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24章 番外八---第二世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二十四章---番外八---第二世④


        

中宫, 琉璃金砖,白玉栏杆,云顶檀木,水晶玉璧, 香衾玉枕, 珍珠妆奁, 无处不精致, 无处不奢华, 无处不让妧妧目瞪口呆。


        

这些都是什么.......


        

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呆呆地坐在凤榻之上, 一动不动, 宫女唤她, 她亦是没听到。


        

便是再无知,她也懂得这里是皇宫, 更是听到了旁人唤那男人为陛下。


        

陛下........


        

小姑娘完全是发蒙的状态。


        

他怎么会是陛下?


        

那她舅父家偷漏课税之事, 还有她表哥.......


        

既然他是皇上,不是他想定舅父家的罪便能定, 想不定便能不定的么?


        

如若舅父家无事,她也不会无家可归,就不用随他.......


        

妧妧不是小傻子,觉出了事情不大对劲。


        

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 但她又不甚确定, 毕竟他是皇上,骗她一个小姑娘做什么?


        

那男人下朝后回来时,她依旧乖乖地坐在那没动过, 但眼中泪汪汪的, 生涩之感甚是浓烈不说, 情绪显然也不大对劲。


        

裴绍一身龙袍,缓步进来,瞧着她那副小模样便猜到了她心之所想,走到了她身边。


        

小姑娘先开的口,“陛下........?”


        

她起了身去,柔柔的唤着他,眼中噙着泪。


        

她心中的疑惑裴绍都知道。


        

男人面色如故,沉稳甚极,应了一声,态度亲昵,没用她开口询问。


        

“朕怕你害怕方才隐匿了身份。”


        

妧妧是害怕的。


        

“我的舅父........”


        

裴绍心中一清二楚,什么都知道,明白她此时最想知道之事是她舅父一家的安危


        

那事是他无中生有,程家好好着呢,但他自然不会实话实说,承认那是为了把他骗过来撒的谎,肯定是要继续编下去。


        

是以,她还没说完,男人便接了口,“此事并非偷漏课银那般简单,涉及与逃犯勾结,官员中饱私囊,你舅父一家逃不了干系,但朕不会迁怒于你,你莫要害怕。”


        

妧妧害怕,小手直颤。


        

裴绍看见了,瞧她要哭,晓得她的怀疑,赶紧稳住人,微微探身过去,低声,声音沙哑。


        

“朕要封你做公主”


        

他先撇清自己,让她安心,表明自己不是为色,不是想要占有她。


        

反正她年龄尚小,他也不能马上与她圆房,稳几个月,培养培养感情,慢慢再说也无妨。


        

“你还记得那日朕与你说,护下你的原因么?”


        

妧妧泪盈盈地看他,点了下头。


        

裴绍道:“乖,朕只是把你当妹妹,没有旁的心思,今日起,你就是朕的义妹,朕封你做怀玉公主,如何?”


        

妧妧甚惊,且稀里糊涂的,都不知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她还没答,那男人就接着哄道:“至于你舅父一家,朕定会格外开恩,但需要些时日,你要耐心等待,可都听懂了?”


        

妧妧听懂了,得了这话,她点了头。


        

舅父一家虽没有对她多么的好,但终归不差,也没有苛待她,她总不会没良心,希望她们都死了,何况家中还有对她照顾有加的小姑姑和几个下人。


        

小姑娘抬手擦了下眼泪,不哭了。


        

裴绍也算安了心。


        

便这样,当日,妧妧便成了怀玉公主,换了一身公主的宫服装扮,穿着华丽起来。


        

她生的本就极美,便是原来穿着普通衣裳都难掩姿色,此时这般被富养起来,一件云轻纱衣便价值千金,瞧上去贵气又娇气,比公主还像公主。


        

人穿好了出来,裴绍长睫缓缓轻动,不动声色地打量人,微微笑笑。


        

她亦如前世当年。


        

这小姑娘的姿色便就没变过。


        

/>


        

宫中宫女太监争相巴结奉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短的。


        

&nbs p;便是李太后听说了陛下带回来个小姑娘,也是当日下午就迫不及待地把人召见了去,上上下下地端详,赏了一大堆东西给她。


        

李太后便是裴绍这辈子的生母,是个性子极其开朗的人。


        

她可谓要什么没什么,空有一副好皮囊,完全不适合在后宫中生存,但胜在命好,儿子特别厉害,自己坐享其成,福分天然,每日就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当年被她打下去的众妃哪个不嫉妒死恨死了,但也只能眼睁睁的恨。


        

是以儿子的事儿李太后什么都不管,儿子说什么是什么,当然,她管人也不会听。


        

所以这认的小公主住在了中宫一事,李太后半个字都没说。


        

宫中的那些人精自然都懂,明白这不是什么义妹,怕是将来要做皇后的,便就是因为懂,看得清楚,内心中多少觉得这不大妥。


        

可别说他们是做奴才的谁敢管皇上,便就算是传到朝中大臣的耳中,也不可能有一人敢说什么。


        

这位当今皇上与数百年前大夏朝的第三代帝王昭帝的作风特别像。


        

那是个说一不二,让人闻风丧胆的人,自然他治理下的那几十年也是下朝最最辉煌的时候。


        

相传其唯独惧内,独听皇后的话,除此之外,无所不惧。


        

每每祭祖的时候,离着近的太监都能看到画像,这般一看一对比,感觉何止是作风像,长得也极像。


        

更匪夷所思的事是,皇上每每祭祖,好似是只拜五个人。


        

一个是夏朝的开国皇帝及其后,一个便是那昭帝及其后,再一个是昭帝之母,剩下的,他好像根本就不拜。


        

但却是能负手立在那,看看昭帝之子与昭帝之孙,再剩下的便是瞅都不瞅了,着实好生奇怪。


        

妧妧摇身一变成了公主,此事她足足接受了三日方才确定自己不是做梦。


        

但入宫的当天晚上,躺在那软软的床榻上睡着之后,她便又做了一宿的梦。


        

梦中乱七八糟的,有府宅,有街道,还有好多陌生人的脸孔,她似乎还给一个极坏极坏的男人跪下了求他什么。


        

她与家人在外支摊子维持生计,那男人好像还砸了她家的小摊子。


        

总归是梦了一宿,第二日起来,又基本全忘了,就星星点点的记得一点点,知道有个坏男人,和记得一些京城的街道。


        

妧妧迷迷糊糊的,想不起来,因为觉得奇怪,还总是想想,最后弄得精神乏力,只想睡觉。


        

到了下午,她的义兄来了,带来了两只小猫给她,妧妧看到一下子精神了。


        

那是一黑一白两只猫咪,都极其可爱。


        

她从小到大都喜欢猫,但一直都没能有一个。


        

且不知皇帝哥哥怎么知道她爱猫。


        

“谢谢皇帝哥哥。”


        

她娇声道了谢。


        

这几日但觉和他熟悉了不少。


        

裴绍应声,“乖。”


        

小姑娘笑吟吟地逗着猫咪玩耍。


        

她的声音也像极了猫。


        

时而什么时候再抬头看一眼那男人,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他的体量怎么有些像她梦中的那个坏人?


        

但如此想想也便罢了。


        

裴绍断不知她想过什么。


        

他立在那一直旁眯着她逗猫。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裴绍便开始着手教她东西。


        

她倒是识得几个字,但不会写。


        

想起前世,她也算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且精湛的才女,人很聪明,学什么都快,此时想来不免觉得可惜。


        

这日闲暇下来,他在御书房,手指缓缓地在桌上轻点,想了想,没一会儿,便派人去把那小姑娘叫了来。


        

时值深秋,天儿凉了。


        

妧妧穿着一袭鹅黄色镶裘披风,衬的小脸儿更加雪白干净。


        

人被带来,进门她便甜甜地唤了他。


        

“皇帝哥哥.......”


        

裴绍应声,勾了勾手,让她过来。


        

小姑娘走过去,身上兰麝馥郁,带着一股子诱人的香气。


        

前几日她刚过完 生日,实则已经及笄,但人看上去还是很小很幼,不甚成熟。


        

裴绍记得前世初见,她也是刚及笄没多久,但那会子瞧着可是比现在成熟多了。


        

这或是生长环境所致。


        

怕她冷,他特意让人准备了个汤婆子捂手。


        

俩人加上沿途回京,认识两个多月了,她和他渐渐熟悉了起来,不再像起先那么怕他了。


        

裴绍道:“来,过来,让皇帝哥哥看看你的字练得如何了。”


        

他唤,她就过了去,特别乖巧听话。


        

裴绍早给她预备好了软椅,便就放到了他的身旁,纸墨都早已备好。


        

妧妧跟先生学了十多天了。


        

哥哥要检查,她还蛮紧张,脱了披风,坐到了他身旁,白嫩的玉手拾起了狼毫,而后便照着书籍,在他预备的纸张上写了起来。


        

裴绍侧身而坐,手臂搭在椅臂上,在一旁垂眸瞧着她写。


        

倒是有几分天赋在的,区区十日而已,虽然写的不甚好,但也有模有样,作为初学者而言,很是不错。


        

她写完一些便把纸张拿起来给哥哥瞧,有些胆怯地问着。


        

“皇帝哥哥,素素写的成么?”


        

裴绍拖着尾音,应声点了头。


        

他那边一点了头,小姑娘显然很是高兴。


        

而后他给她布置了任务,继而自己在一旁,接着看折子。


        

这般将将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裴绍便又丢下了那奏折,朝她看去。


        

妧妧很是认真,仔仔细细地写着。


        

裴绍越瞧她那副小神态越喜欢的不得了,不时,唤了她一声。


        

妧妧听得转过头去,只见对方抬手把她拉了过来,而后竟是将她摁到了他的腿上坐。


        

小姑娘骤惊,小脸儿红了。


        

/>


        

裴绍倒是脸不红不白的,很是淡然,语声亦是如此,声音略微沙哑,开口道:“急什么,有什么不可,你是朕的妹妹,朕抱抱,教你写字而已,这个字写的不好。”


        

说着大手便握住了她持狼毫的小手,将那个他觉得不好的字圈了起来,重新扯过来一张纸,手把手地教着她把那字重新的写了几遍。


        

裴绍的体量足足可以把她装下,小姑娘在他的怀中如若从背后看,怕是根本看不出有两个人。


        

他的脸与她几近贴了上,她身上发上的香气皆沁入了他的鼻息之中。


        

她起先有些闪躲,挣扎着要起身,但待那男人提及妹妹,又说不过是教她写字后,她又乖了一些,一动不敢动了,眼睛一直在那纸上,认真地看,认真地学。


        

裴绍带着她写了十多个,松开了她的小手,在她耳边,“自己试试。”


        

妧妧第一次看他的字迹。


        

裴绍的字自是极好的,说句万里挑一或是都低评了他,看得妧妧有些怔住,自己当然望尘莫及。


        

他松开了她的手,她便要下去。


        

裴绍微微一拦,一本正经地道:“你若去旁边儿,朕就看不清了,这个角度正好,兄妹之间,不讲究那些,写吧。”


        

妧妧呆了一下,还是感觉不妥,但那男人打断了她二次开口,沉声道:“一炷香的功夫若是写不完,你的猫便别要了。”


        

小姑娘这般一听,赶紧认真地写了去。


        

裴绍暗道:他这一国之君当的真窝囊,抱会儿自己的皇后还这么难。


        

玉案上摆着好些糕点和水果。


        

男人一面瞧着她写,一面不时在她耳边提示她歇会儿,喝些水,吃些东西。


        

小姑娘就时而放下了狼毫,端起杯子喝那么几口,亦或是吃几粒清爽甜香的葡萄,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写。


        

直到把剩下的写完,那个写的不好的也练得好了,她一声轻咛,挣扎了那么一小下。


        

裴绍方不紧不慢地收回了手,放开了她。


        

r />


        

他生的很好看,长得很斯文,但模模糊糊的,具体相貌,妧妧却是没看清。


        

醒来后,她很是没精神,心中也有些心事,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做这些稀里糊涂,又 不甚清晰的梦。


        

伺候的宫女瞧着担心,在御书房附近守着,待皇上下朝后经过,便告诉了皇上。


        

裴绍一听,唤了御医进宫。


        

妧妧说了自己的症状,便是多梦的很。


        

御医给她诊了脉,瞧着小姑娘挺康健的,没什么大碍,遂只是开了一些安眠助睡的药。


        

裴绍陪了她许久,但终是兄妹关系,也不能太晚,最后吩咐了宫女等人细心照顾,他也便走了。


        

转眼又过了一个半月,入了冬,时来下雪,外头天寒地冻的。


        

裴绍躺在床上思着怎么把这兄妹关系变成夫妻关系。


        

这事是个大事,且不容易,他要前前后后好好地构划一番再行动,是以还算未急,想了一会儿也就睡了。


        

然翌日,万万没想到,出了件大事!


        

前一夜下了一宿的雪,外头银装素裹,一片茫茫。


        

裴绍下了朝后,留了两个大臣,去了御书房说事。


        

屋中烧着地龙,又有银霜炭,和外头天壤之别。


        

几人刚刚说完,大臣退下,裴绍的近侍曹公公便匆匆地进了来。


        

“皇上,出事了!”


        

曹公公甚慌,一句话后,裴绍自是抬了眼。


        

但他面色肃然,从容不迫,天大的事儿,他也惯是如此。


        

“说。”


        

然前一瞬还很镇静,后一瞬,那近侍仅说了几个字,男人眸光骤变,一下子便站了起来,手都颤了,冷声质问,“你说什么?!”


        

曹公公连连重复,“怀玉公主适才出去打雪仗,不知怎地脚一滑,摔倒了,正好磕到了头,现下人昏迷不醒了!”


        

裴绍脸色煞白,抄起披风便朝门口奔去。


        

“马上传御医!”


        

沿途一路,冷风瑟瑟,寒风侵入骨髓一般的凉,但他没工夫等辇。


        

路途不远,从御书房到翊坤宫之间只隔了一个乾清宫。


        

裴绍直奔而去,入了宫门之后,宫女太监一见陛下到了,皆是跪了一地。


        

他进屋后就脱下了外衣丢给宫女,生怕把寒凉带去床边儿。


        

小姑娘房中的人亦是如此,见他来了,乌泱泱跪了一地,人人瑟瑟发抖。


        

谁能不怕,怀玉公主要是出了事,整个翊坤宫的人都得陪葬。


        

裴绍来到床边儿,掀开纱幔。


        

小姑娘安静地躺在那,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似的。


        

裴绍赶紧去探她的呼吸,呼吸微弱,又赶紧去摸她的脉搏,脉搏亦是如此。


        

虽说是滑倒撞到了头,但她头上无任何伤痕,只有一块略略发青,经询问宫女,证实她正是磕了那里。


        

“多久了?”


        

裴绍冷声相问,宫女仔细地答着,“就是刚刚之事,能有不到半个时辰。公主殿下不小心滑倒,磕到了头后,眼睛转了转就,就昏过去了,而后便是如此,怎么唤人也不醒.......”


        

裴绍恨不得杀了她们这些饭桶!


        

但没来得及发火,御医到了。


        

男人起了身去。


        

太医院前列五位太医,一个没落,都过了来,相继跪在床边儿给妧妧诊脉,检查伤势,而后得出的结论基本一致。


        

问题瞧上去不大,基本无碍,但至于这何时醒来,人人支支吾吾,谁也不敢说。


        

这话等于没说,裴绍烦躁,撵了人。


        

当夜,他没走,在床边儿守了她一宿。


        

小姑娘没什么醒来的迹象。


        

翌日,他也只是去上了朝,朝后便回来看她,但妧妧还是没醒,直到第三日。


        

他下朝刚要往过奔,看到了翊坤宫的太监正在太和殿下来回踱步等着。


        

裴绍瞧见便快步过了来,知道定是有了什么消息,从那太监面上的表情上看,也不似什么坏消息,十有八九是那小姑娘醒了。


        

果不其然,皇上一出来,太监瞧见了,急忙迎之过去。


        

裴绍言简意赅,脚步没停。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