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第132章 第三世(现代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一百三十二章---番外十六---第三世(现代⑥)


        

他这般说温欣便不懂了。


        

在上初中之前, 她确定自己没见过他,不认识他。


        

所以何来眼熟?


        

不过他这话的意思........


        

他是记得她的?


        

也记得情书之事?


        

温欣红了脸,捏了下怀中的毛绒熊, 开始不自在了。


        

“所以你其实记得那天.......”


        

“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只说了一半,他就应了声。


        

温欣又抬头看了他一眼, 不说话了,好一会儿后小声开口解释着:“我就是脑子一晕就.......”


        

叶谨辰垂眸,薄唇微启, 笑了一声。


        

他一笑, 温欣感觉更不自在。


        

扪心自问, 她那会确实是脑子有些坏掉了。


        

不过倒也正常, 情窦初开的女孩子, 叶谨辰长得特别帅,足矣迷惑她这个未成年的小姑娘。


        

接着温欣真的一句话都不再说了。


        

轮到了叶谨辰。


        

“分手的事等等再说。”


        

这是俩人这场对话最后的收尾。


        

而后他就环住了她的肩, 搂着她返回车上, 继而回了西郊别墅。


        

当日, 俩人依旧同房同床,起先什么都没做, 温欣心如止水,但后来叶谨辰还是朝她吻了过来。


        

第二日,男人走时又交代了一遍。


        

“分手的事, 等我回来再商量。”


        

他有要会,将飞一趟S市, 大概四五日。


        

正好是她毕业前后回来。


        

温欣没点头也没摇头。


        

临行之时,他深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人走后温欣便又返回了楼上, 重新钻回被窝中, 躺在那怔怔发呆, 但又感觉什么都没想。


        

过了一会儿,她赤着小脚下了床去,去书桌前,拿出了一本日记,翻出了那封当年她写给他的情书。


        

温欣心血来潮地过来找,此时又心血来潮地打开。


        

粉嫩的信纸已经有些变了色。


        

里头的话语很稚嫩。


        

“学长,我很喜欢你。”


        

“写这封信给你,并不奢望你的回信。”


        

“只因你即将毕业,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想想很难过,还有点想哭,但我会坚强。”


        

“愿你前程似锦。”


        

“我和学长还能再见么?”


        

温欣看笑了,笑出了眼泪,隔着信纸都能感觉到写信的女孩儿傻傻的。


        

这时,手机震了两下。


        

她拿起看到微信中来了一条消息,放下手机后收拾了收拾,下楼去车库开出了一辆车,去了与人相邀的地点。


        

那是一个雅致的咖啡屋,里面放着轻缓的音乐,等待她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


        

男人一身西装,腕戴名表,生的很周正,可以用帅气二字来形容。


        

他叫周远,是一名法国商人,英文名Jeffrey。


        

不错,是她的生 父。


        

周远是半年前找到她的,与她讲述了他和她妈妈过去的事。


        

俩人年轻时双双坠入爱河,一次意外,有了她,本也算是门当户对,未差太多,准备要结婚了。


        

但生父家中突发巨变,一夜之间破产,爱情成了水中月,镜中花。


        

即便如此,妈妈原也是要克服家里,与爸爸结婚的。


        

但爸爸白手重起的机遇来临,因此放弃了婚姻,放弃了妈妈与妈妈腹中的她,毅然决然地选择去了法国。


        

所以有了后来,妈妈生下她送了人之事。


        

他承认一切都是他的错,恳求温欣的原谅。


        

/>


        

她可以理解爸爸,甚至也可以理解妈妈,但她不能原谅。


        

既然前头的二十年没瓜葛,往后余生她也不想与他们有来往。


        

或许是人年龄越大,越怀旧,对过去的一些选择越觉得遗憾,甚至愧疚。


        

半年来,生父始终都在恳求她谅解。


        

所以,在她说了毕业后想继续深造后,周远帮她安排了留学事宜,尽了唯一的一次父亲该尽的责任。


        

桌前,男人将东西推给了她,语声中都是关怀。


        

温欣接过,打开袋子,一一拿出看了看,道了谢。


        

生父问着,“打算什么时候走?”


        

“就这几天。”


        

温欣没说具体的。


        

生父应了一声,再接着就是无尽的沉默。


        

温欣也没停留太久,起身和他道别。


        

而后,她开车去了机场,订了两日后的机票。


        

返回别墅后的她便开始收拾东西。


        

宋姨给她送来切好的水果,瞧见,笑问着,“小姐要和先生去旅行么?”


        

温欣淡笑,一脸轻松,一面吃一面回着她的话。


        

“先生忙,我怕是要自己去旅行了。”


        

宋姨出着主意,“小姐和许小姐同去也不错。”


        

温欣答着,“是呢。”


        

她将东西收拾好后,别墅响起了门铃声。


        

温欣也没管,不一会儿宋姨又上了来,捧着好大一束鲜花与一个极精致的礼盒。


        

“温小姐,是先生派人送来的。”


        

宋姨满面笑意,将东西为温欣放在桌上。


        

“温小姐,今天是什么日子么?先生惦记着你呢!”


        

宋姨人极好,极友善,更好似温欣和叶谨辰的cp粉一样,常常磕的面红耳赤。


        

温欣摇头,今天不是什么日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叶谨辰也不常送花给她,往昔只要在工作,他也不怎么理人,亦是可以连续三四天都不和她联系。


        

今日之举,他有些反常。


        

这次分开,他一直都有些反常。


        

破天荒,每晚都会给她打电话。


        

温欣知道一点原因。


        

他不是很想分手。


        

或许毕竟年头长了,他对她还是有些感情在的。


        

但温欣在此事上从未动摇过。


        

从大一下学期的那个夜晚开始,她就有了这个心理准备。


        

知道她与他终究只是昙花一 现,没结果。


        

那晚,他也问过她,“你想好了?不会后悔?”


        

温欣不后悔。


        

其实或许她可以选择和他保持距离,永远做他的妹妹,那样就一辈子都不用分手了。


        

便如他所说,毕业后他会给她安排一个体面的工作,她可以像很多女孩子一样,谈谈恋爱,找一个合适的人,然后结婚生子。


        

但温欣没有。


        

有时候后悔也比遗憾强。


        

虽然他并不爱她,她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又酸又甜,甜的时候让她忘我,酸的时候让她感觉很委屈,但温欣真的不后悔。


        

她终是没有打开那个礼盒。


        

叶谨辰对她来说很特别。


        

不管怎样,她绝对不会为难他。


        

这段感情对她来说往后再也不会有。


        

她也再不会这样爱谁。


        

温欣没有犹豫,没有纠结。


        

第二日,待学校事宜都办妥了后,当天下午,她留了一张字条给叶谨辰,而后便拖着行礼箱离开了西郊别墅,去了机场,飞去巴黎。


        

登机之前,她给闺蜜许梦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哭的一塌糊涂。


        

登机之后,她平平静静地打开手机,拉黑了叶谨辰所有的联络方式........


        

*


        

叶谨辰这次去S市开会,每日都是全天会议,手机大抵是没工夫碰的。


        

但他每晚回到套房,都会给她打个电话,通话二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不等,连续三日皆是如此。


        

电话中他也与她谈过她要分手之事。


        

但女孩儿不太接茬。


        

这日是第四日,明天他就会返回帝都了。


        

下午回到房中,他一面扯下领带,脱去衣服,一面给她拨去电话,第一次是占线,第二次还是。


        

起先两次,叶谨辰并未想太多,但待第三次,拨过去之后对方那边仍是提示忙音时,叶谨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男人摸出烟盒,按开,叼出了一根烟来,再接着他没再拨电话,而是点开了微信,点开了置顶的她的头像,发了一个“?”过去。


        

而后,果不其然,消息前头是一个红色叹号。


        

提示: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通过验证后,才能聊天。】


        

叶谨辰口中的烟轻颤。


        

他点了,【发送朋友验证】


        

但知道不会有回音了。


        

男人打了通电话,让人查了她的定位。。


        

结果未果,人已不在国内。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手臂拄在了桌上,慢慢揉着太阳穴,口中的烟,迟迟未点.......


        

第二日,他返回帝都之后直接回了西郊别墅。


        

别墅中的佣人宋姨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与他言着小姐说要出去玩一阵子。


        

叶谨辰上了楼,到了俩人的房中,看到了那束他为她订的花,亦看到了那个礼盒。


        

他来到桌前看到了她留下的字条。


        

其上只有一句话:叶谨辰,谢谢你。


        

心突然被什么狠狠地刺痛了一下,空的仿佛用什么都填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