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魏央 > 第二十一章 青云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车缓缓驶出巍峨磅礴的丹凤城城门,每每这个时候,宋伊人都会习惯性的掀起车帘,扭头望一望那巍峨磅礴的城门以及往来的行人。


        

不得不说,丹凤城的城门就像是皇家威严一般,散发着浑厚的不可侵犯气息,站在城墙下隐隐给人一种敬畏感。


        

马车里除了她之外,还坐着两个侍奉的丫鬟,车辕处除了车夫之外,还有一个来自青云楼的护卫陪同。


        

叫做荷花的丫鬟从出青云楼后,嘴便没有闲着,一直都是她在说,宋伊人以及前两日刚从半龙村买来的丫头柳芽儿,便是静静的听着。


        

其实这个叫做荷花的丫鬟也挺好的,但宋伊人总是觉得这个丫鬟功利心太重,甚至是很多时候老想左右她的想法儿。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让宋伊人觉得不太可靠,动了找一个知心贴己的丫鬟在身边。


        

青云楼幕后的真正掌柜,乃是当今皇帝的叔父厉王元安平,在民间也常被人称之为安乐王。


        

如今年事已高,不怎么再出现在青云楼,所以青云楼的一切,如今也都是由其子元诠来打理,而今日她前往天王湖,便是应元诠的邀请。


        

原本不过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昨日荷花便一直在她耳边念叨,有意无意的希望宋伊人应示好元诠的长子元鉴,而非是其父亲元诠。


        

这已经不是荷花第一次有意无意的提醒宋伊人,应该向元鉴示好,而非是向元诠是好了。


        

话里话外的大致原因,便是安乐王对于自己唯一的儿子并不怎么喜欢,倒是对长孙喜欢的很,而且还听说安乐王有意把自己的王位直接传给长孙,而非是自己的儿子元诠。


        

也正是因为这些得不到证实的流言蜚语,使得荷花这丫头,便一直怂恿着青云楼的花魁,应该示好元鉴而非是元诠。


        

在荷花看来,宋伊人无论怎么示好元诠,都不会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那一天,毕竟元诠已经是人近中年,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


        

而其子元鉴便不一样了,年龄与宋伊人相仿,如今还未娶妻,即便是不能被明媒正娶,但若是能够为妾,那也是另一种乌鸦变凤凰的好事儿不是?


        

马车依旧不紧不慢的行走于官道上,喋喋不休的荷花也再一次把话题引到了这件事情上:“小姐,一会儿不妨也去小王爷的画舫上坐坐吧?”


        

宋伊人微微蹙眉,显得有些心有不悦,荷花嘴里的小王爷,并非是安乐王之子,而是安乐王之孙。


        

虽没有人能够证明传言的真实性,但不论是元诠还是其子元鉴,好像都并不反对一些人私下里如此称呼元鉴,而元鉴好像也很乐意人们称他为小王爷,至于他的父亲,对此好像也是没有任何异议。


        

张了张嘴,宋伊人刚想要说话,却听见旁边还有些黑瘦的柳芽儿,小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对着荷花,道:“荷花姐,小姐手持的是康郡王的名刺,并没有小王爷的名刺,若是前去怕是会显得……唐突吧?”


        

“你一个刚从黄土地里钻出来的丫头懂什么?等什么时候把你身上的土气祛干净了再跟我说话。”荷花冷冷的说道。


        

小丫头柳芽儿看着盛气凌人的荷花,撅着嘴哦了一声,随即回头,只见自己的一只手被宋伊人握在温暖细腻的掌心。


        

宋伊人对着柳芽头温柔一笑,而后淡淡说道:“再说吧。等见了康郡王后再做打算,即便是要过去,也得跟康郡王说一声才合礼数,是吧柳芽儿?”


        

柳芽儿紧忙如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而荷花则是闷哼一声,干脆撇过头不去看两人。


        

宋伊人微微叹口气,在外人眼里看似光鲜亮丽的她,其实还远远不如一个普通人,甚至都不如眼前的柳芽儿自由自在。


        

虽然有着让人羡慕的青云楼花魁的光环,可在那些真正的达官显贵眼里,自己也不过是一个供人玩乐的玩物而已。


        

不管是康郡王元诠,还是小王爷元鉴,都不是自己得罪的起的大人物。可不管怎么说,康郡王如今才是青云楼的真正掌柜,自己又怎么能随意本末倒置,去向其他人示好呢。


        

看着宋伊人眉头依然紧蹙,又看了看把头撇向一旁的荷花,柳芽儿在心里琢磨了一番,像是要替宋伊人解围似的,说道:“小姐,前两日在楼里,听一些姐姐说泼李三在教坊司被人在谈笑间折断了手指。哦,泼李三就是那日小姐接我时,拦住小姐马车的那伙人。”


        

“小姐早就知晓此事儿了,等你来告诉小姐……呵,可都是老黄历了。”荷花不屑的撇撇嘴道。


        

“现在再说起,让小姐再高兴一下也未尝不可不是?”柳芽儿感觉自己被宋伊人握住的手,被宋伊人鼓励似的微微用力捏了一下,立刻挺了挺一马平川的胸膛说道。


        

“我也只是听说了个大概,但具体发生了什么并不知晓。”宋伊人淡淡说道,但脑海里则是不自觉的浮现出了那日帮她解围的那登徒子的身影。


        

正是因为教坊司发生的事情跟泼李三有关,所以宋伊人当时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但具体是因为什么,而后又牵扯了一些什么人,她并不清楚。


        

“小姐等到了天王湖,大可以问问那裴慕容,今日她也会去天王湖的,至于上谁的画舫,暂时还不清楚。”荷花这才扭过头说道。


        

“怎么,跟裴慕容也有关系吗?”宋伊人更加好奇道。


        

如今在丹凤城,能够与她宋伊人齐名的,好像也就只有教坊司的那位花魁裴慕容了,至于其他人……无论是在才情还是名气上,都稍稍逊色她们二人半筹。


        

“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据说那日软三娘还是把裴慕容给搬出来当和事佬了。”荷花说道。


        

宋伊人眉头略带思索,咬了咬自己那充满诱惑的红唇,道:“这么看来,还不是寻常的客人闹事儿了?听说裴慕容很少会出面化解这些事情的,一般都是由一些头牌出来在客人之间……。”


        

“是啊,在教坊司能够让花魁裴慕容现身的,除了一掷千金外,便是要有足够的权势,最不济也得是有足够影响力的门阀世家才行。那一日据说是礼部尚书的公子跟礼部侍郎的公子起了冲突……。”荷花继续说道。


        

“礼部两位大人的公子?那难怪……。”宋伊人有些惊讶的瞪圆了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起因倒不是什么大事情,也不是因为哪个头牌的意气之争,是因为礼部侍郎府上农户的私田,被礼部尚书的公子暗地里指使那泼李三给抢了,那礼部侍郎的公子替自己农户出头而已。小姐也知道,这些官宦世家最是注重颜面。毕竟,要是发生了自家农户的私田被人坑了的话,看似只是农户的私事,但打的却是这些大人物的脸面,所以那礼部侍郎的公子自然也是要据理力争了。”荷花开始渐渐有了兴趣,说起这些时眉宇之间也是显得神采奕奕的。


        

宋伊人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柳芽儿,而柳芽儿在听到一半时,便不自觉的把头低的下下的。


        

“那最后的结果是……?”宋伊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不觉得天下的事情会有这么凑巧,但也不得不说,这件事情好像真的跟她还有柳芽儿有关,甚至很有可能,还真就是因为自己与柳芽儿而起。


        

“最后的结果就是礼部侍郎的公子,谈笑之间掰断了泼李三的手指,据说当场就把所有人给吓住了,包括那礼部尚书的公子。而后自然是要当着裴慕容的面耀武扬威一番,拿走了他家农户的地契,让礼部尚书的公子当众是丢尽了脸面。不过我估计啊,礼部尚书的公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轻易咽下这口气的。看着吧,教坊司说不准以后就热闹了。”荷花猜测着说道。


        

宋伊人微微蹙眉,掌心那柳芽儿的小手变得有些冰凉,让宋伊人忍不住用两手裹住了柳芽儿的两只手。


        

当初买柳芽儿完全没有想过这些,只是自己偷偷去牙行问了问,有没有合适的小丫头,不成想还真就有一个,而且就在距离丹凤城不远的半龙村。


        

在牙行听到一些关于柳芽儿的情况后,宋伊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认定了非柳芽儿不买。


        

只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如被泼李三拦住马车等等,确实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也因此让她明白一个道理:天下父母没有平白无故卖儿卖女的,显然都是有着各种难处与苦衷,人父人母……哪有不疼自己儿女的。


        

“小姐……。”


        

旁边的柳芽儿轻轻抽回自己的手,看着望向她的宋伊人,轻声道:“小姐,我爹便是给礼部侍郎府上耕种公田的……。”


        

“不会教坊司发生的事情,就是因为你们家吧?”荷花惊讶的看着柳芽儿,白皙精致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能让官宦世家的公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为其出头,甚至是大打出手,这……这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啊。


        

而且得罪的还是礼部侍郎的上司礼部尚书,这……荷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是羡慕柳芽儿,还是该替小姐宋伊人担忧了。


        

“荷花,可知道那礼部侍郎的公子长什么模样儿?”宋伊人心头砰砰直跳,她有种预感,那日碰见的很像登徒子的家伙,很可能就是礼部侍郎的公子!


        

“这个不清楚,据说他们是才回到丹凤城,怕是认识那公子的人还不多呢。”荷花摇了摇头,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头垂的很低的柳芽儿,提醒着宋伊人道:“小姐,那礼部侍郎的公子,都敢大庭广众之下当着礼部尚书公子的面,掰断泼李三的一根手指,怕是很难招惹的,一定是个凶神恶煞之人。”


        

宋伊人默然不语,她明白荷花的意思,是在提醒她柳芽儿在自己身边,可能也会招来那礼部侍郎公子的报复吧?


        

毕竟,人家可是连礼部尚书的公子都不放在眼里,她一个青云楼的花魁……人家真的就不敢招惹吗?


        

宋伊人看着低头不语的柳芽儿,一时之间也有些茫然:难道真的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