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72章、九尾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看吗小说网)www.haokanma.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麦收获之后,到谷子播种之前,是有一个月间隔期的。


        

这期间,一部分农户和一部分帮闲的浮客,忙着翻地。


        

劳作一整天下来,便来这巨胜饭店喝点村醪,吃几碟盐渍毛豆下酒。


        

放松情绪,消解疲劳。


        

但不是所有的浮客都擅长牵牛犁地。


        

另一部分浮客目前是逍遥等待着。他们多半擅长播种、掏粪、施肥,和锄草。暂时落在空闲期,等犁地的忙完了,就轮到他们忙乎。


        

于是潘店的浮客们分作两拨,有的忙有得闲。


        

名义上全都寄住在雇主的家里。主户的门上,户牌上自然循规蹈矩,签写了这些浮客的籍贯、名字和年甲。


        

但这仅仅只是个手续。


        

实际上农忙时节主家的院落里,经常提供不来足够宽裕的地铺空间。理论上夏季晚上的铺位极其简单,随便铺个垫絮就可以睡。实际上这是行不通的。


        

麦收之后的蚊虫叮咬十分猖獗。露天没有蚊帐,多半会整夜难眠,这是会影响到第二天劳作的。


        

于是有许多浮客名义上挂单在主家,暗地里却跑来这些脚店里睡。脚店也不提供蚊帐这种高大上的道具。但有足够多的空房间。关好门窗,烧上几把陈艾,也就能够安然入眠。


        

所以潘店地方上的十几家大小脚店,晚上也都是会非法留宿若干浮客的。


        

小店能住上十几个,大店能容纳好几十个。


        

也不是什么正经客房。就是雅间和大堂,用饭桌拼成通铺这样子。


        

这是不合法的勾当。但官府和神霄宫都睁只眼闭只眼。


        

让浮客得到更好的睡眠,这无疑是对农事有益的。


        

让主家妥善安排佣工的睡眠,绝大多数主家有心无力。让浮客循规蹈矩去投奔合法的客栈,把各自的名单挂在客栈的户牌上,那个太贵,浮客们其实舍不得掏那个钱。


        

于是就形成了目前这样虽不合法,但对农耕活动有益的灰色区域。


        

在这种灰色管理模式下,最怕闹出刑事案件来。一旦闹出来,惊动提刑司,纸包不住火,保长到地方官吏,大家全都有过失。直接就会得到差评,会耽搁了地方磨勘官员的政绩评价。


        

于是机智狡猾的地方官吏,想出来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那就是利用浮客中一部分能量比较大的头目,也即是江湖大侠,也即是后世所常说的黑涩会分子。


        

一旦有事儿,便让这些人来扛事儿。把该认的罪,大包大揽全认了,让事情在提刑官赶到之前,快速摆平。这样提刑衙门也好睁只眼闭只眼,不再深究。也就不会暴露地方上管理违规的毛病,也就不至于严重拖累地方官的政声。


        

提刑官也是正常人。


        

倘若是个无头悬案,提刑衙门自然要顺藤摸瓜进行调查。大宋朝从来不缺宋慈那一类的推理侦破专家。


        

倘若宋慈们还没赶到罪案现场,官司便已经有了眉目。犯人、证人、苦主、凶器,以及罪案发生的过程描述,都已经齐备,妥妥地送到宋官人的跟前。即便是宋慈,也没必要继续较真儿。他也就会顺水推舟地接受这样的调查结论。


        

玩弄这一套手法,是地方小吏最熟练的手段了。


        

宋江如果是水浒传里那个设定的话,也就是如此一个成天以作弊为本职工作的无良小吏。


        

吏不是官。


        

大宋朝从太祖时代就瞧不起小吏的肮脏和卑劣。大宋科举体制严格规定小吏不容许参考。这样一来,在功名进取方面,小吏的前程还不如一个没有犯罪记录的寻常农户。


        

于是这些小吏没了向上奋斗的愿望,只能变本加厉,更多作弊,更多敛财。


        

可以说这是大宋赵氏王朝在体制上最愚蠢的一项硬伤了。又要用这些基层小吏来办事儿,又剥夺人家的前程和荣誉。这样的吏治,不黑才怪。


        

偏偏这潘店归神霄宫提举大老监管,不归祥符县和中牟县管。于是,这潘店没有宋江那种腹黑老练的干吏。


        

凡事只能依赖神霄宫派来监管此地的两个司?道士。


        

这道士有没有认真学习那些大宋污吏的办事能力呢?分明就没有!


        

道士们目前颇受官家抬举,一个个都骄傲得很。据传,道士很快就要开道科,也是可以走上官途的。理论上,跟莘莘学子成为了平等的出身。这岂是庸碌没出息的污吏们可以比拟的。


        

潘惟信对道士们的臭脾气心头有数。


        

唯恐这两个司?道士把小事儿闹大,把这凶案捅破天,捅到开封府或者提刑衙门里去。


        

潘惟信倒是有心亲自找两个司?好好谈谈。但他却走不开。乡勇们已经开始报道,潘保长守在团练公所,半步也不能擅离。


        

只好派自己的侄子潘十四出去配合一下两位司?仙师。


        

潘十四是个精明的孩子,倘若放在县衙,也能混成个极优秀的刀笔吏。


        

潘惟信也就只能指望着,这个够聪明够油滑的本家侄子,能够以三寸不烂之舌,说得神霄宫司?心悦诚服,乖乖地按照官场上流行的黑箱手法,把这场官司,圆润地予以抹平。


        

千万别较真儿!千万别把事儿闹大!


        

只盼这神霄宫派来监管的两个潦倒神仙,不要狂妄,不要任性,不要把事情往大了去捅。


        

据潘保长一向的了解,这两个道士是蛮不靠谱的。


        

如果潘保长知道“神经质”这个未来词的话,他就会认定这两道士都是神经质的。他们的状况极不稳定。心情好的时候,便是很聪明很晓事的基层好干部。心情不好的事情,特么的完全就是杠字头的两条疯狗。


        

事发突然,也就只能祈祷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显个灵,让你家两个乖徒弟不要犯毛病,乖乖地把这事情抹过去吧。


        

潘保长已经尽力了,他最多也就只能筹划到这一步了。其余的,只好听天由命。


        

司?道人的动作比张如晦慢了一步。


        

当这值班道士大步流星赶到巨胜饭店门外时,张如晦已经昂然跨步走进了巨胜大院。


        

潘十四就是潘保长派出来传讯的“快脚”,他当然是亦步亦趋地追随在这个道士的身边,随时为他提供资深污吏的参谋建议。


        

这道人是认得张如晦的。见到张如晦进去了,这道人就止步不前。


        

潘十四却不认得前头那个是谁。


        

奇怪道:“老师怎地不走了?莫非是跟前头那位小先生不和睦?”


        

这年月按例是把有本领的道士敬称为先生或者老师的。


        

张如晦看起来比这监管道士岁数小些,那自然就是小先生。


        

潘十四这话可就是问错了。


        

由潘十四陪同的这道士却是姓陶,出家之前曾经干些倒斗掘墓的勾当,使得好一手洛阳铲功夫,江湖人称九尾龟。


        

也许是盗墓时掘得了什么仙家宝贝,忽然就融会贯通,转职成了道士。


        

又也许是将所掘之物贡献于神霄大老的跟前,蒙大老恩赏,安置了如今这样一个监管乡镇的司?差使。


        

陶道士岁数虽然比这张如晦大些,却绝不敢把这张如晦叫做师弟。


        

开玩笑,张如晦那可是刘神仙的关门弟子。


        

地位超然得很。


        

似陶道人这等半路出家的假道士,在张如晦的跟前,怕是要毕恭毕敬地敬称他一声小师叔,甚至还可能是小师叔祖。


        

这辈分要怎么算,陶道人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


        

正常情形下,这两人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根本打不上照面。所以也就没人教过陶家九尾龟应该如何招呼小张真人。


        

张如晦此刻还不是正经真人,不过刘混康的徒弟必然而然,迟早混到真人级,这是明摆的事情。提前称他一个小张真人是没什么错的。


        

“小潘你可不敢胡咧咧啊!”陶道人皱着眉头,语气和蔼,十分温和地提点潘十四,“那可不是什么小先生,等下你得毕恭毕敬喊他一声张真人。”


        

一边这么叮嘱着,一边纳闷,这小张真人夤夜下山,来此地是想闹哪样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好看吗小说网)m.haokanma.cc,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