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26章 番外十---第二世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二十六章---番外十---第二世⑥


        

妧妧缩在他的臂膀之下, 记起过去之后,再与他搂搂抱抱,她便不再像之前那般自然, 怕怕的。


        

但她胆子小,他又是皇上,她不敢反抗, 又显得非常乖。


        

男人声音很低沉, 在她耳旁哄着,“娇娇乖。”


        

他第一次对她换了称呼。


        

她当然听了出来,但什么都没敢说。


        

妧妧又开始蒙了。


        

娇娇又是谁?


        

记忆恢复之后的当晚, 裴绍有所收敛,没再搂着她睡,回了自己的寝宫。


        

妧妧又做了一宿的梦。


        

这一次醒来后记得更清晰了。


        

梦中确实有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害的她家好惨, 还不择手段地逼她给他当外室, 她也更是看清了他的脸。


        

是以大半夜, 她是被吓醒的!


        

宫女闻声过来,极紧张。


        

“娘娘, 怎么了?做了噩梦么?”


        

妧妧满头大汗,长长翘翘的羽睫一颤一颤的。


        

是噩梦,简直太可怕了。


        

那梦中欺负她的男人是谁?


        

竟正是这皇上!


        

妧妧觉出了一些异常, 但尚且不清不楚,也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做那梦,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的什么暗示。


        

总归, 本来就怕兮兮的,她俨然更惧他了。


        

当日裴绍过来同她一起用膳时发现了她的异常。


        

这小姑娘比上辈子更单纯, 更好猜。


        

她的眼睛转啊转啊, 做贼似的, 一看就有事,且一直和他保持距离,离他离的较远。


        

裴绍是什么人,老谋深算,城府极深。


        

别说他活了两辈子,便是上辈子,也是谁都能被他摆弄的明明白白,这么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哪里逃得过他的眼睛。


        

走后,他叫来了伺候妧妧的宫女。


        

“皇后娘娘昨晚有什么异常?”


        

宫女如实答复。


        

裴绍听罢反问,“又做噩梦了?”


        

宫女点头称是。


        

裴绍想了想,问道:“可知梦到了什么?”


        

宫女摇头,“皇后娘娘并未与奴婢等人说,奴婢问,皇后娘娘也未答,不过.......”


        

宫女说到此,显然不敢说了。


        

裴绍冷声,“继续。”


        

宫女颔首道是,但声音却是越来越小,“不过前些日子,皇后娘娘噩梦中好似大骂了一句什么,狗,狗官。”


        

裴绍听到这两个字,脸色骤变,顿时绷了起来,“放肆!”


        

那小姑娘怎么会说这个。


        

宫女一下子跪了下去,连连扇着自己的耳光,“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裴绍眸一言没发,许久方才不耐地让人停了,也让人退了。


        

当天晚上他宿在了此。


        

但自从她恢复记忆之后,裴绍没强行靠近她,夜晚入睡俩人也没抱在一起,盖着两床被,他在边儿上,那小姑娘离着甚远,便差一点没靠到墙外去。


        

&nbsp ;男人不动声色,躺在那一动不动。


        

小姑娘不然,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挠挠这儿,一会儿又悄悄地伸出手去挠挠那儿,总归不甚老实,但又明显怯生生的,做什么动作幅度都不太大,生怕扰了他的模样。


        

她怕他,但不敢说,裴绍当然知道。


        

接着不知过了多久,她匀称的呼吸声传来,却是睡着了。


        

可裴绍睡不大着。


        

他在想白日里宫女的话。


        

他当然知道那宫女没胆子杜撰,胡说。


        

她梦里真骂了狗官?


        

她到底梦到了什么?


        

莫不是前世?


        

可如若她梦到了前世,便不该和他这般生疏,更不该怕他了才对。


        

裴绍费解。


        

这宿他前半夜没大睡,后半夜将将来了点睡意,眼见着便要睡着了,但听那小姑娘突然在睡梦中娇滴滴地骂道:“你,你这个狗官!我,我恨死你了!”


        

声音并不甚大,她那小嗓子很娇柔,骂起人来可怜兮兮的。


        

但裴绍听的清清楚楚,一下子精神了,精神的同时吓的不轻。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


        

他起了身去,借着烛光去瞧她。


        

且不知是不是起身的时候弄出了什么动静,那小姑娘竟是动了一下,醒了。


        

睁开眼睛,看到他的瞬间,她眼中满是惊怕,甚至要往里躲一下似的,但那惊又转瞬即逝,只剩下了隐藏不住的怕。


        

她缩在被窝中,小手紧拽着香衾,挡住了一半的脸,怯怯地唤着他,问道:“陛下........干什么?”


        

裴绍心口跳的厉害,这时才回神儿。


        

男人喉结微动,他干什么?


        

他起先是惦记她,现在是惦记他自己。


        

她该不会真的梦到了前世?


        

然还惧怕他,和他生疏,不知道他们是夫妻?


        

总不会是,只梦到了前世的前头,没梦到后头吧。


        

裴绍心里惴惴,但面上无甚大变化,朝小姑娘开口问着,“娇娇梦到了什么?”


        

妧妧“唔”了一声,眼睛缓缓微转,没立刻回答。


        

她梦到了什么?


        

梦到了他欺负她!


        

梦中的他不是皇上,是个大官儿,特别特别坏。


        

再一想他前段时间编故事骗她,她可是信的,他就是不是好人。


        

但妧妧怎么敢说?


        

他是皇上啊!


        

小姑娘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声音又娇又嗲,“没什么。”


        

裴绍渐渐地越来越沉稳了下去,想套出来她到底梦到了什么,便开口引导道:“朕听你说了梦话,说到,狗什么.......”


        

他只提了个醒,想着诱出来。


        

小姑娘的眼睛又是缓缓地转了转,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瞧着好像是躲不过去了,听他给提了个字,便顺着编了下去,娇滴滴地道:“是,是梦到了狗,素素梦到了一只大狼狗,他欺负素素,素素害怕,就一直跑,一直跑。”


        

裴绍喉结滑动,冷着颜,听的脸都青了。


        

他活了两世,还第一次有人敢把他比作狗。


        

但倒是也不需她再说什么了。


        

&n bsp;裴绍已确定她梦的内容就是前世,且就是前世她给他做外事的那段日子。


        

怕什么来什么。


        

他怕极了她只知其一未知其二,然后便就要离开他。


        

男人凑近了她的小脸儿,哑声问道:“大狼狗可怕还是朕可怕?”


        

吓得小姑娘往被子里轻轻缩了缩,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半晌方才开口,“陛下不可怕,陛下好。”


        

“哪好?”


        

“对素素好。”


        

“有多好?”


        

“陛下让素素做皇后,衣食无忧,还庇护素素。”


        

她倒是一清二楚。


        

裴绍接着又道:“那,爱不爱朕?”


        

这个问题,妧妧支支吾吾了。


        

但犹豫的瞬间,那男人便更靠近了一丝,声音也更沉了几分。


        

“嗯?爱不爱朕?”


        

“爱,爱!”


        

妧妧机灵地应声。


        

裴绍摸了摸她的头,“乖,你取悦朕,朕亦取悦你,你爱朕,朕亦爱你,但,如若你不爱朕,不取悦朕,大狼狗,可能真的会被朕放出来?”


        

妧妧当时便搂住了他的脖子,“记住了。”


        

裴绍沉声应了,自是很满意。


        

而后,俩人大婚。


        

继而接下来的日子,小姑娘极乖与他黏黏腻腻,心中始终铭记着那两点,只要看到了人,多半便会投怀送抱。


        

裴绍坐在椅上,她便就坐在他的腿上,玩他的衣服,摆弄他的扣子,小嘴如同抹蜜了一般,陛下长,陛下短的。


        

那男人颇慵懒地倚靠在那,时而与她说话,时而低笑,玩味很浓,好不快活的模样。


        

如此日子过了三个月。


        

突然一日午休后,妧妧从梦中醒来,想起了一切......


        

想起了前世的一切,自然也记得今生的一切。


        

前世便不说,今生,那男人从落青县便开始骗她,后续她失忆,他又骗她,最后还明晃晃吓唬她,强制她爱他,且让她无时无刻不取悦他........


        

他瞧上去倒是蛮喜欢这种性子的小姑娘?


        

妧妧只交代了去请裴绍过来的太监一句话,便是她都记起来了。


        

太监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但妧妧知道裴绍能明白。


        

她倒十分好奇裴绍知道后过来会是什么反应,什么表现?


        

可会为她没之前没记起来时那么好骗,好糊弄而失望?


        

又会不会因为自己之前的胡邹八咧,编故事给她而感到尴尬?


        

妧妧不知。


        

她在寝宫等裴绍,但等待的时间并不漫长。


        

那男人很快便过了来,且是脚步不慢。


        

妧妧离着远远的便听到了声音,继而看到珠帘被掀开,那男人伟岸的身躯,以及他颇为严肃的表情。


        

妧妧没什么防备,本以为他会带着股玩世不恭的模样,笑吟吟地出现,但事实上,他进了来后便直奔她而来,到了她身前,一把将她拥入了怀中,紧紧的抱了住,深沉的嗓音有些微微的哽咽。


        

“娇娇,我们又见面了。”


        

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妧妧原本心思也不在这里,但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是瞬间湿润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