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魏央 > 第二十四章 又一个喜欢徐长虹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恪很重视徐长虹一行人,在长孙兴看来,自他认识高恪那天起,还从来没有见过高恪对哪一个女子,像今日这般重视认真过。


        

尤其是在那五人上了画舫后,长孙兴能够明显感觉到,高恪瞬间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就像是一个囚徒被判无罪释放那般。


        

不管是徐长亭还是霍奴儿、冯子都,还是徐长虹、徐温柔,其实他们长这么大还真没有登上过这么精美绝伦的画舫,此时一个个跟土包子一般上了画舫后便是左右张望。


        

徐长虹跟徐温柔还好一些,尽量维持着女子该有的矜持,就算是今日的画舫让她们大开眼界,但也不会像徐长亭那三人一样,看到什么都是不由自主的惊呼着哇哇哇……。


        

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让徐温柔都恨不得一脚把这三个家伙踢到湖里算了,免得自己跟着丢人现眼。


        

高恪并没有把徐长虹带到三楼的船舱,而是请到了显得更为精致、典雅的二楼船舱内。


        

丝竹乐声在船舱的角落淡淡流淌,一些丫鬟开始端着一盘盘的水果、点心摆放在了桌面,这一切都是长孙兴在忙碌,而高恪则是目光始终不曾离开过徐长虹。


        

裴慕容微微皱眉,此时的她在此却是显得有些多余,那位高公子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个花魁,而且在知晓那两名女子便是礼部侍郎的女儿后,裴慕容更是觉得,自己在这里越发显得不伦不类。


        

流落风尘时日太长,也就让她习惯了与风尘女子为伍,而今日这般情形,即便是她有着卖艺不卖身的护身符与花魁的光环,可与真正的千金小姐在一起时,内心还是会不自觉的涌起一阵伤感跟自卑的惆怅。


        

这边高恪的目光几乎都是放在了徐长虹的身上,而那边徐长亭、徐温柔的目光则是一直在高恪的身上,只要不是瞎子,几乎都能够看出来高恪对徐长虹的情意来。


        

但看徐长虹的样子,则是一直刻意跟高恪保持着距离,尤其是说话时,既不会让对方觉得是在敷衍,但也又不想让对方觉得有亲近的机会。


        

隐隐能够听到,高恪这时在向徐长虹解释着,之所以不去画舫三楼,是因为今日他也是受邀前来,而且上面都是一些世家子弟以及烟花女子,怕徐长虹等人会有不适,甚至认为他是有意怠慢徐长虹等人。


        

徐长虹则是大方的微笑说高公子多虑了,能在这样的地方赏湖已经心满意足了。


        

两人的言语多少都显得有些拘谨,也由此可以判断,两人如今的关系,恐怕也只是简简单单的认识而已。


        

“大姐这样真累啊,我都没有见过大姐这样斟字酌句的说话过。”徐温柔对一旁的徐长亭说道。


        

“这高恪是什么人啊?看那眼睛都快要长在大姐身上了。”徐长亭也低声回应道。


        

徐长虹如今已经二十岁,因为徐长亭痴傻的缘故,从小就下定了决心终身不嫁也要照顾弟弟一辈子。


        

加上他们一家又在西宁待了四年多的时间,从而使得徐长虹、徐温柔的婚事也就这么给耽误了下来。


        

所以如今在他们一家回到丹凤城后,虽然徐仲礼跟楚盈并没有明说,但还是能够看出来,如今他们夫妻,也还是希望两个女儿都能够找个好人家,都能有个好的归宿。


        

姐弟两人既然都不知道那高恪是何人,于是乎颇有默契的,徐温柔招手把舔狗冯子都叫到了身边询问,而徐长亭则是病恹恹的脸上带着笑容,挪到了内心有些惆怅与伤感的裴慕容旁边。


        

姐弟两人的目的很简单,通过这两个人来打听这高恪的身份。


        

“裴小姐,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啊。”徐长亭坐在了裴慕容旁边。舔狗冯子都则是占了他刚才的座位,跟徐温柔坐在一起,那家伙的腰好像都挺直了很多,高兴的咧着嘴巴,都快要看见后槽牙了。


        

“慕容见过徐公子。”裴慕容说话就要起身行礼。


        

徐长亭随意的摆摆手:“没必要这样,只是过来跟你打个招呼。真是没想到,诺大的丹凤城,竟然让咱们在这里碰面了。对了,那陆希道这几日有去教坊司吗?”


        

裴慕容衣袖里的手再一次攥成了拳头,若是此刻伸出来,都能够看见那洁白如玉的手背,已经因为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就跟徐长亭那病恹恹的脸庞一样苍白。


        

“应该是没有来过。”此刻的裴慕容是真的很紧张,旁边那笑咪咪的徐长亭,总是给她一种阴森的感觉,这让她有种跟一条毒蛇共处的感觉。


        

徐长亭没话找话:“哦?这是你的丫鬟吗?”


        

裴慕容僵硬的点头,而后对婉儿说道:“还不快见过徐公子。”


        

婉儿正要从裴慕容身后走到徐长亭面前正式见礼,就听到舱门处传来了大笑声,随即便只见四个年轻男子笑着走了进来。


        

为首的自然便是刚刚在三楼跟高恪同姓的男子高亮,待看到高恪旁边的徐长虹跟徐温柔后,双眼几乎是瞬间一亮。


        

一双眼睛肆无忌惮,甚至是有些放肆,直到看的徐长虹跟徐温柔紧蹙眉头、心有不悦,以及高恪也微微皱眉,问他怎么跑下来了的时候,高亮这才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高亮显然才是一个真正的纨绔子弟,无论是那一双肆无忌惮的眼睛,还是那给人高高在上、狂妄自大的姿态,都是一副十足的纨绔子弟形象。


        

“长孙兴说未来的嫂子过来了,所以我们几人就算是再不懂礼数,也该来拜见一下未来嫂子不是?但不知这两位美人儿,哪一位才是未来的嫂子,还是说……两位都是啊?”高亮的语气显得极为轻佻,尤其是对徐长虹跟徐温柔来说。


        

不等高恪解释,徐温柔就已经先忍不住站起来纠正道:“请你放尊重一点儿,我们只是萍水相逢……。”


        

“哟……现在是萍水相逢,过了今夜不就是一家人了?放心,这画舫是咱们自家的,一会儿我们就都下船,就把船留给大哥跟两位美人儿……。”高亮继续以轻佻的语气说道,而且话语是越往后越难听。


        

“高亮,够了。”高恪沉着脸冷声道:“再胡说我就先把你赶下船。”


        

“大哥,我可是为你好啊,如今两位小娘子既然已经上了船,那离上床不也就不远了嘛……。”高亮依旧是轻佻模样儿。


        

“无耻……。”徐温柔气的脸色铁青。


        

徐长虹则是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高亮,就像刚刚高亮说的不是她一样。


        

高恪此时也站了起来,手指着高亮正要说话,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却是抢先一步。


        

“二姐,狗咬你一口,难不成你还能回咬狗一口?对付只会狂吠的狗,要么像大姐那般置之不理,要么扔块骨头让它对你摇尾乞怜,实在不行炖了吃狗肉也不错。”徐长亭坐在裴慕容旁边,端着一杯热水淡淡说道。


        

旁边的裴慕容,虽然也很不满高亮刚刚的轻佻话语,但好在还能够忍受,毕竟在教坊司,难听的话语她们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可是当坐在她旁边的徐长亭一张口后,裴慕容不知为何,竟然有种寒意布满全身的感觉,甚至她此刻都能感觉到手臂的皮肤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哟?你又是哪家的黄口小儿在这里乱吠?”高亮回头,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摄人,看向正自顾自喝热水的徐长亭。


        

“我是你爹。”徐长亭端着杯子毫不客气,淡淡道:“怎么,喝了几两马尿就连你爹都不认识了?”


        

“小子放肆!竟敢占我的便宜?”高亮瞬间表情变得颇为狰狞,作势就要冲上前揍徐长亭。


        

“等一下。”徐长亭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指着作势上前的高亮,呵呵笑了笑,而后扭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大姐徐长虹,跟怒气冲冲的二姐徐温柔,笑着道:“怎么样二姐,我没说错吧,狗就是狗,你看……还能听懂人话呢,我让它等一下它就真的站在那里等一下。”


        

反应过来自己被徐长亭戏耍了的高亮彻底恼羞成怒,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是找死,看我今日不把你扔进天王湖喂王八……。”


        

“高亮,你若是再这样我真生气了!”高恪快步走到跟前,拦在了高亮跟前。


        

“大哥,是他先……。”高亮不怒反笑,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高恪竟然是胳膊肘往外拐。


        

“是你先对两位姑娘不敬的,是你有错在先,就算是罚也该罚你才是。”高恪认真的说道。


        

高亮看着高恪那认真且不容反驳的神情,嘴里一连说了几个好字,而后看着悠哉的徐长亭,又看了看旁边的裴慕容,一时之间气急攻心,竟是以为裴慕容是跟着徐长亭来的。


        

既然不能当着高恪的面收拾那不知好歹的黄口小儿,那么让裴慕容难堪不也是让那黄口小儿难堪?


        

正在琢磨间,那边徐温柔已经望向了徐长虹,便打算要下船离去。


        

而高恪此时则是一脸的诚挚,甚至是隐隐带着一丝的请求看着徐长虹赔礼道歉,希望徐长虹莫要介意,何况就算是要下船,也需等船靠岸了才行,刚刚那艘小船如今已经离开了。


        

无奈之下,徐温柔只好看向徐长虹,徐长虹则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对徐温柔说道:“既然我们已经来了,那就别辜负了天王湖的风景才是,又何必理会别人说什么呢。”


        

说完后,徐长虹的一双美眸则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徐长亭,刚刚徐长亭替她们姐妹出头,也终于让她体会到了那种有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弟弟,是多么幸福、安心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