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魏央 > 第三十八章 冲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长亭施施然从水竹苑内走了出来,并未理会裴慕容皱眉责怪的眼神。


        

阮三娘此时又有一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上一次徐长亭跟陆希道发生冲突,就让阮三娘有种悬崖上走钢丝的感觉,如今又是他徐大公子,而且还是跟高亮与卢丰源起了冲突,这让阮三娘简直是欲哭无泪,瞬间把徐大公子在心里归类到了扫把星的行列。


        

高亮跟卢丰源一开始还有些谨慎,但随着徐长亭只身一人走出来后,高亮跟卢丰源便笑了。


        

“怎么,今日来做裴小姐的入幕之宾,连你那身手不错的随从也没带吗?徐公子看来是格外的自信啊。”高亮一边说,一边观望着四周,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躲在暗处,尤其是旁边那一片黑乎乎的竹林。


        

“像那种粗鄙的马夫,不用每天都带在身边的,很碍事的。”徐长亭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眼下已经处于危险的边缘。


        

阮三娘皱眉,裴慕容神情倒是平静,但内心却是紧张至极。


        

不过不管是阮三娘还是裴慕容,都不得不考虑一个同工同的问题,那就是若徐长亭在她们这里出了事儿,恐怕到时候礼部侍郎就该过问了吧?到时候她们肯定要被问责的。


        

阮三娘看了好几眼蠢蠢欲动的高亮跟卢丰源,犹豫不决着是否要上前去劝解,以及趟今日这趟浑水。


        

“徐长亭,我高亮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这样吧,今夜就在此地,当着三娘跟裴小姐的面,只要你从我跟卢丰源胯下钻过去,并边爬边学狗叫,那么你我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高亮胜券在握的说道。


        

如今徐长亭只身一人,即没有看到昨日把他们二人扔进天王湖的武夫,也没有看见其他人守着徐长亭,这自然就让高亮得意至极,不管怎么样,今夜都要当着裴慕容的面,找回他们昨日丢失的颜面。


        

至于往后是不是真的一笔勾销,那还得看他高亮的心情,以及徐长亭是不是懂事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卢丰源也是一幅笑嘻嘻的模样儿,今日在打探出徐长亭姐弟的身份后,也得知了一个徐家的秘密,就是徐长亭年少时曾痴痴傻傻,后来不知怎么竟然还恢复如常人了。


        

所以此时的卢丰源,很乐意当着裴慕容的面,把当年徐长亭年少时痴傻的事情抖搂出来,至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他并关心,但最起码这会儿可以让自己很痛快,也可以当着裴慕容面羞辱徐长亭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若是以后的话,最好是能够把徐家小子年幼痴傻这件事情闹的满城皆知,他觉得那才是真正的大快人心。


        

随着卢丰源当着阮三娘跟裴慕容的面,抖搂出徐长亭年少痴傻呆滞的事情后,阮三娘震惊的连吞了好几次口水,虽然说人家如今跟常人一样,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但谁能想到……这么一个俊秀的少年,以前竟然是一个痴傻呆滞的傻子呢!


        

裴慕容则是紧蹙眉头,她并不是很相信卢丰源的说辞,但当看到徐长亭的神情还是一如往常后,她却是突然觉得,可能卢丰源说的真的是实情。


        

“既然你年幼时,就曾经趴在地上给人学过狗叫,想必也曾钻过他人的胯下吧?所以这种事情对你而言,应该是早就熟练的很了,也不在乎多今夜这一次了。所以……开始吧徐公子。”高亮得意的说道,随即微微岔开自己的两条腿,等待着徐长亭向他们屈服。


        

徐长亭面对高亮跟卢丰源的嘲讽,并不怎么生气,先是看了看两人身后的四个随从,看样子也应该是身手不弱、真正练过的武夫。


        

而后淡淡说道:“不错,以前我确实是痴傻呆滞,而且身体还不好,药都是当饭那般吃。至于给谁学过狗叫、钻过谁的胯下,也确实有过,不过那些都是以前的事儿了。也不知是哪一天,反正我记得我好像发过誓,以后不会再被人随意凌辱了。所以……不妨换个其他的条件?”


        

高亮右眼角下意识的抽动着,脸上得意的笑容瞬间变冷,微皱着眉头静静地看着神色坦然的徐长亭。


        

裴慕容则是心头莫名的有些心疼,尤其是痴傻呆滞这件事情被徐长亭亲自证实后,她更是突然之间想起了《桃花烈》中的那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而徐长亭的从容不迫,让高亮跟卢丰源一时半会儿竟然无法看透此刻孤身一人的他,到底有什么倚杖,竟然还敢把话说的这么硬气。


        

“徐长亭,我高亮虽然好说话,但身后的武夫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对了,顺便提醒你一声,他们可不是什么泼李三那般不入流的角色,而是真正的武夫。所以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今夜……要么从我胯下钻过去,要么……虽然不至于要你的小命,但我敢保证,把你挂在万花楼顶挂上一夜的本事还是有的。”高亮威胁着说道。


        

“就他们四个人吗?若是还有其他的话,不妨一同叫出来,免得一会儿还得费功夫。”徐长亭浑不在意,整个人看起来很放松,根本没把高亮的威胁以及身后的四位武夫当回事儿。


        

“徐长亭,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高亮冷哼一声,随即便侧身往外一站,而后便只见身后的一名武夫单脚跺地,整个人就像徐长亭冲了过去。


        

就在那武夫距离徐长亭还有十来步的距离时,裴慕容竟然是银牙一咬,在阮三娘以及高亮、卢丰源的目瞪口呆下,展开双臂挡在了徐长亭的身前。


        

随着裴慕容挡在了徐长亭的跟前,那武夫的脚步也只是微微一顿,脸上带着一抹冷笑,步伐快速变化,竟是在飞速中绕开了一个弧线,要从侧面去针对徐长亭。


        

不过是眨眼间,裴慕容的眼睛一睁一闭,眼前那武夫就消失了,余光看到那武夫好像已经从侧面向自己这边冲了过来,而后耳边突然响起又快又急的破空声。


        

漆黑如墨的竹林中,一节竹枝如同离弦之箭般,向着那名武夫飞刺过去。


        

“果然有人守着他!”高亮冷哼一声,只见那节不长的竹节,带着一股气劲,正好挡住了那武夫前进的路线。


        

而与此同时,张开双臂挡在徐长亭面前的裴慕容,只感觉自己的腰间一紧,而后不自觉的就向后退了一步,随即感觉面前一股冷风带着强烈的气劲掠过。


        

裴慕容一时之间有些茫然,下意识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腰间,只见身后那双有力的手已经缓缓松开了她的纤腰。缓缓回头看向身后,那张苍白俊秀的脸颊带着轻松的笑容,此时也正微笑看着她。


        

“不合适让你替我挡灾。”徐长亭笑着说道。


        

裴慕容脸颊瞬间微红,好在夜色下并不是十分明显,微微低下头而后与徐长亭并肩站在了一起。


        

那原本冲向徐长亭的武夫,早已经停下了脚步,脸色凝重的看着漆黑如墨的竹林,而后一个高大的人影,手里提着一截竹子缓缓走了出来。


        

年纪约莫三十上下,浑身上下给人一种精悍有力的感觉,只是一张脸……也不知是脸上长满了胡子,还是胡子上长了个脸,总之因为胡子的原因,甚至都有些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样貌。


        

“要不喊上那几位一起上?省的我费事儿?”满脸胡子的男子轻松的说道。


        

不远处的无法阴沉着脸,一直在打量着对方,加上刚刚被一截竹节拦住了冲势,脸上本身就有些挂不住,此刻听到这般轻蔑的话语,当下冷哼一声:“好狂妄的语气,那就让我掂量掂量你到底配不配!”


        

不等话音落地,那名武夫就举拳向那络腮胡子的男子冲了过去。


        

不得不说,高亮跟卢丰源身边的武夫,比起泼李三等人来可谓是厉害了很多,但即便是如此,仅凭一个武夫显然也不是那络腮胡男子的对手。


        

甚至在那武夫用尽全力之时,还有闲情逸致调侃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道理武夫都懂,但怎么就没有多少人能做到呢?就这?你这速度也太慢了吧……我可真还手了啊。”


        

随着那络腮胡的调侃声,只听见武夫闷哼一声,一手捂着胸口、脸色涨红的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武夫强忍着胸前剧烈的疼痛,一番交手也让他意识到跟来人的差距。


        

不远处的高亮神情凝重,而卢丰源则是都有些慌了,不时的看向高亮,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自己这边的人看来好像不是对手啊。


        

“你们四个一起上,我就不相信他一个人还能厉害过四个人。”高亮沉声说道。


        

随即身后的三人也立刻扑了上去,与之前的那个武夫站成了一排,一起面对着那络腮胡男子。


        

络腮胡男子看着一字排开的四人,非但没有感到压力跟紧张,反而是整个人显得更加兴奋,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一起上。”交过一次手的武夫沉声对其他三人说道,随即四人从不同的方向扑向了那络腮胡男子。


        

而此时站在徐长亭旁边的裴慕容,只感觉自己的一只手忽然一凉,急忙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手被徐长亭那冰凉的手握在手里,带着她向后退了好几步,而后这才松开了她的手。


        

“离远点儿看戏,免得溅一身血。”徐长亭笑着低声道,阮三娘此时也是跟他们二人站在了一起。


        

心里此时的想法跟高亮、卢丰源几乎一模一样,难怪徐长亭敢如此嚣张狂妄,原来是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武力强悍的武夫保护着,这让高亮跟卢丰源甚至是都有些羡慕。


        

闷哼声此时从战团中传来,第一个武夫神情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一连几次想要强行起身,但都未能如愿,那口一直提不上来的气,最终让他直接瘫坐了在地上。


        

不过很快,就有同伴来踉跄着撞向了他,而后同样是满脸痛苦,嘴里哼唧着想要挣扎起身,但也是未能如愿。


        

转瞬间的功夫,四个人连番被那络腮胡打倒在地很难起身,而此时高亮跟卢丰源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不远处徐长亭的脸上笑意则是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