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31章 第三世(现代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三十一章---番外十五---第三世(现代⑤)


        

温欣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只将纤细的手臂从被窝中拿出,张开白嫩的小手,里头是一个已经被她攥的有些潮湿了的套套。


        

叶谨辰垂眸, 瞧见, 薄唇缓缓微启,笑了。


        

温欣很少见他笑,此时见了, 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她的脸当然更烧。


        

男人轻轻吐着烟雾,问着,“什么时候买的?”


        

温欣实话实说, “昨天。”


        

如此她的小伎俩也便暴露无遗了。


        

但那些都不再重要。


        

叶谨辰看了一会儿。


        

“不会后悔么?”


        

温欣摇头, 其实她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再接着, 他便掐灭了烟, 接过她小手中的东西,朝她吻了过去。


        

起先只是蜻蜓点水。


        

小姑娘明显很紧张,待她好像平稳了一些之后, 男人加深了那个吻。


        

温欣身子一动不动,只勾住了他的脖子。


        

他很温柔, 很照顾她。


        

纤薄的睡衣未被脱去, 只是堆积到了上边。


        

真正之时, 将将入了一点,温欣便满头汗珠, 连连喊着。


        

“疼疼疼。”


        

他停下,很温和地问, “那你还要继续么, 嗯?”


        

温欣红着脸, 泪汪汪地点了下头,接着声音很小地问道:“那你能不能让它小点?像刚在那样......”


        

叶谨辰再度笑了一声,但自然没答她那天真的话,只很缓地继续了去。


        

她还很懵懂。


        

人说女孩子第一次,很少能有什么太好的感觉,不糟糕便已不错。


        

温欣显然不糟。


        

或是因为他太照顾她了。


        

他平时不大理她,这两年来,即便自己入住了西郊别墅,他对她也一直是不冷不热的,但这初夜,虽懵懂,她也知道他对她很温柔。


        

这夜过后,她和他的关系近了。


        

她没问,但有特意去观察,去听。


        

他没再同那个女人约会。


        

他们之间似乎没了下文。


        

这是她的目的,目的达成,心中自然高兴。


        

后续的一段日子,他应该是把她当做女朋友的,对她同原来不同很多。人搬到了西郊别墅来住,时而早上会亲送她去上学,有时中午也会接她吃饭。


        

周末放假,闲着,他还常带她出去玩,去高尔夫球场打球,或是出海。


        

至于夜里,第一次之后她又凑过去了两次,而后俩人就那么理所当然地夜夜睡在了一起。


        

他大概是一个星期后,等她完全适应了,才开始对她疯狂的。


        

温欣也记不清了,自己曾经一度,好像特别特别爱他,甚至会缠着他勾着他做那种事。


        

*


        

H校为大四的学生开了毕业大会。


        

整整一上午。


        

会之后,她们也便离着离校的日子不远了。


        

从大会堂中走出时,许梦是红着眼睛的,抽抽噎噎,要毕业了,感性了起来。


        

温欣感觉倒是还好,心中虽也涩涩的,很不舒服,但她不大爱哭。


        

俩人去了食堂吃饭。


        

见到了吃,许梦也便很快就好了。


        

确是看出要毕业了,两个饭量都不大的小姑娘点了五个人的饭量,十多种东西,以前爱吃的每一样都想再吃吃,端回来后,彼此笑话了彼此好一会儿。


        

吃饭之时闲聊,许梦问道:“和你金主和好了吧!”


        

温欣优雅地往口中塞着东西,听着笑笑,态度甚是轻松。


        

“好不了了,我打算和他分手。”


        

许梦一蹙眉,“这是什么话?为什么?”


        

温欣只笑,没答。


        

许梦有些着急,接着说道:“你们俩不挺好的嘛?”


        

温欣没再回。


        

许梦继续,“这么多年了你舍得?他对你很好啊!再说了,先不说别的,分手了后,你那几张随便刷的卡不就停啦,不心疼嘛?”


        

说着笑了起来。


        

温欣也同她一起,哭唧唧地点头。


        

“嗯,你说得对,心会滴血的!呜呜呜........”


        

下午处理完学校事宜,温欣离开时,刚走出校园门口便看到了他的车。


        

小姑娘过了去,临近之时,亦如往常,司机下来与她招呼,为她开了门。


        

温欣很自然地上了去。


        

他不常来接她,大部分是派人来。


        

昨日下了雨,加之今晨是和叶谨辰一起出的门,早上走时原本她穿了一件包臀短裙,露着一双纤细白嫩的长腿,但他以“凉”为由,让她换下。


        

最后,温欣便穿了身雪白的连衣裙,散着长发。


        

她本来长得便极清纯,这般打扮看起来就更是如此。


        

她上了车,引来了他的目光。


        

叶谨辰的第一句话是,“想吃什么?”


        

温欣从包中拿出小镜,理了理头发,打开唇釉,补了补妆,在娇嫩的唇瓣上点了几点,抿开,有一搭无一搭地答着。


        

“臭豆腐。”


        

叶谨辰笑了两声,“别的呢?”


        

“没有了。”


        

叶谨辰没再问,让司机开车去了。


        

到了她喜欢的路边摊小吃街,司机下车为她买了她想吃的。


        

这期间,温欣便一直玩着手机,打着游戏,头都没抬。


        

叶谨辰点烟,在烟雾缭绕中一直看着她。


        

半晌,她着急忙慌地打完一局后又开了一局,闲暇的中间,开了口。


        

“还有七天。”


        

男人反问,“什么七天?”


        

温欣答着,“七天后我就毕业啦。”


        

叶谨辰道:“你想去哪工作,我给你安排。”


        

温欣直接拒了,“不要。我说的不是工作问题。”


        

“那是什么?”


        

“毕业了,我就和你分手啦。”


        

叶谨辰笑,“说什么胡话。”


        

温欣漫不经心地道:“不是胡话。”


        

叶谨辰喉结滑动了下,没接口。


        

不一会儿司机回来,将吃的给温欣递来。


        

温欣接过,放到了一边儿,游戏正打的火热,什么都顾不上了。


        

叶谨辰掐灭了烟,给司机提前下了班,换去了司机的位置,亲自开起了车。


        

温欣当然知道,抬头瞅了一眼,打完了这局没再打,吃起了东西。


        

叶谨辰开口道:“你想要什么?”


        

温欣还是很轻松的态度。


        

“我什么都不要,你对我挺好的。”


        

男人似笑非笑,从烟盒中咬出了一根烟。


        

“所以你现在要跟我分手?”


        

温欣口中塞满食物,语声含混不清,点头,“嗯。”


        

叶谨辰笑了一声。


        

“再考虑考虑,可行?”


        

温欣摇头,“考虑好了。”


        

再接着,叶谨辰便没再说话。


        

温欣也没有,只是一直吃着东西。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其实她“爬床”那天,就知道俩人没结果。


        

但温欣倒是也没后悔。


        

不过其实她和叶谨辰还是有过一阵子甜甜蜜蜜的时光的 。


        

或许就是那层窗户纸刚刚点破的时候。


        

她只要见到他就会凑到他的身边,把手伸进他的大手里,亦是常常像小猫一样,往他的怀里钻,很是粘人。


        

那会她还稍微有一点患得患失,很是小心翼翼,害怕得了又马上失去了,也可能是她还是有些小。


        

他深夜办公,她还做过从背后搂住他,粘着他不让他工作了的事。


        

他倒是对她始终态度很温和,后来便把她揽过来,摁到腿上抱着。


        

温欣勾着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肩上,就觉得他的胸膛特别温暖,心里特别舒服,特别踏实,什么都不怕的感觉,在之后竟就那么睡着了。


        

将将醒来之时,他已经抱着她到了床上。


        

她睁开眼睛看到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走,进而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有几次宋阿姨家中有事,不在别墅,深夜她嚷着饿了,他还亲自下厨给她做过饭。


        

他背身给她做吃的,她便在后头抱着他,跟他说话。


        

那时候,温欣都只得一点甜头就开心的不得了,也只顾眼下,不想未来。


        

叶谨辰开车,带她去看了一场电影。


        

俩人全程无交流。


        

电影是个浪漫的爱情喜剧,温欣一直在笑,至于叶谨辰她没回头瞧他。


        

散场之后,他带她去了湖边儿,点烟,垂眸眯着她。


        

“不分手行么?”


        

温欣还是那般淡然,口中吹着泡泡糖,手中抱着他适才路过玩具店时,给她买的毛绒熊。


        

“不分手真给你当情-妇呀!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她话说的平平淡淡,语声中还带着些戏谑的意味。


        

叶谨辰缓缓吐出烟雾,“我又没结婚。”


        

温欣接道:“你一辈子不结婚,不用联姻么?我等到事情到眼前了再走?我不要面子的么?”


        

叶谨辰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短期内没有这个打算。”


        

温欣回着,“那我也不要了。”


        

而后俩人之间便是一阵子沉默。


        

夜间,酒色灯光,湖波荡漾。


        

俩人立在栏杆之前,一个吹着泡泡,一个吐着烟雾。


        

不知何时,他视线转到了她的身上,待她感到,仰头朝他望去时,见他在烟雾之中靠过来,封上了她的唇。


        

他亲了她好一会儿才松开。


        

而后俩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想起了往事,温欣先开的口。


        

当年她高二之时,叶叔叔和妈妈离婚,她一度无家可归。


        

那个雨夜,是他为她撑起了一把伞。


        

原他应该还要两个多月才能回国,那天却意外出现,其实温欣一直都想问,但一直也没问。


        

眼下再不问,以后怕是也没机会了。


        

这般想着,她便随意地开了口。


        

“我妈妈和你爸爸离婚那年,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叶谨辰慢悠悠的道:“找你啊。”


        

温欣有点震惊,扬起小脸儿看他一眼,但他面无表情。


        

温欣问着,“什么叫找我?”


        

叶谨辰淡淡地回着,“猜到了你妈妈不会管你。”


        

温欣低下了头,她也猜到了,但没猜到叶谨辰会是因为她提前回国的。


        

温欣声音很小地问着,“你喜欢我?”


        

叶谨辰又看向了她。


        

“觉得你眼熟。”


        

温欣一听他提起什么眼熟就有些窘,虽然俩人现在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但她也很窘,很怕他想起初一那年情书之事。


        

“我不是说了,我刚上初一的时候,你帮我搬过书。”


        

叶谨辰又吸了一口烟,“那时就觉得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