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白日事故 > 第二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十四章


        

汽车在小区门口停下,两声关门的声响后,易辙也跟着下了车。


        

小区旁便是一个超市,超市前有辆卖糖雪球的小篷车,循环放着“冰糖葫芦酸”。易辙循着音乐声望过去,看到砖沿上坐着两个穿一中校服的男孩子,各自捧了一袋在手里。白乎乎的哈气,裹着同样沾了一层白的糖雪球。


        

收回视线,他没有往车尾走,而是不作声地立在一侧,看着在那边说话的两个人。


        

突然,被人拍了下肩膀。易辙转头,发现竟是包裹得严实的许唐蹊。


        

“易辙哥,那个女生是谁啊?”刚刚见面的许唐蹊完全没顾上和他说话,她悄悄藏在他身侧盯着车尾那两人看,一双眼睛溢满了兴奋。


        

“唐成哥以前的同学。”


        

他简单解释。


        

话音刚落,那边一直在同万枝交谈的人像是感知到了什么,突然看过来。瞄到露出的半颗小脑袋,许唐成先是一愣,很快便偏头笑起来。


        

他朝这个方向招了招手,又朝着前方叫了一声。易辙这才看见,不远处还站着周慧。


        

许唐成走过来,还没来得及告别的万枝也跟在他身后。许唐蹊把手插到兜里,转过身朝周慧挤挤眼,又若无其事地笑着转回去。


        

“你们来买东西?”


        

“嗯,”许唐蹊提起手里的塑料袋给他看,“这不是你们回来嘛,妈觉得家里菜少,说再来来买点。”


        

周慧也已经走过来,有些好奇,又不露痕迹地打量着站在许唐成后面的那个姑娘。


        

万枝朝她甜甜一笑,微躬身,叫了声“阿姨好”。


        

这次的见面简短,内容也无非是寒暄问候,按理说并不会有什么深刻的印象留存。但那天回去的路上,坐在车里的周慧却是三句话不离万枝。明里暗里的意思,都是觉得万枝这个小姑娘很好,并且看得出她对许唐成的印象也不错,要他一定把握机会,主动一点,多和人家姑娘接触接触。许唐成则是一个劲辩白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联系并不多。但尽管如此,周慧却仍逼得紧,数落他不懂怎么和小姑娘相处。


        

“接触不多就要多接触一些啊,哪有人是上来就熟的,不都是慢慢互相了解吗?有空你就约姑娘一起吃个饭什么的,要我说以后过节啊,放假啊,你别老往家跑。现在家里又没什么事,你平时忙、没空和人出去,放假了再老往家跑,可不就谈不成恋爱吗?”


        

这样一说,周慧觉得自己忽然就找到了许唐成这么久都没谈恋爱的原因。再认真琢磨琢磨,越想越觉得自己分析出的这个主要原因很有道理。不然自己的儿子这么优秀,怎么就会找不到两情相悦的小姑娘了?


        

她拍拍自己的腿,肯定般重复:“对,就是因为你没时间,你以后不要总回来了。”


        

连不让回家的旨意都下来了,许唐成知道周慧这是真的着急了,无法,他只好先在口头上将她安抚下来,连声保证会好好考虑的。


        

许唐蹊坐在一边偷偷笑,说她的哥哥哪哪都好,就是在追女孩上,跟个木疙瘩似的。话锋一转,她看到一直沉默着坐在前座的易辙,忽然挺起身子朝前一倾,贼兮兮地问:“易辙哥,你呢?”


        

易辙正听着她们的对话出神,思想一时没能与这个问题对接上。


        

“你有女朋友没?”见他没反应,许唐蹊又将问题问得更加明确,并且开玩笑道,“有的话赶紧指导指导我哥。”


        

汽车驶入小区,许唐成踩着刹车停下来,等待对头车通过。


        

因为思考这个问题,易辙不自觉地朝许唐成看去。转过头,却发现他同样也在看着自己。


        

“没有。”


        

道路一侧又有人家的车库前被堵了车,车库主人无法停车,坐在车里不耐地长摁着喇叭,提醒那人赶紧下来挪车。


        

四方嘈杂涌入,这声回复,便淹没在这长长的鸣笛催促中。


        

那张补办的身份证上,一对大大的黑眼圈,印了主人的一夜辗转。


        

并且在那之后,又有好几次,易辙都梦到了一些相关的场景。


        

梦大都是模糊的,也是温存的。但都与他无关。只有一次,他梦里的主角忽然不再是许唐成和另一个女生,而是他自己骑车载着许唐成,从那个他常去的斜坡俯冲而下。梦里画面清晰,清晰到他能看到那里的自己松开车把,抬手捂住了许唐成的眼睛。许唐成在他的怀里呐喊,头发被吹起,亲密无间地拥到他的下巴上。


        

猎猎的风在耳畔狂奔而过,一场刺激,惊天动地。


        

到这里,都还是个好梦。


        

可等单车停下,急促的呼吸平静后,梦里的那个许唐成却忽然跳下车,回身看他。他眼眸漆黑,让易辙一下想到了那听不见任何声音的深渊死地,也想到了传说中一切生灵都能拥有平静幸福的天堂。好像无论多矛盾的东西,都能和平地存在于他的眼中。


        

他叫了他的名字,接着说,要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我要……”


        

眼睁睁看着他开口的一瞬间,生生集合了他这么多年所有的情绪,以致那一幕终成了催人泪下的慢放镜头,他也终于,当了不愿看至终场的懦夫。


        

捱不到后续,他疼到倏然惊醒。


        

接下来,便是长久的空洞注视。


        

耳边有音乐声响起,是手机的铃声。他用略微僵麻的手拿起枕边的手机,看到是许唐成的来电。


        

“起床没?”


        

易辙清清干哑的嗓子,答:“正要起。”


        

“嗯,怕你睡过了。起来收拾收拾吧,我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到南门,咱们先去吃个早餐,再去西站。”


        

虽然以前也已经自己去过上海了,但从北京出发,还真的是第一次。许唐成大概是真的完全在将他当成小弟弟来照顾,竟然在前一天,坚持要送他去车站。


        

挂了电话,易辙还是久久缓不过神来。方才电话中许唐成的声音真切无比,这让他忽然意识到,不管他有着怎样的心意,不管他抱有怎样的幻想,终有一天,许唐成会和一个女孩儿谈恋爱、结婚,然后拥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甚至,他有些悲观地想,真到了他结婚的那天,会不会让自己去给他当伴郎。


        

天花扳上灰尘层叠,那是长年累月写下的斑驳。


        

早餐是在一家包子铺吃的,在询问了易辙的意见之后,许唐成要了两屉小包子,分别是不同的口味。易辙开始时吃得很慢,直到许唐成说吃饱了,他才迅速把剩下的所有包子都塞进肚子里。


        

来的一路上许唐成已经打了几个哈欠,在等待易辙吃完的时间里,又用拳头掩着嘴巴打了一个。


        

上车后,易辙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等我到了十八岁就去学车,然后就可以我开车了。”


        

许唐成笑笑:“好啊,正好,我老腰疼,开时间长了还真挺累的。”


        

“你腰到底怎么回事?”易辙难得对着许唐成皱起了眉,“要不好好去医院查查吧。”


        

“查过,也没查出什么来,可能还是体质比较弱,遗传。”


        

“哦。”易辙迟疑地应了这一声,却还是不放心,想着有时间还是陪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哪有二十多岁的人就腰不好的。


        

又是元旦,易辙看着街上不停被掠过的各种红色装饰,忽然想到高中的时候,自己在新年到来之前,跑到车站去接他。


        

“笑什么?”许唐成问。


        

“嗯?”易辙从窗外移回视线,“没什么。”


        

他掩下嘴角过于明显的笑意,问他:“你待会儿回家吗?”


        

“嗯。”许唐成点点头,“不过明天就要回来,后天要和同学一起去欢乐谷。”


        

同学?易辙立即想到了万枝。


        

原本闲闲搭着的两只手忽交叉到一起,装作不经意地,他问:“大学同学吗?”


        

“不是,以前初中的几个同学。”


        

其实许唐成并非不懂万枝的意思,她来约他,还特意告诉他还有两个同学一起去,大家结个伴,会更好玩一些。而恰巧,另外的这两个同学是他们初中班上唯一存留到现在的班对。


        

本想推脱,但万枝在电话那端过于小心谨慎的态度,又让他有些不忍心。他对万枝称不上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但也并没有排斥感,并且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挂了电话,他倚着窗台想,是不是真的是因为自己没有恋爱经验,所以都不会判断他的这种好感,到底是基于朋友,还是基于什么别的可能关系。再者,他甚至怀疑,那些别人口中的怦然,别人口中的一往而深,又是真的存在吗?


        

如果存在,为什么他从未体味。


        

“欢乐谷啊……”易辙这样嘟囔了一句,然后笑了,“我还没去过。”


        

他脸上的失落一闪而过,许唐成却在一个瞥眼间看得真切。


        

“其实我也没去过,”他说,“那就,这次我去探探路,然后下次带你去玩。”


        

车站人很多,熙熙攘攘,像是连方向都能模糊掉。许唐成把易辙送到还不成,又带着他到取票大厅取了票,确认他带了身份证,才终于算是要放人。


        

“你检票进去以后,上了电梯记得看那个大屏幕,在上面找你这趟车的候车室。”


        

他还在叮嘱,易辙点点头,说知道了。


        

排队检票。


        

快要轮到他进去的时候,易辙忍不住,终于在涌动的人群中回了头。


        

而许唐成竟还没走。看到他望过来,他站在队伍的尾巴旁,朝他笑了笑。


        

北广场的风很大,易辙朝他挥手,想打口型让他回去,却是不小心发出了他根本听不到的声音。


        

“回去吧。”


        

许唐成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无声地对他点点头,也举起手挥了挥。


        

直到完全进入大厅,他才终于看不到他。易辙捏着手中的红色车票向前,突然有些矫情地想,大概总有一天,他也要像现在这样朝他挥挥手,然后一个人朝前走的。


        

曾经的那个元旦是他骑车到了他的身边。那时懵懵懂懂,对少年心事尚不自知,只知道他要回来了,而他很想见他。哪怕是近乎莽撞地冲到他身边,他都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这样想来,那时竟像是他最好的时间。


        

不知深情,便没有顾忌。


        

致歉。


        

先更一章,剩下两章写了还没修,但是现在有事要出门,另外两章明天放。这篇文比较慢热,我更的速度也不快,感谢大家不嫌弃,一直看到这里。马上就会有一个小转折啦,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