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白日事故 > 第二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经常打不通许唐成的电话之后,易辙也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过于紧张啰嗦了。怕打扰到许唐成正常的学习工作,他不再打电话,只是偶尔发短信,提醒他要注意吃饭。许唐成有时会很快回复,有时会隔很久才回过来,告诉他自己早已吃了饭,刚刚在给老师做汇报,没有看手机。


        

对于这一段段的回复延迟,易辙一直没大注意。他理解得浅显直白,无非就是,许唐成前段时间休息了那些天,使得他不得不加紧一些,把寒假前该干完的活干完。对他来说,最深最深一层能想到的,也就是给他回一条短信,问:“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一直到那天,他们再一起去超市,他才知道,原来这是躲避。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都进了腊月二十,天气却忽然升高了几度。暖和了不少,也没有风,易辙觉得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出去溜达溜达。特别是许唐成本身体质就弱,这连着得有一周的时间都憋在实验室里,对身体实在不好。计划一番,他便在快要吃午饭的时候跑去实验室等他。


        

他站在门口,侧身向里望,看见许唐成坐在最靠墙的一排,耳朵里塞着耳机,正认真看着电脑屏幕。旁边的一个男生碰碰他,许唐成立即抻下了耳机。那个男生对着自己的屏幕说了什么,许唐成歪过身子,握上了他的鼠标。


        

“同学你找谁?”一个刚接了一杯热水回来的女生看到他,好心询问。


        

易辙说了许唐成的名字,那个女生便点点头,贴心道:“我去帮你叫。”


        

他的目光追随着女生的背影,就看到许唐成朝自己望了一眼。他还没来得及朝他笑笑,他就已经站起身,收拾座位上的东西。


        

“怎么了?”


        

楼道里很安静,许唐成的声音闪得很近。易辙稍稍动了动脚下,拿出原本就准备好的借口。


        

“我想去超市,买点东西。你跟我一起去吗?”


        

许唐成看着他,慢慢将手中的耳机线缠好。


        

易辙的目光随着耳机线转,等到整齐的一团穿过许唐成的手指,被他握在手里,他才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


        

他的嘴角向上翘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许唐成却都看在了眼里。


        

“我……我实验室……”


        

许唐成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但张开嘴,才发现自己怎么都说不出一个欺骗他的谎言。他捏捏手里的耳机,对上他期待的目光,还是说:“去吧,也没什么事了。”


        

后来回想,那第一次的妥协大概就叫做心软,而心软,则更像是从一开始注定的结局。


        

他那时做不到骗他,最终也没能骗得了自己。


        

到了超市,依旧是他推车,他走在一侧。


        

来这里本来就是他想要找许唐成出来的一个借口,易辙实际上也并没有真的需要什么。两个人转了一圈,购物车里只被扔进了几包零食,一支牙膏。


        

易辙看向许唐成,问他:“你不用买什么吗?”


        

“不用,”许唐成摇摇头,“过两天就回家了,没什么要买的。”


        

结了账出来,在快要出门的地方有稻香村的糕点,易辙留意到许唐成那边多看了一眼,便问他要不要买。但许唐成还是摇头,说不用。


        

易辙到这时觉得有点奇怪,他们往常也会一起逛超市,许唐成也喜欢买一些话梅、饼干类的零嘴,今天却什么都没买,就算要回家,好像也不用这样。他思考了一会儿,微微侧过身子问他:“你是不是又不舒服?”


        

许唐成一怔:“没有啊。”


        

易辙怀疑地打量了他一圈,才有些勉强地点了点头。许唐成想多解释一句,又想到什么,继续保持了沉默。


        

说了这么两句话,已经走到了稻香村的摊位前。易辙停下来,退了一步,隔着玻璃窗向里看:“我还没吃过稻香村,好吃么?”


        

“还行,我就觉得绿茶饼挺好吃的,别的没感觉。”


        

“那我们买几块吧。”


        

所有的点心都被摆在落地玻璃窗的后面,有一层层的格子,从地面而起。


        

易辙弯下腰,目光晃了一圈,找到许唐成所说的绿茶饼。但等他回头,想向他确认是不是这种时,却看到站身后的许唐成正定定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


        

他不自觉地直起了身子,目光竟没办法从他的眼睛上移开。老板隔着玻璃窗在问他要哪种点心,他却不知为何,突然慌了一下神。等他回过神来,许唐成已经轻声告诉老板,要五块绿茶饼。


        

再看向许唐成时,刚才的那个复杂眼神已经像是他的错觉。


        

易辙原本的计划就是,逛完超市,也就中午了,正好可以对许唐成说顺便吃个饭。他早就看中了一家主打虾饺云吞的馆子,听班上的女生说味道非常鲜。


        

往日都是许唐成带着他去各种各样好吃的菜馆吃饭,还是第一次,是他发掘了一个地方,然后带他来。


        

他们找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点了一份虾饺,一份云吞,外加两道菜,一份流沙包。易辙在服务生离开后打开了装绿茶饼的袋子。他捏出一块,先递到了许唐成的面前。


        

许唐成轻轻摇头,看着他:“我不吃了。”


        

“为什么?”易辙依然没有放下,“我觉得你胃口好像还是不好。”


        

许唐成自然知道不是胃口的原因,但向易辙解释的时候也只是避重就轻,说自己其实只喜欢吃这个饼的皮,馅太甜,他不爱吃。


        

“那你就吃皮。”易辙在他对面笑,“正好,你先咬两口边上,剩下的我吃。”


        

其实这话并没有什么意思,许唐成回想,好像在易辙上大学以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吃饭,他吃不了的、剩下的,易辙也都会拉过去吃。就像那天他送他去车站,吃早餐的时候,易辙也一直吃得很慢,是在等他先吃完。他还开过玩笑说,看来两个人身高有差距不是没有原因的。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起来,似乎真的有些亲密了。


        

易辙并非表现得毫无破绽,怪只怪他竟然慢慢习惯了这种节奏,丝毫没有意识到易辙为何要这样。


        

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拒绝了一直等待他的人。


        

“不用,你吃吧。”


        

这还是自许唐成生病以来,他们第一次到外面吃饭。易辙猜测是不是因为太久都没有一起出来吃饭了,这顿饭的气氛似乎一直都有点奇怪。


        

他一直琢磨着到底是哪里不对,但一直没分析出什么。直到快吃完的时候,他问许唐成什么时候回家,许唐成却没听见似的,一直看着碗里,没给他任何回应。易辙这才想明白,原来这顿饭的尴尬,是尴尬在许唐成很少说话。


        

易辙又猜了许多原因,猜是许唐成的心情不好,猜是实验室没做完的事情太多,猜是他遇到了什么需要耗费心神的事情。猜了这么多,他都没猜到自己头上。毕竟他现在已经在极力压着自己的那点心思,试图让自己在面对他时,纯粹只有坦荡的关心。


        

尽管易辙尽量去找话题让许唐成开心一些,却好像效果并不太好,许唐成也会像从前一样给他回应,和他随意聊着,易辙却还是感觉不大对。最终,依然是在有些别扭的氛围里,结束掉了这顿饭。


        

两个人一起走到门口时,是许唐成在前面的方位。但易辙习惯性地越过他去帮他推门,两个人的手便在门把上撞到了一起。


        

本没有什么,却没想到许唐成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他避让的速度,脸上的神情,让易辙当时就愣在了原地。


        

那明显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而从前的许唐成并不曾这样。


        

门没推开,许唐成被夹在他与门中间。


        

躲闪、沉默,这一系列的不对劲,让易辙突然有了一个很可怖的猜测。但直到两个人各自无言地回到学校,他也没敢去求证。甚至,巨大的慌乱笼罩着他,他连口都再开不了。


        

“听说,你要退学生会?”


        

刚刚走进校门,许唐成忽然这样问他。


        

“嗯,”易辙依然恍惚,对于他的问题也回答得过分规矩,“退了。”


        

“为什么?”


        

许唐成试图让两个人的相处回归到从前那样,但问题问出来,他才觉得这三个字被自己说得生硬,连表情都像是一个在做例行追问的考官。说到底,自己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功力,能够在易辙面前镇定地演戏。


        

易辙却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细节。他的呼吸都是乱的,回答他的问题时,也断断续续、毫无逻辑。


        

“我看不惯,看不惯他们那一套……就,挺没意思的。”他发现自己其实什么具体的原因都没说出来,强打起精神,接着说,“老师恨不得让人都点头哈腰,还有一些人我也不……”


        

最后两个字被他留在了嘴里,因为过于敏感,引发了一些让他慌得手脚发软的联想。


        

还有一些人我也不喜欢。


        

那天的回程像是一场噩梦,他知道许唐成一定是发现了,只不过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假期前的最后几天,他都再没去找他,甚至也不知道他到底何时离校,何时回家。早就已经进入春运的阶段,这时已经不可能买到回家的火车票,易辙做好了打算,等过几天去他实验室偷偷看一眼,他要是走了,自己就去客运站排长途大巴。


        

但没等他去偷偷看,陆鸣忽然在学生会的群里问,有没有还留守在学校的学弟学妹,临走前一起出来吃个饭,他请客。群里立刻有不少人说他虚情假意,等大家都走了才说要请客。易辙看了一眼便关掉了QQ窗口,假装没有看到,不作回应。可陆鸣神通广大,也不知是怎么知道的他还在学校,很快就来单独跟他聊天,让他就算想退会也一定要去。最后还捎带说了句,自己还请了许唐成来。


        

本都拒绝了两句,在陆鸣把“许唐成”抛出来以后,易辙呆呆地看了屏幕半天,还是敲下了一个字。


        

好。


        

合上电脑,他不得不正视一个一直在回避的问题——自从那天开始,许唐成就再没主动联系他了。


        

那天买的绿茶饼还好端端地放着,易辙没吃。因为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