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27章 番外十一---第三世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番外十一---第三世(现代篇①)


        

灯红酒绿, 酒吧之中嘈杂,光线忽明忽暗,忽闪忽烁。


        

舞池之中有人在热舞, 一群帅男靓女来来回回, 谈笑风声, 热闹的很。


        

妧妧坐在吧台前,彩灯时而扫到她的身上。


        

她穿着条吊带黑裙, 肤白貌美,锁骨分明,波浪长发顺滑的如绸子一般,自如若削成的肩胛两侧垂下, 身材纤细骨感,腰上半丝余肉都无, 但该有肉的地方却也一点没落下,此时背身坐在那便引来了许多目光。


        

几个帅哥手持酒杯,远远地朝过望着,笑聊。


        

女孩子之间也会时而有人眼睛一亮, 指给同伴。


        

“哇, 那个美女的身材绝了!”


        

甚至有人因为好奇,故意过来瞄一下正脸。


        

谈起美貌,妧妧还没输过, 她长着一张很清纯的脸, 清纯之中又有着那么点恰到好处的妩媚,看起来很高级。


        

用学校里男生的话来说,便是长着一张让人心动的初恋脸, 走到哪都是焦点。


        

这般坐了一会儿, 不乏有帅哥过来搭讪, 求问个联络方式。


        

妧妧不失礼貌地一一谢绝。


        

她等得久,喝了两杯玛格丽特,有些困了,点亮手机给闺蜜许梦发了条微信。


        

“还不来?”


        

那边几近秒回,“快了快了,就快了。”


        

妧妧瞧过后,放下手机,那就是还有得等。


        

果不其然,许梦的那句快了足足让她又等了十五六分钟,而后人才现身。


        

“欣欣,我来了我来了,路上堵车,蜗牛一般,气死我了,我可想死你啦!”


        

她叫温欣。


        

妧妧瞪了她一眼,没提她迟到的事,将酒杯给她推过去。


        

“干嘛约在这,多吵。”


        

许梦笑嘻嘻地凑近她耳边,“帅哥多嘛!”


        

妧妧哭笑不得,端起高脚杯,侧身倚在吧台上,“你又不是没男朋友。”


        

许梦没正经地微一挑眉,“有男朋友就不能看帅哥了?看看怕什么,爱美之心人皆有啊,这个心呀,我这辈子都有!”


        

妧妧笑出了声。


        

许梦接着道:“你金主管的严不让你来这?”


        

妧妧一听她提起那人,脸上的笑收回了一半,人也转了回来,但很是洒脱无所谓的模样。


        

“那倒没有,大家各玩各的,而且快散伙了。”


        

许梦惊讶道:“别瞎说,真假?”


        

妧妧笑了那么一下,瞧上去半分心都没过似的,接着便转了话题,与她聊起了她这次去S市的事。


        

她就读于H高校,是名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钢琴系专业,前些日便是和班长及几个同班同学去S市看国际钢琴赛去了,一去连来带回,加之玩玩逛逛,一个多礼拜。


        

许梦是她的发小,又是大学同班同学,缘分匪浅。俩人一日不见便如隔三秋一般,一下子七日多确实是极久,说不完的话。


        

但将将说了一会儿,许梦的手机震了。


        

她划开屏幕,看着信息,那微带笑意的表情,一看就是她男朋友发来的。


        

妧妧扬唇,白玉似的手,端起高脚杯,附在唇边,喝了一小口。


        

而后没一会儿,闺蜜的手机又震了 。


        

许梦瞧一眼后,笑的甜蜜,但姑且没理,急着与妧妧说话。


        

如此又一会儿,那边电话便打了来。


        

许梦接起,有些怪罪,又有些撒娇。


        

“在和欣欣说话嘛,没事没事,都好,不冷不冷,早着呢,不用你来接我,我自己能回学校,就这样,拜拜,mua!”


        

满满的热恋味道。


        

妧妧淡笑。


        

那边挂断了后,她开了口。


        

“若不然早些回去?”


        

许梦黏腻地道:“不嘛!还没聊够。”


        

r />


        

天乌蒙蒙的,发阴,来时还好好的,这会儿瞧着似是要下雨。


        

俩人出来便看到了许梦的男朋友来接她。


        

“欣欣,一起来,让韩东岩送你。”


        

许梦说完,韩东岩便也热情相邀。


        

妧妧直接拒了。


        

她可不想当电灯泡,嫌许梦啰嗦,便想撒谎说自己开了车来。


        

但还没张口,不远处传来汽车鸣笛,三人张望过去。


        

路灯有些昏暗,天儿雾蒙蒙的,一辆黑色的suv打着双闪,停在道边儿,车牌号五个三。


        

任谁瞧了都是一声,“我去!”


        

许梦悄咪咪地道:“你金主来啦!”


        

妧妧假笑了下,挥手同许梦再见,催她上车去。


        

许梦欢欢喜喜地上了韩东岩的副驾,俩人和她挥手拜拜。


        

人走后,妧妧方才瞅向那车,朝它走去,车后座车窗是滑下的,里边儿探出一只节骨分明,夹着烟的手。


        

司机下车为她开了门,她修长白嫩的细腿跨入车中,目不斜视,都没看那男人一眼,上车之后只抬手撩了下头发。


        

裴绍掐灭了还剩了一半的烟,吞吐的烟雾散在空气之中,转过头来注视了她一会儿,指着俩人之间椅座上一件他的衬衣。


        

“披上,凉。”


        

妧妧上来,司机便把冷气减到了最小。


        

她穿的单薄,今夜阴了天,要来雨了,确实冷飕飕的。


        

妧妧虽没答话,但是转头拎起了他那衣服,穿了。


        

裴绍似笑非笑,问了话。


        

“什么时候回来的?”


        

妧妧轻描淡写,“今天下午。”


        

男人开口又问:“电话怎么打不通?”


        

“是么?”


        

妧妧更是随意,但这话说完,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许梦,酒吧里聊的过high,忘了正经事,这会子特意打电话转答妧妧明日学校的事。


        

她这电话一通,裴绍知道为何自己打不通了。


        

男人身子缓缓地靠到了椅背上,笑出了声。


        

“你把我拉黑了?”


        

妧妧挂断电话,收起了手机,平平静静。


        

“不都一样么?”


        

裴绍又笑了声。


        

但接着,一路,俩人都没说话。


        

汽车路过微波荡漾的环城河,上了高架,开向西郊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