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30章 第三世(现代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三十章---番外十四---第三世(现代④)


        

满打满算, 叶谨辰在家中呆了两个月。


        

他回欧洲之后,温欣便觉得缺了点什么似的。


        

后续的半学期里,她感觉自己好像每天都在盼着暑假。


        

她的暑假一到, 叶谨辰便又回来了。


        

且这次回来,他应该也就不再走了。


        

虽然已经唤过他哥哥了,但温欣与他相处还是很小心翼翼,与亲兄妹断不相同。


        

她得来了他的手机号, 想他时会想给他发信息, 但往往都是字打出来又删,删了又打,如此重复十几次后的一天才心口狂跳着下定了决心, 按了发送键。


        

之后便在期待和紧张中等着他的回复,但她等了三天都没有动静,也是等了三天方才死心。


        

他是不会回复的。


        

但她的信息他倒是也并非一次都没回, 譬如她问他一些不会的题时,他还与她视频连线过。


        

他的视频第一次拨过来时, 温欣是颤着手接通的, 而后磕磕巴巴地和他打招呼, 那声“哥”也没叫出口, 后续她的注意力也根本不在题上。


        

他在欧洲的住处也很是奢华,家中好似有女人。


        

温欣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女朋友,紧攥着手,特别紧张。


        

关于这个问题,她当然没问过。


        

后来发现, 那是个给他打扫房间的女佣, 心中还好受了一些。


        

之后的半学期, 她大概与他通过十几次视频, 都是讲题。


        

自然,他也只回复她问题的消息,偶尔往家中打电话,问候的也只是他的父亲与弟、妹,并不会叫她听电话。


        

转眼到了六月,温欣知道他已经毕业了,从叶叔叔口中听得再有两个月,处理完欧洲那边的事情,他也就回来了。


        

那年温欣高二,原本她以为等他回来,以后她便要过上天天都能见到他的日子了,倒时候她一定更努力地好好读书,好好练琴,来日一片光明。


        

>  一度,她只消想想都是充满希望的。


        

但她没想到,她的人生,狗血未止于十六那年。


        

继而发生的变故,只比那时的更狗血。


        

妈妈与叶叔叔离婚了。


        

没有吵闹,没有哭闹,也没有财产分割的问题,平静的好似原来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


        

叶叔叔一贯的绅士。


        

妈妈也保持着豪门千金的优雅。


        

签了字后她便走了,没有和温欣解释一句,交代一句,告诉一句,自然,也根本就没有带她走。


        

后续的事,发生的毫不意外,她在妈妈走后便预见了会是如此。


        

叶叔叔没有赶她,起先她依然享受着叶家女儿的待遇,没人苛刻她,一切都与之前一样。


        

叶家那样的家族,有钱有地位,无所谓多养一个女儿,给她一个容身之处。


        

但于情于理,她都已和叶家再没有半丝关系了。


        

温欣想过走,可是她没有地方能去。


        

事情爆发在几日后的一个下午。


        

说是爆发或许也不甚准确。


        

那天平平静静。


        

她刚从外回来便看见自己的 皮箱被丢在了门外。


        

温欣蹲下去,颤着手打开那箱子,看到了自己的衣物被塞的乱七八糟。


        

她好似连些慌张与慌乱都没有,只一件一件把自己的东西重新整理好,叠好,整齐有序地重新放回了箱子中。


        

这期间,前夫人的女儿,那个十一岁的女孩儿出了来。


        

家教使然,她没有骂她,亦没有对她冷嘲热讽,只说了一句话。


        

“你妈妈都走了,你为什么还不走?”


        

温欣没有回答她的话。


        

她说的对,她是不应该继续待在叶家,于是收拾好了东西后,起身,给自己留了最后一份尊严,拉出箱杆,什么都没说地走了。


        

但她真的没有地方可去,她还未成年,而且还有学业未完成。


        

>  她想过报警,也想过去找亲生的外公外婆,但都不知道杜家住哪,亦不知妈妈有没有和他们提起过她,他们知不知道她的存在。


        

当天下了好大的雨。


        

她怀抱双膝,蹲在一家咖啡馆外边儿的屋檐下避雨,校服裤腿被浸湿,衣服也湿了。


        

她想着自己该怎么办,想了许久许久,直到天黑,不知何时,不知不觉,一把伞罩到了她的头上。


        

温欣微怔,眼中噙着泪,顺着暗处抬头,视线所及,男人身高优越,一身黑色格子衬衣,一手擎着伞,一手夹着烟,垂眸瞧她,口中吐着烟雾,竟是叶谨辰。


        

他缓缓敛眉,平平淡淡地开口,声音很沉,听不出任何感情。


        

“蹲这儿干什么?起来,我养你。”


        

香烟送入口中,咬着烟嘴,他将倒出的手伸向了她,烟雾向上,或是呛到了眼。


        

男人眯着眸子。


        

那一幕,那个表情竟是格外迷人。


        

温欣怕是这辈子都忘不了。


        

她呆愣了,眼中含泪,怔怔地望着他,半天方才缓缓地伸过小手去。


        

他将她拉了起来。


        

俩人站在一起,她似乎还不到他脖子。


        

知道哭没用,一下午,温欣也只是泪在眼中打转儿,咽下一次又一次,没真的落下来,但此时此刻,却是怎么也没忍住,憋了憋嘴,就呜呜地哭了。


        

便是从那天开始,她住入了西郊别墅。


        

后边儿的日子,是他养大了她。


        

他给她安排了专门照顾她的佣人,专门接送她上下学的司机,支付昂贵的学费,买下不菲的钢琴。


        

一切都和原来所差不多,有过之无不及。


        

但他不常住在此,温欣大概一周能见到他一次。


        

只有邻近高考那段日子,在她的央求下,他搬过来住了三个多月。


        

三个多月里,他几乎每晚都看着她学习。


        

最后,温欣以全校专业课第一的成绩,考进了H高校,钢琴系,还在那重逢了发小许梦。


        

十八岁的花季少女,不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才华都极为吸睛。


        

校花的名号也很快被贴在了她的身上,周围最不缺的便是富二代追求者。


        

她和叶谨辰关系的转变,还是从大一下学期开始。


        

温欣没有住校。


        

住校了怕是半学期都见不到叶谨辰了,久而久之,她怕叶谨辰把她忘了。


        

&nbsp ;不住他需要给她安排司机接送,那就肯定还能想起她,进而偶尔也会来一次西郊别墅。


        

这段复杂,带着点恩情,可能还夹杂着点兄妹情的感情,起先,温欣没想耍心思。


        

但她发现,她受不了。


        

她是在一次意外的情况下知道的叶谨辰要交女朋友了。


        

他们那个圈子的人都是联姻。


        

叶谨辰当然也不例外。


        

对方家世不一般,似乎比她大四岁,大学刚毕业。


        

温欣知道的那天,正好是她生日。


        

便就是因为那天是她生日,她才能见到叶谨辰一面。


        

她亲耳听到,电话中他同家中说“试试吧。”


        

且同那个女人约会就定在了第二天晚上。


        

当日,他很忙,吃过饭后,便让司机送她回了别墅。


        

但这天一宿温欣都没怎么睡着。


        

第二天,她没去上学,打发走了宋阿姨,给她放了假。


        

晚上,越临近夜幕越想哭,越哭便越想他。


        

终,她暗计划行事,撒了谎。


        

她拉了电闸。


        

小手碰下去,使劲儿地扳动电闸之时,“忽”地一声,恐惧与黑暗一起来临,不用装,早就吓得浑身发抖,她崩溃一般地哭了出来,摸着黑,返回卧房后,手颤着拨通了他的电话。


        

“哥......我害怕.......”


        

电话接通,她“呜呜”的哭,没半分作假,全然发自内心,只是这份害怕不仅仅是因为怕黑。


        

一分钟后,挂电话前,她听到了他对那个女人说:“抱歉,我有急事。”


        

四十分钟后,他来了。


        

温欣第一次跟他那般大胆,哭着,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口中不断唤着他,浑身颤抖。


        

他轻抚她的背脊,沉声安慰。


        

但怎么安慰,小姑娘都是“呜呜”地哭,紧紧抱着她。


        

终,他是带着她一起下楼去瞧那电闸的。


        

男人伸手轻轻抬起,屋中又通亮起来。


        

温欣花着小脸儿,紧靠在他身边,滑嫩的小手一直往他的大手里伸。


        

“宋姨今日不在,你能不走么?”


        

到了楼上,她仰着头,梨花带雨,哽咽着问他。


        

这别墅中,平时陪她的便是照顾她的宋姨。


        

叶谨辰答应了。


        

夜晚,男人沐浴过后,上床刚想睡,房门被推开。


        

他微微敛眉,开灯,朝门口望去,看见小姑娘穿着一层薄薄的睡衣,走了过来。


        

“你干什么?”


        

他起身,倚在床头。


        

温欣没答,但径直朝他去了,到他床边便钻进了他的被中。


        

进去后,她没看他,只老老实实地躺在那,声音很小,但斩钉截铁,只说了一句话。


        

“成年了。”


        

这意思便分明的不能再分明了。


        

叶谨辰顿了一下,而后更是身子坐起,抬手取烟,叼住,打火点燃,连吸了三口,吐烟,朝她看去。


        

“你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