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80章、无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看吗小说网)www.haokanma.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离婆正面迎上张如晦。


        

十分严谨地鞠躬寒暄道:“这位小张真人……”


        

萧离婆原本不认得张如晦。


        

但萧离婆、萧真难含两人来此地公干,事前自是花费了无数银钱,收买到足够多当地的情报。


        

这监管潘店的两个神霄宫道士,一个叫做陶宗旺,擅长打洞窥穴。一个名叫马千瞩,颇有些财簿造籍方面的刀笔功夫,搁在以往,大概就算是所谓的主簿。


        

既然跟来的就是陶宗旺,原以为年轻的这个就是马千瞩,然而这年轻道士的服色不对。这半步真人的行头,绝非区区一个主簿道人可以僭用。


        

再听这陶宗旺师叔师叔的喊着,这才猜到来人乃是刘混康大仙的关门小徒弟。


        

这个小张真人,身兼茅山派、神霄派两大宗师的真传,必定是非同凡响。


        

虽然年轻,学艺学得来不可能很高深。


        

但这人的出身是如此地大有来头,所学虽不一定够精深,却一定颇有独到之秘。


        

就好比中央首长身边随从的小秘书,学识和智慧,不一定赶得上地委书记和省长同志。但追随在大首长身边的近侍秘书,无疑是可以多看几本秘密高参的。


        

秘书郎这个官职,古已有之。顾名思义,这小张真人无论有没有真本领……所谓“秘书”,也即是“隐秘之书”,那肯定是看得比谁都多。


        

那么……神霄派道家高手,对北方奚独主义的前途吉凶,有没有能力给出前瞻性的指导意见呢?关于这个问题,找这小张真人问问,一准就没错!


        

听取了小张秘书的说法,也就可以侧面验证公孙先生的言论,究竟是真相披露,还是危言耸听。


        

张如晦基本上算是个善良的人。


        

一个闭门攻读一生,从未卷入过社会纠纷的人,默认是倾向于善良的。


        

但这样的善良往往不能持久。


        

一旦卷入江湖争斗和官道漩涡,无数所谓的善良学子,分分钟就会分化。资质、品性、天赋、才情、家世、遗传、老师和同学的感染,都会引导年轻人走上不同的发展路线。


        

张如晦遇到林灵素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跑偏了。跟李真伊达成协议的时候,基本上已经算是堕落。


        

但他自己并不这么觉得。


        

张如晦自认为自己仍然是善良和正直的,是一个有道德有修为的潜力真人。


        

作为一个有道德的高贵之士,面对萧离婆这么一个四十大几的老人家……


        

这老人家态度是如此客气,张真人当然就不忍心伤损对方的体面。


        

欣然回了一礼:“老檀越有何见教?”


        

对方是佛徒,这是显而易见的。萧离婆的胸前挂着重重叠叠的三串念珠。


        

佛道关系,历史上经常是彼此仇视的。直到此刻,也不算和谐。


        

不过,现如今道家势大,教主皇帝有心要吞并释家。道士们居高临下,已经习惯于把佛徒们看作是自家未来的小弟。


        

大哥看待小弟,自然是宽和有爱的一副俯就做派。


        

萧离婆:“见教是不敢的,老夫就想要请教张真人一个事情……”


        

张如晦在神霄宫一直有些吃瘪。李真伊可算是第一个热情吹捧张真人未来前途无量的人,萧离婆则是第二个。


        

张如晦愉快之情忍不住地外露。眉飞色舞,喜形于色。


        

“老丈但讲无妨。”


        

老檀越顿时变成了老丈,这是个上位者体察下情的亲民态度。


        

萧老爷子机警地环顾四周,这泄漏天机之事,不得不守秘。


        

法不可传于六耳。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


        

萧离婆摆明是要跟这张如晦单独私谈。


        

史进在旁边一眼看穿,心想,正巧我也有几句要紧话,要跟我公孙哥哥单独讲。


        

史进要单独跟公孙胜讲的事情,当然就是先放这两个姓萧的出去,随后想办法让梁山兄弟绑了萧七娘子的肉票。


        

至于这萧大佛,可绑,可杀,也可放回去取赎金。


        

此事正是要好好商议一番。


        

孙胜利于此同时,恰好也是这么想的。正好他也有个差不多的行动计划,要跟史进单独敲定行动的细节。


        

于是大家一齐哈哈一笑,这么巧呀,我们也要走开一下,如个厕,更个衣什么的……


        

在场本来是有七个活人一具尸身,任何两个人想要离场私谈,按例都是不可能被允许的。


        

偏偏这时候七个人当中有四个心有灵犀一点通,都要施展这汉高祖在鸿门宴上发明的帝王尿遁术……众人拾柴火焰高,顿时这尿遁之风,如烈火燎原,势不可挡。


        

陶宗旺和潘十四都是说不上话的无名小卒,自然就唯唯诺诺,不敢抬头。


        

唯一说得上话的萧真难含,一时懵圈,楞在那里。


        

张口结舌,竟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才好。


        

眼睁睁地看着四个大男人,双双离场。


        

心中纳闷,这些奇怪的南方人啊,刚刚不是还闹腾着要跟我清算血债的么?咋地忽然间全跑光了?


        

契丹人虽然在武力上略略压过大宋一头,每年享受着大宋方面送来的岁币贡礼。说起来大辽算是大哥,大宋算是受大辽保护的小弟。但契丹人心目中其实是崇拜和羡慕大宋文明与繁华的。


        

契丹人并不管宋人叫做南蛮子,而是称之为南方人。


        

南蛮子之说,是女真人的创造。女真人跟契丹人有个最本质的不同。就在于,契丹自己承认自己是北方蛮族。女真人却固执地相信女真人才是金水河神光照耀的天之骄子,虽然他们目前还身披野猪皮,身上抹满野猪油。但这些野猪战士们内心极度自傲,对宋人乃是愚昧落后的南蛮子这项事实,深信不疑。我们女真人,才是文明悠久的神族后裔。


        

至于为什么至高至伟至大的女真人勇士成天都要身披野猪皮出门跟熊瞎子激烈搏斗嘛,这个不好意思,我们古老而璀璨的极其伟大的萨满文明,不小心失落了一段时间,丝绸瓷器什么的科技,全被南蛮子剽窃了去。


        

所以,萧真难含倘若是女真公主或者女真王妃的话,这种情形下就会大发娇嗔:“兀那狗奴才!本小主着令尔等,全都站住!一个都不许乱走!”


        

偏偏契丹贵女的教养并不是这么狂妄的,于是萧真难含一时无语,什么狠话也没喊出来。


        

倒是陶宗旺羞得来满面彤红,十分监介。“一个都不许走开”这番训令,陶教导主任倒是刚刚训过的,只可恨在场的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大爷,全都不是听话服管的小学生。


        

没奈何,只好自己安慰自己说,“无妨无妨!只要这个主犯还留在罪案现场,那便算不得我陶某无能。”


        

然而,小萧妃立即就粉碎了陶道人最后的一点妄想。


        

萧真难含一转身,朝着店里走去。


        

大家都跑光了,我一个人还傻楞在这里干嘛呢?


        

其实留在现场的有三个人,而非只她一个。但这陶道人跟潘乡勇,算人物么?算么?不管算还是不算,反正在大辽国未来太子妃的眼里,这些小家伙无异于土鸡瓦狗,不算个人物。


        

所以她觉得“一个人”独立于庭院当中,心情十分凄苦。


        

稍稍地矫情了一点点,也就毫不迟疑地转回店里去了。


        

店里有那么多好吃的!为啥不吃?


        

不吃岂不是很浪费?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好看吗小说网)m.haokanma.cc,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