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46章、阿呷雀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看吗小说网)www.haokanma.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以为这关胜利会提出各种质疑,没料到,他却什么也没追问。


        

深思熟虑的说一句,“我明白了!”


        

然后孙胜利就很郁闷!你特么的真的明白了?你明白啥了?老子刚刚所说的这一套,其实老子自己都闹不懂,完全是死记硬背的好吧!


        

孙胜利觉得这关胜利人品不行啊!不懂装懂,这样要不得!


        

却不料关胜利继续又说了一句话,让孙胜利不得不刮目相看。


        

他说,“一个人一天能吃三升米,拉出来的却只有一升二三,不到一升半。饶是如此,这粪池边上也能收集到许多芒硝。如此说来的话,这死人的身体倘若埋进粪池,那么所产的芒硝起码能增加一倍以上。对吧?”


        

“嗯!你说得很对!”孙胜利这才省悟,这关胜利是个务实的人。他为人足够谦逊,大概是不打算去穷究天道的奥义,不是说好了天道玄机是凡人窥伺不透的吗。于是这关胜利索性专心去考虑实践应用的问题。


        

这倒是个不错的态度。


        

关胜利的智商还真不低。他放弃“为什么”,专注于“怎么做”,所提出这么个“产能翻倍”的想法,大致上是靠谱的。这基本上就挨边把粪池改造成沼气池的那个想法了。


        

沼气是很简单的。什么高科技都不需要,只需要把粪池弄成半封闭式结构就行。


        

这沼气爆炸的威力很可观。即便是二十世纪,也经常发生没家教的小破孩,不知死活往沼气池里头扔鞭炮,结果炸死自己全家的悲剧。


        

只可惜这沼气很难收集在容器里,通常可以管子引入厨房充当天然气使用,甚至也可以用来合成最简单的有机肥料。沼池肥料的成分主要是氨态氮肥,混合了磷肥和钾肥,对农耕来讲,这种肥料简单易得,十分好使。


        

农户要做的事情仅仅只是给粪池上想办法加个盖子。或者,当初挖粪池的时候,就完成口小腔圆的葫芦状。


        

这里头的化学原理,从分子式和微生物细胞电子学的角度去解读,复杂的一比。不过,从实践的方法和结果看,却又简单的一比。


        

那其实就是另类腌泡菜。


        

孙胜利获得的这套外挂系统,专注于乳酸菌发酵。


        

这乳酸菌其实就是跟古生厌氧菌差不多的同样的厌氧菌株。说起来,乳酸菌在地球生命进化史上,也算得是第二古老的生化物种。基本上就是在蓝细菌和其他几种古生菌的基础上,衍进而来。


        

只不过,乳酸菌是典型的异养菌。它需要啃噬别的有机对象,才能生存和发育。


        

那几种古生菌,是自养菌。可以从无机物里直接找到“食物”。


        

除了这个自养和异养之别,乳酸菌降解有机物的过程,跟古生菌降解身边的特定对象,这化学机制和做功原理,基本上一样一样的。


        

乳酸菌制造出来的,也是atp,以及独特的弱酸环境。


        

古生菌则有各种不同的分科,生活在火山脚下的古生菌,喜欢以硫磺为食物,排泄出硫酸。生活在盐池的,以盐为食,排泄出盐酸。生活在粪坑和死人身边的,排泄出硝酸。


        

于是公孙胜不由得妄想起来:我继续升级下去,不晓得能不能把我现有的“乳酸菌掌握天赋”,扩展成“盐酸菌掌握”、“硫酸菌掌握”、“硝酸菌掌握”。倘若这个真的可以有,那岂不是至尊无敌的流弊?!


        

孙胜利一时沉迷于妄想,没再多说什么。


        

这时候郝思文走出来了,李睡兰紧紧跟在郝思文身边。小眼神直往这饭桌上溜过来。生怕这郝思文抢了她的食。


        

郝思文走过来,冲着自己的大哥和一旁坐着这个面生的道士,团团作了个揖。


        

口中寒暄说道,“莫非是让小弟出来陪两位大哥喝酒的意思?”


        

这郝思文看样子是个心性快活的家伙。说起这话来,满脸都是笑。一点也不拘谨。


        

“不行!”关胜利严肃告诫自己的兄弟,“道兄有言在先,这酒中蕴有丹道的奥秘。要用来破解更玄奥的神仙豆腐奥义。这是极其罕有之物,可不敢随便乱喝。”


        

孙胜利一看,这关胜利显然是想歪了。倒也不怪关胜利,这误解,倒要怪孙胜利自己故弄玄虚,说得来不清不楚。


        

于是打圆场说道,“其实可以喝一点的,只是不许贪杯。要记得这酒精更大的用处是用在丹道化学上。千万不可舍本逐末,不可贪这口腹之欲而忘记了探究化学奥义的本心。”


        

“感谢道长提点,”郝思文依旧是笑呵呵的,“小弟愚笨,想问问这酒精是啥?化学又是个啥?”


        

这一次关胜利用力皱眉,抢在孙胜利的前头,用呵斥的语气,严肃训诫说道,“酒精者,酒之精华也。化学者,五行化合之学问也。这还用问吗?”


        

言下之意,觉得自己这兄弟有点太拙,在道兄跟前问出些蠢话来,略丢了关大哥的face。


        

孙胜利倒是好脾气,虽然郝思文不在天罡榜中,却也不算外人,安慰说道,“无妨无妨!年轻人多问多学,善莫大焉。话说这酒精提纯的正法,贫道倒是有心传与两位……只是有个苛刻的条件!倘不立下君子誓言,我便不敢妄传。”


        

“立誓?没问题!道兄请讲!”孙胜利和郝思文异口同声。


        

“很简单的承诺,关兄弟需以你关氏祖宗的名义发誓,永不贪杯,永不喝醉。每日饮酒绝不许超过三小碗。确保酒精之道,主要用在化学研究上。绝不本末倒置。至于郝兄弟嘛,你的祖宗是谁我不晓得,你要怎么立誓都可以,日后须由你大哥来监督你。”


        

“行啊!”


        

“没问题!”


        

这关郝两人都按捺不住地兴奋不已,急欲学得酒之精华的炼制法术。


        

这时候,坐在远处疑似女扮男装的那个少年,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


        

插嘴说道:“我以阿呷雀呷丹巴之神的名义发誓滴酒不沾,可以让我也学习这酒之精华的秘法吗?”


        

语音清甜,真的很像是个女生。


        

然而……阿呷雀呷丹巴之神,这又是个什么东西?


        

孙胜利一脸蒙圈,但这关胜利和郝思文两个的神情却端庄起来。关胜利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跟原本就站着的郝思文肩并肩,一起向这个莫辨雄雌的大宋花木兰,躬身施礼。


        

口中问道,“敢问这位英雄,可是跟白石寨有些关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好看吗小说网)m.haokanma.cc,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