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67章、潜规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看吗小说网)www.haokanma.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史进是真的不乐意听关夫子讲道理。


        

之前他已经听过两次。


        

每次听过关夫子的大道理之后,都会导致没食欲。甚至会导致不举。


        

这不是夸张,也不是吹牛。古代迂夫子讲的那套,真心是让人云里雾里,欲哭无泪。多听几个小时的结果,当真是会令人对生活失去性趣。


        

关老五站在大门口,跟这萧七娘两个讲道理。


        

双方辩论的主要焦点,跟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的人类完全不同。


        

20世纪21世纪,开车发生刮擦导致争吵的话,双方的争议焦点主要两个方面:谁的全责?或者半责。如何赔偿?赔偿多少。


        

但关夫子跟萧七娘的脑回路完全不是这样……


        

他们激烈争辩“道”与“正义”的原理。


        

此正义,并非彼正义。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后世的正义,寓意着伟光正的侠义力量。诸如正义的蘑菇弹,无情地摧毁那些堕落的小鬼子吧之类之类。


        

但这时候的正义,所指的乃是春秋正义,三清正义,释尊正义,圣十字正义,绿之正义,火之正义……等等、等等。


        

正义的意思其实是,对古代大神留下的圣典,作出“正确的解读”。


        

坚持正确解读的,就自诩为正宗或者正派。解读错误的,自然就是邪教歪理。


        

于是关夫子就说,“打人是不对的,打女人更加不可以原谅。”


        

萧七娘,“佛祖说众生平等,无论男人女人还是蛇虫蚂蚁,都是一般地众生。杀死敌人也好,殴打女人也好,碾死一只蚂蚁也好,都是因果。无所谓谁对谁错。”


        

关夫子显然是释道儒三修的高手,当即不甘示弱地顶回去。


        

“女施主既然是释家佛徒子,那我就跟你说因果。你跟我巨胜饭店李掌柜,有何因缘?你根本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你。然而你无缘无故打晕了她,这便是在了无因缘的情况下,无端端生出新的是非因果来。这便是造!这是造业!咱们本是全无因果关系的几个人,因为你蛮不讲理地动手打女人,现在弄得来史大郎咽不下这口气,而我关胜又不能坐视不理我总得帮我史家兄弟讨说法。这样一来,我们之间便多出来许多的业缘。这便是你所造成的业障!你需要忏悔,你需要正式地做出道歉。”


        

“哼!”萧七娘不以为然,“你说是造业就是造业了?你是佛陀?你是三清?你什么都不是好不好!怎么我觉得我揍了那个李睡兰,并非造业,反倒算是修行。那个贱货,揍她一顿,有功无过,对我的修行是有助益的。这绝非坏事儿,这是人间道上的正义。”


        

按着萧七娘的逻辑,她其实也是蛮侠义的。


        

打倒那个小贱人,就好像打小怪一样轻松。虽然经验不多,也不掉包。但多少能够提升一点点萧女侠的修为点数。


        

史进实在是听不下去……


        

按照他对关胜的了解,这场国际土豹子装逼辩论会,完全就是两小儿辩日。辩到半夜都不会有结论的。


        

“你们慢慢讲道理吧!这个道理,这个正义,很重要的,你们要认真点,都别犯规,也别耍横。我先回店里去了!”


        

史进丢下这两个精神病人,独自回到大堂。


        

那两个人继续辩论着,也不在意史大郎离开。史大郎毕竟是巨胜店东嘛。巨胜大堂掌柜被萧七娘打晕在地,店中诸事一时缺人打理。于是这两个也都不打算把史老板强留在此。他要走,那就让他走呗。这两个人棋逢对手,继续将抬杠进行下去。


        

关胜继续讲理:“即便是释尊在此,又或者大迦叶、龙树尊者在此,你觉得他们会因为睡兰掌柜为人轻浮,就动手揍她一顿么?释尊不会这么做的!迦叶龙树也都不会这么粗暴。所以你动手打人就是不对!”


        

萧七娘半步也不退让,昂首挺胸,“明明是睡兰掌柜的首先招惹于我。她既种下恶因,理所当然要自尝恶果。这因果早已被天道注定,我出手不过是按这天道律令来加以执行。这就好比一把菜刀,既可以切菜,也可以杀人。你不能说菜刀有什么错。错就错在睡兰掌柜不该惹是生非。她既然站出来惹事,那就得承担后果。”


        

“不是!话可不是你这么说的。”关夫子有点脸红脖子粗,他也晓得确实这李睡兰的表现挺欠抽的,“睡兰掌柜并没有动手,她只是说话难听些。是你先动的手,这便是你的不是了!”


        

“动嘴跟动手有区别吗?有区别吗?都是结怨,都是无端端地挑事。此因,是她所造。我揍她,只是她应得的果报。”


        

“你这么说不对!这巨胜饭店是她看的场子。这店里的规矩,由史大郎而定,由瑞兰掌柜来执行。你是客,遇事须皆听主便。你若是不爽此间主人,大可以拂袖而去啊。你不能公然挑战此间业主定下的规则。”


        

“规则?规则算个什么玩意儿?一个饭店的土规则,能跟王法相提并论?大胡子你这是哪里来的歪道理!”


        

原来这时候北方的异民族,并不认同商业企业运营时遵守的各种潜规则。


        

辽国汉化已经一百年,也算是比较文明的异民族国家了。


        

王法是必须遵守的。即便是释教道教的高手,也必须尊重王国的主权。这便是所谓的王道、王化、王法。这王法不能不服的正经道理,蛮族也是略懂的。


        

但区区一百年的教化,并不足以彻底改造黑涩会分子的跋扈本性。二十世纪的文明何等璀璨科学,港岛黑涩会和洛杉矶的警察想要打人,那还不是照打?更何况1100年代的北方蛮族帮会头子。


        

毗沙门七佛会,名气不大,实力却是极强。


        

也就因为他们倾向于邦德特务路线,故意保持低调,以致于在江湖上名声不显。但七佛会这七位大当家的,自视甚高。霸气侧漏的节奏,远胜后世那一伙粗暴虐杀黑人的洛杉矶白皮警察。


        

所以这萧七掌柜只服王法,却浑然不在乎商业社会不成文的那些潜规则。


        

在商业时代,是有这么个不成文惯例的。司法上称之为“产权方意志公示”。店家是产权方,按照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资本主义大宪条,产权所有者有权在自己的地盘上当家做主。


        

产权所有人将其自定义的游戏规则,公示出来,即成店规。


        

店规大体上应该符合王法,在原则上不可以与王法冲突。于王法发生冲突,则视为该店家违法操作。


        

在不与王法冲突的前提下,店家可以明文宣示一系列的边缘规则。例如,二十世纪上半叶高级西餐厅一度流行的,不着正装者,本店不欢迎入内。


        

主张自由不羁的嬉皮士们,是会投诉这类店规涉嫌侵犯了人类平等自由的天赋法权。但这样的投诉通常会被大法官驳回。


        

店家的地盘,法律上就等于私宅。人家两夫妻关起门在家里不爱玩传教士,就爱玩个后什么庭花。你个清教徒表示看不惯,跑去投诉,法官当然不会受理啦。


        

所以,你看不惯,你可以走,你可以去别的店。


        

你不应该在这店里闹事儿。


        

这个领域不受明确的法律条文保护,却被默认是产权所有者的默许特权。


        

此类官司,在原理上复杂的一逼。直到二十世纪上半叶,以工人农民阶级的智慧,尚且不能容忍这种事情。更何况八百多年前的蛮族黑涩会大头目。


        

所以萧七娘跟关夫子注定谈不拢。


        

却也不至于打起来。


        

萧七娘还是很热衷于讲道理的。


        

释教的大道理,向来也是江湖上口碑很好的一套巍峨体系。


        

七佛之名,本就来源于佛典。


        

“离婆离婆帝、仇诃仇诃帝、陀罗尼帝、尼诃逻帝、毗叻尼帝、摩诃迦帝、真???邸㈡镀炮?!


        

这便是大名鼎鼎地“七佛灭罪真言。”


        

萧七掌柜位列七佛中的第七位,一向是十分注重于“灭罪”真言力量的掌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好看吗小说网)m.haokanma.cc,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