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3章、GOGOGO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蒯飞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便如系统妞所说的那样:大种花家有得是上好的芥菜和优质芥菜籽,要想自行摸索出芥末酱的一套做法来,倒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他刚刚穿越过来,人生地不熟的,一时半刻哪有那么多的行动力和商业采购力呢。


        

汴京城里肯定是没有大片大片蔬菜庄稼地。


        

芥菜也好,芥菜籽也好,显然全都得去外地采买。要想对得起“中华厨神”这个称号,选材用料肯定是不能够有半点马虎,必须得选用最好的素材。这就产生一个类似于后世干部下乡的问题,他首先需要考察若干个农业县份,从多个芥菜种植户之间对比挑选出最优的原料供应人。


        

这件事情显然就不是武大郎这个身份可以办得成的。


        

所以,“自行摸索”这四个字说起来虽然轻巧,实践起来却并不可行。


        

检索武大郎原身留下来的那些记忆,蒯飞发现大宋时代的人民很少出远门。一方面是传统民俗大力提倡大家好好地守住祖业,不要贸贸然流浪异地他乡,这传统的观念把大多数人祖祖辈辈锁死在了同一个地方,美其名曰:叶落归根、把根守住。


        

另一方面这年月的官方警力严重不足,民间的治安通常并不像古装剧里那样依赖手拿水火棍的制服衙役们来维持,而是更多倚仗乡里那些德高望重的长者,以及,王安石搞出来的地方保甲制度。


        

保甲制度要想成功维护一方治安,最关键的就是要减少人口流动性。这样一来,本地有哪几个不肖之徒,居委会的大妈们统统心里都有数。倘有任何作奸犯科的行为,都很难瞒得过乡里乡亲们的耳目。尤其是那些古代版的居委会小脚大妈们,一个个十分机警狡猾。白天坐在门口一边做着些针线活,一边放眼监视着村前村后的大路小路,活脱脱的真人版智能监控系统。


        

夜里,小脚侦缉队的热心大妈们就专门热衷于听墙根。听墙根真是一桩好福利,一方面有利于搞好社会治安工作,一方面,听墙根听来的各种心跳内容,那也是相当相当地引人入胜。这还真是于公于私皆为双赢的一份好差事呢。


        

不得不说,人民群众的眼睛还真是雪亮的,人民战争的威力确实不容小觑。


        

然而,这套老太太值勤监督模式也存在天生的缺陷,这办法仅仅适用于相互认识的街坊邻居。倘若是外地来的行商或者江湖卖艺人,一旦住进了顾大嫂或者孙二娘之类黑涩会分子开设的黑店,这些居委会老太太就只能两眼一抹黑,再有啥猫腻也全都看不出来了。


        

所以直到现代社会国家财政极度充裕,警力极大丰富之后,才可以敞开各地城门,不再人为限制人口流动性。君不见,60、70年代的国人出门在外住个旅馆,还需要预备好介绍信吗?改革开放之后,渐渐地就不再需要介绍信这种东西了。


        

所以蒯飞头上此刻顶着武大郎这样一个身份,他要出趟远门,其实是很不方便的!


        

大宋平民百姓进出城门,需要在城门守吏跟前验看“路引”。


        

路引就是介绍信,也大概相当于唐僧西行时一路必须验看的所谓通关文牒。


        

这路引,并不十分容易拿到手。


        

其实吧,假若水浒传和金瓶梅的剧情不是全然虚构的话,像西门庆那种角色,倒是很适合穿州过省,从事关键材料的采购业务。西门大官人,按照书中的设定,他既是商户,又兼了地方武官之职。有这两重身份,路引之类的人口流动性限制,对西门大官人而言根本就不存在好吧。


        

只可惜,蒯飞初来贵圈,暂时还没有来得及刷到西门大官人那么高的社会声望。


        

“嗯!倘若系统妹实在不给力的话,”蒯飞的心里很快就捋顺了思维方向,“我可不敢完全依赖于这个疑似测试版的渣系统,万事都得靠自己去打拼啊。集结号教育我们领导不可靠,投名状告诉我们兄弟更不可靠,唯一靠得住的,终归还是只有自己啊!我得抓紧时间,努力多刷点声望副本才行啊!”


        

至少要把开封府的声望值刷到信赖级。


        

只要得到了开封府官方人员的信赖,自然就拿得到各种许可状。


        

倘若没有把这个声望刷起来,困守在各自私宅里的大宋朝汴京平民,事实上相当于被官方政策给软禁着,根本都没有去江湖上恣意行走的行动自由。


        

细细推想起来,也难怪水浒传里鲁智深和武松两个,不约而同地都扮作了和尚的模样。和尚这个职业的确很有优势,政府为了方便那些光头党云游四海,在这个时代是颁发了特许通行证的。毕竟,光头党传播的教义,其核心思维是教人为善,不要杀生。这对于社会秩序的维护,无疑是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个教义显然是帮助古代历届中央政府节省了海量的警力开支。也难怪政府方面会给光头党们特别颁发该职业专属的特别通行许可证。


        

蒯飞摸了摸自己的头,武大郎的头发又粗又挺,那手感是相当地给力。


        

这个矮个子的老宅男,荷尔蒙长年过剩,精力旺盛得很呢!他可不乐意随随便便就去出家当和尚。


        

再回头望望厨房的方向,潘金莲,哦,邓九娘似乎已经拾掇好了锅碗瓢盆。耳听着厨房里隐约传来哗啦哗啦的水瓢舀水声,揣想起来,现在某美女大概正在灶台上烧着热水。稍后,大概她就会关起门来,坐在大木桶里,独自洗个澡的节奏……


        

啧啧啧,蒯飞忍不住舔了一下略有些干燥的嘴唇。


        

自己的老婆洗澡,身为老公的,要不要去偷窥一番呢?


        

孔乙己老师曾经曰过:读书人窃书不算偷!那么,武大郎偷看潘金莲洗澡,犯法吗?


        

答案是明确的:这肯定不犯法嘛!


        

于是,蒯飞果断扔开系统妹,没空跟她多说更多废话,从摇椅上慢慢站起身来,蹑手蹑脚地走向厨房。


        

这举动看起来略有点贼忒兮兮的……不过……倒也无妨……这可是俺武大郎自己的后宅啊!


        

那个红罗衣襟掩不住春光外露的妖娆女人,她正是老资的合法妻子!


        

所以……根本就无须解释太多。


        

只需要:do_it!


        

go!go!go!


        

let''s_go!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