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魏央 > 第五十八章 你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单的一顿烤肉下来,徐长亭对美妇人元姨的殷勤跟不加掩饰的讨好,不光是让吴江南、中年人以及王相和内心充满了鄙夷,就连他的亲大姐徐长虹,对徐长亭在美妇人跟前所表现出来的殷勤跟讨好,都感到震惊跟难以置信!


        

甚至是都有些怀疑,徐长亭是不是又傻了?把眼前的美妇人元姨当成他们的娘来孝敬了!


        

看着那殷勤谄媚的模样儿,徐长虹心里都不免有些酸,自己这个大姐……难道是摆设?


        

总之,徐长亭的殷勤表现太过于明显了,明显到徐长虹都忍不住好几次假装咳嗽提醒他,甚至吴江南都在一旁暗暗掐着他的腰间,在耳边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要不要把狗腿的一面表现的这么明显!


        

你懂个……屁!


        

这是徐长亭对吴江南的回答。


        

从开始烤肉起,狗腿的徐长亭就完全忽视了跟他已经有三面之缘的中年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美妇人元姨身上。


        

而且几乎是把元姨二字缝在了嘴上,句句话不离元姨,烤肉更是先挤着元姨,桃汁也是先挤着元姨,喝酒也是偏袒着元姨,嘘寒问暖、跑前跑后更是亲力亲为,完全就是一幅忠臣孝子的模样儿。


        

徐长亭的举动,在让中年人感到“失宠”的瞬间,都有些怀疑,这个小奸商如此谄媚、殷勤的讨好自己的妻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还是说这小奸商缺少母爱啊!


        

不过好在,通过一顿烤肉下来,“失宠”的中年人通过在旁观察,还是能够感觉到,徐长亭的谄媚殷勤中始终带着尊敬,并没有像他一开始想的那样,这小奸商对自己的妻子有什么非分之想,完全就是单纯的为了讨好而已。


        

但是中年人很不理解,小奸商放着自己不来谄媚讨好,却是讨好自己的妻子是几个意思?


        

而那被讨好之人元姨,则是一脸的坦然跟来者不拒,不论是徐长亭如何殷勤跟谄媚,她都是坦然受之,就仿佛是天经地义一般。


        

随着那一小坛酒被中年人跟美妇人喝完,基本上大部分都是被中年人喝掉后,几人之间的话题就开始变的散乱起来了。


        

能够坐在院心桌子前面吃烤肉的,只有四人:徐长虹、元姨、中年人、徐长亭。


        

吴江南要忙前忙后的烤肉,王相和要在一旁帮忙,王彦章、薛无恙根本连进来接近桌子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随着烤肉接近尾声后,脸颊因喝酒而显得越发绯红、艳丽的元姨,便跟徐长虹对视一眼,而后就把话题放到了刚刚忙完的吴江南身上。


        

女人对于胭脂水粉、金银首饰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所以到了这个时候,终于是把憋在心里许久的好奇问了出来。


        

听到元姨问她身上用了什么脂粉,怎么香味儿这么独特淡雅时,吴江南一双大大的眼珠子便咕噜噜乱转,而后望向徐长亭求助。


        

“这还客气什么?元姨这么尊贵漂亮的美人,还能要你的不成?大大方方的告诉元姨就是了。对了,你不是有两瓶吗?送给元姨就是了。”说完后的徐长亭,立刻转向了元姨,此时跟变脸似的,又换上了谄媚讨好的表情:“元姨,你若是感兴趣,就去江南房间里看看,两种不同的香味儿呢,你看看喜欢哪个拿走就是了。”
“这不合适吧?”元姨在面对谄媚小奸商时,嘴角仿似总是挂着一抹理直气壮的坦然。


        

“你是我元姨,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没啥不合适的。”徐长亭义正严辞的纠正道。


        

听到如此不要脸的话,徐长虹的心里又开始泛酸,想着等没人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而中年人今日则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谄媚跟无耻,这话说的……怕是个女人都会被撩动心弦吧?


        

而元姨听完徐长亭谄媚、肉麻的话语后,不为所动的先望向了对面的中年人,中年人则是端起茶杯微微点了点头,元姨这才缓缓起身跟吴江南,以及同样好奇的徐长虹往吴江南的房间里走去。


        

吴江南即便是心里有百般不愿,但徐长亭的吩咐她还是都会听的,不论合理还是不合理。


        

但这并不影响她还会继续跟徐长亭吵架斗嘴。


        

所以吴江南这样的性格,用徐长亭的话说就是:典型的出力不讨好的性格,具体一点儿就是一个字:傻!


        

随着三女离开,院心就剩下了中年人、徐长亭以及一直站在旁边的王相和。


        

“茶也不喝吗?”中年人看了看徐长亭面前的水杯问道。


        

“从小就有病,酒、茶都不沾的,可能以后病好了会试试吧。”徐长亭脸上的谄媚跟殷勤彻底消失不见,此刻总算是有了点儿熟悉的人样儿了。


        

中年人点了点头,想了下道:“我倒是认识几个医术高超的大夫,哪天不妨让他们过来给你瞧瞧?”


        

“嘿嘿,无功不受禄,我自己的身体其实我清楚,不是药的事儿。”徐长亭笑着道。


        

中年人微吸一口气,笑着接受了徐长亭的拒绝理由。而后道:“刚刚问你为何要在半龙村建书院,你还没告诉我是何原因,现在你元姨去看那什么脂粉去了,是否愿意说给我听听了?”


        

一顿烤肉下来,不知不觉的太阳已经西垂,整个村庄仿佛都显得静悄悄的,只有时不时的微风扫过头顶的树梢,会带来丝丝的轻微凉爽。


        

“大叔,我给你讲个故事?”徐长亭想了下,微笑着说道。


        

“好,我听听你能讲出什么故事来。”中年人显得也颇有兴趣道。


        

徐长亭整理了下思绪,而后淡淡道:“故事很简单,有一天有一个城里人来到一个村庄,他看到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在放羊,于是他就上前询问:为何放羊?少年说:赚钱。他又问:赚钱做什么?少年答:赚钱娶媳妇。于是那个人笑了,而后又问:那娶媳妇做什么?少年想了下回道:娶媳妇生儿子。那人又问:那生儿子做什么?少年皱眉了,想了很久,说:生儿子放羊。放羊做什么?赚钱。赚钱做什么?给儿子娶儿媳妇。娶儿媳妇做什么?给我生孙子。生孙子做什么?而后那少年更茫然了,他望着一望无际的农田,看着洁白如云的羊群,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后那城里人则是叹了口气,说:这就是命运啊,无论如何轮回,都摆脱不了既定的轨迹。你觉得对吗?”


        

徐长亭嘴角的笑容带着一丝丝的不屑,一丝丝的愤世嫉俗、一丝丝的不甘跟倔强。


        

中年人不言不语,眉头微皱,此刻的他看起来极有威仪,就连徐长亭也不自觉的升起了几分敬畏之心。


        

“所以你认为这世道对天下百姓不公?”中年人的眼睛深邃且锋利。


        

“公平吗?”徐长亭嘴角挂着微笑反问道。


        

中年人长吁一口气,下意识的一只手拍着膝盖,看了看徐长亭,笑着问道:“所以你建书院,是要让他们来治我大魏国?”


        

徐长亭摇了摇头,道:“只是想争取一个公平的机会,凭什么只有门阀世家的子弟,自出生起便可被视作人中龙凤,而芸芸众生却只能一辈接替一辈的放牛牧羊、无限循环?”


        

“不够。”中年人笑着摇头,道:“过于牵强,即便是想要出人头地,也不该仇视、敌对门阀世家。即便是门阀世家有千般不是,但终究他们才是治国安邦的中流砥柱。放羊娃只知羊有几只,却不知天下有多大。何谓理想、何谓抱负?总不能让天下人都放羊,也总不能让天下人都读书。天下寒士走入官场仕途、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者不在少数。同样,门阀世家中会有一些纨绔子弟、害群之马也不足为奇。所以……初衷不够、目的不对,书院自然也难有机会破茧化蝶。总之,不够。”


        

徐长亭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中年人,一时之间,他心里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深入展开这个话题。


        

最初,他认为眼前这个中年人的身份,可能会是皇家宗室的王爷、郡王之类的。


        

但自从他让自己喊那美妇人为元姨时,一开始徐长亭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可当他提着两坛酒往回走的时候,突然间愣在了原地。


        

元姨?那岂不是姓元?姓元那岂不就是皇家姓氏?


        

而元姨若是皇家子弟,比如公主、郡主之类的话,那么眼前这个中年人的身份,不就呼之欲出:只是一个驸马而已了?


        

即便如今驸马还不单纯是一个吃软饭的存在,在朝廷甚至是在皇家还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但若是没有什么大的威望跟影响力,也不过就是一个光鲜贵族而已。


        

跟他谈科举取缔九品中正制,可是要冒着很大的风险的,弄不好就会把自己以及家人都搭进去的。


        

所以这也是徐长亭为何在回到家后,会“狗眼看人低”的忽视中年人,会谄媚殷勤的讨好元姨的原因。


        

当然,之所以如此狗腿的谄媚、讨好元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万一有一天,若是大姐徐长虹真的嫁入皇家的话,元姨这边要是自己巴结上了关系,说不准也能照应照应初嫁皇室的大姐。


        

毕竟,他们家即便是因为大姐成为王妃,怕是也一时半会儿的,很难跟人家那些皇亲贵胄攀上关系。


        

所以有一个有交情的皇亲贵胄总比没有强不是?


        

只是随着刚刚那中年人的一番话,让徐长亭又不得不重新定义中年人的身份。


        

通过中年人那番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足以说明:他对大魏国皇室、朝廷,甚至是……他对大魏国眼下整个局势的洞察力,都让徐长亭感到吃惊。


        

虽然刚刚中年人没有明说,但刚刚那番话里的主旨:不够二字,已经隐隐透露出了一个讯息,那就是中年人对于眼下的门阀世家、同样是有着或多或少的不满意,而他的身份显然也绝不单纯只是一个驸马。


        

但徐长亭建书院这样的办法,对于他而言,或者是对朝廷而言,无疑于杯水车薪,暂时还看不到有完美解决门阀世家这个巨大问题的潜力。


        

“你是谁?”徐长亭突然脱口而出问道。


        

中年人看着徐长亭认真的神情,莫名有一股成就感:眼前这个小奸商,终于是对自己的身份感到好奇了。


        

所以这莫名的成就感,尤其是徐长亭那认真谨慎的表情,让他感到心情舒畅,瞬间是哈哈哈大声笑了起来,引得房间里的几女都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