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白日事故 > 第四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章


        

郑以坤喝了酒,所以吃完饭直接把车扔在了饭店,坐了许唐成的车回来。一路上他都在后座毫不避讳地逗成絮,许唐成瞟了后视镜好几眼,也没起到什么让他收敛的作用。等郑以坤下了车,还没左打上路,许唐成就问成絮:“你不是说过不爱跟他待着,你俩怎么这么熟?”


        

“也没有,”成絮咕哝了一声,接着说,“一开始是不愿意,但是后来有一次我跟别人吃饭,喝多了,在饭店碰上他,他把我弄救走,回他那睡了一晚上,我就觉得他还挺好的。”


        

“喝多了?你不是不怎么喝酒?”


        

“嗯……“成絮含糊地说,“那次是跟别人去应酬。”


        

除了一直在帮傅岱青的忙,许唐成知道成絮并没有做过什么其他的兼职或实习,所以一联想,也便大概知道了这个应酬是怎样的情况。只是那晚有些奇怪,成絮的酒量可能比他还差,怎么还会跟着去应酬。


        

很快到了南门,许唐成靠边停车,易辙解开安全带却没有立即下车,而是把手放在车门上,无声地看着他。


        

成絮并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所以临近分别,两个人也都没说什么。许唐成把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抬起来,举到耳边,悄悄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成絮还在和易辙说着再见,易辙偷偷朝驾驶座的人翘了翘嘴角。


        

也是奇怪,往往是这样偷偷摸摸的小动作,会给人一种强烈的恋爱归属感。


        

易辙之所以恋恋不舍,是因为许唐成本来答应了他明天晚上要去蓝色港湾看灯,却在今天接到老师的消息,说明天出差回来,只能在京待一个晚上,而他最近太忙,不得不占用大家的休息时间召开一次组会。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下午四点至晚上十一点半,一至五组,每组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时间实在仓促紧迫。


        

许唐成在三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飞到蓝色港湾同易辙看个灯了。


        

洗完漱躺在床上,两个人打着电话再次商量时间。自然不光是商量时间,絮絮叨叨,有的没的,一个电话竟然打了四十分钟,连成絮到最后都奇怪地看着一直在边说边笑的许唐成。


        

一直捂在耳朵上的手机有些发热,再加上对面成絮越来越不加掩饰的好奇视线,许唐成终于先进入了“拜拜”的流程。


        

等挂了电话,成絮坐在对床,很好奇地问:“你们要去蓝色港湾啊?”


        

“嗯。”


        

“什么时候啊?”


        

“下周吧。”许唐成说。


        

“哦。”


        

看成絮试探性地望了自己一眼,许唐成微愣,立马明白了成絮这是也有些想去,但又不好意思说。


        

要放在平时,他肯定会立刻邀请成絮一起去,但这次却不大一样,因为他们没几天就要回家了。


        

许唐成不得不承认,对于这份感情,在学校里,他会有更轻松的心态。回去以后的环境会多出许多束缚,而且家人总在眼前晃,很多琐碎的事情或言语,都会使得他不可避免地频繁想到一些迟早要面对的事情。


        

所以这次去看灯,其实是他和易辙心照不宣的一次约会。


        

“你要不要一起去?”


        

再三考虑,许唐成还是这样问。


        

成絮正在换被罩,猛地抖了一下,没等那股力带动被子的底端,就已经小心地问:“可以吗?”


        

“可以。”许唐成这样肯定地说,但接着,他却立即补充,“不过有件事,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你。”


        

和易辙在一起的事情,许唐成一直没有跟成絮讲,没什么合适的机会,突然提起的话,他会觉得有些突兀。


        

但他又从来不喜欺瞒,特别是对于全然相信自己的人。


        

“什么事啊?”


        

宿舍的灯在门口,摁动的开关,需要下床去关灯。许唐成踏着梯子朝下走,成絮已经将装好被罩的被子铺好,钻进了被窝。


        

不算主流的感情,真的论起来,许唐成也接触没多久。还是第一次,他打算正面和人说起这件事。


        

没急着开口,他先到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然后才看着成絮,说了一句话。


        

“不想刻意瞒着你,我和易辙目前的关系属于……”


        

四目相对,略微停顿。许唐成吸了口气,又轻轻呼出,说:“自由恋爱。”


        

他的一次坦白,谨慎而认真。一个词,是他想了很久之后的选择。


        

他一直观察着成絮的神情,想要摸清他是否真的介意或不介意他们的不主流。但成絮听完他的话,却是一直怔愣地看着他。


        

不像厌恶,不像认同,而像是没听懂。许唐成将他的反应归为初次接触一个事物而具有的短暂空白期,对与错的判断未来得及成形,复杂情绪也还未能表现


        

“告诉你也是希望你自己能有一个判断。我和你的关系一直很好,如果你觉得我这样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可以直接告诉我,我能理解。”


        

他向成絮剖白,自然是希望得到他的理解的,但他又明白,任何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喜恶。于是,他继续宽慰:“我不会因为你的想法而改变对待你的方式,或者,你如果觉得别扭,想要调宿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申请。”


        

把该说的说完,决定将剩下的时间就给成絮自己去消化。许唐成没再看成絮,走到门口,手盖了在开关上。


        

他刚要关灯,身后成絮却忽然动了动,用急促的一句话打断了他的动作:“没有。”


        

许唐成心中一下放松了下来。看来方才积累的紧张感比他以为的要多很多,如释重负,也美好过他的想象。


        

“我就是忽然……”


        

他抬头看他,等待他说完。成絮说着说着却没了声音,低头停了好一会儿。


        

许唐成耐心地等着,床上的被子动了动,一阵摩擦的声响后,成絮重新抬起了头。


        

“忽然有点羡慕。”


        

许唐成因为这句话中夹杂的颤抖而错愕,再细看,竟发现厚厚的镜片下,成絮红了的眼。


        

甚至,成絮朝他挤出一个笑,唇角也是抖着的。但他又坚持重复:“就是有点羡慕。”


        

许唐成想问他怎么了,可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成絮已经一拉被子躺下,蒙住了脑袋。被子下闷闷地传出一句话:“你关灯吧。”


        

不知所措的人变成了许唐成,他咬咬下唇,看着床上隆起的那个鼓包,还是动了动手指,关了灯。


        

移动到成絮的床边,几步路的时间,许唐成迅速理清了思路。


        

宿舍里安静的很,楼上不知是谁打翻了什么东西,乒乒乓乓,一阵乱想。被子下的人动了动,看轮廓,他是将自己的身体缩成了更小的一团。


        

许唐成站在他床边一会儿,听到了断断续续,被压抑的声音。他伸出两根手指,揪住成絮的一小点被子,微微用力朝下拽了拽。被子里的人却使了劲拉着,没让他拽动。


        

许唐成没想到他的坦白会是这样的后果。有点后悔,更多的是心里那些难过的情绪。


        

他不再拽被子,而是隔着厚厚的棉絮,把手放到了成絮的后脑勺上。


        

轻轻乖了两下,他很小声地问:“是傅岱青吗?”


        

某个冬日的图书馆,成絮一直看着手机等待消息的一幕忽然清晰起来。故事向后演绎,还有收到短信后突然颓丧的成絮,以及问他能不能跟着他回家过元旦的成絮。


        

原来爱情里,情绪的牵动都是类似。挣扎,痛苦,却无路可退。


        

成絮终是没能说出什么话来,许唐成陪他站了好久,一下下轻拍着他,听着他忽大忽小的呜咽声。


        

直到他平静下来,许唐成才放了一包抽纸在他的枕边,然后隔着被子告诉他:“现在我的事你也知道了,以后有什么自己想不明白的,可以跟我说,不要自己闷着。”


        

再爬上床,许唐成摸起手机,摁亮了几次,才转到短信界面,发了一条消息。


        

消息的内容没什么意义,是早就说过的“晚安”。但许唐成此时真的非常想联系他。


        

自然没有回复,收件人应该早就睡了,说不定现在还正在做梦。许唐成翻了个身,侧身朝外,看着对面发出窸窸窣窣声响的人。


        

一只手从被窝里探出来,抽了两张纸,又乌龟般地缩回去。


        

“不等回家前了,我们周一晚上就去吧。”


        

发完这条短线,许唐成放下手机,闭上了眼睛。但迷迷糊糊准备入睡,他却忽然看到了一个隔了很久的场景——入学第一天,他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帮人到对面宿舍转交东西,对面的宿舍里当时只有一个男生,正坐在靠窗右侧的床上套着枕套,见他进来,自上面望着他。


        

那天很热,再加上收拾了半天东西,男生的白色棉T上出现了很多不规则的褶皱,肩上被汗浸湿了两条,带出浅浅的痕迹,领子也有些歪斜,露出了微微泛红的锁骨处皮肤。


        

男生的两只手还攥着枕头,维持着正在整理的姿势,也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安安静静地朝门口的许唐成笑,不太自然,腼腆害羞。半天,才小声说:“你好,我是成絮。”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成絮。


        

天花板中央的风扇一直转着,风凉爽,满能打破闷热,却始终没能吹到他的身上。


        

第三十九章是把之前发重了的三十八章替换掉了,更了两章,还有一章晚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