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大夏国九皇子 > 第354章 诡异的骑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


        

地面震感越来强烈。


        

毋庸置疑的,是大规模的骑兵在急速接近。


        

而在此时,夏暴才发现他们位于扬州城外最大平地的中心。


        

这里有两条官道交叉,形成了十字路口。


        

而他们的骑兵就停在十字路口中心,感觉有些诡异。


        

片刻后,两个伏地听马蹄声的扬州哨探起身:“王爷,骑兵自左右两边而来!”


        

上官霸道怒吼道:“戒备!全军戒备!”


        

“哨探前出,看看来者何人?”


        

“是!”


        

“哒哒哒......”


        

扬州骑兵军阵中,哨探齐出,朝左右两边冲去。


        

然后,传令兵在扬州军中打马狂奔,传达着上官霸道的命令:“将军有令,全军戒备!”


        

“准备战斗!”


        

“戒备!”


        

夏暴则打马缓缓向前,气沉丹田:“老九,听到声音没有?”


        

“告诉你,那是你七皇兄安排的骑兵,专门在这里等你!”


        

“现在,你已经陷入了三面合围中,赶快投降。”


        

“若是你愿意投降,愿意将杜月儿献出来,七皇兄可以收回杀你之令。”


        

“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


        

“若你不投降,只有死!”


        

夏暴在试探夏天。


        

夏天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七皇兄,来者真是你的人吗?”


        

“当然!”


        

夏天眨了眨眼,一指月亮:“现在距离天亮只有两个时辰。”


        

“若两个时辰内你杀不了我,扬州私军就会暴露。”


        

“你将大祸临头!”


        

夏暴冷笑连连:“只要一个时辰,七皇兄就可以让你永远留在这里。”


        

“七皇兄,为我冒这么大风险吗,值得吗?”


        

“值得!”


        

“以前,七皇兄从来不曾将你当成对手。”


        

“但从今天开始,七皇兄正宣布,九皇弟就是本王通向龙椅的绊脚石之一。”


        

夏天笑得意味深长:“七皇兄,你高看我了!”


        

来福大总管想起刚刚的惊天大爆炸,不禁心有余悸:“王爷,荒州王这么聪明,在您的绊脚石排名中当为第二!”


        

“哈哈哈......”


        

夏暴不屑的道:“他不配!”


        

“他的封地是被打烂的荒州,他没有人,也没有银子,更没有军队,在朝中更没有实力,他凭什么排第二?”


        

“他排第八!”


        

夏暴说得很大声,生怕夏天听不见。


        

被人瞧不起,老九应该难受吧!


        

但,夏天没有!


        

此时。


        

“哒哒哒......”


        

左右两边的马蹄声越来越急,地面震动越来越厉害。


        

夏暴的心直往下沉:“哨探呢?”


        

“为何还不回来?”


        

上官霸道的心也在往下沉:“王爷,恐怕他们回不来了!”


        

“左右俩边的骑兵已经在加速,这是冲锋而来!”


        

“全军戒备,准备反冲杀!”


        

“是!”


        

“左右两侧营,杀出去,迎敌!”


        

“是!”


        

扬州骑兵左右两侧各三千骑兵出阵而去,开始加速,准备与来敌一较高下。


        

夏暴这才郁闷的改口:“老九,来者是你的荒州骑兵吗?”


        

“是!”


        

“你为了救一个女人倾巢而出,不顾后果?”


        

“哈哈哈......”


        

夏天豪迈大笑:“我的人都要被你抢了,本王还顾什么后果?”


        

“这一次,我就是要让诸位皇兄都明白......我荒州随穷,但若受欺辱,定会不顾后果的报仇!”


        

夏暴咬着牙问:“难道你不拍父皇治你的罪?”


        

夏天眼皮一抬:“你认为呢?”


        

夏暴瞳孔中闪过一丝畏惧之色:“你这是破罐子破摔啊!”


        

“不过,本王很是好奇......你是怎么让荒州军秘密入境还不被本王察觉的?”


        

此时。


        

来福大总管脑子中闪过一道灵光:“王爷,前段时间荒州大战,我们扬州有不少游侠去了荒州作战,听说最近都回来探亲来了!”


        

“这些骑兵应该是化整为零,装作回扬州探亲的荒州兵!”


        

夏暴恍然大悟!


        

他一巴掌拍上来福的后脑勺:“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本王?”


        

来福大总管一脸委屈的道:“老奴以为这件事只是小事!”


        

这时。


        

“杀啊!”


        

左右两边的厮杀声激烈无比。


        

夏天拔出战刀:“全军准备战斗!”


        

“是!”


        

荒州骑兵将刀插回刀鞘,将长枪插回枪套,直接站在马镫上,摘下马侧强弓,抽出箭,准备发动攻击。


        

昏暗的月光下,荒州骑兵的箭阵闪着寒光。


        

夏暴眼神一凝:“上官将军,荒州骑兵是在马上站立着吗?”


        

上官霸道瞳孔剧烈收缩:“是的,王爷!”


        

“这些荒州骑兵很古怪,要小心。”


        

夏暴发狠道:“老九只有一两千人,我们还有四千骑兵,足以围殴他们了!”


        

“先下手为强,杀!”


        

“杀!”


        

上官霸道率领骑兵开始冲锋,姿态勇猛无比,气势无双:“王爷放心,既然荒州王敬酒不吃吃罚酒,末将就将他的人头带回来!”


        

对面。


        

夏天冷冷的道:“射!“


        

“嗖嗖嗖......”


        

荒州骑兵的箭雨密集得令人发指:“射!”


        

第一排和第二排的射手平射,根本不用瞄准,直接射杀扬州战马。


        

王爷说过,射人先射马,只要射住马的冲击,就能定住敌人的攻势。


        

果然。


        

“噗噗噗.......”


        

一匹匹扬州战马猛然倒地,血溅四方,马嘶声悲鸣,直接将马上的骑士扔出去,落点正在荒州军阵之前。


        

同时,摔倒的战马直接挡住了后方战马的冲击。


        

箭雨将落地扬州兵射杀在地。


        

此时,荒州军后排的箭斜射上天,在虚空中画出一道美丽弧线,带着尖锐的呼啸声落入扬州马队后方,直接清场。


        

直接将扬州骑兵的冲击队形割裂,让其前后冲击衔接不上。


        

三轮箭雨过后,扬州军死伤一半,还未能接近荒州军阵前。


        

夏天手中马刀高举:“杀!”


        

荒州骑兵动了!


        

他们呈三角队形反冲锋,犹如一把锋利的战刀,直接砍入扬州骑兵中,开始反推!


        

“哒哒哒......”


        

左右两边的扬州骑兵败退而回:“王爷,将军,敌军太凶猛,快逃啊!”


        

“什么?”


        

夏暴大惊:“究竟有多少敌人?”


        

左右俩边的骑兵将领吐着血回答:“漫山遍野都是,数不清啊!”


        

“什么?”


        

夏暴有些不敢置信:“死老九有这么多骑兵吗?”


        

这时。


        

左边有人厉声大吼,震人心扉:“荒州赵子常在此,谁敢一战?”


        

右边有人大吼:“荒州老鬼在此,赶快下马投降,否则将你们砍成人棍,切掉小鸡鸡,统统没命!”


        

忽然。


        

荒州军们齐声喊道:“扬州王落马了!”


        

“扬州王已杀,谁敢一战?”


        

夏暴一脸懵逼!


        

他不是还在吗?


        

但是,在混乱的夜色里,扬州骑兵们却信以为真,战心直接崩溃,转身就逃!


        

夏暴:“......”


        

他气得又想吐血:“死老九,你玩阴的。”


        

夏暴大吼道:“本王在此,本王没事,不要信刚刚的谣言!”


        

但,他的声音太弱,直接被荒州军的吼声淹没,丝毫不起作用。


        

夏暴只有憋着气,调转马头一起跑:“上官将军断后,只要等到后面的大军前来,我们能赢!”


        

上官霸道无奈死战:“是!”


        

“杀啊!”


        

“噗......”


        

他的脑袋就被白虎一剑刺穿,死不瞑目。


        

白虎踏着扬州兵人头而行:“扬州王快快束手就擒,否则,就死!”


        

上官霸道的人头朝扬州王扔去。


        

夏暴跑得更快了!


        

“来福,你去挡住那个荒州宗师!”


        

“是!”


        

来福只有反身挡白虎。


        

一招后。


        

“噗......”


        

白虎一剑将其封喉,将人朝夏暴扔去:“扬州王,还有人来挡老夫吗?”


        

夏暴吓坏了!


        

他厉声吼道:“纵横老祖,你出来啊!”


        

但是,没有!


        

白虎也不慌不忙的追着他跑。


        

扬州骑兵,从未真正经历过战阵,在荒州骑兵面前宛若婴儿遇到壮汉,被杀得哭爹喊娘。


        

此时。


        

骑兵战场之后,两万扬州私兵正在急速赶来。


        

忽然。


        

他们身后跟来了一队军马。


        

私军将领喝问:“你们是那一部分的?”


        

一个声音传来道:“扬州大营罗棒子奉王爷之命,前来协助追击。”


        

步兵私军将领大喜:“罗营将来得正好,我们一起追敌!”


        

“好!”


        

罗营将带着一脸诡异的笑意,率领自己的军队,顶在了这两万步兵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