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白日事故 > 第四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二章


        

回去时依旧是那条小路,气温降了许多,寒风也吹散了行人,使得路上更加安静。地面上,两条影子有着同样的行进速度,一颤一颤,颠着树影。许唐成低头盯了一会儿,没忍住,又摸摸兜里,点了一支烟。


        

“你不让我抽,自己还老抽。”


        

旁边的人忽然小声抱怨,语气略带责怪,却在说话间,换到了许唐成的另一侧。


        

一下子,风就不那么明显了。


        

顿了顿,许唐成才点了烟,偏头奇怪道:“我什么时候不让你抽烟了?”


        

“台球厅。”


        

台球厅。


        

这时听到这个词,许唐成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那场让他心惊肉跳的群架,或许是因为那个场景带给他的冲击感与恐惧感过于强烈,以致于现在去回忆那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竟完全是在与一片空白对峙。


        

“我说过么?”他问。


        

“你没直说,”易辙想了想,纠正了自己的说法,“但是你把我烟没收了。”


        

烟?


        

像是触动了什么按钮,一个具象,带动了那晚的完整记忆。


        

对的,软包中华,小土豪。


        

忆起易辙一脸小心给他点烟的场景,许唐成没忍住,悄悄笑了一下。怕被身旁的人发现,他还抬起夹着烟的手,用手背蹭了蹭嘴巴。


        

却没想,易辙还是很快说:“你在笑,我看见了。”


        

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实在二百五,从提到台球厅时开始,易辙就一直在瞥着许唐成,果然,看到了他暗暗翘上去的嘴角。


        

“没有,”许唐成赶紧解释说,“只是忽然想起来你那会儿……”


        

他顿了顿,看着易辙明显懊恼起来的表情,敛起笑:“挺凶的。”


        

可不是挺凶的吗,一个眼神喝退一个小姑娘,被自己打断了游戏,转过身来的时候还跟要打人似的。


        

这话说得易辙无言,毕竟他非常清楚自己以前在外面是什么狗脾气。只不过,走了几步之后,他又不甘心地转过头,不大的申辩声,在安静的夜色中竟也显得温柔。


        

“但我没凶过你啊。”


        

这倒是。


        

许唐成心中肯定,无意识地,还跟着点了点头。


        

一撮头发被风吹起,立在了他的头顶,他点头,那撮毛也跟着一晃一晃。易辙侧头,看得有趣,伸手拨了一下,又将它轻轻压下。


        

说着话就到了车前,许唐成系好安全带,发现易辙已经又捧着摄像机,点开了影像回放。他无奈地歪了下脑袋,想要提醒易辙先把安全带系上。只是,没来得及开口,就先被插入了一声短信提示音。


        

许唐成将目光挪向亮起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使得他发出了轻微的疑惑声。


        

这个时间,于桉能有什么事情找他?


        

手机就放在两个人的中间,许唐成拿起来,想要查看消息,动作间,却看到易辙一直盯着自己的手里。


        

他心中一愣,忽然就觉出不对劲。


        

眉毛拧得像是蓄了无尽的力,其下一束目光,似是要在手机上挖出一个洞,把这条短信从里面生生拽出来。


        

好像,是挺明显的敌意。


        

这样心中分析着,手上的动作就迟缓了。


        

许唐成颇有些意外自己此刻的思想,因为他发现,易辙在他面前表露了不寻常的情绪,居然会让他觉得心安。跟感情啊,吃醋啊都没什么关系,只是比起从前时常沉默低头的样子,他更愿意看到他的喜欢或不喜欢,高兴或不高兴。


        

这让他觉得真实,甚至有力量。


        

他点开短信,易辙放下车窗,不发一言,把头转向了窗外。许唐成看了看手机上的内容,半天,又看看易辙。


        

“易辙。”


        

被叫了一声,易辙回头,重新以平静的神色面对他。


        

“嗯?”


        

“你是不是不喜欢于桉?”


        

即便是有犹豫,却并没有许多。很短暂的静默后,易辙给出了诚实的回答:“不喜欢。”


        

对于这句不喜欢,许唐成已有所判断,此刻不意外,但依然不明白这不喜欢从何而来。他怎么都觉得,易辙和于桉应该没什么交集才是。


        

“为什么?”他问。


        

“不为什么。”


        

易辙给出的理由近乎无礼,像是幼儿园小朋友才会有的回答。许唐成却没再问,他只是笑了笑,一只手搭到方向盘上,敲击两下,问:“那是不是不该给你看这条短信?”


        

这话出来,易辙的心便猛沉了一下,之后,便是一动不动、略微僵硬地看着眼前的人。


        

许唐成不再逗他,伸手,把手机亮给他看。


        

小小的屏幕上,有几个黑色的字。


        

“你是不是恋爱了?”


        

易辙看完,当即坐直了身子,更加不悦:“他要干吗?”


        

“不知道。”许唐成坦白地说,又琢磨了琢磨,更觉奇怪,“我也没告诉他啊,咱们平时……好像也没碰到过他吧?”


        

于桉对于他来说,只是实验室的师兄,加学生会的前辈而已。二人虽熟悉,但交往都是集中在研究内容、实验室或学生工作的事务上,并不曾谈论任何关于私人感情的事情。


        

“那你要怎么回他?”


        

“嗯……”


        

许唐成没急着回答,而是放下手机,把这另一只手也搭到了方向盘上。


        

明明心中在响着警笛,易辙还是看着许唐成的手走了神。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手?


        

就该去拍汽车广告的。


        

他的目光在许唐成的手上勾画了好一阵,随着他轻点方向盘的食指一上一下,又慢慢地,顺着他的胳膊往上爬。


        

“我不打算告诉他。”


        

目光刚刚触及那截脖颈,许唐成的喉结动了动,也使得在走神的人猛然惊醒。他握了握手中摄像机,又做了一个很深的吞咽动作。


        

“什么?”


        

易辙没听清,在依靠手里冰凉的东西平静下来之后,向许唐成重新询问。


        

“我不打算告诉他我们在一起的事情。”


        

以为是刚才说得不明确,易辙没理解,所以许唐成不再避讳,第一次,说出了“在一起”这个词。


        

不打算告诉。


        

理解了这个信息,易辙心里蓦地空了下来,因为突然袭来的失落。


        

像是注意到他的情绪,许唐成轻轻咳了一声,作为讲重点前的提示。


        

“跟你说,就是想解释一下。”许唐成抬手,摸了摸鼻子。很奇异地,易辙竟从这个动作里看出了几分不自然。有些拘谨,有些多余,这是很少会发生在许唐成身上的情景。


        

“我们的事情,我只和成絮说了。不跟于桉他们说,不是因为不想承认和你的关系,而是觉得,我们该懂得自我保护。”


        

易辙看着许唐成的目光有些疑惑,许唐成见了,话也暂时停了下来。


        

他不禁想,易辙会不会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些事。


        

“很多人,还是接受不了同性之间的爱情的,如果跟别人都说了我们的事,不一定会传到什么样的耳朵里。所以我是觉得,能避免的麻烦,我们就先不要被缠住。”


        

读高中时,阅读理解就是易辙的弱项。所以,对于许唐成这段话,易辙也没能敏感地抓到什么信息。他只觉得许唐成说的是有道理的,所以立刻点点头,说:“我明白,我这也只是郑以坤知道,别人都不知道。”


        

看了他一会儿,许唐成轻轻点头,笑了笑。


        

大概,是真的没有什么概念的吧。


        

其实,许唐成也是极不愿意同易辙讲这些的,就如同他从没和易辙说过将来,很多现实的,掣肘他们的东西,哪怕是迟早要面对,他也没想过让易辙现在就去理解。


        

这种心理很矛盾,或者可以说,已经接近于逃避。


        

但不和易辙说,不是因为对他没有信心,也不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而只是单纯地希望,易辙起码毫无负担地享受过这段恋爱,不是时刻在担忧着“迟早有一天”,也不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要去想,要怎么才能给两个人一个美满的未来。


        

他捧着最好的东西给了他,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的压力过早地加在他的身上。还没到那一步,他就先压下来。


        

况且……


        

车在一个路口停下,许唐成看着红灯旁不断减小的数字,出了神。


        

方才那句“在一起”,易辙没注意到,自己却是记得那被无端减弱了一些的声音——明明是甜蜜动人的词,却被他懦弱可耻地混入了一点畏缩的态度。


        

他转头,看易辙。


        

他还在对着两人今晚的录像笑。


        

回过头,许唐成无声地等待最后三秒的红灯结束。


        

况且,他自己已经畏畏缩缩了,所以存了私心,希望易辙能勇敢些,无畏些。


        

最好能像从前一样的一往无前。


        

带着他。


        

拐弯处,许唐成轻点刹车,放慢了速度。他朝窗外看了一眼,不小心,窥到了冬天里的一副异景。


        

“忽然想吃麦当劳甜筒了。”


        

他没防备地嘟囔出一句,易辙听到,立刻转头,看向刚刚过去的两个人。一个女孩正侧着身同身旁的男生讲着什么,手里举着一个甜筒,刚刚褪下一个旋转的白尖。


        

“走,去买。”他立刻说。


        

“不过,”易辙转念一想,犹豫地问,“你肠胃不好,吃这个能行吗?”


        

“我犯肠胃炎只是吃得不合适,不是一点凉的都不能吃。”解释完,许唐成又打了退堂鼓,“但是现在太晚了,算了吧。”


        

“别啊,能吃就去买,我是怕你吃了不舒服。”易辙探着头向四周的街道望,“刚刚蓝色港湾那我还看见麦当劳了,早知道应该在那买的。这附近有没有?或者,我们还是去学校那边那个?”


        

他极力怂恿,搜刮了自己脑海中知道的所有麦当劳地址。但许唐成略微看了一圈,在确定视野范围之内并没有麦当劳之后,还是作罢。


        

又不是没有克制力的小孩子,一个冰激凌而已,他没那么在意。


        

而且,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十点三十五分。


        

快到学校时,易辙坚持不让许唐成把他送到南门。许唐成不解,易辙含糊了半天,说:“就是想送你回宿舍。”


        

有时候,许唐成都觉得自己给易辙的包容实在很大,他给他再奇奇怪怪、再幼稚的理由,他好像都能接受。不为别的,单单是在每次在自己点头后,看到易辙紧抿着唇,小幅度勾起嘴角的样子,他都会觉得心情很好。


        

宿舍里,成絮正趴在桌子上看着美剧,见他回来,指了指桌上的糖炒栗子,说:“吃栗子,今天买的,特别好吃。”


        

许唐成过去剥了一个,放到嘴里,的确很软很甜。


        

美剧是《lie to me》,成絮最近刚刚迷上。这部剧许唐成也看过,开始时觉得很有意思,但看了一季之后便感觉剧情有点大同小异的意思,单元剧的形式,破案用的技术较为单一,案情悬念也并不大,每集几乎只看个开头就已经能把凶手、作案动机猜个大概。


        

尽管如此,许唐成还是挪了个凳子坐过来,陪成絮看了一集。在案情刚开始展开时,许唐成收到了易辙的消息,说他已经到宿舍了。许唐成简单回复,放下手机,又继续给成絮剥栗子。


        

成絮享受着最高级别的待遇,在又抓起一个栗子的时候,感叹到:“真羡慕易辙。”


        

他年纪小,从前小学中学时,班里的男生都不大爱带他玩。长时间一个人背着书包穿梭于校园,使得他本就内向的性子更加收敛了起来。读书这么多年,许唐成已经算是他最亲近的朋友,而且是没有任何压力的亲近。


        

成絮说羡慕,许唐成就又想到了前两天的晚上。好在自那之后成絮已经正常得很,还主动跟他解释,说自己当时只是忽然有点激动,让他不要担心。他这样说,许唐成便也不好多加追问,只还是像那晚一般,叮嘱他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跟他说。


        

栗子皮分裂而开,露出很细软的毛刺,许唐成看着那一小圈毛绒绒,忽然又想到了易辙。


        

于桉也不知到底是犯了什么邪,在那一条短信之后并没有消停。许唐成起身正要洗漱,手机上一震,收到了他的另一条消息。


        

“你不回答,我也能看出来。你的私事,我本不该多说什么,但还是想提醒你要考虑清楚,你和他在一起,未来可能会遇到许多麻烦。不要觉得周围的环境有多开放。”


        

许唐成不知道于桉是怎么得知或看出这个信息的,但既然瞒不下去,混不过去,他也就不费心思。


        

“谢谢,不过不用担心。”


        

明显客气地划清界限的话语,却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老实说,刚刚发现的时候,我挺惊讶的。接下来的话你可能不爱听,但作为一个很欣赏你的人,作为师兄,我还是要说。他太不成熟,太随心所欲,我并不觉得他是适合你的人选。”


        

如果说刚才的两条短信是试探和委婉劝告,那这一条,简直就是没有礼貌的鲁莽跨界。


        

许唐成因为于桉对易辙的评价而凝了眉眼神色,一晚上的好心情,就这么被打乱了。


        

随心所欲?他从不觉得这个词能和易辙挂上勾。


        

把手中的牙杯往桌上一放,许唐成略作思考,噼里啪啦地开始摁键盘。但打了两个字,就被忽然而至的手机铃声打断。


        

他看到名字,立即接起:“怎么了?”


        

“你没睡呢吧?”


        

“没,刚和成絮看了集美剧,现在正要去洗漱。”听筒里传来的声音让许唐成心中生疑惑,因为,这喘息的力度未免太大了些,“你干吗呢?”


        

“嗯,”易辙应了一声,却对他的问题避而不答,“那你下来一下?”


        

“嗯?”


        

没反应过来。


        

不过也只迷糊了那么一小下,许唐成立刻猜到了一件事情。而仅仅是猜到,未得验证,他就开始心跳加速,很明显地,感觉一股热流在从心口往上涌。


        

有猜测,未得验证,这是比看到结果时还要令人兴奋的期待阶段。


        

“你买了甜筒?”


        

他边说着,边转向了窗边。


        

“哎……”那边易辙小叹了一声,带着懊恼的话音,“你怎么这么不好骗?我还想给你个惊喜呢。”


        

“呼啦”一声,宿舍的窗户被打开,引得成絮奇怪地望过来。


        

许唐成打开窗户往下望,一眼就看到了楼下的人。泛黄的路灯,他跨在那辆常年停放在自己宿舍楼下的单车上,一条大长腿散散支在地上。车座被他调得那么高,腿上却还依然保持着一个优秀矜持的屈膝弧度。


        

第一眼,许唐成就没边地在心中感叹,嚯,这是谁家的帅小伙。


        

而帅小伙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则一点都不酷地捏着两只甜筒。


        

似有感应,电话中短暂的寂静,使得易辙抬起了头。


        

两束喜悦相碰,发出的光盖住了路灯。


        

他忽然笑开,举起拿着甜筒的手,朝他晃了晃。


        

跟举着奥运火炬似的。


        

易辙还在电话里絮叨地说着甜筒被他弄得有点变形,一路互相挤着,上面的冰激凌都歪了,许唐成已经转身,攥着手机快速往门口走。


        

拉开门,听见成絮在屋里喊,问他干吗去。


        

许唐成回身冲他打了个口型,说出去。


        

“你没穿外套!”


        

拿着手机呢,有人等着呢。


        

顾不得穿。


        

踩着拖鞋跨出门口,空荡荡的楼道里都回荡了急促的踢踏声。


        

但刚下了一层楼梯,拿着电话的人又一手拽住身旁的扶手,小碎步地刹住车,转回去,一步两级跨上了楼梯。


        

一掌推开宿舍门,在成絮莫名其妙的目光中,许唐成拍了拍他的肩膀,在桌上的纸袋里抓了一把。


        

“借俩栗子。”


        

刚刚成絮说羡慕,可易辙分明没吃过自己剥的栗子。


        

走得太快了,拖鞋勤勤恳恳工作了半个冬天,已经被穿得有点松,要偷偷勾着脚尖,才能避免拖鞋被他甩飞。


        

男友比自己小六岁,是什么体验?


        

大概是,他偶尔幼稚,却幼稚得讨人欢喜,偶尔莽撞,却莽撞得恰到好处。


        

讨人欢喜和恰到好处都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备很严格的定义——能引得大六岁的他忽然幼稚,忽然莽撞,握着两颗糖炒栗子,踏着拖鞋,穿着卫衣,奔到他身边去。


        

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