直了身子,微微抬了抬头,“这便要问你叔父了。”


        

她紧紧攥着小手,眼中噙满了泪,很惊慌的模样,瞧着多半是信的。


        

她乳臭未干,还是个没及笄的小女孩,自然好骗。


        

见人对他防范松懈了,裴绍慢慢地靠近了去,来到床前,但也未过分靠近,立在那微微弯身,又道:“我肯救你,是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的妹妹,妹妹已经不在,我甚是想念她,所以你莫要害怕,我只是把你当妹妹而已,嗯?”


        

他这话说完,妧妧确实稳下了一丝丝,抬头定定地看着他,渐渐地不哭了。


        

裴绍见好就收,断没心急,吩咐了丫鬟好生伺候,而后便姑且出了去。


        

但出去,他便叫人备了马车,准备明日启程返京。


        

他再来之时,小姑娘显然不像之前那般害怕,人也冷静了许多,朝他问着,“舅父一家可还有救?”


        

裴绍想了想,说道:“这就要靠造化了,我尽量救他们,可好?”


        

妧妧连连点头,急着应声。


        

“好,好,多谢大人。”


        

裴绍沉声应了,“乖。”


        

第二日,待那小姑娘睡到自然醒后,洗漱完毕,吃了东西,他便过了来,“刚刚接到急报,京中还有要事,今日你便随我回京,好不好?”


        

听得“回京”二字,小姑娘一呆。


        

她只是不经事儿,毫无阅历,有些呆憨,加之年龄尚小,但自不是傻的。


        

“回,回京.......?”


        

这男人要带她走,且是那般远的地方,妧妧慌了,“大人,我,我不想离开青洛县,不想同大人去京城。”


        

裴绍料到了,慢条斯理地道:“可是,你待在此,不能再回程家,已无依无靠,无家可归,不和我走,你又能去哪呢?”


        

小姑娘道:“您能帮我找一下表哥么?表哥待我很好,他会保护我。”


        

裴绍听得那“表哥”二字,心里就蹿火,不动声色的咬上了牙槽,但面不改色,甚至还温温润润的露了一抹笑意,缓缓地开口。


        

“好。”


        

说着便唤了人来,安排了下去。


        

妧妧坐在床边儿,小手紧捏着小手,眼睛宛若麋鹿一般,透着天真无邪,乖乖地等待。


        

裴绍坐在其下桌前,持杯缓缓喝茶,看起来没看她,实则眼睛几近一直在她身上。


        

大概半个多时辰后,手下返了回来,告诉了他相邀的地点。


        

妧妧一见人回来,视线就朝着他望去,一直瞧着,等听消息。


        

待手下说完,见那男人转过头来,朝着她开了口。


        

r />  “以你之名,已相邀了你的表哥,人在西门酒楼,我送你过去。”


        

妧妧连连点头,从床榻上下了来。


        

丫鬟为她戴好了面纱,她便随着裴绍去了。


        

小姑娘往昔确实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般集市 街道她瞧着都陌生,好似来过的次数一双手都能数过来。


        

马车之上她也很乖,只窗帘被微风掀起时,她朝外瞧瞧热闹,自己很有礼,也很拘谨,什么都不敢碰。


        

到了后,裴绍道:“稍后会有人送你进去,待你和表哥谈妥了,不论什么结果,都来与我说一声,我一直在这等你。”


        

妧妧应声点头,自是觉得这个陌生的大哥哥特别心善。


        

接着,她就下了车去。


        

裴绍从窗口瞧着她纤细柔弱的身影,慢条斯理地拨了拨手上的扳指,唇角轻动了下。


        

他倚在座位上,眼睛睨着车下,等人出来,不时,低笑了一声。


        

没等多久,大概也便一盏茶的功夫,他便看到他的人在后,那小姑娘在前,出了来。


        

小姑娘梨花带雨,带着面纱,虽看得不甚清楚,但眼睛红了,噙着泪,那副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


        

手下为她开了车门。


        

人还没等上来,裴绍先下了去,面露急色,满脸担忧的模样,问着,“素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小姑娘看到“熟人”,好似有了倾诉的对象了一般,再也不憋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虽是八月,但也有些风,裴绍错开了一步,挡住风源,免得她被吹到,请她车上说。


        

妧妧点头,被丫鬟扶了上去。


        

俩人相对而坐,裴绍拿出帕子递给她,更温柔了几分。


        

“素素,到底怎么了?表哥人呢?”


        

小姑娘一听这二字,哭的更甚了几分,却是缓了一缓,方才能说出话来。


        

“表哥不愿帮我,也不愿娶我了,说我会,会连累他.......”


        

裴绍眯着眼睛,眸光如若幽深的湖底一般,安慰道:“太不是人了。”


        

妧妧拿着帕子擦拭眼泪,没有跟着他骂表哥,只是还在一抽一抽地哭泣。


        

裴绍问道:“那,你有何打算?”


        

小姑娘摇头。


        

她没地儿去了,无依无靠,又身无分文。


        

男人似笑非笑,缓缓地道:“跟我回京城吧,我一定像亲妹妹一样带你,可好?”


        

妧妧哭着抬头看了看他。


        

她头抬起之际,男人自是换上了一副极认真的态度。


        

小姑娘已经没旁的法子了,若不和她回去,怕是就要流落街头,下顿饭都没着落了,于是想了想后,可怜巴巴地点了头。


        

“谢谢大人........”


        

裴绍答复,“乖。”


        

西门酒楼,二楼包房


        

刘表哥垂头立在那,瑟瑟发抖,一句话不敢多说。


        

他身前之人坐在椅上,将一锭金子扔给了他。


        

刘表哥接过便跪了下去,连连谢恩,便是连声音都是打颤的。


        

待那黑衣人走了,他终于松了口气,但也叹息了一声,眼圈微红,适才的话自不是真心,可对方是皇上.......


        

裴绍颇慵懒地倚坐在车上,端详着扭头看着窗外的小姑娘,越瞧越喜欢。


        

虽过程有些不是人,但人还是到手了。


        

男人很满意。


        

马车跑的不快,裴绍怕颠簸到她,亦是走走停停,时而看到颇美的风景,他也会带她下去走走瞧瞧。


        

每日太阳一落山,他也必然会带她去驿站休息,生怕她吃不消。


        

这般原本快马加鞭二十天便能赶回的路,他们足足走了一个月。


        

这日车一到京城,妧妧颇激动。


        

她没见过京城。


        

听人说到了后,她便一直掀着车帘朝外瞧,这般一瞧,好生奇怪,竟是看出几分似曾相识感,且越看越熟悉,可她千真万确没来过京城。


        

但她当然没对旁人说。


        

而后发生之事更奇怪,更让她震惊。


        

马车一路朝着何方向走她不知道,但最后却是停在了皇宫午门!


        

小姑娘被扶着下车之后瞧见,腿顿时软了。


        

她便是再没见过世面也知道皇宫啊!


        

那这男人.......


        

她呼吸急促,顿时扬起小脸儿朝身边那男人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