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魏央 > 第三章 有事喊恶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泼李三凝视着马背上的徐长亭,在丹凤城他见多了这样的纨绔子弟、世家公子哥儿。


        

大部分都是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要么就是招猫逗狗、找茬打架,尤其是喜欢在一些姿容貌美的女子面前出风头,最为喜欢的就是做一些英雄救美的事情。


        

而且还是那种,没有机会也要精心创造机会来英雄救美,以此来博取佳人芳心的,可谓是大有人在。


        

这也是为何泼李三见到徐长亭接近他们时,就想要立刻赶他们离开的原因,显然既不想得罪这些高高在上的纨绔子弟、世家公子哥儿,也不想办砸了人家交代给他的事情。


        

只是他没有想到,在这个距离天王湖不远,但颇为僻静的地方,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不怕挨揍的好奇宝宝。


        

从那有些期待的语气中,不难发现,好像这个好奇宝宝巴不得他们正在劫财劫色,然后自己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哦……。”好奇宝宝的语气有些失望:“那你们既不劫财也不劫色,那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总不能是叙旧呢吧?”


        

徐长亭从一开始便已经猜出了个大概,尤其是在接触到那对农户夫妇可怜、求助的眼神,以及旁边那个又黑又瘦的小丫头时,几乎就已经猜到眼前发生了什么。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为何会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子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也是看热闹的不成?


        

“这不关你的事情,还是绕路过去吧。”泼李三沉声说道,同时双手缓缓握成拳头,指关节瞬间发出噼啪的声响,像是在警告徐长亭,再多管闲事小心挨揍。


        

而好奇宝宝再一次没有理会他,看着那不远处漂亮的美人儿,笑嘻嘻道:“这位漂亮的小娘子,要不要帮忙啊?不需要的话我可要走了啊?”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徐长亭说的极为暧昧,听起来不像是让自己求他帮忙,更像是郎情妾意似的打情骂俏,留宿一宿的情郎故意在等着女子挽留他。


        

宋伊人不由蹙眉,这种暧昧的话语在青云楼里一天不知道要听多少遍,于是几乎是下意识的拒绝道:“不用,好走!”


        

只是话刚一出口,宋伊人便立刻反应过来,但想要改口时……一看那登徒子嬉皮笑脸的模样儿,又让她一阵气结,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而后情急之下,竟是有些嗔怒的跺了跺脚,使得小女儿家的撒娇意味十足,再联想到刚刚那暧昧的话语,一瞬间,宋伊人白皙的脸颊上竟是布满了红晕,更显楚楚动人。


        

徐长亭在马背上看着宋伊人一怒风情的样子,开心的大笑了起来,随即突然转头看向泼李三,莫名其妙的问道:“你认识我吗?”


        

泼李三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家住何方吗?”徐长亭继续问道。


        

泼李三皱眉头,不过想了想,还是抱拳郑重问道:“敢问公子高下大名、家住何方?”


        

此时原本有些恼羞成怒的宋伊人,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这个登徒子,不知道这家伙突然问这些到底要干什么,想跟人家攀交情?


        

而坐在马背上的徐长亭,此刻脸上的笑容更盛,继续问道:“那要是有一天我走在大街上,你能认出我来吗?”


        

泼李三眯缝着眼睛,有些猜不透徐长亭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屑道:“小子,你太高估自己了,我泼李三一天不知道要跟多少人打交道,岂会记得你这个毛头小子!哼!”


        

“哦……那就好太好了。”马背上的徐长亭有些激动的搓着手,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更加的灿烂,忽然大喝一声:“恶来,快英雄救美,把他们全都扔到水沟里面去。”


        

随着徐长亭大喝一声,宋伊人瞬间是瞪大了眼睛,就连那诱人的樱桃小嘴都变成了o形。


        

泼李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只感觉一个黑影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躲避,小腹处便传来火辣辣的痛感,瞬间涌起一阵的翻江倒海,整个人如同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


        

而他身后的三个手下,看到泼李三眨眼间就被人打倒在地,怒喝一声就冲了过来,但冲的快去的也快。


        

只见霍奴儿一脚就踢飞了率先冲过来的大汉,大汉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去,而后不等落地,第二名大汉紧跟着就飞了出去,最后一个大汉看了看两侧,一时之间竟是愣在了原地,随即刚要咬牙硬着头皮冲上去,就被霍奴儿双手抓住胸前,而后整个人就飘了起来,随即飞向了旁边的沟渠中。


        

宋伊人看的是呆若木鸡,眼前的景象显然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料到的。甚至就连旁边的农户夫妇,此时也像是忘了痛哭,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霍奴儿轻松的就像是扔麻袋一样,在怒骂声跟求饶声中毫不留情,按照徐长亭的吩咐,随即一个个都被他扔进了沟渠内。


        

此时的宋伊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急忙看向了端坐马背上的罪魁祸首,而罪魁祸首此时是眉开眼笑、神情得意的望着她。


        

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像是怕自己也被扔进沟渠似的:“你……。”


        

“你什么你?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徐长亭说完后,又看了一眼那农户夫妇三人,随即率先调转马头往回跑去。


        

而身后的沟渠内,依然是泼李三几人惨叫跟怒骂声。


        

宋伊人不自觉的伸了伸手,想要喊住徐长亭道声谢,只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长亭以及那打人的年轻人,留下一道烟尘离去。


        

霍奴儿下手很有分寸,而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跟徐长亭如此配合,有事喊恶来,无事霍奴儿,这几乎已经成了两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在泼李三几人还没有从沟渠中爬出来前,率先反应过来的宋伊人,急匆匆的捡起地上的钱,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一股脑儿都扔到了沟渠内,随着五贯钱被扔进去,沟渠内又爆发出难听的叫骂声,宋伊人就急忙示意那柳树皮夫妇赶紧回半龙村去,她则拉着丫鬟急匆匆上了马车,往丹凤城的方向赶路。


        

毕竟,到了青云楼后,像泼李三这样的混混,就拿她没什么办法了。


        

至于柳树皮夫妇,既然女儿已经无忧,而且田地也已经抵给人家后,也不怕再失去什么了。


        

徐长亭与霍奴儿两人顺着原路返回半龙村,他们原本也只是想要遛遛这两匹马而已,谁成想一不小心还见义勇为了一次。


        

霍奴儿时不时的扭头看看身后,被马蹄扬起的烟尘中并没有人追上来,这才放下心来,微微皱着眉头,让胯下的马跟九斤齐头并进,突然开口说道:“这样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只有杀了他们才可以免除后患的。”


        

徐长亭放缓了马速,微微沉默了下说道:“摸不准那漂亮女子的路数,要是杀了那四个人,不就有把柄在她手里……。”


        

“那就连那女子一并……。”霍奴儿面无表情的说道。


        

“要懂得怜香惜玉。”徐长亭不悦的回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霍奴儿:“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来到丹凤城后要懂得对漂亮女子怜香惜玉才行。这里又不是茫茫草原,杀几个人随便一扔就很难被人发现。你这性子要不改改的话,以后还怎么讨老婆?”


        

“讨老婆也不找那样的,一看就不好生养,肯定生不出儿子来。”霍奴儿依旧是面无表情。


        

也只有跟徐长亭独处的时候,霍奴儿才会说这么多话,平日里这家伙几乎就是个闷葫芦,要比那棒槌的话还要少。


        

“屁股大胸大的就好生养了?一点儿也不养眼,也就你喜欢。再说了,咱们是见义勇为,没必要见人就杀的。”徐长亭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但我们并没有真正帮到他们不是?”霍奴儿扭头反问道。


        

徐长亭微微叹口气,他当然知道这样并不能彻底帮那对农户夫妇解决问题,但之所以还愿意去参与,最起码……总得做点儿什么让自己的良心不那么内疚吧?


        

何况,这又不止是只有那一对农户面临着这个残酷的问题,而是几乎如今处于底层的所有农户,都面临着这个要人命的土地兼并的难题。


        

就像刚刚,看到那对农户夫妇以及地上的五贯钱时,他基本上就已经猜到了个大致,只是不知道那漂亮女子是怎么卷入的。


        

当然,他徐长亭眼还没瞎,还是能看出来,那漂亮女子与那几个彪形大汉不是一伙的。


        

此时两人策马再次回到半龙村,徐长亭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梁管家、柳树根、棒槌等几人的旁边,竟然站了十几二十来个男孩儿女孩儿。


        

一个个显然都是刚刚洗净了脸,好几个人的发鬓此时还隐隐带着水珠。好像要过年似的,还一个个都穿上了新衣裳、新鞋,目光俱是带着一丝的期待与渴望。


        

在徐长亭缓缓来到他们跟前时,只见一些站在男孩儿女孩儿身后的农户,还暗地里把自己面前的孩子往前推了两步。


        

而有些农户,甚至是恨不得把自己面前的孩子,直接推到徐长亭的眼前,好叫那俊俏的公子看不到其他孩子。


        

“梁伯,这是……?”徐长亭看着几乎都在向前蠕动的男孩儿女孩儿,不由的停下脚步问道。


        

梁管家则是对着徐长亭摇头苦笑了一声,随即与徐长亭避开了半龙村的农户。


        

“公子,我也没有想到会弄巧成拙啊。”梁管家无奈的解释道:“本来是好心,想把那棒槌带回去给你养马,可谁知……其他农户得知后,就开始推荐他们家里的子弟,也希望能够被带到府里去,所以这不就……。”


        

“就算是家里需要下人丫鬟,但……但也用不了这么多啊。”徐长亭不由的回头看向那十几二十个眼神渴望的男孩儿女孩儿,他要是真带回去了,怕是他那个从三品的爹,都养不起这么多张要吃饭的嘴吧?


        

“所以我也很为难啊。”梁管家苦笑道。


        

徐长亭沉吟了一下,而后双眼一亮道:“这样,先稳住他们,告诉他们咱们刚刚搬回丹凤城,等府里上下都捋顺了,要是缺人手的话,就上他们这找人来。”


        

“还是公子聪明,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反正以后公子也不会来这里了,以后我来的话,训斥几句他们也就不敢……。”梁管家立刻会意的说道。


        

徐长亭不由一阵翻白眼,怎么本来好好的办法,到他嘴里就变得多了些阴险小人的味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