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183章、大凶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看吗小说网)www.haokanma.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武松蹲下来,看着小萝莉的眼睛,尽可能温和地问她:“风景好看吗?喜欢这里吗?”


        

小萝莉眼睛水汪汪的,黑白分明。


        

“嗯!”用力点点头,表示喜欢。


        

大河、夕照、荒滩、大片大片雪白的芦苇,还有几只悠闲漫步的鹤,单纯只是看风景的话,却是蛮好看的。武松心想,等你肚子饿了,你就会开始抱怨了。到时候娇生惯养的小萝莉,肯定变得来啥都不喜欢,啥都看不惯。


        

食物,恁粗,难以下咽。


        

风景嘛,日落之后黑黢黢一片,风从林间吹过,听起来鬼哭似的。偶尔再来几只乌鸦翅膀扑腾的响动。到时候够你哭上好几个时辰的。


        

回头眺望远处,名捕们没有追来。


        

虽然是没有紧紧地追来。却可以笃定料得到:开封府的快手、巡检司的教头、皇城司的大小使臣,肯定已经大举出动。就在后方某个看不见的远处,远远地吊着。


        

这是很容易算到的结果。


        

武松也是没办法,一时间哪里去找更合适的肉票呢?


        

这赵延庆显然是巨不合适绑票的对象。没得其他选择,只好冒险绑了再说。


        

捕盗高手们投鼠忌器,自是不敢迫近追来。


        

开玩笑,赵官家的宝贝女儿,有个三长两短,这些人一个个都要死。故此不敢冒进。


        

也是同样的原因,这些也不会放弃,必定是增派无数人手,撒下一张宽阔的大网,远远地包抄而来。


        

把追踪者甩出视线外,并不表示追踪者十分无能。只能说对方格外谨慎。


        

接下来,要想真正地脱身,恐怕不是一般地难啊。


        

且不管那么多,先喂饱肚子再说。


        

这一路逃来,早已饿得来没力气了,再不弄些烧烤来吃,只怕头要发晕,脚下也要发软。


        

“小玉,你去还是我去?”武松伸手指了指草滩上稀稀落落的几只丹顶鹤。


        

今天的晚餐,就烤它了。


        

梁红玉眼睛眨巴眨巴:“小玉不懂狩猎。还是劳烦二哥出手吧。我会照看好小殿下的。”


        

小延庆一听就急了。


        

眼泪汪汪地,委屈叫道:“不要啊!你们这两个刁民!怎敢如此无礼!我不许你们乱来!”


        

武松笑了笑,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连公主的肉票都绑了,天下最无礼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对几只鹤无礼一下,又算得什么。


        

他当然知道小萝莉此刻大喊的所谓无礼,所指的是凡人不可以对鹤无礼。


        

鹤是神仙宠物,凡人自是应对礼敬和保护这种仙气四溢的高贵禽兽。


        

在道君皇帝的治下,鹤这种禽鸟类,待遇比人类高。


        

武松却是匪,匪乃是法外之徒。


        

梁山贼寇们,谁会理睬道君皇帝订下的规矩?更何况蓄鹤护鹤这种不恤民间疾苦的荒诞政策。


        

老资今天就是要烤两个鹤来吃吃!


        

哈哈一笑,也不跟小女娃娃多说,取出裹腿里藏着的小刀,环顾四周,选定了附近的一丛灌木,打算就地取材,制作两张木弓。


        

说是木弓,却并不是用来射箭的那种弓。


        

武松要做的这东西,准确地说,应该叫做竹绷子或者木夹子。原理约等于老鼠夹子和捕兽夹。摆在地下,张开机括,有一定几率可以夹住鸟兽的脚。


        

用来捕捉大长腿慢条斯理的鹤,再合适不过了。


        

这东西的制作,倒也简单。


        

选两根最有韧性的枝条,并在一起,用树皮或者草绳将两端死死地缚扎在一起。再用些蛮力,从正中间将紧紧并在一起的两根枝条绷开,插个木楔子在中间。


        

一个捕兽绷子就这么做好了。


        

搁在猎物必经的路线上,耐心等猎物一脚踩上中间的木楔子。木楔一旦滑落,两根枝条顿时就会夹紧。


        

飞禽类的畜生,脚上忽然夹上这么大的一个累赘,自然是别想再飞走。小型走兽,如黄鼠狼之辈,也会失去行动力,落网成擒。


        

这机关很是简单。唯一的要点,也就是正当中的这个楔子,要削得来两端足够地圆滑。不圆滑便会卡住,起不到及时发动机括的效果。


        

正好武松手里的小刀十分锋锐,削这个毫无难度。


        

选中了理想的素材,武松就开始动手。


        

梁红玉这时候本该积极担负起看管小公主的责任来。却不料,她却丢下小公主,跟着武松走了过来。


        

“嗯?你跟来想做啥?想学俺这手艺么?”武松心想,这小玉儿该不会是见猎心喜,想要趁机学会这土造弹弓机括,专用来捕鸟捕兽的手艺吧?


        

倘若她真心想学,武松倒也不介意教她。


        

想想看,日后她成了我嫂子的话,多一门手艺,也能时常替哥哥打些野外,丰富个改善日常餐桌上的趣味。这倒是值得鼓励!


        

梁红玉的小脸忽然红润了些,怪不好意思的道:“不是的!小玉是打算帮二哥哥捉那些大鸟。”


        

“哦?”武松有点迷惑了,“你能怎么帮?”


        

梁红玉从腰畔解下她一直随身携带的那个小包袱,也就是精钢锁链拴着的那个。蒯飞之前曾经特别留意过的紧要法宝。


        

武松一看,也就猜到这嫂子来历非凡,这随身的宝贝定然是有些奇妙之处。


        

看她这意思,这包袱里头的小宝贝,也是可以用来捕猎禽兽的?很明显,梁红玉这时候想起开包袱,显然在她的心目中,认定她的这宝贝,是比武松正在制作的这道机关,更好使一些。


        

否则她也没必要横插这一杠子。


        

这究竟会是个啥宝贝呢?武松的心里头充满好奇。


        

梁红玉低着头耐心解着包袱口上的结子,一边随口分说道:“这是我家女主平生第一得意的藏品,据说是上古国家重器。”


        

武松一听这话,脸上顿时变了颜色。


        

“停!你住手!”


        

国家重器?卧槽!你瞎开什么玩笑呢!


        

武松虽然是匪,但这梁山泊目前不是还没跟官府正式开战吗?忠?会高调喊出“替天行道”的口号,所走的其实是关西五路义勇军弓箭社的路子。


        

在大宋体制下,目前勉勉强强还算是合法的社团组织。


        

民间结社,目前是法律所允许的。赵官家自己就主持了一个齐云社蹴鞠爱好者协会。关西五路的诸多弓箭社,也全都是立过功受过奖的先进社团。


        

河北山东的弓箭社,前些年,倒是涉嫌勾连匪盗,被官府以剿匪的名义,剿过一回。


        

但官府的口径是很明确的:大宋官方从来没说过弓箭社有罪,也从没说过要捉拿天下所有弓箭社团成员。官方强调的是,勾连匪盗者,立案侦查,缉拿归案,从严法办。


        

事实上梁山好汉骨子里头就是匪。皮面上也是合法社团。


        

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还没被官府抓到切实的人证物证,匪首们也一个都没被缉拿归案吗?


        

简言之,官府对梁山的态度目前是: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们就是匪帮,正在立案侦查中……


        

开封府许?状笠?衷谯┏撬?狙妹潘?愕恼庖惶浊逑绶ǎ?∏〈蛟诹肆荷降娜砝呱稀P?渍飧鲎龇ǎ?褪且话讶淼蹲樱??屏荷讲淳】旖腋驮旆础


        

清乡法规定:当地民户早晚两次必须向保长签到,缺勤就是通匪。


        

梁山好汉怎可能傻乎乎地跑去签到呢?一去必定被抓。


        

倘若藐视帅司衙门颁下的新法度,不去签到的话,朝廷兵马也就有了剿匪出师有名的说辞。


        

此刻,许?谆姑挥姓?缴献嗍嗝茉悍⒈?朔耍??耸乱丫??谙疑稀3?⒃菔卑幢?欢??窃诘刃泶笠?贸鲎钪盏幕阕懿静帷


        

究竟有几千人还是几万人,抗拒朝廷法度,拒不打卡签到的?这数字略有些大,一时还没来得及统计完毕。


        

武松却不知道,许大尹要的并不仅仅是个数据。而是要所有这些抗拒者完备的编户档案,这就会形成一张超过五万人规模的通缉犯大榜单。这浩浩荡荡的通匪名单中,多有豪绅大户,许大尹都需派出干吏,逐一上门核实。


        

所谓的逐一核实,其实并不是志在“勘误”,而是,借机敲打。


        

许大尹毕竟不是王安石。王安石变法什么的,必定会激怒一大批土豪大地主士大夫,君不见司马缸、苏轼之流,全都把这王安石恨之入骨吗?许?椎奶辶亢脱?В?刹桓腋?醢彩?啾取


        

所以他这清乡计,也就只是个造势威胁的意思。其实并不敢当真把拒不签到的豪绅大户,统统录入匪盗大名单。


        

逐一上门威逼利诱,这是必须的办事流程。既可以在剿匪工作中不误伤这些实力阶级,又可以中饱私囊,敲点油水出来。


        

毕竟,大宋的政权,既不是皇家du裁,也不是军阀执政。大宋政权的主体,其实就是广大豪强地主阶级千头万绪的裙带关系,共同汇成的云势力,把持着真正的国家权力。


        

许?咨砦??飧?笠??绾尾幻靼灼渲械牡赖馈


        

于是这郓城帅司衙门统属的禁军兵马,一时半会儿并不会暴力征剿五百里梁山水泊。


        

枢密院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发出战争动员令。


        

故此,当地官府目前跟梁山泊之间,形成了奇怪暧昧的对峙关系。


        

梁山固然是不好意思主动杀官造反,官府倒也拿不到发起大规模军事行动的批复令。几个或者十几个巡检,带着几百人马去犯罪现场办案,又会弄得来集体失踪。


        

局面僵持下来。


        

但这样的僵局注定不会持续太久。最重要的一批当地豪绅,迟早会站在许大尹的一边。到时候许大尹没了顾忌,宋公明便不得不反。


        

武松此刻面临的便是这样的一个尴尬背景。


        

这种敏感形势下,梁红玉忽然说起什么“国家重器”。


        

由不得武松不惊!


        

当时就大吃一惊!


        

国家重器落入匪帮的手中,这意思不就是要僭称皇帝么?这可不得了!


        

黑旋风那家伙成天撺掇着宋公明造反当皇帝,但忠?会二十四人委员会是有形成决议的,羽翼未丰之前绝不能那么乱来。那分明就是作死。


        

所以,梁红玉提及国家重器,武松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起灵、无鞋那样开开心心捡到宝,我要上缴国家什么的。


        

武松的第一反应就是:国家重器什么的,分明是要诛灭九族的,恐怖祸根。


        

天下各种罪,最重无过于造反。造反其实也有小造和大造。海外称王的造反派,譬如湾湾岛、譬如交趾国、譬如大理国和西宁州赞普宗喀巴国,朝廷是有心剿灭的,但征剿一旦失败,也经常会倒过来招安,索性就封你一个藩王。


        

南北朝五胡乱华,就是这么玩的。慕容家割据北方,自称燕王,偏安江南的司马皇帝还不是赶紧送个诏书去承认燕王乃是合法的北方藩王。


        

刚刚结束的五代,亦是如此。


        

但称王和称帝的性质截然不同。称王的,国家搞不定你,便有可能承认你是合法藩王。


        

持有国家重器僭称伪帝的,那便再也无法和解。必须血战到底。袁术当年拿了传国玺,就这么惨死的。


        

所以这国家重器,从袁公路惨死的教训上看,绝非什么好宝贝,这特么的完全就是要灭人全族性命的大凶器啊!


        

话说,武松忽然脑筋急转弯,梁红玉的女主不是李清照?


        

当朝宰相的儿媳妇,身边藏着传国玺,她不上缴国家,她私藏如此可怕的天下第一大凶器,这是个啥意思?


        

还有!我现在不就是想打两只鸟来烧烤吗?你却忽然跟我说起造反来,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赶紧住手!那宝贝,你揣好!千万别拿出来!”


        

国家重器什么的,既是如此可怕之物,武松是断然不敢与此案沾连。


        

宋公明的处境已经很艰难了,梁山是真心想要经营一个桃花源式自由渔猎免赋区,并不愿意仓促杀官造反。许大尹一直耍手段想要破坏和谐,挑起内战。这传国玺什么的神器,若不出世还好,一旦出世,必定要掀起一场黄巾式的大反乱。


        

武松心想,过个十年八年的,等吴学究和卢博士他们的神武大将军炮造好以后,说不定这国家重器倒是有用。


        

现在这么个节骨眼上,这东西还是不要过早拿出来的好。


        

尤其是不能让这赵延庆小萝莉当场看到呀!


        

我又没打算弄死小公主,你当着赵皇帝女儿的面,公然说你有玉玺?你当这小公主是死的么?回去人家就告爸爸!然后殿前司禁军兵马大举出动,一下子抄了赵挺之全家,灭你赵氏李氏两家的九族。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好看吗小说网)m.haokanma.cc,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